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钩玄](2)

[提要鉤玄](2)


*********************************** 今天11/ 22,是院友/ 好友冰离的生日,特完成一篇短篇绿帽文,祝冰 离生日快乐。 提要钩玄——将由多个自己编织的「独立」的故事组成,抒发心中所想与满 足现实欲望。略清淡略重口都请勿喷!谢谢。 *********************************** (二)冰离生日派对戴绿帽 (冰离,生日,派对,戴绿帽) 「冰经理,明天是你的生日了哦,明晚有什么活动没有呀?」 「嗯,是呢,明天过生日,活动吗?抱歉,小慧,还真是没有呢。」 「哎呀,冰经理你过生日都没有活动?谁会相信呀,是不是不想告诉我们呀?」 「小慧,你个笨蛋,人家冰经理过生日,晚上有女友思思陪着,当然不会让 我们去搅和当电灯泡啦,这都不明白,笨死了!」 「对哦,有思思陪着呢~」 面对几女的调侃,冰离只是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然后就打发几人赶紧工 作去了。 回到办公室坐下,回想起刚刚那名女生说起自己的女友思思,冰离满脸幸福。 「老公,你生日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你什么都别管,也别对别人说你有 举办什么活动之类的,好不好?」 几天前,思思说出了这样的要求,冰离可以说是求之不得了,看来思思这丫 头是想要给我举办什么活动,但是却又不准备提前告诉我吗?呵呵~ 工作结束回到家中,思思已经早早下班了,此刻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 视。 「思思,我回来了。」 将外套脱下来挂好,冰离换上鞋子走进了客厅。 「思思,思思?」 「啊,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没声音呀,吓我一跳。」 「嗯?我刚进家门就喊你了,你都没听到,怎么了,你没什么事吧?」 「没有,没事啊,我刚在看电视,可能看的太入迷了,没听到啦。好啦,你 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热一下饭。」 「嗯。」 随口答应着,冰离在沙发上坐下,电视上正播放着不知何时的NBA比赛重 播。 咦?思思什么时候开始也喜欢看篮球比赛了吗?是不是忙着给我个生日惊喜 搞的忙晕了? 「思思,你确定,生日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用做吗?」 饭桌前,看着对面正一脸幸福的望着自己狼吞虎咽的思思,冰离拿过旁边的 纸巾擦了擦自己满嘴的油渍。 「嗯嗯,我们已经帮你准备好一切了,你什么也不用做啦。」 「你们?」 「我们」这个字眼,引起了冰离的注意。这么说来,是思思与别人一起在帮 我搞什么生日活动吗?会是谁呢? 「呀,没,不是我们,哎呀,反正你别管了,明天晚上你就知道啦。」 「哦,好吧。」 晚上,在卧室的大床上,冰离正在思思的身上奋力奔驰着。 「呀~ 老公~ 慢一点~ 我不行了~ 要来了~ 要来了~ 噢~ 来了~ 好舒服~ 」 「思思,我也来了,噢~ 忍不住了!射了~ 」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淫靡的味道,床上的两具肉体已经停止了动作相偎在一起。 「老公,你会一直爱我吗?」 「当然,我会一直爱着我的老婆思思的,等再过个一两年,多挣点钱,我们 就结婚,怎么样?」 「嗯嗯,你说的!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准不娶我,不准不爱我了!」 「嗯嗯,我说的!」 「嗯,老公,我爱你……」 「嗯,老婆,我也爱你!」 第二天,冰离依旧照常上班,只不过,今天他的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因为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将收到思思的什么礼物呢? 「冰经理,生日快乐!」 「啊,谢谢谢谢。」 「生日快乐啊,冰经理。」 「嗯嗯,谢谢谢谢。」 冰离的好人缘,使他今天刚上班就收到了不少人的祝福,不过这一切,都比 不上早上在床上时思思对自己的祝福来的重要呢。 来到办公室里坐下的冰离,还在回味着早上思思给自己的第一份祝福…… 早上,当冰离醒来的那一刻,并不是因为自然睡醒,也不是因为闹钟吵醒, 而是,被下体的舒适感给舒服醒了!