不一样的另类人生15-17章监狱、女同、商场 作者YZSNXYF

作者:YZSNXYF 字数:16800 前文:

   十五章新朋友

  清晨徐颖被带到操场上,此时操场上已经有密密麻麻几十人,几辆囚车已经 在旁边停好,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警,在场的人没有人敢动一步。徐颖看看周 围停放的车辆,分别来自几个监狱,此时她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就是希望自 己不要被分到那辆标有第三女子监狱的车上,但是很快她的希望又破灭了。

  车缓缓的开动了,走位坐满了一同押送的犯人,徐颖不敢抬头,生怕看到她 熟悉的面孔,车子很快开进了C市第三女子监狱,徐颖下车后头低的更低了,而 此时已经有狱警注意到这个同事了。

  一个年轻的女狱警走了过来,轻声对徐颖说:「姐姐,你的事我们已经都知 道了,有些事儿过去的就过去吧,谁也改变不了什么,最主要的,你现在还活着 不是」徐颖看着她流露出感谢的表情那个年轻狱警又说:「好了,就先这样」随 即离开。之后新收的犯人被陆续办理手续,徐颖也在其中,再也没有任何特别。

  通过窗户我们看到新收犯到了,为了他们我们忙碌了整整一周,等一会儿给 她们理完发我们这个月就有可以休息几天了,想休息我们心中就不停的窃喜。之 后我们来到仓库,拿了60件囚服,一共30个新收犯,每人两件,为了避免号 码出现差错我们多拿了20件,装满了一辆手推车,另一辆手推车装了40双女 工鞋,随即将车推到了行政楼的换衣间,这里其实就是大澡堂子,外面是我们每 个犯人的置物柜,犯人进来要脱掉身上的所有衣物,放进置物柜,由管教检查后 锁好,之后犯人们会被安排洗澡,这时候我们进去将囚服放到凳子上,管教提供 给我们她们的姓名标签,我们分别贴好,他们出来之后自己找到自己天有自己名 字的穿好就好,之后挨个理发就完成任务。

  整理完成之后新收犯的手续也办理完成了,已经开始洗澡了,我们从管教手 里拿过名册,我负责念,李丽负责写和粘纸条,肖婷婷负责选择对号的囚服,念 着念着,突然,我看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停了下来。

  李丽看我停下来疑惑问:「怎么了,有字儿不认识啦」

  我回答「没,可能是重名吧,这里面有个叫徐颖的」

  李丽跟肖婷婷也愣了同事说「这么巧不会吧」,因为我们在监狱这时候并不 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对徐家的倒台我们也是毫不知情。我说:「恩应该是重名」。

  等所有囚服都分完之后我们被安排在门口等候,管教这时候命令她们出来, 等所有人把囚服都换好后管教走出来叫我们说进去为她们理发。因为不是每个犯 人都是长发,所以,我们进去的时候需要大约扫一眼,短发的就跳过了,衣服相 同的衣服加上我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看他们的头发上,根本就没注意谁是谁。

  而李丽与肖婷婷则愣住了我说:「走吧赶紧干完了,咱们今天就休息了」, 我拉了拉李丽可是她没有动,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天啊,那个人不是重名, 而真的是那位让我们吃紧苦头的,徐颖徐管教。

  此时管教走过来说,「新来的叫徐颖,涉嫌在监狱当管教期间职务犯罪,判 无期」她故意放大声音让所有犯人都听到,也是为我们出一口气。

  「赶紧去吧,我看了这里面没几个长发的,今天又便宜你们三个了」,我们 应了一声便分头行动,将犯人的头发剪短,徐颖也是长发,可是我们三个人都刻 意的绕过她,最后,只剩她一个了,我看了看李丽跟肖婷婷,肖婷婷示意她来, 可是李丽挡住了肖婷婷,走了过去。再看此时的徐颖身穿蓝色囚服,在也没有了 当时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低着头,李丽走到她身后说,把头发松开,徐颖木讷 抬头看向了李丽,默默的将辫子松开,李丽拿住剪刀,三两下就将她的辫子减下 来,之后故意将她的头发剪得很短,剪了一个锅盖头。临走的时候在她耳边小声 的说了一声,贱人你也有今天。随后管教示意我们可以回去,管教则带着那些犯 人门去照相录指纹,随后分配到各个监区。

  因为我们监房只有三个人所以这次应该能够分一个新犯进来,我们坐在那里 等待着新朋友的到来,新成员也能够充实我们的力量,让我们的工作更加的轻松。

  一会儿管教打开门,说:「进去」

  我们一起看向门口,天呀。这个人竟让是徐颖。

  管教对徐颖说,「自我介绍」,这个对徐颖来说真是不难,只不过这次是角 色互换,「报告罪犯徐颖,服刑编号1- 332- 4因犯职务犯罪被判无期徒刑」

  徐颖流利的说道「好了进去吧」管教说完从后面轻推了一下她。

  「你们好好教教她规矩」说罢转身离开,管教走之后我们谁也没有搭理徐颖 只是继续聊着天,她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整理着自己内务,一言不发。

  一会儿,肖婷婷先对徐颖开火「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这显然是明知故问

  徐颖小声的回答「徐颖」

  「那你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啊」肖婷婷继续逼问

  徐颖憋红了脸,低着头不语,「问你话呢」肖婷婷拉高音量说

  「我以前是这所监狱的狱警」徐颖低着头小声的说

  「哦这样啊,那你现在是什么啊」?

