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校生-校园激情




那对双胞胎是上帝的杰作! 银鸾学院中的所有女生,包括女老师们见到他们走进校门时都是这么想的。 二十八岁的女教师蓝芷薇,本学院最年轻的高级教师,才华横溢、芳容绝世,站在校长办公室里也要压下激动的心情,管好自己那双乱瞄的眼睛,尽量不要在校长大人面前表现得太丢人。 可是心情如乘了云霄飞车一般高速起伏啊,这么俊美的一对双生子,还是混血儿。天呐,看那漂亮的蓝绿色明眸,那精致如上等瓷器的白暂皮肤,粉红的柔唇,融合少女的娇美与少年阳光,婉如天使般美丽的男孩啊。蓝芷薇放在两侧的手都开始微微抖动了,真是恨不得扑上去,狠狠亲吻这两个美少年啊!他们坐在校长室的会客沙发上,身体微倾,慵懒且优雅。两个男孩时不时地交耳低语,用眼睛斜睨着女老师,柔美的嘴唇轻笑着,想那声音也是极美妙的。「蓝老师,我刚刚说了这么多,你该明白这两位学生对本校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现在我将他们分到你的班集,请你务必悉心教育、尽心培养,千万不要辜负学校对你的信任。」校长终于结束慢长的演讲,把孩子们交给她了。 「是,我一定努力教好他们……」蓝芷薇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以后可以每天都能见到这两位倾国倾城的美人,这是何等幸福啊。当蓝老师把两个天使带到教室时,班上的女生们也发出这样的心声。「龙翔、龙翾,是刚刚从欧洲回来的,大家要多多照顾他们啊。」老师,这还用得着您吩咐吗?女学生们个个眼睛都要冒出粉红泡泡了,天啊!世上怎么会么这么帅的男生啊。 龙翔和龙翾在学校里忍了一天,嘴角上挂着温柔的微笑,眼中却闪着嘲讽的光芒。女人啊,只要看到长得帅的男人,就恨不得扑上去吧。 他们刚刚从欧洲回来,还没来得及进家门,就先被带到学校里上课。两个人一天下来都很累了,但是一想到能够去那个死去父亲的家里,兴奋又使他们毫无睡意。坐在回家的高级汽车里,身为哥哥的龙翔问弟弟龙翾:「你有没有见到有兴趣的女生?」「没有,这个学校的女生都好普通……倒是那个女老师长得挺风骚的,你看到她的胸了没有?有足球那么大!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绿眸的男孩还用手比出了大至的形状,挑起眉暧昧地问哥哥:「我看到你在瞄那个老师的胸部,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了?」「她?」龙翔深蓝的眼珠闪着波光,嘴角扯出坏笑,「不用急,那个老师随时都可以玩的。但你听说了吧,那个死老爹在家里藏着一对漂亮的宠物。他得到那对宠物之后不到一年就病死了,你猜他得的什么病?」「不是说是心脏病吗?」龙翾露出与哥哥一样邪魅的笑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倒想好好瞧瞧是多么美的牡丹,能让老头冒死也要甘心。」两张一样的俊颜相视,会心地一笑。真是要感谢那对宝贝啊,如果不是他们加速了老头子的死亡,他们还不知道要被关在欧洲多长时间呢。 「你说他们能有多漂亮,会比戴安娜漂亮吗?可惜我们不能把她也带来,我还真怕在这边找不到比她床上功夫更好的女人了。」龙翾问哥哥。 「不知道啊,我想应该不会差的,老头子比我们更见多识广不是吗?」 「哈哈,也对。不过他现在在地下享受不到了,他所有的东西,以后都是我们的了!」 1双生子×双生子 「欢迎回家,龙翔少爷、龙翾少爷,我一直在等着你们回来呢。」老管家约翰弯身体成九十度角,在恭候新少主的回归。 「啊,约翰,原来你还在这里干呢。你好象老了很多嘛?」龙翾开着老管家的玩笑,与哥哥一同打量着家里的环境。 