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欲来淫满楼](6-7)

[丧尸欲来淫满楼](6-7)


然后,第六章是我的自创没错,关于第七章,则是一个自称「翔」的作者的 自我出场介绍~ 而我只是做了略微修改,在这里我就不说出他是谁了,大家自己 猜吧,嗯嗯,我真是太善良了~ *********************************** (六)异变丧尸 我叫叶玄,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现在的世界到处都 充满了丧尸,而我能做的,就是带领着我的女友与她的妹妹,一起努力的生存下 去…… 与女友和她的妹妹在家中待了两天的时间,最初,在电脑上我看到了网友们 贴出的各种或谩骂或求救的帖子,原本还想与他们取得一些联系,但貌似大多数 人都已经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理会我,而且这一切也已经在一天前全都结束了, 因为,网络也已经断掉了。 之后,我也从筱夕那里得知,她的父母之前似乎都有了感冒的症状,咳嗽个 不停,想必就是变异前的征兆吗? 第三天,我右手拿菜刀左手拿锅盖,壮着胆子出门将筱夕的父母所变成的丧 尸给……当然换来的是筱夕与筱敏两人的又一次哭泣,但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毕 竟我们活着的人还是得努力生存下去。 此刻,我们正驾车行驶在道路上,车后座上,筱夕正努力安慰着依然在哭泣 的妹妹筱敏,看来父母的去世对于两人的打击确实有些大,不过筱夕身为姐姐, 现在必须尽量表现的成熟坚强一些。 一路驾车行驶,路上到处可见成群结队的丧尸,在没有被围堵住之前,我也 是尽量快速的驾车离去,只是不知道到底要去到什么地方……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途中我们也收集了一些食物与汽油之类的必需品,当 夜幕降临,我们也不得不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息了。 「这片农田附近貌似没什么丧尸,我去那个小屋子里看看,你们在车里等着 我别下来。」 开门下车,来到一片农田旁边建筑起来的并不大的砖房,屋子的门上挂着一 把小锁,想必里面应该也不可能有人。 毫不费力地将小锁撬掉,打着手电筒进入屋内,果然里外两个房间都是空荡 荡的毫无一人。 之后我又返回车里拿下了行李,带领筱夕二人进入了小屋,将门从里面反锁 后,又将旁边的一个柜子搬过来靠在了门上,才终于稍微安下心来休息。 「你们先吃点东西,然后去里面那个床上休息吧。」 「那么阿玄你呢,你睡哪?」 「哦,我睡这里就行了呀,这不是有个长沙发,虽然看起来不是多么漂亮, 但用来睡个觉还是应该不错的。」 说着我指了指我们屁股下面坐着的破旧沙发。 想必这间屋子的主人就是想要在干农活劳累了的时候有个休息的场所,所以 才会建了这么一个只有里外两个房间的砖房。里屋有一张不大的木床,睡两个人 的话还算可以,外屋则是只有一个破旧的长沙发和两个柜子,以及一些农具。 「那好吧,让你受累了阿玄……」 「跟我还用得着说这些吗,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男友呢,呵呵,好了,快早早 去休息吧,你们也坐了一天的车,肯定累了。」 「嗯……」 接下来我们三人随意的吃了点食物,然后筱夕便和筱敏去了里屋床上休息了, 而我也是终于能够躺下来稍微放松一下紧绷了一天的神经。 虽然放松下来,但是还得时刻警惕着门外的动静,因此我也没敢太早入睡, 尽量保持着清醒,就这样一直又过了半个多小时。 「阿玄,你睡着了吗?」 「嗯?没有,怎么了?」 筱夕从里屋慢慢的走出来,将门关上,坐在了我起身后的沙发上。 「也没什么,筱敏她可能也是累了,进去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我睡不着, 就想出来和你聊聊天。」 筱夕边说着,边将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双手环住我的胳膊。 「嗯……你也别想太多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知道你也很伤心,但是在 你的妹妹面前你又必须表现的坚强,也为难你了。不过既然老天爷还没让我们变 成丧尸,那么说明我们一定有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们更加不能气馁,要好好努力 的活下去,对吧。」 