抬头望向自己的下体,是思思正埋头在自己 的胯间,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自己,樱桃小嘴里含着冰离的鸡巴,拼命吮吸 着,这对于冰离来说真的是一个惊喜,因为思思一直以来都很反感口交,因此冰 离是没有强求过她的,然而今天为了给自己庆生,思思居然愿意主动给自己口交。 「咚咚咚!」 正在回味中的冰离,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拉回了思绪。 「请进!」 一名五官端正,身材挺拔的帅气男子走了进来。 「老冰,挺悠闲呀,自个坐办公室里看毛片呢?」 「哈哈,说什么呢,臭小子。说吧,你怎么跑我这来了,不会是来给我庆生 的吧?」 进门的,正是冰离的好友,康帆,一个典型的富二代。 「哎,你别说,还真让你给蒙对了。」 「什么意思?」 「哈哈,是这样,思思呢,让我帮你们两订好了酒店,说是今晚要单独给你 庆生,哈哈哈。」 「真的假的,在酒店单独给我庆生?这么说,她没打算搞个派对什么的?」 「嗯,没有吧,喏,这是酒店地址和包间门牌号,你七点过去吧。」 「哦,好吧,你不一起去吗?」 「我?老冰,你开什么玩笑?人家思思说了要单独给你庆生,我去干嘛,找 刺激?」 「好吧。」 「嗯,那我先走了,另外,生日快乐。」 「哦,谢谢。哎?不对啊!你小子的礼物呢!?一句生日快乐就完事了啊?」 「嘭!」 回应冰离的是康帆快速逃走时关上房门的声响,回荡在办公室内。 「这小子。」 看着手中纸条上写着的酒店地址与包间名称,冰离脸上再次露出了幸福地微 笑。 晚上七点,创新酒店,幸福包间房门前,冰离如约到达。 包间的门并没有关严,微微露出一条缝隙,从缝隙望进去,里面漆黑一片。 「嗯~ 康帆~ 你轻点~ 」 「思思,舒服吗?」 「嗯~ 」 「嗯是什么意思?」 「舒服~ 」 「舒服的话,就大声叫出来呀,别憋着。」 「可是,冰离应该快来了吧?」 「没关系的,刚好今天他来了我们就和他摊牌,不好吗?」 「好~ 嗯~ 康帆~ 好舒服~ 我好爱你~ 」 什,什么!?正在门外一脸笑容准备进入包间的冰离,此刻已经僵在了原地, 伸出的握在门把柄上的右手,也在颤抖着。 该怎么办,是离开,还是进去?一股怒火应经在冰离的心中升起,他很想要 沖进去狂揍康帆一顿,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因为他没有这个能力,而更重要的 是,他的心中,还有着一阵阵的兴奋感传来。 「Surprise!冰离,HappyBirthday!」 正在冰离挣扎犹豫间,身后突然有人将他推进了包间,顿时,包间内灯光亮 起,四周更是围满了冰离的亲朋好友。 「这,这是……」 「不管我们的事呀,冰离,这都是思思和康帆的主意。」 「哎!老王,你这家伙,居然出卖我和思思,不是说好了一起承担责任的嘛。」 「嘿嘿,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尚处在惊讶中的冰离,还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思思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今晚的思思十分漂亮,棕黄色长发披散在脑后,化了淡淡的浅妆,一身蓝色 的的休闲小西装以及紧身裙,腿上是一双黑色的棉裤袜。 「老公,你不会生气了吧?」 「啊,没有,呵呵,怎么会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吓我一跳,我还以为…… ……「 「以为什么?以为我真的和康帆有一腿哦?」 「哈哈哈,看把老冰吓的。」 「哈哈,冰离,不带这么玩不起的啊,人家思思也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呢~ 」 「就是就是呢,不准生气啊。」 康帆刚开口说了一句话,周围的人就都跟着开始起哄,生怕冰离生气离开。 「好啦,谢谢大家啦,给了我这么一个惊喜,我冰离可不是玩不起的人呢, 不会生气的,大家放心。」 冰离说的不错,知道了是思思与康帆故意跟自己的开的玩笑,冰离确实没有 生气的意思,甚至,他反而感到有一丝可惜?只不过很淡罢了。 「嘻嘻,老公,生日快乐!」 「嗯,谢谢你,老婆,我爱你。」 随后的活动,当然就是吃饭喝酒聊天玩游戏,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钟。 「哎,老冰,这饭都吃的差不多了,要不然咱们转阵地吧?」 「还转阵地?」 「是啊,这才几点,都还没喝好呢,去我那吧,就当我请客!」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了,怎么说也是你过生日嘛,我也得出点血是不是。」 缓缓地站起身子,望着眼前已经喝的东倒西歪的众人,冰离还真是怀疑,有 几个人还能跟着他们转战第二阵地? 