  徐颖说:「我现在是这所监狱的服刑人员」

  「是啥」肖婷婷继续拉高音量问

  徐颖知道这是在帮我报仇,也知道今天是摘在这里了

  随即回答:「我是女囚」

  「恩很好觉悟很好,以后由我们帮你好好改造改造」肖婷婷得意看了我与李 丽一眼做了个OK的手势,我则向她摊开两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此时李丽走到她身边说:「贱人你们也有今天」

  徐颖听了一激灵,抬头直勾勾的看着李丽。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李丽对她说 这样的话,就算是之前找过我们麻烦也不至于如此不顾斯文的破口大骂。更重要 的李丽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难道他还有同党参与了蹂躏我们,并且她的同党 也在这次新收犯之列?不管那么多了有黑脸就得有红脸要不她在想不开自杀我们 也会被牵连,自杀可是一票否决,所以为了自己也得扮一次红脸。

  我走到徐颖身边说:「都少说两句吧」

  之后罢边帮她整理床褥边说:「之前你跟她们有什么恩怨我不知道,但是你 跟我的恩怨就此了结,毕竟你也受到了应得的惩罚」,徐颖听完这话用感激的眼 光看着我。

  突然一边的李丽则插嘴道:「是啊,我跟她的恩怨看样子是了解不了了,我 恨不得她马上死,她们所有人都应该死」

  文雅的李丽今天自从徐颖出现后接连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十分震惊,傻子都 能想到,她跟徐颖的恩怨绝对不是监狱那点事儿。

  这时徐颖也不再沉默顶撞道:「是我们是应该死,事实也如此,除了我之外 该死的都死了,本想苟延馋喘的活着,却想不到被投送到这所工作过得监狱服刑, 更想不到被分到你们监房,早知道我还不如让一颗子弹了结算了」。

  李丽看她敢顶嘴火气更大了喊到:「那你为什么不去,你们徐家的人都死了, 为什么你还要活着,有没有点骨气」~ !

  徐颖冷笑一声反问道:「你跟你女儿还不跟我一样,为保命,锒铛入狱,宁 愿做人家阶下囚」

  李丽反驳说:「我们到希望死,还不是你们徐家的杰作,让我们在这里受折 磨你要想死现在也不晚,我们权当没看见,不就是一年不减刑么」说罢,上床把 头蒙在被窝,不时发出抽泣的声音。

  看到此时的徐颖情绪也非常激动,若她真想不开做出过激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没办法,我只好找到管教,汇报了情况,管教叹了一口气说:「这也是没办 法的,谁让他们家造孽太深,本来这个罪不应该徐颖来赎的,但是,他是他们家 最小的,也是距离斗争风口最远的,她算是幸存者,所以,她只能给死人赎罪」

  我问道:「那她们跟程家有什么冲突么」?

  冲突?管教看看了我说:「徐家基本灭了程家的门,而程晓飞,李丽则是徐 家一手投进监狱的,其实,程晓飞还小或许能够跳过此劫,但李丽则是必死,可 能是徐家太过自信了吧」

  听完管教的话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李丽看到徐颖就失态了,但说白了,他们 是两家斗争后两败俱伤的产物,都是非常可悲的人物。与他们相比我算是幸运的, 至少我还有可以寄托的母亲弟弟,而她们则非常孤独。老天虽然给我了一个不一 样的人生,失去自由,但是,拥有了李丽,拯救了一个家庭,一切都值得。

  管教随后又说:「这样吧为了避免他们再次冲突,你带她去隔壁的监房,先 住几天,等她们情绪稳定之后,在回来」,我应了一声便离开。

  我走到李丽的床边,把辈子掀开,李丽此时正在趴在那里愣神,眼睛已经肿 了。我又看了一眼肖婷婷,肖婷婷马上领会,走到徐颖身边说:「走跟我去洗衣 服去」,说罢拿了一筐我们换洗的囚服。徐颖,此时也非常想找个借口离开这里, 正好肖婷婷提出要求,便借坡下驴,跟肖婷婷一起出去了。我跟李丽一起趴在枕 头上,我看着她,她却不看我,显然是在跟我置气。

  我亲了一下她的脸蛋,趴在李丽的耳边轻轻的说:「怎么姐姐怎么不理妹妹 了」边说边把把李丽的脸搬过来,之后强行吻她

  「呀~ !这是在监房,大白天的」李丽惊讶了一声,随即推开我,指了指墙 角的监控。

  我坐起来做了个摊开双手的动作说:「无所谓啦,大不了牢底坐穿,反正有 你陪我呢」

  说罢继续搬住她的脸继续吻她,开始李丽挣扎,我直接在嘴里咬住了她的舌 头。

  李丽疼了一下发出了呜呜的声音,随即我强烈的攻势下终于投降了,她开始 迎合我,而我此时并不想止步于此,开始将手游走在她的全身,最后定位在了私 处,李丽一哆嗦,马上又推开我。我看出来她还是对墙角的监控有所忌讳。

  我将上衣脱下来一把将衣服抛到监控上随即说:「没事儿了,挡上了」

  李丽用惊愕的表情看着我说:「你疯啦,这让管教看到,还了得……唔……」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用嘴封住了她的下半句。

  我用我的「龙抓手」揉捏着她的全身,最后用近日来练的驾轻就熟的「二指 禅」不停的刺激她的私处。

  啊……李丽一声长哼后抽搐的松软了下来。

  完事儿之后,我对喘着气的李丽说:「刚才管教都已经跟我说了你们的事儿 了」

  李丽撅着嘴委屈的对我说:「那你还帮他说话」

  我回答:「没有啊,宝贝儿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李丽斜了我一眼说:「叫谁宝贝呢,叫阿姨」。

  我又把她搂过来,边刺激她边问「是不是宝贝」

  李丽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回答「恩恩我是你的宝贝儿,快饶了宝贝吧,好舒 服啊,你的技术越来越高了」

  我嘿嘿的笑了一声说:「管教为了不让你们产生更大的冲突,所以我这几天 先带她去隔壁的监房」

  李丽想了想点头说:「恩这也是不错的办法,要让我天天看到她,我非得抑 郁了不可」

  我亲了她一口说:「你有我还能抑郁啊」,李丽咬了我一口说「别玩野了」

  我冲她嘿嘿的点点头。

  聊完之后我去水房找到徐颖,此时她正被肖婷婷批,手忙脚乱的洗着囚服, 看她那样估计一辈子都没用手洗过一件衣服,对于她来说用洗衣机已经算是高强 度体力劳动了。

  我走向前对着肖婷婷说:「得了,肖婷婷你洗吧,估计她洗完都明天早起了」, 肖婷婷知道我们完事儿了,撇着嘴说:「你就欺负我吧,我一会儿找李丽告状去」, 我说:「去赶紧去」。