开始见到这座古堡式建筑时,他们还颇为失望,毕竟在欧洲被关在城堡里十年了,他们见到城墙就会郁闷。但那死老爹偏偏喜欢这种风格,把自己的家也整得像个监狱。还好室内装修用的家具是中西结合的,看起来不伦不类,不过两个小哥俩倒觉得新鲜一点。 「老爹的房间在那里?他是不是把宠物养在自己的屋子里了?」龙翔勾着蓝眸回看管家,那璀璨的波光却另老约翰不寒而栗。 「不是,是安排在老爷旁边的房间里的……」「太好了!快点带路,我迫不及待地想见见了!」龙翾兴奋地说着,催促老管家赶快带路。 刚进家门就想着这种事情……老管家心里很是感慨。遗传这种东西影响还真大,老爷生前就对他们爱不释手,等到少爷们回国了,才踏入屋门又开始吵着要见他们了。那两个小东西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漂亮点吗?其实就是天生夺人命的妖孽啊! 老管家慢悠悠地上楼,穿过漫长的走廊,来到城堡最深处的房间,用钥匙打开门。里面是一间极大的屋子,三面都有落地的窗户,却挂着厚厚的天鹅绒窗帘,室内一片昏暗。「为什么要挂着窗帘?他们呢?」龙翔回头问管家。「在下面的房间……」老管家来到门边摆放的裸体人像面前,将那雕像搬开。然后又按动墙面上的某个按扭,那人像原先所处的地面上,便出现一个地洞,有楼梯通向下面,「他们就养在下面的房间里,老爷死后一直都是我在照顾着。」「有趣,还要藏得这么隐秘,老爹这辈子最喜欢把人关起来了!」龙翾笑着对自己的哥哥说,但那眼中的幽光,比他哥哥的更加冰冷。「下去吧,终于可以见到本人了。 「龙翔第一个走了下去。 下面是一个半地下的屋子,正在老头了房间下面。室内依然是光线朦胧,可是两兄弟立刻辨出了那两只宠物的位置。他们分别关在两只大笼子里,眼睛在暗处散着银色幽光。老管家打开吊灯,那一对小人儿的绝世容颜瞬时震撼了龙家兄弟。 龙翾吹了声口哨,「难怪老头子死得这么快,谁要是有这么一对宝贝,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的。」 他又转回头问老管家,「你就没有想过要坚守自盗吗?」 「我对他们不感兴趣,如果不是少爷们发来急电,我正打算把他们放生呢。」 「那可不行!」 龙翾盯着那对漂亮的宠物问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男的叫翡翠,女的叫珍珠,他们是一对龙凤胎,是老爷花大价钱买来的。」 龙翔又问:「老爹在哪里买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孩,有人会舍得卖吗?」 「不知道,好象是从某个研究室里买来的,现在那个地方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再也买不到了。因此老爷生前对他们很是珍惜……」 龙翔扯着嘴角笑道:「是么?看来他最不珍惜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了。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就只能留给我们享受了,呵呵。」 龙翔笑完,又问自己的弟弟:「怎么办啊?我们是先去吃饭呢,还是先玩一会儿呢?」 「先去吃饭,有体力了再来玩……」 2二对一 管家说,最好不要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因为他们被调教得太好了,如果凑到一起,自己就会玩起来,所以只能分开安排。 龙氏兄弟听了,甚至有些惊奇,便问道:「如果真的放在一起呢?」 「可能会做到死……」 「哦,那还是算了,我们分开来玩吧。」于是妹妹珍珠被带到了上面的房间。 龙翔抱着她走到上面,龙翾则跟在后面。