果然,冰离的怀疑没有错,之前的十几个人,在听到康帆提出要转战到他的 场地去以后,基本上全都表示自己已经喝多了,最后好说歹说,才又拉上了三个 人,加上冰离,思思与康帆三人,总共六人。 时尚KTV,就是康帆所要转战的第二阵地,也是康帆的老爸出钱给他开办 的娱乐场所,可以说,这里就是康帆的大本营了。 「大家别客气啊,随意点随意点,想喝什么吃什么就叫服务员拿,想唱什么 自己点歌啊。」 走进包厢,康帆已经首先点好了歌,扯开大嗓门开始狼嚎,同时不断与众人 灌着啤酒。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试着将它慢慢溶化 看我在你心中是否仍完美无暇 是否依然为我丝丝牵挂 依然爱我无法自拔 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 ……「 另外三人,刚刚在酒店其实就已经喝的差不多,现在被康帆硬拉过来继续灌 了两罐之后,基本上已经是半睡半醒状态了,确实论酒量,众人之中也就是身为 经理的冰离与KTV老板的康帆最能喝了呀。 反而是思思,今晚却是一直没有怎么喝酒,还保持清醒,似乎有什么心事的 样子。 「思思,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啊,冰离,你不唱歌吗?」 「呵呵,康帆不是在吼着呢吗,过会儿吧,陪我唱首情歌怎么样?」 「什么情歌呀?」 「《今天你要嫁给我》。」 「嘻嘻,好呀。那个,我肚子不太舒服呢,先去一下洗手间。」 「嗯,好的。」 看着思思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什么之后,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去,冰离会心的笑 了笑。 「哎呀,果盘怎么还没有上来,我他妈的!这群服务员他妈的不想干了是吧, 冰离,你先唱着,我出去看看!」 「嗯,好的,你去吧。」 随后,康帆也在愤怒声中走出了包厢,只留下了冰离与另外已经不省人事的 三人。 一个人轻声地唱完一首慢歌,康帆与思思,还是一个都没有回来。 「先生您好,这是你们的果盘。」 「哦,好,谢谢,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你看到康帆了吗?就是你们的康 经理。」 「哦,康经理他刚刚和一位女士上楼了,应该是去了他的办公室,先生需要 我帮您叫一下他吗?」 「哦,办公室,不用了,谢谢你了,你去忙吧。」 「嗯,好的,那先生您慢用。」 服务员走后,冰离随手拿起了果盘里的一块西瓜,心中有些疑惑,康帆和一 位女士上楼了?这个时候,他和什么女士上楼啊? 西瓜拿到嘴边,迟迟没有张口咬下去,最终,又被放回到了果盘里,冰离起 身走出了包厢。 顺着楼梯走上三楼,那里,是康帆的经理办公室所在地,平常是没有人敢随 意上去的,不过当然了,冰离除外。 即使走上三楼,还能够听到楼下包厢里隐隐传来的各种音乐声,只不过这声 音倒是并不算很大。 推开经理办公室的大门,对面的办公桌前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人,当然,冰 离也不会傻到认为康帆会坐在那里办公,而是径直向里面的另一扇房门走去。 这么进去会不会不太合适?毕竟服务员说了康帆是和一位女士上来了呢,他 们不会在里面干什么呢吧? 手已经握在了门把手上,但是冰离迟迟没敢打开。 「嗯~ 别~ 康帆~ 戴上套~ 」 「妈的!戴什么套,我这里压根就没准备套。」 「我~ 我有~ 我刚刚出来时拿了~ 啊~ 你~ 你怎么~ 」 这是,思思的声音!?正在犹豫是否要开门的冰离,再一次隔着门听到了思 思与康帆的激情呻吟以及对话,只是他却不敢确定,这次,还是他们在跟自己开 玩笑吗? 「少废话,上次操你不是也没戴套,哪那么多事!不过,思思,你居然都自 己准备好了套套,看来你也挺期待今晚被我操的嘛,哈哈哈。」 「没~ 没有~ 是你一直威胁我~ 我~ 我没办法才~ 」 「呵呵,我威胁你?那还不是你活该!谁让之前为了给冰离举办生日酒席主 动来找我,在我这里喝多了不说,还主动往我身上扑~ 哈哈哈。」 「你~啊~别~不要~好粗~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是你~给我在酒里下了药~啊 ~ 还给我拍了那种裸照~ 康帆~ 你混蛋!「 「哼哼!我就是混蛋,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告诉你,最好老老实实 的配合我,不然的话,那些照片,你知道会落到谁的手里!」 看来,这一次,并不是两人在与冰离开玩笑,而是思思被康帆威胁了!可是, 冰离却完全失去了沖进去的勇气,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沖进去打一顿康帆,那 么自己和思思两人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 「你!