虽然这一通安慰对我自己来说都有点过不去,但是也实在没有办法,毕竟我 还真的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家伙。 「我知道了,阿玄,谢谢你。」 「谢谢我?谢我干嘛?」 「嗯,如果不是你,我和妹妹现在应该也已经变成丧尸了吧,而且你在知道 了我的父母变成……还是冒着危险进来救我们,所以,阿玄,真的很谢谢你。」 黑夜中,面对面的两人,使我依然能够清晰的看到筱夕那双明亮的大眼睛, 正认真且深情的望着我。 而我则是老脸一红,还好黑夜中看不出来。因为说起来,当时的我在相信了 筱夕的父母真的变成丧尸之后,貌似也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能是沖进了屋 子里,所以说,好像其实我当时也没做什么太危险的事去救她们。 虽然我自己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是筱夕貌似已经被我的「英勇」行为给完全 感动,眼中似乎有着亮晶晶的液体冒出,然后落下,滴在我的手背上。 「筱夕,你,你别哭呀,怎么了这是……」 知道筱夕正在默默地落泪,我顿时慌了手脚,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没事,我不是哭,只是觉得,我自己还是幸运的,虽然全世界都已经 变了,但至少在这之前让我找到了你,并且可以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我觉得这样, 我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人了。」 「筱夕,你……」 「阿玄,今晚,要了我好不好?」 什么!?突如其来的要求,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在这场丧尸危机爆发之前, 我和筱夕也只是谈了一个多月的恋爱,虽然时间短,但是要说没对筱夕有过那种 想法,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筱夕可是个大美女啊!只是如今,我却早已没有了 那种心思,只想着怎样在之后努力的存活下去,反而筱夕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呢? 似乎是因为看我长时间没有回答她,也让她猜测出了我的心思,筱夕突然将 我紧紧的抱住,脸颊也贴在一起。 「阿玄,我知道你不理解,为什么我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其实原因很简单, 我不想留下遗憾!就是这么简单,因为世界已经都变了,我们谁也不知道是否能 活到明天,我怕,我怕有一天,我们都死去,变成那种丧尸,而我依然不属于你, 依然还是,还是,处女……所以,我想要在活着的时候,把每一天都当做是自己 的最后一天,尽可能的把自己最好的全给你,好不好?」 虽然在筱夕说出怕自己有一天会死去变成丧尸的时候我想要出口反驳,但是 想了想,似乎又没有任何的理由去反驳,毕竟筱夕说的没错,我们都不敢说自己 肯定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在现在这个世界,活着,是件奢侈的事。 无力反驳,筱夕又是主动献吻,被封住双唇的我虽然还是没有什么欲望,但 是却也没有拒绝,而我也知道,筱夕其实也没有什么欲望,只不过想把自己的身 体早早的交给我罢了,不想之后有一天变成丧尸就一切都晚了。 两个没有欲望的人,互相生涩地亲吻着对方,并不怎么熟练的技巧,看的出, 筱夕之前也没有太多接吻的经验。 黑暗中,随着筱夕最后一件内裤的褪下,我们两人终于第一次赤身裸体相见, 只不过却并不能清楚的看清对方身体模样。 「这个,就是你们男人的东西吗?怎么这么软小吗?咦?好像在变大了。」 将筱夕放倒在沙发上亲吻着,而筱夕的小手却已经悄悄的伸到下面握住了我 的小鸡巴。 「额,软小是因为我之前还一直没什么欲望,现在被你一摸,自然就会变大 了。」 「哦,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 「不用,你就摸摸它就行,握住它前后套弄,嗯~ 对,就是这样。」 原本毫无欲望的我,在筱夕的摸索下,渐渐产生了一点欲火,鸡巴也终于开 始变大,只不过我还是在时刻注意着门外的动静,毕竟现在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深吻着筱夕的小嘴,我的双手也攀上了她胸前的那对C罩杯双峰,算不上很 大,但却也算不小,至少我的手掌是握不过来。 