那女孩身上穿着极薄的纱裙,那白暂如纸的身体透过薄纱清晰可见。轻巧玲珑的娇躯,比一只小猫重不了多少。 龙翔仅是抱着她,手指触到她腿和背两处的皮肤,隔着纱轻轻地摩挲,她便微微地颤抖起来。胸前那美丽的两颗粉红色的小珍珠一起一伏,挂在白嫩的小肉团上颜色分明。龙翔忍不住,低头咬了一颗粉嫩,女孩就发出娇弱的啼鸣,真比鸟语还要动听。 「哥哥……她还真是敏感,下面都开始流水了!」龙翾随着龙翔走到上面的房间,注意到珍珠臀部下的薄纱已经被洇湿,那粉红色的美丽花瓣上明显挂着水珠呢。「真的?」龙翔将女孩轻轻放到大床上,分开她的两条腿,低头凑近了瞧着,还真是已经润湿了呢。 龙翾来到珍珠的另一侧,俯下身体,用手去碰。 「啊!」珍珠轻叫着,她想闭上双腿,却被两个男孩分得更大了。 双腿间如桃花般娇艳的粉红花瓣,只是被男人轻碰着,就会抖起来。花芯处的小穴一张一合,流出源源不断的清液。开始还是几滴,但是当弟弟伸入一根手指之后,那爱液立刻浸满了他的手指。龙翾在里面搅了搅,水流得更多了。 「不……啊!」珍珠眼中含着热泪,身体开始燃烧起来,那美丽的雪肤,显出淡淡的粉色。 「好敏感啊!只是碰碰她就可以发情?」龙翾抽出自己的手指给哥哥看,随着堵在穴口的障碍物离开,又一股淫水涌了出来。那床单立刻湿了一大片,但也不知是什么布料做的,很快那块湿印就消失了。 「呵呵,有趣……」龙翔见了,抬起头对弟弟说:「老头子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好么,可惜他再也享受不到了。」两个男孩开始分别舔食女孩的两只乳房。 那小小嫩嫩的肉团,还有顶尖上的红莓,都散着极美味的香气。她身上有种毒香,是长期用淫药喂养长大的成果,男人们只要喝了她的体液就会发狂的。 「不!不……好痛,好痒……啊!」她蠕动着娇躯,却甩不开缠在她身上的两个男孩。那两只还算不上大,却柔软有型的乳房,不到一会儿,就被玩弄得又红又紫,布满了斑痕。 那颗粉色的乳关,也由淡转深,成了艳红的小硬粒,好像白奶油上的红樱桃,圆圆地一小颗。 「她的胸部虽然小,不过却很香呢。摸起来也舒服……」龙翔抬起头来,仍用手捏着那颗红珍珠,两个指尖掐着尖头,然后向上拉。听到女孩的啜泣声,他就嘿嘿地笑起来。 「别这样,她会痛的!」龙翾用手打开哥哥的手,帮女孩揉那红肿的胸。可小巧的乳房却是越揉搓越肿胀,比刚抱她出来时,又大了点。 「不要碰了……好难受啊!」小女孩稚气的脸上显出红晕,胸口处的刺激助得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身下的小穴内淫水也流得更快。 「好玩,真好玩!」龙翔把注意力又移到了珍珠的下半身,将那并拢的双腿分开。也不需要太大的力量,她就乖乖地敞开大腿,会呻吟、会哀叫,但是不会反抗,听话得要命。 龙翾还在玩弄女孩的双乳脸颊及头发,龙翔就用手去捣弄那艳红的小穴。他先插进一根手指,在里面转着圈圈,用指尖刮内侧的嫩肉。那撑开的肉缝之中,带着醉人的馨香的淫水汩汩流出,沾了龙翔满手都是。 「真是的,用什么方法调教的,湿得这么厉害!」他抽出手指,在床单上擦了擦,特制的布料立刻将水份吸干,但那香味仍留在指尖。 龙翔觉得好奇,将手指放到嘴里舔了舔,有种很淡的异香在口中散开,「她身上好像真的有淫毒呢。」 「你还敢吃吗?不怕被毒死啊!」龙翾问哥哥。 「呵,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两个从小吃的毒药还少吗?小小的淫毒有什么可怕的!」 他们两个是也是被特别养大的,从小就受到各种残酷的训练,包括耐毒。像春药这种小玩意儿,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龙翔一手托起珍珠的臀瓣,用两根手指伸入,一上一下交错地插着,将小穴撑得更大。 