啊~ 冰离可是你的好兄弟啊,康帆!」 「是呀,好兄弟,可是你也是他的好马子呀,不是吗?好马子就应该拿出来 给好兄弟分享!」 「啊~ 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 」 「别说废话了!赶紧配合点,趴好,翘起屁股!」 「不,我不要!」 「啪啪啪!」 「啊!」 「你是想挨打了还是想让我把照片给冰离看?你确定他不会不要你了吗,思 思?那么就算冰离他还会要你,可是冰离的父母以及亲戚们呢?他们看到这些照 片会怎么想呢,你让冰离父母的老脸往哪搁,会同意你继续跟冰离在一起吗?亲 戚朋友们会用怎样的眼神看他们二老,嗯?」 「呜呜~ 你,你别说了,康帆,我配合你,配合你就是了。」 「对嘛,这才乖,嘿嘿,毕竟我跟冰离也是多年的好朋友了,也不想把情况 闹成那样呢。只要你配合我爽完,我保证,你们两绝对能继续幸福的在一起!」 「呜呜呜~ 啊~ 你轻点~ 嗯~ 呜呜~ 」 站在门外的冰离,此刻已经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都怪自己太无能,没有能力 与康帆抗衡,才会害的思思被他威胁,都怪自己没用!虽然心中满满的愧疚与懊 悔,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冰离的下体,居然还是可耻的硬了? 「别哭了,思思,你这么一直哭,可不是在配合我,如果我不满意了的话, 你可真的别怪我呀!」 「呜呜~ 嗯~ 那~ 那你还想怎么样?」 「叫床啊!给我大声地浪叫!」 「可,可是,不行,我出来了这么久,冰离他也该着急了的,我要回去!」 「呵呵,他着急?论酒量,我还真不敢说能把他灌倒,但如果是迷药,哈哈, 我相信没有一个人倒不了,放心吧,我刚刚已经让服务员送了一盘果盘进去好好」 招待「冰离了~ 」 听到此处的冰离略微有些心惊,没想到康帆这小子这么有心机,居然在果盘 下药了吗?还好自己当时没有吃下那块西瓜。 「啊~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好了,快点配合我早早结束,你也就可以回去冰离身边了,怎么这么多废 话!」 「好思思,快点叫!」 「嗯~ 嗯~ 噢~ 嗯~ 」 「大点声!别逼我真的做出出格的事!」 「啊~ 好~ 我知道了~ 嗯~ 啊~ 啊~ 噢~ 」 「别光啊啊噢噢的,你他妈应付我呢!?」 「……」 「操!真他妈的紧,噢~ 爽死我了,思思,你的骚屄果然紧呐,怪不得冰离 那么爱你!快交出来!」 「嗯~ 啊~ 好快~ 慢~ 慢点~ 太粗了~ 太快了~ 」 「对,就是这样,快点叫,让我兴奋了早早射出来,我们就可以早早结束。」 「啊~ 是~ 那么~ 康帆~ 你快一点~ 快点操我~ 啊~ 好舒服~ 」 「别叫我康帆,叫我老公!」 「啊~ 嗯~ 」 「快叫!」 「老,老公……」 「哈哈,继续!连起来继续叫!别让我生气!」 「啊~ 是~ 老公~ 快操我~ 老公~ 用力~ 我好舒服~ 」 「舒服是吧?比冰离怎么样?」 「别,别提冰离可以吗?」 「这样啊?那我,就直接给冰离看照片?」 「别!」 「那就给我说!」 「比,比冰离……」 「操!让你他妈的不说,看我不操死你!说不说!说不说!?」 「啊~啊~我说~我说~比冰离粗~比冰离硬~啊比冰离棒多了~天呐~啊~我不行 了~康帆~我不行了~啊~要喷了~要喷了~啊~「 「妈的,太舒服了!」 「噢~ 噢~ 康帆~ 我不行了~ 你饶了我吧~ 求求你了~ 」 「让我射出来,我就饶了你,否则免谈!」 「嗯~那你快射出来~老公~快点~射出来~噢~你好厉害~老公~操死我 了~「 「哈哈,这几句听着舒服,继续,我有点感觉了。」 「嗯~老公~我好爽~你操的思思~太舒服了~比冰离他又大又长~嗯~爱死你了~ 老公~啊~又插到最里面了~「 「呼~ 有点快出来的感觉了啊,再继续啊,说几句刺激的!」 「啊~嗯~老公~快点射出来~射给思思~射进你好兄弟女友的身体里~啊~好粗~ 射进来吧~我要怀你的孩子~啊~「 「怀,怀谁的孩子!?」 「啊~ 啊~ 啊~ 你的~ 你的~ 老公的~ 」 「啊!我是谁!?快说!我是谁!?」 「啊~太快了~噢~是康帆~是老公~康帆~我要怀康帆你的孩子~啊~不行了~我 要死了~啊~「 「我操!不行了,射了!啊!」 「啊~ 快拿出去~ 别射进去~ 啊~ 嗯~ 康帆~ 你混蛋!」 「哈哈,是你一直在求着我射进去的,我可不是擅作主张,真是太爽了!」 门外,冰离已经面无表情,听到房间内的激情已经结束,转身向门外走去。 门旁的角落里,是一滩浓稠的淡黄色液体,门对面另一边的书架上方,是一 个小型的摄像头……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