  因为现在是冬天,所以水非常凉,我看徐颖那双细嫩的手已经被冻得通红。

  「你先跟我走,不要在碰水了,手上的肥皂沫也不要再用凉水冲了」我对徐 颖说。

  徐颖此时很听话搭着手跟着我,我打开了隔壁监房的门,徐颖疑惑的看着我 说:「走错了吧」,我说:「没错,这几天你先跟我住这里」

  徐颖如释重负的点点头,因为至少这几天不需要再看到李丽。随后我拿了一 个洗脸盆去外面接了半盆凉水之后加了些热水,搅和搅和感觉温度差不多了,拿 了一条板凳将水盆放上,端到徐颖边,轻轻的拿住她的手,慢慢的放进水里,边 放边问「烫不」

  徐颖回答「不烫」

  之后我轻轻的揉捏她的手帮她活血,避免出现冻伤边洗边问「你一点活儿都 没干过么,那水能直接洗衣服么」?

  徐颖没有说话,我又说:「下次再洗衣服,监区最边上就是水房,接两壶热 水,再洗,监狱水不要钱,这些你当管教的时候不会都不知道吧,难道你就是专 门被派来整我们的,其余什么事儿也不管么」,哎,我叹了口气。

  「既然进来了,就要忘记过去了,适应新的生活,该忘的就忘了吧,一直铭 记不该铭记的仇恨,不是让自己在未来这些年更痛苦么」我安慰她说我依旧帮她 搓着手,因为我是蹲着,她是坐着所以我一直没有往上看「其实你跟李丽的事儿 我是知道一点点的,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但是,你们家让人家家破人亡,这仇 恨怎么也不能一笑而过吧,当然,你也算是无辜的受害者,但是,想解开李丽的 心结,还得慢慢的来,更不要想什么一死了之解决问题,那样你什么也解决不了, 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不是么」我继续对徐颖说。

  此时我看她的手差不多了,站起来甩甩手说:「成了,应该缓解不少了,你 自己在搓搓吧」

  我这时候在看徐颖低着头,我问「怎么了」?还疼?我接着有准备蹲下帮她 洗,这时候她突然扑到我的怀里,大哭起来,我一时也手足无措,昔日盛气凌人 的管教,虽然虎落平阳但也不至于转变的这快吧。

  徐颖不停的说:「对不起,你是好人,我不应该那么欺负你」,我回答: 「没事儿,你也是迫不得已,我始终都没当回事儿」

  徐颖又说:「自从家里出事儿,就没有人劝我这么多,而你不仅没有落井下 石还主动帮我,以前的人为了从我身上得到利益,都是捧着我,供着我,而我落 魄了那些人没有一个人为我说一句话,甚至有人要至我死地」。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该忘了就忘了吧,其实在这里每天劳动改造,也能让 我们想明白很多事」我安慰她道。

  我扶她并排坐下,问徐颖:「你接下来想怎么办」

  徐颖回答,「还能怎么办,我现在都这样了,想翻盘基本是天方夜谭,现在 只能好好服刑争取早日出狱从获自由了」

  我说:「这不就对了,你现在不已经有了新的目标了,那就坚强的活下去, 而李丽那边我会想办法让她原谅你的,不过你可能要受一些委屈」

  徐颖点点头说,「什么委屈我都不怕,因为现在能够为他们赎罪的也只有我 一个人了」

  我点了点头,之后的几天在我系统的了解下徐颖的身世,很快徐颖调到新收 大队去训练,我又回到了李丽的监房,这3个月中我不停的做着李丽的工作,在 我软硬建施下最终李丽松了口,但抛出话,究竟原谅不原谅她就要看她回来的表 现了。

  箫静李丽的家庭私事篇

  制服诱惑

  几分钟后,李丽拉着我说:「跟姐姐上楼」

  我用责备的语气说:「不许没大没小,姐姐是我」

  李丽嘿嘿的笑这说:「这话一会儿你再说」

  在她的搀扶下我磕磕绊绊来到了楼上,李丽把门关上,把我放在她铺好的地 铺上,把我的眼罩摘了,此时我正对着镜子,原来我穿的一件情趣制服,黑白条 纹胸前有几个55556数字,头上戴的也是黑白条纹圆通帽子,而李丽则穿了 一件情趣警服。

  我看着她说:「咋的想当狱警啊」,李丽说「没错哦,今天我要好好管教管 教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囚犯」

  我说:「嘿嘿那就来吧」

  李丽说:「别着急我一点点的调教你」随即她把我抱在怀里之后吻了我几下, 我刚要入戏她突然离开了,我伸着嘴示意还要,可是她却不理我。

  我不满意的说:「怎么不弄了」

  李丽回答:「别着急」,说完起身往手上抹了一些乳白色的液体,看着我问: 「宝贝儿你知道这是什么」我摇头「这个是让女人发情的东西,抹上立竿见影」

  李丽兴趣慢慢的对我说

  我马上说:「我不要,别给我摸」

  李丽则没有理我,拿出一把刮胡刀说:「看你表现了」

  我知道她要干什么祈求的问:「能不剔吗」?

  李丽笑着说:「把腿劈开要是伤到我宝贝的小嫩肉就不好了」,随即三下两 下的就把我那里挂的干干净净,她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

  我说:「好了吧,我都听话了,可以饶了我了吧」

  李丽回答「当然了,我宝贝表现那么好」

  之后做出为难的表情看着涂在手上的药膏说:「不过这个可是美国进口的, 这一点就几百块了,浪费了也不好」

  突然李丽把她抹在了我的私处,因为我还劈着腿根本就没时间反映。

  此时李丽得意的说:「恩这下节约了」,我喊道:「你不讲信用」,李丽只 又将药膏抹匀,几分钟后,我发现我的那个位置特备的热,在后来就是痒奇痒难 忍,我的呼吸越来越继续,心跳越来越快此时将嘴贴到我耳边说:「感觉怎么样」