「不……啊……不要……」女孩弓起身体叫着,可龙翾却低头堵住了她的嘴,把她吻得气都透不过来了。龙翾过了好久才放开她,舌头扯出一根银线,拉了好长才断掉。 「天啊,她的嘴巴也是甜的呢!」他低头,又开始吻她。 身下的哥哥继续进攻,已经开始伸入第三根手指了。可怜的小穴口被撑得好大,里面晶亮的爱液顺着手指滴到下面,她的花瓣、臀部、腿根处,都被染湿了。 那可爱的屁股在扭动着,似乎已经很不舒服了。 「她早就准备好了,谁先来?要不要猜拳。」 「好啊!」弟弟同意。 结果是当哥哥的先得到机会。龙翾从背后架起女孩的双臂,抱紧她的腰腹,以防待会儿做得太急时,她的身体会乱动。他将女孩的上半身紧紧抱在怀里,那横在胸前的手不停地揉着饱涨的双乳,而他下半身的硬挺,则顶在她的背部。 龙翔拿起枕头垫在她的臀下,把双腿分得更大。他掏出自己的巨大,顶在小穴口蹭了几下,见圆头已经湿润了,就施力进入。 「啊!痛……」珍珠哀叫着,好像忍受了很大的痛苦。 「别哭……等一下就舒服了。」龙翾笑着安慰她,低头亲吻她的脸,又用手去摸她身上的敏感点,务必要挑起她的亢奋。 「好紧啊!」龙翔发现进入并不如他想象的一般容易。 他以为她够湿了,但推了半天,只是头部进去了。当然他的性器可能比老头子大一点,但她被玩了一年多了,还紧成这样,实在奇怪,「天!我上处女时都没有这么困难!」 龙翾只得再帮哥哥一把,他抱紧珍珠,将她的身体抬高,小穴悬空,正对着哥哥容易使力的位置。龙翔才慢慢地,拨开层层嫩肉,缓缓进入。 这一过程是极度磨人的,三个人头上都开始冒汗,女孩更是吟叫着:「好疼……啊……疼……」她不敢反抗,只能靠哭泣来发泄自己的痛苦。但是那婉转的啼哭声,却更能刺激男人的兽欲,所以老头子才允许她叫喊,那比任何的助兴剂都管用。 「轻一点……你会把她玩坏的。」龙翾感觉到怀中女孩剧烈的抖动,越发觉得她实在太过娇弱。这样如玻璃一样的孩子,竟然没有被老头玩死,还让老头子先下了地狱,真是不可思议。 「该死,我已经不敢用力了……你知道她有多紧吗?哦!」珍珠一紧张,腹部开始收缩,那窄穴就将龙翔的肉茎卡住,一时间竟进退不得了。他的肿胀被箍得实在难受,不得以,狠心掐住她的大腿,硬生生地一冲到底。 「啊!」珍珠睁着琥珀色的大眼,尖叫起来,两条腿都在剧烈地抖着,极坚难地承受男孩的入侵。 「好了好了,已经进去了,不要再哭了。」龙翾看着也觉得可怜,他轻拍着珍珠的小脸,舔掉眼角的泪珠。 那可怜的小人儿,一会看看抱着她的龙翾,一会又瞅瞅插入她的龙翔,才幽幽地说道:「我会乖乖的,不要打我……」 「怎么会打呢,我们疼你还来不及呢!」龙翔温柔地笑起来,哄着珍珠放松身体。觉得那小穴已经适应了,便开始缓慢地抽送。 「啊……」珍珠轻叫着,伸出手来拉住龙翾的手。男孩就紧紧地握着,叫她闭上眼睛。他在她的眼睛上一边吻了一下,舔干了新流出的泪水,轻喃道:「好好体会吧……」 龙翔在冲刺的时候,每一次都要用很大的力气。 女孩的甬道实在太窄了,他进去了就出不出,抽出来又很难挤进去,没做多久就大汗淋漓。 她分明很湿润,可就是紧得不可思议,两条细腿挂在他的身上,小穴口的花瓣红肿充血,流出大量的淫水。 虽然很爽,可是不能加速却使他有些不快。在最后努力地冲了几下之后,龙翔抖着身体射出精华,便倒在床上喘着粗气。 「这么快就结束?」龙翾感到奇怪,他见怀里的女孩咬着嘴唇要哭的样子,忙抱起来哄她。「很痛……」珍珠觉得龙翾比较温柔,才敢说出来。 「不行,她太紧了。做了半天也不见松快一点,我都快被她勒死了!」 龙翔有些不甘心,起身抓块布片围在腰上,回头问弟弟,「你要不要试一试?」龙翾拉开珍珠的大腿检查她的花穴,那里已经开始渗血了。 「还是算了,真玩坏了就太可惜了,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吧。」他抱着女孩对自己的哥哥笑着。 「好,那我先走了,你慢慢玩吧。」 