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秘史

.
其时郭靖、黄蓉新婚不久,然而郭靖心系边关,虽然人在桃花岛,心里却惦记着返回襄阳巩固防守。黄蓉虽然
心里不愿,但也不得不顺着郭靖。于是二人新婚后不到一月,便双双离开桃花岛,来到襄阳。


郭靖之后便按照《武穆遗书》之法训练士兵,一时间将本来混乱无序的城防整顿得倒是条条有理,而郭靖本人
更是觉得找到了人生之意义。此刻虽已夜晚,他仍是在书房中研读着《孙子兵法》,试图和《武穆遗书》相结合…
…黄蓉房中,却是黄蓉和襄阳城守吕文焕的几个妻妾在聊天。


黄蓉其时年方十八,正是如花绽放的年龄,在这襄阳城中无人说话,到是和吕文焕的几个年轻妻妾颇攀谈得来。
她一生中并无多少女性朋友,此刻和一众女伴谈论服装、打扮、首饰,对黄蓉来说,要比什么《九阴真经》之奥义
有意思得多。


然而已婚妇人的谈论,多半少不了房中事的内容。黄蓉初时极其害羞,慢慢的却也对其他人的话题开始感兴趣。
那几位看黄蓉丽色惊人却对性事几乎一窍不通,便常常对她打趣,「黄姑娘,你容颜、身材如此完美,郭大侠武功
又如此高强,那定是享尽雨水之欢了。」「那还用说,你看我们相公(吕文焕),虽然从不练武,年龄又大,在床
上都是精力旺盛得吓人,经常一搞就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害得我们第二天都无法走路……郭大侠武功如此之高,
自然是金枪不倒,何况面对蓉妹妹这种绝色美人,还有个每天不干上个三、四次的?」「对啊!黄姑娘第二天还能
练功,真是让我佩服!……」黄蓉听得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连说:「各位姐姐取笑了,妹子哪有那
等美貌。」一名小妾噗嗤一笑,道:「蓉妹妹,你可能不知道,现在郭大侠训练如此有成效,至少也有你一半的功
劳啊。」黄蓉不解道:「此话怎说?」「以前士兵训练哪有如此勤快,每日清早便列队集合。现在你看看,谁不是
一大早就过来了?你以为靠郭大侠那笨笨的命令就可以有这种结果吗?那些士兵还不是因为早上蓉妹妹你要和郭大
侠一起出来,希望看你一眼罢了……」「对对对!我说件事情,黄姑娘不要生气,现在襄阳城里的几家当红风月场
所,里面的客人几乎无一不是在谈论着黄姑娘的身段、容貌。就算那里面的姑娘们,也都尽量模仿你的穿着打扮,
这样才能招徕客人呀!」「对啊对啊,不要说那里面的人,就算我们家老爷,你知道,那天在我床上他都要求我照
着黄姑娘的装扮,穿上差不多的衣服,也让我梳差不多的发式,然后还让我背过去从后面干我,一边干、一边还让
我自己叫『蓉儿快被干死了……吕大人快干死蓉儿了……‘」黄蓉连忙道:「胡说,怎会有如此荒谬的事情!」那
小妾抿嘴一笑:「黄姑娘有所不知,男人就是这样贱,干的是一个人,脑子里可能想的是另一个女人。我打赌,现
在全城在床上的男人,九成都在幻想和黄姑娘上床呢!」若是早几年,黄蓉哪里能容忍如此话语。然而结婚以后,
品尝了房事滋味,生性活泼的她从此产生了相当兴趣,因此也对这些慢慢接纳起来,加上郭靖丝毫不解风情,新婚
两个月,两人有过的性事竟然不超过四次,虽不说寂寞难当,但黄蓉的确有点说不出的遗憾。此刻听得这些,她心
中竟然产生了一丝难以描述的味道……当天晚上,黄蓉做了一个让她心跳不已的梦。