  我说:「痒给我挠挠」

  ……

  钢管舞

  「宝贝儿,都练了这么久了,今天给姐姐展示下成果怎么样」李丽笑着对我

  说

  我撅着嘴说:「小奴,明白请主人验收」

  随即李丽拿来化妆品,给我画了一个熏黑装,唇膏涂得则是最红的,我对着 镜子看着自己,惊呼道:「这也太妖艳了吧」

  李丽笑着说:「你看哪个舞女越妖艳才越能够吸引眼球不是的吗?」

  我没有理她:「说开始吧」

  李丽摁响音乐,我缓慢迈着模特步走到李丽身前蹲下,随即缓缓站起,期间 不断用手抚摸着李丽,待我全身站起来后,伸出舌头缓慢的贴近李丽,从她的下 颚一寸一寸的吻着直至她的香唇。突然音乐的节奏的加快,我缓慢的离开李丽, 走向钢管,一手轻抚钢管,围绕钢管走起模特步,为了达到效果,我极力扭动屁 股,显得无比妩媚。

  而此时李丽拿起小皮鞭,对着我的屁股轻轻的抽了几下,我则更加用力的扭 动屁股迎合她抽打的节奏,张开红唇,佯装痛苦的样子,就这样转了几圈之后, 音乐再次改变节奏,李丽推到一边,我开始在钢管上展现各种舞姿,我将双手抓 住钢管的顶端,一用力双腿借势盘在钢管上,随即我松开一只手,一条腿,做了 一个大字的动作,用腿部加上手部力量在钢管上转了起来。之后收回腿,继续盘 在钢管上,这次攀爬到最高点,之后双腿加力攀住钢管,随即双手离开,完成了 倒立动作。

  因为这些非常耗费体力又不是专业的所以做完马上顺势滑了下来,而此时李 丽已经戴上了那个「神器」,我明白她要干什么,我一手扶住钢管,随即将一只 腿高抬过头顶,整个人成了一个「一」字,私处在李丽面前暴露无遗。之后李丽 毫不控制,直接插入,因为力度很大,我站立不稳或者扶不住导致了我们如同发 条盒上的娃娃一样一直转圈,终于,我忍耐不住,大叫一声瘫软到了地上……

  箫静李丽的情感篇

  傍晚,夕阳西下,远处海天相接,繁星点点,两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子,微 风吹轻轻吹起裙捎,拉着手,缓缓走到海滩上蜷着腿坐下,抬头望着大海远处航 船上的星星灯火。

  此时从远飘来「从来不曾忘记晚霞中的你,踏过青青草地夕阳在心里,总是 有点伤心梦中没有你……」的歌声,这是杨钰莹的《晚霞中的红蜻蜓》。

  我看着李丽,李丽看着我,若隐若现的歌声伴随海风吹打我们发梢的声音, 此情此景让我们眼圈都有些湿润。

  「希望晚霞中的你我永远在一起,一起踏过荆棘走完人生的旅途,愿你我无 论现实梦中永不离」我看着李丽说。

  李丽有些激动的说:「如果,我们在童话里,我希望咱们走到故事的最后一 页,如果,这是一个梦,我希望这个梦不会醒来」

  我深吸了对着大海大声的喊:「李丽我爱你,你愿意让我当你的媳妇吗」

  李丽听完情绪有些激动对着大海大喊:「箫静我也爱你,娶你是我的荣幸」

  我又喊:「李丽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你会永 远爱我吗」

  李丽哽咽的大声回答:「我会永远爱你,直到死亡的那一天」

  说完之后,她抱住我,深深了吻了我一口,我闭着眼留下幸福的泪水。

  箫静李丽的海水小屋缔造商业帝国篇

  几个月过去了,静和丽的海水小屋还是不温不火的运转着,每个月的营业额 大约在40- 50万,这几个月算下来挣了大约不到200万,最后剩下的加上 古爷的份子钱现在我们的固定资产已经将近500万,而这样的数字距离李丽的 目标还相差的太远太远。

  而赵敏敏最能看出李丽的心思,她说:「李姐现在咱们这么干求安逸求稳定 是没问题了」

  李丽点点头,随后赵敏敏说:「由于咱们开了一个头,现在成都很多花鸟鱼 虫都已经开始尝试并有很多走入正轨的海水鱼观赏店,其实你看从这些日子的收 入来看,看似没有变化,但仔细看就能发现,我们的账面上在程显下降趋势,我 想咱们在不思变的话可能会被冲击」

  我急着问:「这可怎么办啊」

  赵敏敏说:「有两个办法一是兼并他们而是消灭他们」

  这话把我听乐了,说:「你说很简单啊,我们如何去兼并去消灭」

  赵敏敏说,「这阵子我也走考察了下那些新开的店面,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他 们基本都是在老店基础上添置的海水,专业性不如咱们强,再者多数的店面都是 租的商铺,租金比较多,而空间上有限,添置海水专区只能撤掉他们之前的一些 商品,所以这些对于他们的来说看似追风,但实际上他们在赌博,也就是说每天 她们从睁眼睛就是在赔钱,一定要用一天的时间吧成本挣回来,而咱们却不同, 店面是咱们的,咱们卖一件就挣一件,论持久战他们耗不过咱们」

  热血篇

  碧峰冷哼一声,随即拿起地上散落的一把砍刀,撤了一条纱布,边往手上缠 边说:「看样子,今天是难有善果了,不过请问这位兄弟大名,我们的罪了谁, 无论输赢如何,让我死个明白」

  程子飞冷笑一声说:「想死没那么容易?你死了我去哪里找胡鹤去」

  碧峰一听这话差点气乐了,自己跟胡鹤走南闯北,身手绝非善类,而程子飞 瘦小身体绝对是他的巨大劣势,之所以那么说只不过是满身的江湖气,谦虚罢了。

  碧峰笑了笑,说:「既然,兄弟不愿意报名,那只好得罪了」

  说罢一脚将脚下的凳子踢向程子飞,程子飞提剑将飞过来的板凳砍成两半, 碧峰在踢飞凳子的同时一起身冲了过来,一刀劈像程子飞的面门,程子飞躲闪不 及,抄起剑鞘,啪的一声剑鞘被砍得粉碎。程子飞被巨大的冲击力击退出几步, 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自语道;真快。