「嗯~ 好痒~ 嗯~ 」 轻轻挑逗着两个小乳头,虽然黑夜中看不到颜色,但是在我脑海中,筱夕的 奶头应该还是粉嫩的吧? 亲吻抚摸了双乳几分钟以后,我将右手慢慢下移,最后停在了那片茂盛的阴 毛处,然后伸出中指缓缓下滑。 「嗯~ 嗯~ 噢~ 」 「怎么了,筱夕?」 「没,没什么,只是你碰到那个珠珠,好痒,好舒服。」 「是吗,那我多给你揉一会儿。」 将中指放在筱夕的肉珠上轻轻揉弄着,使她渐渐发出了呻吟声,同时握住我 鸡巴的小手也加快了套弄。 「筱夕,等等,别太快。」 感受到筱夕有些着急的套弄,我的鸡巴上传来一阵痛感,赶紧出声让她慢点。 就这样我们两人互相玩弄着对方的性器官,过了一会儿,我明显感觉到筱夕 的下体变的异常湿润了。 「啊~ 有点受不了了,阿玄~ 不要揉了~ 不行了~ 」 突然,筱夕尽量压低声音呻吟着,屁股也不停地扭动,貌似是要到达高潮吗? 「啊~ 出来了~ 阿玄~ 出来水了~ 噢~ 」 果然,紧接着筱夕全身一阵抽搐,而我的手上也是感觉到有一股股的液体流 出,没想到筱夕的第一次高潮居然是在我的手指下到来的。 「好舒服哦~ 阿玄~ 」 被筱夕达到高潮后发出的慵懒舒服的呻吟声再一次刺激,我的鸡巴此刻也已 经完全坚挺起来,将筱夕的双腿架起来放在双肩处,我的鸡巴慢慢顶在了湿润紧 窄的穴口。 算不上很长的十三公分的鸡巴,也就龟头还算大一点,因此在好不容易顶进 了筱夕的嫩穴以后,筱夕顿时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发出了喊叫声。 「啊……好疼……呜呜……好疼啊,阿玄,轻点……」 虽然我也知道女生的第一次会很疼,但是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因此在筱 夕让我轻点之后,我也只好将动作放慢,尽量轻的继续向里面插去。 「啊……怎么……好粗的东西……」 「实际上也不粗,筱夕,你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顺着湿润的穴口,缓缓向里面插入着,最后在沖破了一层薄薄的处女膜后, 我将整根鸡巴都插进了筱夕的肉穴中,感受着里面的紧实,我只想舒爽的大叫出 声,但无奈条件不允许。 「阿玄,你全都进来了吗?」 「嗯,是呀,你感觉怎么样?」 「嗯……你先别动,还是好疼,等一下好吗?」 「嗯。」 答应完筱夕,我便将她的双腿下压至胸前,整个人也压在她的身上,然后鸡 巴插在里面不再动弹。 过了几分钟,筱夕应该已经适应了,不再觉得那么疼了,毕竟我的鸡巴确实 也不大,就算破处也应该能够很快适应吧? 慢慢的开始耸动起自己的屁股,感觉到我和筱夕的结合处有着淫液的湿润和 血液的黏稠,让我内心兴奋无比,终于开始抽插起来。 「嗯~ 轻点~ 嗯~ 有点疼,还有点舒服~ 嗯~ 」 看来筱夕真的已经逐渐适应了,那么我也应该可以稍微加快些速度了。 虽然她的嘴上还是说着让我轻点,但我明白此刻的她已经能够接受我的加速 了,不然也不会舒服的呻吟出声。 「噢~ 好快~ 阿玄~ 这就是你吗?好舒服~ 我爱你阿玄~ 嗯~ 我终于是你的 了~ 噢~ 」 抽插的同时,我忍不住舔上了被压在筱夕胸前的小脚,香香的,一股临走前 洗澡后沐浴露的味道。 「啊~ 别舔~ 脏~ 噢~ 阿玄~ 我不行了~ 我又要出来了~ 又要来了~ 啊~ 」 听到筱夕的呻吟,我也有些忍不住了,快速的抽插几十下,筱夕到达高潮的 同时,我也第一次在筱夕的体内射出了自己浓浓的精液。 「噢~ 爽!射了。」 「啊~ 射死了!这是什么感觉~ 噢~ 阿玄~ 」 激情结束,我和筱夕依然赤身裸体的躺在沙发上,过了没多久,筱夕便沉沉 睡去,毕竟在筱敏面前坚强了这么多天,又刚刚被破处,她此时肯定也是身心疲 惫了。 穿好衣服,又从里屋找了床被子盖在筱夕身上,我来到了门前的柜子旁,直 接坐在地上靠着柜子睡去。 第二天,我被剧烈的撞门声吵醒,而筱夕也是赶紧起身穿着自己的衣服,胯 下还是已经干涩的淫水与血丝混合在一起。 在我起身来到穿好衣服的筱夕身旁时,那脆弱的木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撞开, 而门后的小柜子也被撞到了一旁。 一个农民模样黝黑高大的汉子正站在门外,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锤子,一脸 的惊恐,而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我没有看错的话……是一群丧尸! 来不及多想,里屋的筱敏也已经沖了出来,拉上两女的手,我们直接夺门而 出,毕竟这破门已经在刚刚汉子的撞击下破烂不堪,即使关上门也完全阻挡不住 如此大波丧尸的攻击,所以还是趁早沖上外面的汽车,然后驾车离开才是最好的 选择。 