她梦见自己和吕文焕一起探讨城防,而对方却不断地把手伸到自己下体那敏感的阴门处来、回抚弄,虽然惊怒
交集,自己却丝毫动弹不得,反而分开双腿让对方的手指探了进去。而当吕文焕那粗短的手指进入阴门后,自己的
身体竟突然无法克制地颤动起来,似乎有什么快要喷涌而出——便在同时,黄蓉惊醒过来,只觉全身已被香汗湿透,
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阴户,却发现不但整个阴部,就连身下的被褥都沾上了滑滑的体液。


这日吕文焕最爱的小妾之一来到黄蓉住处,找她借几件衣裙和发饰。


那小妾身高和黄蓉相仿,体态虽然不及黄蓉那么婀娜多姿,却也算得上苗条动人,穿上黄蓉的衣裙后,若从背
面远远看去,还真不容易分辨出差别来。


可是当问到借这些衣服做什么时,那小妾却支支吾吾不肯之说。想到那日众女聊天时说到吕文焕有时会让妻妾
穿上和她类似的衣物后进行房事,黄蓉心下一跳:难道……夜色渐晚,黄蓉来到书房中。郭靖读书不多,此刻苦读
兵法,对其中典故常常不明就里,黄蓉在这方面完全成了他老师,不但要告诉他众多史上经典战例,更要教会郭靖
一些基本的文法和断句常识。


本来,娇妻在旁,任是什么男人都难以集中精力读书,何况还是黄蓉这种绝顶美女。然而郭靖自幼修习道教内
功,定力超强,而当年江南七怪武功虽低,却奉行「一滴精十滴血」的落后观念,坚持认为童子精是内力根本,因
此在郭靖的潜意识里,夫妻间的房事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九阴真经中虽然有专门的双修篇,也被郭靖略过不提。


此刻黄蓉给郭靖讲述了当年绝顶高手张飞以自创狮子吼震退数万大军的战例后,郭靖悠然神往,完全无视旁边
娇妻衣衫单薄正以其万分动人的娇躯偎依在自己身上,竟然对黄蓉说道:「蓉儿,我来想想如何能将降龙十八掌的
心法和狮子吼结合起来,也许日后会有大用处。你且先回去,早些休息吧。」黄蓉本以为兵法讲完之后,郭靖会跟
自己回房。这几日和吕文焕的妻妾聊多了,自己也相当希望靖哥哥能积极一些,和自己亲密一些,如果真能像别人
以为的那样来个「一夜四五次」就好了。万万没想到,今晚自己又将独眠?


心下虽然不满,但是夫君奋发读书,努力练功,自己实在是说不出有什么不对。暗叹一声,黄蓉也只有道一句
:「靖哥哥保重身子,早些休息。」然后慢慢转身而去。


外面大院里一片静寂,黄蓉看着冷清的房门,心里说不出得难受,想到平日其他女人口中自己男人,无一不是
到了晚上便精力旺盛非凡,直搞得她们哭爹喊娘……想到那些妇人口中的话语,黄蓉忍不住笑了起来:谁知道她们
是胡说八道还是真的,哪有个个男人都那么好色。


念及于此,黄蓉心中忽然一动:何不干脆去看看吕大人是不是真的想她们说的那样?要知道黄蓉生性跳脱,即
便和郭靖在一起后仍然胡作非为,此刻要去偷看别人房事,对她来讲并没什么特别的不对。


吕文焕的居处并不远,不消片刻黄蓉便来到吕家大院屋顶,轻轻掀开一片瓦往下一看。果然,日间前来借衣衫
的那位小妾此刻已换上黄蓉装束站在房中,而吕文焕却正襟危坐地坐在椅子上。


「咦,在自己家中,吕文焕那傻官怎么还穿着朝服?」黄蓉心下好奇,不过更好奇的却是穿着她自己衣衫的那
位小妾,手里竟然还握着一根绿竹棒,远看的话,还真和她自己有五、六分相似。


只见那小妾走上前去,用竹棒往吕文焕一指,竟然大声喝道:「你这狗官!