  碧峰又拿着砍刀向程子飞劈了过来,这次程子飞已经大约摸清了碧峰的实力, 轻松用剑挡了下,因为之前他不确定碧峰的力度,万一此人神力,一击将剑砍断, 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拿剑鞘抵挡住了第一击。

  碧峰看自己一击不成,便连续砍击,而程子飞则越来越从容的低档来击。行 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碧峰此时已经意识到了程子飞的实力绝非善类,看似两个 人出招你来我往,攻守相当,但,碧峰明显感觉自己处于下风,抓住空挡跳出程 子飞的出攻击范围,又从地上抄起一把方子双手合击,但双持却让他露出了更多 的破绽,也耗费了非常多的体力,碧峰打越急,不一会儿额头就出慢了汗,再看 此时程子飞已经能够非常从容的接住碧峰的攻势。

  突然,程子飞跳出碧峰的攻击范围冷冷的说:「报上姓名」

  碧峰做了个握拳的手势:「碧峰」

  程子飞眉毛一竖问,「就是你带人,连砸李丽十几家店,砍伤箫静的」?

  碧峰点点头

  程子飞瑶瑶头叹气的说:「本以为碧峰是位高手,可是太让我失望了」

  碧峰并没有在意程子飞的挑衅,只是问:「莫非你是李丽的人?」

  「切,那种小角色,我怎么会是她的人」程子飞又漏出那种不屑的表情,

  碧峰迷惑的问:「那你为什么」

  此时程子飞低着头狠狠的说:「得罪古爷的人必须死」……

  阴暗的徐颖、程晓飞篇

  刘辉漏出一飞恶心的样子说:「公共汽车没兴趣,我怕染病」

  程晓飞笑着回头啪一个耳光,说:「人家都说你公共汽车,这里面这么脏」

  刘雪莹此时是人家刀俎上的鱼肉,不敢反抗只好勉强的点点头,又是一个耳 光,问你话呢?谁让你点头了~ !

  「是我是公共汽车,谁都能上我」刘雪莹回答。

  哦你还有自知之明。哦看样子你还有点不服啊,徐颖去吧水壶拿来,徐颖问 程晓飞说:「姐姐你拿水壶干啥啊」

  程晓飞说「你就拿吧」水壶拿来了,里面盛满了满满的凉白开,程晓飞对刘 雪莹说:「喝了」

  刘雪莹疑问的看着她,程晓飞房高喝一声:「喝了!了没听明白啊」

  刘雪莹已近折腾了一宿了此时也口渴难忍拿起水壶就开始喝,不一会儿就喝 饱了,不过还剩下半壶。

  程晓飞接着说:「在不喝我们就灌了,告诉你一滴不许撒,要是撒了,让你 下半生成残废」随即看看徐颖,徐颖摆了摆手上的关节嘎嘎作响。

  刘雪莹一看这情况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喝,不一会都喝完了,程晓飞说不错, 跟徐颖说去从咱们包里面吧那个拿出来,徐颖顿时知道程晓飞让她喝水的意图, 不一会将一个贞操带拿了过来,上面有两个阳具,一个是插入私处,另外则是后 庭,值得一提的这个可以充气,也就是说,插入后,有一个充气装置,可以完全 填充阴部,直至子宫,所以带上这个,想排尿是不可能的。

  =================================================

  十六章徐颖的改变

  3个月后徐颖受训完毕,回到了我们监房,这三个月徐颖变化很大,在监狱 体质的训练下再也没有那种狱警或者富家女的气质,成了一名完全服从的罪犯, 徐颖一进屋,我就迎了上去,说:「回来了」,徐颖立正回答,是。我说:「行 了这里就不要拘谨了」徐颖这才放松下来,到了自己的床边开始整理内务,我冲 李丽使了眼色,李丽示意明白,没有主动找茬,我走到徐颖的床边帮她整理,之 后又给了她几个眼神,徐颖微微点头,之后李丽跟肖婷婷出门打饭,我看了看徐 颖问道:「怎么样当犯人的感觉如何」

  徐颖叹了一口气说「真的很不容易,比在警校学的规矩还要多」

  我嘿嘿的笑了一声嘱咐徐颖:「一会儿李丽回来你多有点眼力价,她那边我 已经说通了,之后就看你的表现了」,徐颖向我点点头做了个握拳的姿势。

  不久之后李丽跟肖婷婷打饭回来,两个人拎着两个大桶还是有些吃力的,徐 颖看到之后马上迎上去,说:「丽姐姐让我来吧」,这时候我正盯着李丽,李丽 也看到了,漏出很无奈的表情,李丽把通给了她,她将桶放到位置,之后又帮着 我们盛饭,吃完饭之后看李丽准备去收拾餐具,徐颖马上过去说:「丽姐姐我来 吧」,从李丽手中抢过餐具,自己去了水房,不一会所有的餐具都刷干净了。

  下个月的新犯马上就来了,但是数量不多,监狱只要求我们做20套囚服, 所以,任务不算重,正好能够好好教教她。这回一个小车间的四个人算是配备齐 了。为了更加促进李丽跟徐颖的感情,我让李丽当徐颖的师父,刚开始李丽不同 意,可是我又故技重施,她实在受不了我的攻势,所以妥协了。

  我们四个人来到车间,我对徐颖说:「现在李丽是你的师父,你要跟她好好 学知道么」

  徐颖立正大声回答「是,我一定像丽姐姐好好学」

  之后她走到李丽身旁说「丽姐姐,不。是师父教徒弟做工吧」

  李丽没有搭理她,只是示意跟她过去,李丽做到缝纫机上,而徐颖在旁边看, 之后李丽让徐颖拿了一些袖子什么的,算是开口跟她说话了。随后的几天,徐颖 从做帮手到实践上手的非常快。