「卧槽!」 看着与汽车相距不远的丧尸群,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顺便一刀砍翻了扑到 身前的一只丧尸,然后放开两女的双手,同时将手中的车钥匙塞到筱夕手中,让 她们两先赶紧向汽车沖过去。 这时站在门前的黝黑汉子也来到了我的身旁,与我一起击杀着通往汽车道路 两旁的丧尸。在看到筱夕两人即将沖上汽车,我也算松了一口气。 突然,一个锤影出现在我的眼中,来不及躲闪,只是稍微侧了一下脑袋,顿 时感到右侧脸颊一阵疼痛与火辣,脑袋也有点晕晕的,而这时筱夕两人也才刚好 打开车门上了车。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又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一阵疼痛,一只丧尸已经 狠狠的咬在了我的左侧胳膊上。 「啊!」 一刀劈在它的脑袋上,然后又一脚踹开,当我再次看向汽车的方向,却发现 那名黝黑汉子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而筱夕与筱敏二人正疯狂地朝我的方向哭喊 着。 「开车走啊!」 也许我多想了,在我喊出这句话的同时,那名汉子已经一脚油门的沖出去了。 看到汽车渐行渐远,我昏昏沉沉的转身向丧尸群相反的方向跑去。 直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跑到了一片树林前,筋疲力尽的瘫倒在 地上。 在闭上双眼之前,我只模糊的看到一只哈士奇模样的大狗正向我沖来,同时 在它的身后,一个屌丝宅男模样的家伙嘴里喊着。 「上!大毛……」 *********************************** (七)翔与大毛篇——鸡爪救世主~ 走进喧闹的夜店,穿过拥挤的人群,我来到吧台,没有征得身边人的同意便 径自坐下。 「一杯纯净水,谢谢。」 坐在旁边的女孩好奇地打量着我,一点矜持也没有。很好,这就是我要找的。 「小姐你好,我是翔。」 「噗嗤……」不出所料,听到这个名字,她无法抑制地将一口酒喷在我身上。 「哎呀,真是对不起。」手忙脚乱地替我擦拭,她不停地道歉。 「没关系,你并不是第一个有这种反应的人。」我抓住了她的手,诚恳地望 着她。 「告诉我你的名字。」 「呃,我,我叫曼曼。」被我的目光定的有点不知所措,她结巴地回答。 「曼曼,你好。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 「诶?你是哪位客人介绍的?」 我果然没有猜错。 一到这里,我就通过她的吊带背心、齐逼短裙、黑色网袜、豹纹高跟、挑染 的长发再加上浓妆艳抹的貌美容颜认定,她是只鸡。 「听我说,这个世界正在变化,可是大家都没有发现,但是我知道。人类正 处在前所未有的危机中需要拯救,我今天来,就是邀请你和我一起去拯救世界的。」 「噗嗤……」她刚刚抿了一口酒,然后又喷在我的身上。 「啊,对不起……你实在太幽默了。如果在夜店把妹的话,这真是不错的套 路呢。不过,我今天来这里是做生意的,要是你愿意出五百块的话,我倒是可以 陪你拯救一晚世界哦。」 果然,她不相信我的话。这是拒绝我的第二十七个妓女。 为什么一定要找个妓女?因为拯救世界的路注定漫长而孤独。没有女人的话 未免太过难耐,但找个女朋友又要费心照顾,所以这个以取悦男人为职业的女性 群体是最佳的目标,可惜的是她们的智慧太少,看不到我看到的东西。 「对不起,打扰你了,看来我们继续谈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这个东西当作今 晚的礼物,有一天你会用上。」 我向她告别,然后将礼物塞进她手里。 「这是……你!!!」 她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然后向抓到烙铁一样惊慌失措地丢到地上。 「相信我,你一定会用得上的。今晚的相遇是缘分,你是我拯救的第二十七 个人。」 她呆呆看着我,被我将重新捡起的礼物放进她的皮包里。 「那么,曼曼,再见了。」 ====================================================================== 已经没有时间再寻找伴侣,也许拯救世界的路注定是孤身一人。 我开始打点行装,手枪、炸弹、军用匕首,这些东西我都没有。我只有一把 几年前在火车站门口买的短小藏刀,和一大堆送给曼曼的东西。 真空包装的鸡爪。 我说过,这个世界正在变化,一种被称为M- R的病毒,正在蔓延。 我的出租屋在郊外,十分的便宜,也十分的偏僻,但有一点便利的是楼下便 是一个菜市场。平常的时候,我是一个窝在家里写色文的死宅,在饿到不行的时 候会下楼买点菜回来果腹。