蒙古大军逼近,竟然还在此享乐!岂有此理!!」言语神态无不凶恶之极,而所说的话语,更是和当日郭黄二
人初至襄阳,逼迫吕文焕交出兵权时所说的别无二致。


黄蓉心下大奇:咦?怎么?现在吕家的小妾也这么深明大义?


却见吕文焕冷笑道:「小小的民女,岂能在本官面前猖狂?且让本官来教训你!」说着便站起身来往那小妾装
扮的黄蓉走去。


那小妾一声娇呼,软绵绵地将竹棒一摆,作势往前打去。


这么轻飘飘的动作,自然不能影响肥胖的吕文焕分毫,只见他一巴掌把竹棒打开,跟着就一下子将那小妾踢倒
在地。


那小妾娇媚无比地「啊」了一声,便欲转过头来,吕文焕低喝道:「不要把头转过来!你那脸蛋怎能和黄蓉相
比,不要扫了本官兴致!」本来打算把脸转过来讨好老爷,却得到如此训斥,那小妾连忙转过头去,装作倒在地上
呻吟。


那女子身形颇为苗条,这么在地上侧身一趴,的确是曲线毕现,而她深明吕文焕内心对黄蓉的期盼,更是娇声
叫了出来:「啊!蓉儿站不起来了,吕大人,求你放过我吧!」吕文焕本来因为看到那小妾的容貌后破坏了气氛颇
为不悦,但一听那柔媚的声音说出「蓉儿」二字,立刻双眼放光,又是一脚狠狠踢了过去,嘴里大喝道:


「黄蓉你着刁女,竟敢在本官面前放肆,看老夫怎么收拾你!」那地上的女子本来意欲讨好主子,故意将臀部
翘高,方便诱发对方情欲,哪知道却恰好将自己作为女人最柔软敏感的部位放在了对方脚下。


吕文焕这一踢正好踢在那小妾的阴缝上,顿时让她真正的惨叫了出来,一下子捂住下体全身颤抖不已。不过即
便此时,仍然没有忘记扮作黄蓉断断续续叫着:「啊……我……痛死蓉儿了!痛死我了!吕大人放过我啊!蓉儿什
么都给你,求你不要打我了!!」吕文焕激动得满脸通红,声音几乎变调地喝道:「黄蓉,你身为丐帮帮主,桃花
岛主之女,郭靖之妻,我有什么资格饶你!?」那小妾虽然下体剧痛,仍然尽力用娇媚的声音说道:「我……噢…
…蓉儿虽是丐帮帮主,也不过一介民女,哪能和大人您相提并论。大人,请你干蓉儿吧!


蓉儿把身体给你,让你干穿干栏!」一边说着,还一边努力地把屁股翘了起来,在地上摆出狗爬式,并伸手将
裙底掀开,露出下面什么都没穿的白白臀部。


吕文焕大吼一声:「今日便让本官将黄蓉你这无法无天的刁女插爆捅穿!」说完便往地上女子扑了过去……按
过吕文焕不表,房顶上偷看的黄蓉初时看得莫名其妙,然后才知道他们是在模仿自己调情,觉得蛮有意思。但当那
小妾被踢了一脚后叫出请吕大人将蓉儿干死干穿的话语后,黄蓉心头没来由地一跳,虽然明知下面是在演戏,心里
却只有半分气恼,更多的是一种好奇——甚至是期待。


而那小妾学狗一样趴在地方将屁股翘起的姿势,也让黄蓉觉得颇为新鲜。


实际上,在她新婚后仅有的四次房事中,每次都是她平躺在床上,双腿大字摆开,然后郭靖从正面进入。


本来,传统方式并不是那么无趣,但郭靖自幼习武的宗旨就是一丝不苟决不别出心裁,因此他无论是节奏和力
道,都是完全的没有任何差别——正如高手对战前,所有的动作都是浑然天成毫无破绽般的协调和统一。