  我走过去跟徐颖「说,学的真快啊」

  徐颖则看这李丽说,「没有是师傅教的好」,李丽只是面无表情的干着活, 但我能感觉到她听这话很高兴,随后李丽又教了徐颖理发,以及整理库房,随着 接触时间的变长李丽对徐颖的态度也有了一些转变,有时候李丽还主动跟我说, 她也是迫不得已,一类的话给自己找台阶下。我自然也就顺着她的台阶走。而这 几个月程晓飞音信越来越少,只知道她被分到重体力劳动的监区,时不时要去监 狱外接私活,李丽貌似已经早就忘记了这个女儿。

  何欢被调到我们监狱当监狱长后我们以后的活动空间更大了。不过让我们更 为吃惊的发生了,我跟李丽就被保外就医2个月,跟徐颖肖婷婷告别的时候,他 们有些念念不舍,尤其是徐颖想对李丽说什么但是没有说,李丽示意明白。

  之后我们跟何欢说,请不要她们分到别的监区,因为两个月我们还要回来, 我们几个人处的很好,何欢点点头,说这不过这几个月她们两个就累了。出狱那 一天到了,我跟李丽被管教带到了洗漱室,分别给我们打开箱子,我们换下囚服 换上了我来的时候的运动服,李丽也换好了衣服,我们把囚服放进置物柜,锁好 后,跟着管教走出了监区,这次没有车送,都是用走的,走到大门口,管教像狱 警初始了几张证件之后门打开了,我们拉着手走出了监狱的大门,为这短暂的自

  由长呼一口气

  十七章李丽的奇思妙想

  离开监狱,我看了看李丽说:「走吧跟我回家吧」

  李丽说:「据我了解你家离这里几千公里吧,再说你们那个小房子能挤得下 我啊」我想想也是,但又说:「那咱们不能去旅馆住两个月吧,咱们没那么多钱 啊」

  李丽看着我笑一笑说:「跟我走吧,我现在虽然落魄但是落脚点还是有的」

  我半信半疑的跟着她叫上一辆出租车,车在成都市中心的一个高档小区停了 下来,随即我跟着她进入了一栋小高层,坐电梯到了10层,李丽拿出钥匙,打 开门,对我说:「到家了」我惊讶的看着李丽说:「你们家不是已经被……」

  「一些不应该属于我们的当然收走了,但是属于我的他们是收不走的」李丽 边关门边说。

  我进了屋子感叹一声,天呀好大啊,这间房子是复试结构,上下两层,粗略 估计大约要有300平,再看家具虽然都已落上了厚厚的土,但依旧遮挡不住奢 华。

  此时李丽对我说:「傻站着干啥呢,来开窗户,1年多没回家了,在不通风 一会儿咱们都中毒了」我马上跟她去开窗户,之后我们来了个大扫除,整整一上 午才将屋子打扫个差不多,随后李丽打电话叫来物业,补齐了一年的水电等各种 费用。

  在我收拾屋子的时候我发现房间墙上挂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桌子上摆满 了程晓飞的写真摆台,我认真的擦着每一个摆台,而此时李丽从我手里把摆台抢 走,我疑惑的看着她,李丽边看摆台边叹气的说:「该忘的就都忘了吧,随即扔 进了垃圾桶」

  我上前阻止,边将摆台从垃圾桶里面拿了出来边说:「为什么这样啊,她是 你的女儿啊」

  李丽则说:「回不去的过去留着岂不是会让自己时刻痛苦,我们只有2个月 的时间,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何必每天面对痛苦呢」我微微点点头,随后 我们一起将所有的照片全部处理掉了,记忆是删除了但是屋子也空旷了很多,显 得没有活力了。李丽也觉得不对劲,感觉少了点什么。

  我说:「不行去买点风景画什么的吧,不过我可没有钱啊」

  李丽笑着将一张存折抛到我手里,我打开一看,一串零,我开始数个十百千 万十万百万天啊900万~ !我看着李丽惊讶的说不出话。

  「我不是说了吗,是我的别人拿不走,我想看样子我们这两个月过得应该不 会拘谨了」李丽摊摊手说我说,「土豪那我就跟你混了」随即又说:「走吧去买 点风景画什么的吧,顺便吃个饭吧,我饿死了」

  李丽想了想说:「还是不要摆风景画了」

  我点头说:「恩,还是不要浪费了」

  「不如摆咱们两个人的写真」李丽突然建议,我说:「不好吧这毕竟是你的 家,摆你的还好,摆我的不合适吧」

  李丽不悦的说:「你都是我的了,有什么不合适的」看李丽这样说我就没有 在拒绝。随即李丽给她一个摄影朋友打电话,约好时间后,我们就下楼吃饭。

  楼下,我挠着头自言自语道:「去哪儿吃呢」,李丽看我为难的样子笑着对 我说:「走咱们找一家好点的地方,犒劳犒劳这两年来辛苦的胃」

  我表示赞成,因为两年的牢饭确实让我吃的有些反胃,随即我问,「远么」

  「不太近」李丽回答我说:「那成我去叫出租」

  她拉住我出一把车钥匙说:「走到家了还用打车」

  之前李丽给我太多的惊喜,此时就算她拿坦克我都已经不觉得稀奇了,我随 她走停车场,李丽打开了车库门,里面停放着一辆崭新金黄色大众轿车,上车, 点火挂档油门李丽娴熟的将车开走。不过一会儿,我们来到了C市大酒店,点了 几个菜,面对盛丰美味的佳肴,我与李丽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顿,全无斯文,周围 的人像我们投来了惊异的目光,她们怎么也不会理解为什么两个斯文美女却如此 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此刻我也感觉到富人的生活是多么的好。也体会到了李丽 程晓飞徐颖从天上掉到地下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饭后,我与李丽驱车前往她预定的那家照相馆,单纯这从门面装修上来看, 就知道这里绝非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的地方,我跟着李丽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 装修更是豪华,如进入宫殿一般,如此奢华让我心中暗惊。

  我们刚到前台,一个278岁的女孩向着李丽迎上来,开口便问:「怎么的 李姐,如此闲情雅致,不去洗尘来照相」

  李丽斜了她一眼道:「家里照片都没了面少了一些活力」

  随即那位女孩伸出手对我说:「你好,我是这家照相管的老板我叫苗菲菲」

  「你好,我叫萧静」我边跟她握手边介绍自己苗菲菲接着对我说:「我们这 个照相馆能够有今天多亏了李姐多年的照顾」面对这些我听不太明白的话我只能 一直冲他点头微笑示意我明白,而苗菲菲也在一直注意我,她实在想不明白,李 丽怎么会带一个小孩来照写真,甚至进门的差点把我误认为程晓飞。

  苗菲菲把我们引导沙发坐下,沏了几杯茶,开始对我们问东问西,而李丽则 是越来越不耐烦,最后没好气的说:「别废话了,我们是来照相的不是来聊天的」

  苗菲菲做出了一副无奈的表情说:「好嘞,那么着急送钱,我就成全你」随 即苗菲菲拿来一个平板,上面标注着各种类型的摄影,李丽接过平板不停的翻。

  几分钟后苗菲菲干脆直接说道「李姐你也甭翻了,你就说你想照什么吧」

  李丽试探性的问:「我要什么你都照出来么」?