有一天,我发现了事情的不寻常。 那天我没有买到鸡肉。 「烧啦,全烧啦!国家的规定。」肉贩子这样告诉我。 这个国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次出现流行病或瘟疫的时候,第一条注 意事项就是不能吃鸡肉。按照肉贩子的说法,一个星期前,每一户养殖户都收到 一个秘密的通知:所有鸡一律杀死烧掉,连鸡蛋也不许留! 不对劲!过往虽然会禁食鸡肉,但大部分是坊间谣言导致的庸人自扰,从未 下过明文规定,更不要说全面的焚杀了。而且还是秘密通知! 作为一个死宅,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高层是我义不容辞的义务,以阴谋论的 角度来看,这事绝对不会简单。能让一个国家主动地进行物种灭绝这样的事,也 许已经不是一句不简单就能轻松带过的了。 我开始四处寻找鸡肉。然后发现这次的行动竟是如天火焚城般雷厉风行,跑 遍半座城,连一根鸡毛都没找到。 难不倒我的。 我在网络上搜索「小食品生意」,后来几经周折,终于联系到了一家黑心作 坊。在他们的仓库里,还剩下了几十包真空包装的鸡爪。 果然,在这种时候,去找那些从来不把人命当人命的人,反而是最有效的。 我买下了所有的八十包鸡爪藏在家里,开始留意网络上的各类新闻。大型主 流网站是不可靠的,想知道最直接的新闻,有一个虽然笨,但是很有效的办法。 全国有2856个县级区划,每个地方都会有一个贴吧,里面的人事无巨细, 无论鸡毛蒜皮都会发个帖子,我的方法,便是一个个浏览这些贴吧的首页。反正 我很闲,一天看几百个,几天就能完成。 运气不错,第一天就有了收获。我是以我所在的地方为圆心逐步向外搜索浏 览的,而据此地大概三百多公里的一个县城,有人发了一帖:家里的狗疑似异变! 迅速点开帖子,由于是刚发不久,还没人回复,只有楼主几句简单的描述。 大意是早上家里的狗忽然变得狂躁,眼睛赤红,见人就咬,而且走路的姿势 极为怪异,看起来像是行尸一样。 行尸…… 帖子透漏的信息太少,我刷新了一下,想看看有没有人对此评论或补充,然 而,只看到链接失效的页面。 这么快就被删除了! 我几乎已经确定正处在一场阴谋中,不能再等! 我向朋友借了辆车,带上我养的哈士奇大毛,揣了剩余的五十三包鸡爪,赶 向了丧尸狗出现的地方。 可是我没能进入目的地,几小时到达那里的时候,那座小城已经被军方戒严。 面对岗哨的盘查,我推说只是路过这里,掉头离开。 没必要在确认什么了。一场灾难正在爆发。 生化危机,活生生地出现在现实中,引发的源头,是鸡肉。 心不在焉地开着车走在荒郊路上,心里无比的慌乱。作为一个丧尸迷死宅, 我当然也考虑过如果末日危机爆发我该如何生存。但现在带入到现实,影视剧中 的设定可不一定用的上。就在这时,我发现路边有一条野狗。 在我的车经过它身旁的时候,我与它对视了一眼,它的眼睛是血红的。 「哧!」我刹住车,打开后车门:「大毛,抓住它!」 大毛矫健的身影立刻扑了出去……然后,和大部分哈士奇一样,这个外表勇 猛的战五渣很快被斩于马下。 「他妈的!」我怒骂一声,看到那条变异的狗放倒大毛后一步步向汽车逼近, 立刻踩足油门全速向它撞去。 砰!!!丧尸狗被撞飞出去,重重落在路上,虽然没死,但全身骨头应该碎 的差不多,已经爬不起来了。 跑到大毛跟前,它浑身是血,多处被咬伤,最可怕的是,它的眼睛开始泛红, 是异变的先兆! 怎么办?杀了它吗?虽然这货平时又懒又烦还没有战斗力,但它毕竟是我的 狗! 不,现在需要拯救的是世界,不能纠结于一条狗的存亡。它为保护地球而死, 是人类应当敬重的英雄!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从怀里掏出一包鸡爪,拆开包装,送到大毛嘴边, 这货临死不忘贪吃,立刻一口叼去。 必须知道鸡肉对异变有多强的催化作用。 我拿着藏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大毛的反应。出乎意料的是,它眼睛里的红 色慢慢地褪去,没过多久,就恢复了正常的状态。甚至连身上的伤口也开始妖异 地蠕动着愈合了。 怎么会这样? 鸡肉不是毒药,是解药!!! 为什么要焚杀所有的鸡? 有人想要毁灭人类!!! ====================================================================== 这个世界正在变化,可是没有人相信我。 我找不到伴侣,只有一条狗。 但是,世界需要拯救。 我要出发了,去找寻未知的答案。 也许有一天,会遇上同伴,与我并肩战斗。 然后,我会这样告诉他们: 我是翔,拯救世界的人。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