然而,这样子对于房中事来说,却是有害无益。有那么一次,黄蓉感觉到阴道里面被郭靖摩擦得麻痒难当,忍
不住自己抬高胯部让郭靖进得更深,然而这么一点变化却让郭靖非常不适应,没过多久便结束了事。


此刻看到吕文焕骑在小妾身上,从背后捅入狠狠干着。那女人白白的屁股在男人黑黑的肉棒抽动下来回摇动,
形成极大反差。那小妾更是大声叫着:「蓉儿快死了……吕大人你干得蓉儿好舒服……蓉儿湿透了啊……!」吕文
焕则一边干着身下女子,一边贪婪地闻着黄蓉衣裙的味道,心里幻想着真正的黄蓉便在自己胯下无助地张开双腿让
自己干,不由得连声道:「噢……黄蓉你这淫妇!老子要干死你这个第一美女!!老子明天就要派兵把你们两个收
拾了,老子要当众把你奸掉……」黄蓉此时趴在屋顶上,心头有如驴撞。她万万没想到,偷看别人的房事,竟让自
己有如此强烈反映。


此时她感觉双腿不但酸软无力,而腿间更是有热热的体液流了出来,似乎连裘裤都染湿了。


心情一片混乱之下,她不由自主地学着那小妾的姿势也趴在屋顶,并把那曲线玲珑的臀部翘了起来,下面吕文
焕的每一次撞击,就好比真的撞到自己身上一般,让她觉得酥麻无比,更加地忍不住将右手伸到了下身去,伸出一
根手指慢慢地进入到裙下那已经湿透的阴门中去……那被手指进入的异样感觉,让黄蓉嘤呤一声呻吟出来,身体几
乎是无法控制般地紧绷,但久违的快感随后便传遍了全身,让黄蓉无法思考也无法停止手指的活动,犹如着魔一般
随着下面房中吕文焕的节奏搅动起来。


若是吕文焕身居武功,此刻已能听到屋顶上黄蓉那低低的呻吟和轻微的颤抖了。不过一介文官的他此刻只是把
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那假扮黄蓉的小妾身上,拼命抽动着,丝毫不知道真正的黄蓉正在他屋顶张开了双腿露出了阴户
……黄蓉喘息越来越急,她闭上双眼,一意体味着下体被进入的快感,脑子里浮现的却不单单是郭靖,也不仅是吕
文焕。在这时刻,她想起了欧阳克,想起了杨康,想起了西毒,也想起了当年为她疗伤时的一灯大师,那是她生平
第一次全身裸露在别的男人面前……而在这个时候,各种各样的思绪都涌入她的脑子:如果欧阳克当年抓住了我是
不是会让我趴在地上翘着屁股给他干?哦,还有杨康,他干木姐姐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也在想像着干我……欧,万
一那次在牛家村被他们抓到,两个人会不会一起来干我?噢,我怎么这么想?我怎么了?天啊,如果我被蒙古人抓
住,那些臭烘烘的蒙古人一定会排着队来欺负我的,怎么受得了啊!哦——无法克制的各种绮念一瞬间充满了黄蓉
的脑海,更让她无法克制地完全张开阴户,将两只手指都完全插入快速搅动着,下体那巨大的充实感一下子如电流
般让她舒爽不已,完全忘记自己是在偷窥别人,翘高了她浑圆翘挺的小屁股努力摇动着。


一刹那,在黄蓉的感觉里,仿佛之前见过的所有男人都淫笑着在身后用又粗又长的大肉棒捅着自己下体,她只
觉得一种异样的快感让自己全身滚烫难当,不用去触摸也可以感觉到胸部的两颗乳尖又挺又胀,被衣服磨擦得好不
难受,而阴门以内的淫水更是泉涌而出,不但自己感觉到大腿上的体液不断地流下来,每次手指的抽出都引起「噗」
的一声,让她又害羞又兴奋。


终于,黄蓉只觉得全身一阵哆嗦,强大的快感从下身蔓延开来,世间一切仿佛不存在一般,无法克制地「噢!
哦」大声呻吟出来,随着又是快乐又是痛苦的一声尖叫,从阴部喷涌出大量体液,随后便瘫软在房顶上。


黄蓉不能被别人干?那是不可能的。作为武侠世界的江湖,弱肉强食,一个高手行走江湖数十年,不失手是不
可能的,何况是绝代美女黄蓉,随时随地都有人打她的主意,怎么可能不被人强奸?怎么可能不被人轮奸?!