  「你能说得我们都能办得到」苗菲菲自信的回答道我对他们所说的什么写真 套餐毫无兴趣,最后干脆去休息区玩起了电脑。突然苗菲菲大喊「李姐别闹,你 这是那我开涮啊」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我一激灵,随即将目光转移到了她们两个 那边。

  只见李丽依旧很平静,她对苗菲菲说:「没开玩笑,我就要那么照」。

  看到苗菲菲一惊一乍的问着李丽,我忍不住好奇走了过去,看看李丽究竟说 了什,惊呆了这位老板小伙伴。我走到李丽身后问李姐你又想出什么鬼点子领惊 呆小伙伴了,当我走近,苗菲菲马上将惊诧的目光投向了我,她看我的眼神就如 同看到了天外来客,我看气氛不对,低着头坐在了李丽身边等他们在开口说话。

  李丽突然开口说:「你就说能不能吧」,苗菲菲说:「没问题,只要顾客提 出来的我们就照办,不过你确定么」?李丽点点头。

  「成,你们明天来吧,今天我得准备下」苗菲菲说。

  李丽点头回答「行,我们也需要回家洗个澡休息下」

  随即苗菲菲给李丽拿了一个选择样式的平板说交代到「回去自己研究,选好 样式直接发给我,我提前准备」。随即我们离开照相馆在市场买了点菜驱车回家。

  路上我问李丽「你刚才说啥了把那个老板惊讶成那个样子」

  李丽看着我笑者说:「回家我在跟你解释」,因为就是个照相,在怎么也不 能出太大的花样,索性也就不问了。到家后我们洗个澡,软软的床加上丝滑的云 丝被放松的心情让我们依偎着很快就睡着了,等再睁开眼外面已经黑了,李丽拿 起手机一看5个未接来电,全是苗菲菲打来的,随即拿起电话回了过去,电话里 苗菲菲不悦的说「怎么不接电话啊,都找你很久了」

  李丽懒洋洋的说:「睡着了,没听到」

  苗菲菲说问道:「你照片样式准备的怎么样了」,「晚上给你」李丽简单回 答一声便放下电话拿来那个平板,划了几下,将菜单停留在婚纱照那一栏。

  随即问:「你看这套咋样」

  我一看是婚纱照,兴趣平平的回答:「你照着个也行,不过跟谁啊,哪儿有 婚纱照一个人照的」。

  李丽看着我说:「跟你啊要不我跟谁」

  「别闹哪里有两个女的照婚纱照的!一个穿婚纱一个伴新郎,那不得奇怪死」

  我有些责备的说道「又没说让你穿西服,咱们都穿婚纱」李丽解释突然我哦 了一声说道:「你刚才就是因为这个让惊呆的老板吧」

  李丽点点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是啊,大惊小怪」说罢继续翻着看 婚纱样品,我则靠着她,看她一件件的翻看,那些婚纱实在太吸引人了,如果能 够穿上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之后我略有疑虑的问「这样不好吧,两个女的穿着婚纱做着情侣们亲密的姿 势,多奇怪啊」

  李丽面带不悦的说:「你是我的,咱们就是情侣,有什么奇怪的」李丽这么 一说彻底打消我的顾虑,我只是点点头,继续跟她参考着照相的样式,最后,选 了几套婚纱,定下几个室内场景便传给苗菲菲了,很快苗菲菲回了一个ok的表 情。之后李丽下床做饭,我发现李丽做饭的水平非常高,口味很多都类似于饭店, 这样的人间尤物,哪个男人不想拥有呢?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去了照相馆,苗菲菲已经做到了沙发上等着我们,看我们 到了还是昨天那副嘻嘻哈哈没有正行的样子迎了上来,边走边说:「你们牌子真 是大。用专门的团队给你们拍摄,我都亲自上阵了」李丽只是笑了笑苗菲菲看着 李丽小心的问了一句:「李姐你确定这样照」,「别废话,赶紧给我们安排」李 丽回答。

  说罢,苗菲菲叫来了助理和化妆师领着我们进了摄影棚,摄影棚里面依旧是 奢华的装修,再看工作人员已经全部就位等候。苗丽丽指了指换衣间说:「去吧, 所有的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研究下是怎么照,反正都是婚纱,也不需要怎 么搭配,看着怎么和谐怎么来」

  李丽点点头,随后拉着我进了换衣间,换衣间里面的灯光略微暗了一些,我 们选好的婚纱都已经挂到了置物架上面,墙角是一排梳妆台,显然今天这里很清 静,一定是闭门谢客了。再看那些婚纱要比我们在照片上展示的漂亮的多。这时 候苗菲菲进来了说「是你们自己穿还是我帮你们」

  李丽说:「你帮下吧,小静估计是第一次穿」,我点点头,我做梦也没想到 我的婚纱照竟然是如此拍摄,这也许就是命,我命中注定,我过不了正常人的生 活。第一套我们两个选择了两件白色低胸样式完全一样的,穿好后,苗菲菲叫化 妆师进来给我们化妆,苗菲菲说:「李姐,这是我们这里的两个招牌化妆师,够 意思吧」李丽也不搭茬,随口说:「你开的价格也够意思了」