但是,黄蓉可以被拖雷干,可以被吕文德干,可以被杨过干,但是要她从此臣服于这些人,那就不是黄蓉了。
她可以淫,可以荡,可以自己去卖,可以勾引别人,但黄蓉就是黄蓉,这些都是她爱做就做,不喜欢谁也强迫不了
的。


另外,我还打算写写郭靖,目前计划按照胡作非的模式去写……Btw,以前在情海、羔羊都写过(《射雕不
为人知的故事》、《皇宫中的黄蓉》),但是那几个网站都倒闭掉,不是我不想继续,而是这样子太打击积极性了。
风月……呃,呵呵,还是有信誉的。


这篇之后暂时没有新的了,计划以后是一周一篇。目前没什么整体构思,如前面说的,按照胡作非大大的模式,
每篇一个小故事,便于控制,题材也可以多样化。在下文笔不好,Idea倒是蛮多的。


***********************************「圆通定慧,体用双修。」郭
靖慢慢睁开双眼,又是新的一天到来了。


远方金黄色的朝阳冉冉升起,让襄阳城头染上了一层奇异的颜色。望着窗外的美景,郭靖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满
足。他觉得,能把自己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守城事业中,实在是人生最大的乐趣呀!


昨夜听了张飞长板坡喝退数万大军的故事,让郭靖有了新的目标——想那张翼德无门无派,所修习的决非玄们
正宗内功,单靠自己领悟便能喝退数万军队,自己凭借九阴真经心法,配合降龙十八掌所炼出来的内力,多吼上几
下,这几十万蒙古大军不就统统消灭了么!!??


不过苦思一夜,郭靖也不得其解:当世以声音退敌的高手,无论是东邪西毒还是洪七公,以当日在桃花岛比武
时所显露的水准来看,能退个百把人就差不多了,算人数密集点上千也到顶了,要吼退数万人?呃,难道三国时代
的高手内功精湛至此?(实际上,后世的金毛狮王也不过吼晕数百人罢了)。


郭靖向来有耐心,想不通的问题也就暂时放到一边。看看天色已亮,便起身回自己大院。


吕家大院和郭家相距不远,郭靖此刻正经过吕家大门。清晨人迹稀少,四周非常安静,郭靖正期待着回家可以
尝尝黄蓉做的早点,却隐约听见「蓉儿」两个字。


「呃?」郭靖停下脚步来,迷惑地看着四周。


「黄蓉!」这次声音更清楚了。郭靖听得仔细,这声音是从吕家房门中传出来的。


「咦?难道这么早,蓉儿便去到吕大人家探讨国事?她也终于开始关心国家了啊。」郭靖心中一阵欣喜,不想
打断黄蓉和吕大人的会面,便飞身跳上吕家屋顶。


「吕大人表面风光,想不到如此清贫,连房顶的瓦都缺了一块……唉,做一个朝廷命官,真是辛苦啊!」想不
到吕家的房顶竟平白无故少了一块瓦,郭靖心生感概,顺便也从空隙里往下望去。


一望吓一跳,只见一妙龄少女正偎依在吕文德的怀中,而吕文德更是把双手伸入到那少女衣裙里去。


虽然因为角度问题看不清面貌,但是从那个少女的服饰发型,绝对是黄蓉无疑!


郭靖惊讶万分,脑海中一片混乱:怎么回事?那是蓉儿吗?嗯,旁边还有根绿竹棒,除了是蓉儿还会是谁?那
件衣服也是她喜欢穿的淡黄衫子啊!!可是,她怎么坐在吕大人怀里,谈国事需要拿样子吗?


但听吕文德淫笑道:「黄蓉,昨晚干得你舒不舒服啊?」那黄蓉嘤咛一声,低声道:「大人都快把蓉儿干死了。」
简单的对话,对郭靖来说几乎是如雷贯耳:什么?他们在说什么??!!!


什么干死了?!


只见吕文德把右手从黄蓉胸前伸了出来,然后又摸到她的大腿上去,嘿嘿笑道:「小淫妇,腿闭那么紧干什么?」
黄蓉低下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轻道:「老爷放过我吧,昨夜蓉儿的小穴被你捅得都快流血了,现在还难受得厉
害呢……」话音未完,却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却是吕文德把手强行伸到了她的阴户。


郭靖心情混乱一场:怎么可能?蓉儿怎么会这样??这是我的蓉儿吗??


然而,随着黄蓉的那声娇呼,吕文德干脆把她推到在地上趴着,把下身裙子掀开,露出那白白的臀部,一只手
死命在黄蓉阴户内掏弄着,然后不断说:「黄蓉你这贱货,干了一次还要干,看老子不把你肚子搞大!」而随着吕
文德的动作,黄蓉竟是翘高了屁股大声呻吟着:「蓉儿是淫妇!蓉儿要吕大人干!吕大人快来把蓉儿干死啊!蓉儿
受不了了!!」面对这等场面,郭靖虽然头脑一时无法接受这种现实,却突然感到丹田里一股热气涌了出来,竟是
自己无法控制一般。


「糟了!难道要走火入魔??!!怎么会?我练的都是玄门正宗啊!!」但是郭靖很快发现这并不是走火入魔,
虽然热气往「气海」「会阴」诸穴汇聚,但并没牵动内力——这种感觉,很陌生,却又有些熟悉。


郭靖突然想起新婚之夜那一刻,当他按照书上教导压在蓉儿的身体上时,也有过类似感觉。只是,当时的他生
怕内力失控伤害到黄蓉,因此立刻发动全真心法将这种感觉压了下来。


此后好几次面对黄蓉时,尤其是晚上,他都会觉得全身内力有失控现象,总是不得不立刻默运心法方能平复…
…而此刻他仔细体会,却发现这并非内力失控,具体是什么说不出来,但似乎并不难受。


只是,郭靖进一步地发现,自己现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乎是因为看到心爱的蓉儿那雪白的臀部在吕
文德的肥胖手指玩弄下才产生的。


这时下面的场面又发生了变化,吕文德跪在趴着的黄蓉后面,竟然掏出了那黑黑的阳具,在黄蓉努力翘起分开
的阴门上来回磨动,眼看就要插入。


虽然郭靖脑筋迟钝,此刻也知道快要发生什么事情,虽然体内那灼热的感觉越来越强,他也顾不上了,连忙飞
身下屋一把推开房门喝道:「吕大人!!」然而已经迟了,郭靖推开房门那一瞬间,只见地上的黄蓉将屁股高高翘
起,颁长的雪白脖子也抬了起来,紧闭双眼痛苦又舒畅地叫了出来。那吕文德已把阳具狠狠地捅入了黄蓉体内……
吕文德正在舒爽无比之时,突然听到惊天动地一声大吼,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晕倒在地,这却是郭靖无意中用上了潜
心揣摩的狮子吼心法。


然而,此刻郭靖看着晕倒在地的两人,才发现自己搞错了。


那并不是黄蓉,只是穿着黄蓉衣裳的吕家小妾而已。


郭靖呆呆地回到自己家里,脑海一片混乱。虽然知道认错了人,但是这种场面是他一生所未想想过的。


心爱的蓉儿竟然赤身裸体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而那男人的阳具还在蓉儿那娇嫩的下身来回抽动……更可怕的
是,自己看到这种场面,心里并不是愤怒,而是一种怜惜和——兴奋!!


郭靖的简单大脑无法负荷这样巨大的分析量,他只觉得越想越头痛——也许刚才看到的,不过是一场梦呢?


然而,眼前的并不是梦!!