  苗菲菲掘着嘴说:「李姐你看你这要求加这阵势我已经给你相当大的优惠了」

  「行啦行啦,我还不知道你」李丽不耐烦的说道,苗菲菲伸伸舌头说:「主 要是李姐你也不缺这点钱不是的」

  化妆师在李丽的脸上东一抹西一笔,李丽扭过头说了声切,苗菲菲看看表说: 「好了赶紧弄吧,要不今天弄不完了你明天还得来,到时候还得加价哦」。

  我听到要照一天随口说:「天啊,照个相需要那么多时间啊」

  苗丽丽说:「可不是,不过一般的婚纱照都是取外景,你跟你」老公「不去 外面取景,所以用不了一天,表现好一上午就搞定了」,我听她这么说脸瞬间就 红了低下头,李丽瞪着苗菲菲说:「你就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怎么地吧,羡 慕嫉妒恨」

  苗菲菲说:「可不有这么漂亮的」媳妇「谁不羡慕啊」

  李丽说:「稀罕给你亲一口,要不以后没机会了」,苗菲菲知道李丽在将他 的军,说:「我真亲了你可别吃醋」,李丽示意随便苗菲菲走过来对我说:「来 给姐姐亲一口」

  说罢就要亲,我当然不能让她亲,下意识的躲开了。苗菲菲看我躲开摊着手 对李丽说:「你看不是我不亲,是你家宝贝儿不让」,李丽对我说「小静让她亲, 我看她能嚣张到什么时候」,我刚一扭头,突然苗菲菲就对着我的嘴来了一口, 我赶紧跳起来躲开,之后苗菲菲得意的看着李丽陶醉的说:「恩真香」,李丽斜 了她一眼,我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看着李丽,李丽说:「没事不用搭理她」。过 了一会儿我们两个的妆都画完了,我们穿着婚纱走出了化妆间,此时外面的工作 人员我跟李丽,露出惊讶的表情,苗菲菲也愣了,说了一句:「哎你们得让多少 女人男人羡慕嫉妒恨啊」

  苗菲菲又说,「怎么样你们两个给我这里当模特,每个月给你开工资怎么样」

  李丽这时候不耐烦了说,「赶紧的,你这是战术吧,拖到明天再加一天的钱 是吧」

  「成成成」苗菲菲连忙答应道,随即拿起照相机,跟助理们说来开工啦。苗 菲菲让我们摆出各种亲昵的姿势,整的我一阵阵的脸红。

  一会儿苗菲菲说:「来亲一个」,我疑惑的看着苗菲菲,苗菲菲强调的说: 「亲你」老公「嘴对嘴,拍完这个今天就收工啦」

  我看了看李丽,李丽说:「来吧,那么多姿势都做了也不在乎这个了」,之 后我们按照苗菲菲的要求完成最后一组照片的拍摄。不过其中几次我都被画了浓 妆的李丽迷住了,而李丽也几次入戏太深,旁若无人的吻我,在我的提醒下她才 意识自己失态,弄的工作人员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红。终于,最后一套照完,我们 换好衣服卸了妆,回到了大厅的沙发上,李丽坐在沙发用手点着桌子打出嗒嗒嗒 的响声,眼睛盯着那些婚纱,我则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苗菲菲则在摆弄着照相 机,一张张的翻阅刚才的作品。

  突然李丽说,「这些婚纱你也别在用了我全要了」

  苗菲菲惊诧的看着李丽带着哭音说,「李姐我们是小本买卖,你不能让我不 赚钱还赔几套婚纱啊」

  「我说的是买不是抢」李丽不悦的说道,苗菲菲稍微放松了下问:「李姐你 买这么多婚纱干啥啊」

  李丽说:「我让我宝贝儿没事儿穿给我看行了吧」,他这话像是搪塞,但其 实真正的目的也的确是如此。

  苗菲菲看着我说:「哎你真幸福啊,李姐要不你把我也收了吧」

  李丽斜了她一眼说:「你我可看不上!赶紧的算账」苗菲菲拿来计算器一边

  点嘴里面念叨着这个费用那个费用

  「别算了,你早就算好了我还不了解你,说数吧」李丽不耐烦的说苗菲菲调 皮的笑了笑:「说什么也瞒不过李姐的眼睛,算上婚纱一共是22万」

  我听到这个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看着李丽,李丽冲我笑了笑,把一张卡抛 到苗菲菲面前,「密码123456刷去吧」李丽向打发小孩子一样对苗菲菲说 天啊,22万连个呗都不打,这得挣多久啊。刷完卡,苗菲菲笑的更灿烂了随我 们说「走吧李姐晚上我请你们吃饭」,李丽说「不用了,我们习惯从家里面吃, 还有这个多久能出来,我们时间不多」

  苗菲菲说:「3天我派人把婚纱跟相册一起送到府上」,李丽点点头。随即

  离开

  车上我问李丽,「22万照像也太贵了吧,还有那些婚纱真的没什么用啊, 你不会真想让我每天换着样的给你穿吧」

  李丽则回答:「咱们2个月的自由钱对于咱们来说没啥意义,以后根本没有 机会花,而买那些婚纱我不是说了嘛就是让你穿给我看的」

  前半句我听得还算在理,后半句我差点把正在嘴里喝的饮料吐出来,埋怨着 说道:「这成本也太高了吧,再说我也不能每天从家没事儿穿婚纱玩不是」

  李丽坏笑着看着我说:「我自有打算」。

  三天后,照相馆如约的把我们的照片送了过来,我跟李丽先把大的照片挂到 了原来挂照片的位置,随后将我们的摆台放在桌子上,一番折腾之后感觉屋子里 确实有了很多的活力了。那些照片如果将两个女的分开绝对非常养眼,但是两个 在一起还坐着那些亲昵的动作就显得有些奇怪了,至于婚纱,我们只是封存起来。

  随着假期结束的日子临近,我们列了一张清单,办完一件用笔划掉一件,这 两个月跟李丽的独处,我们的爱情观彻底发生了改变。终于,回监狱的日子到了, 我们早上将屋子收拾了一遍,然后用塑料布将家具什么的都盖上,念念不舍的带 上了门,这次一走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