此刻郭靖已回到家中卧室,面前看到的,是海棠春睡的黄蓉。那绝世无双的娇美容颜,此刻在朝阳的映射下透
着粉红的光泽,美得让人心惊。而被子下露出的那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纤细颁长的小腿,细致可爱的脚趾……郭
靖猛然觉得刚才涌起的那股热气,此刻更强烈十倍百倍地涌遍了全身,而自己的阳具,也从所未有地坚硬起来!


若是以前,他只会惊慌!迷惑!


但是现在,他知道这不是什么走火入魔,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像吕文德那样,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到蓉
儿柔软翘圆臀部间那嫩滑异常的阴门中去!!


他双手一分,全身衣物在内力的鼓荡下顿时飞了开去,便这样赤裸地走向床前,猛地将黄蓉身上的被褥掀了开
来。


正坐着好梦的黄蓉突然觉得身上一凉,连忙睁开双眼……「啊……这是谁??!!」但见眼前站着一个威武异
常的男人,那强健的胸肌,粗壮的手臂,六块坚硬的腹肌——呃,还有一根通红坚硬的巨大肉棒!


这个人,竟然是靖哥哥?!


郭靖看着身无寸缕的黄蓉,首次感到了一种比武功和兵法更让自己激动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便逼迫他无比渴求
将床上的娇娆占有,进入!


他虎吼一声:「蓉儿,我要干你!!」便猛地压了上去。


黄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被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靖哥哥今天怎么了?」她心里还来不及思索,就觉得下身一阵剧痛传来,跟着又是一下。


原来是郭靖迫不及待,就这样想直接进入到她的身体。可是黄蓉此刻刚刚睡醒,身体和心理都毫无感觉,双腿
间阴缝更是紧闭,哪有这么容易进入,郭靖不得其法,只能将坚硬的肉棒胡乱撞击。


看着郭靖急切的样子,黄蓉叹了口气低声道:「靖哥哥你这大笨蛋。」说着就伸手握住了郭靖的阳具。


被黄蓉柔软的小手一握,郭靖只觉得下身舒适异常,舒服得「嗷」地一声叫了出来,不假思索地紧紧抱住黄蓉,
一张大嘴在黄蓉雪白丰满的胸前双乳乱啃。


黄蓉一下子被他抱得动弹不得,还被一阵乱咬。虽然有些疼痛,但自新婚以来,或者说黄蓉十八年来,这是第
一次被一个男人在身上这样肆意发泄。


郭靖那坚硬的胡须在她敏感的乳头上划来划去,很快就让黄蓉感到胸部又麻又痒,而两颗可爱的粉红乳头,也
是慢慢变得又尖又挺,更加敏感了。


而郭靖强有力的胸肌和手臂,更是让黄蓉感觉到自己是如此无力和柔弱,真是想把自己的身子完全交给这个男
人,随便他欺负……娇羞万状的俏黄蓉,感觉到下体肉洞中渐渐湿润起来,滑滑的体液沿着屁股缝留了下来,染湿
了大腿,流到了床上……而且,她可以感觉的自己本来紧闭的阴户,此刻已经大大地张开,好想有东西进去,忍不
住也娇吟出来。美女的呻吟更加刺激了郭靖,那充血的肉棒愈发膨胀,让黄蓉再也把握不住。


她轻轻地对郭靖道:「靖哥哥,来,抱紧我!」然后将自己屁股稍微抬高了一些,把手中那火热的肉棒对准阴
户,放在自己阴道口上,闭上双眼在郭靖耳边轻声道:「靖哥哥,蓉儿的身子全部给你了,干死我吧!」郭靖本已
欲火分身,此刻听得黄蓉这么一说,耳边热热的香气一吹,顿时大喝一声,狠狠地将阳具往前一捅,而黄蓉也同时
双腿大字分开将完全绽放的阴门往下一挺。


插入和被插入的剧烈快感让两人同时大叫了出来,郭靖那坚硬的阳具和黄蓉柔嫩的阴户死死地抵在了一起……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