龙翔离开之后,龙翾才低头轻轻地问:「真的很疼吗?」 「疼。」 「哪疼?我给你揉揉。」龙翾亲了亲她的小嘴,觉得她的口水更甜了。 珍珠把头埋在龙翾的怀里不说话,双条并拢的大腿互相蹭了蹭。龙翾便觉得她实在可爱,小小的特别乖巧。 「老头子也这样玩你吗?」珍珠睁着漂亮的圆眼睛点了点头,那瞳仁之中还有小火花在闪烁,真是个漂亮的小娃娃。龙翾捧起她的脸狠狠地吻了下去,用舌头搅着她的丁香小舌,真是比琼浆玉液还要美味。他吸饱了女孩的蜜汁,微笑着抬起头。 小姑娘已经面色酡红,双眼迷离,丰艳的唇微张着,显出一种成熟的妩媚来。 与她和名字一样,她还真是上等的珍宝,这样勾魂的眼神,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龙翾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她柔嫩的小屁股摩蹭他已经硬挺的分身。他搂紧女孩亲着玩着,脱掉上衣与她赤裸的身体贴合,她那两粒小硬果实就抵在他的胸口下部。 觉出她的身体在轻颤,龙翾捧着她的小脸问道:「你在害怕吗?」 女孩摇摇头,稚嫩的嗓音说道:「冷,空调好冷……」柔柔嘤嘤的声音,骚得龙翾心痒难耐。刚才哥哥已经痛快过了,可他还没得到释放,腿根处的男性硬得发疼,牵引他脑中的某根神经,痛得他直皱眉。 「你怎么了?」珍珠也发现他的异样,伸出白嫩的小手抚上他的眉心。 龙翾苦笑着说:「怎么办啊,我好想上你……」 珍珠听了脸色更红了,她乖巧地离开他的大腿。原先坐过的布料上面粘满了白色浊液,是小穴中留存的龙翔的精液滴到上面。 「弄脏了……」珍珠担心地问道,用手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净。 「别弄了……天啊,我会被你逼疯的!」龙翾赶快抓住珍珠的手,她再这么揉下去,他会更难受的。 珍珠腼腆地笑笑,又用另一只盖在裤子突起的地方,柔声说:「我帮你弄吧。 「她那灵巧如蛇的白手就拉开龙翾的裤链,将那根粗热的肉棒掏了出来。 「哦!」龙翾被那双微凉的双上下揉着,男性涨得更大了。他舒服地闭上眼睛呻吟,倒在床上享受女孩的服务。 珍珠似乎是受过训练,动作老练娴熟,一手沿着阴茎套着,一手揉捏下面的肉袋,分工明确,步调有序。就算龙翾这样身经百战的男孩,也被她弄得叫声连连。 感觉龙翾的腹部一阵抽搐,珍珠便知他到了高潮,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还稍稍用了些力度,按摩挤压。 「啊!」男孩的肉棒在她手上弹跳不止,前端喷出大量的白液,才慢慢瘫软下去。 龙翾缓了一会,才睁开眼睛。珍珠正坐在他的身边,眨着那双泛着金光的大眼凝视他。她见他在看自己,嘴角咧开了一点点,娇滴滴地问道:「有没有舒服一点?」 「过来……」龙翾轻声地唤她。珍珠就凑了过去,挨着龙翾躺在他怀里。龙翾抚着她细软的长发,另一手则放在她的乳房上旋转地揉着。珍珠又开始不好受了,她极轻地扭着身体,刚刚回恢白暂的皮肤又印出粉色。 龙翾以为她是躺的姿势不舒服,想帮她调一下。可是女孩那莹莹地眼睛瞅了他一眼,又不安地蹭起自己的双腿来。他坐起身来,拉起女孩的下身,抬起一条大腿,便笑了。 「天啊,你不会是随时都会发情吧?」珍珠觉得难堪,想闭并拢双腿,身下的肌肉牵动小穴的收缩,体内存积的精液又挤出一股,沿着腿根流下。龙翾看着这淫靡一幕,眼睛都直了,他吞了下口水,视线又移至珍珠哀戚的小脸。女孩羞得都要哭出来了。 龙翾伸手探入小穴,只是轻轻地搅了搅,就又有淫水溢出。珍珠的身体也随之抖动,少顷淫液就自行涌出,行成涓涓小流。女孩咬着嘴唇抽吸着,眼睛眨了一下,大豆般的泪珠就从眼角落下,看起来十分委屈的样子。 「你不喜欢我碰你吗?」龙翾也有些心疼了。 珍珠摇头,奶声奶气地说:「我怕痛……」 「怕痛吗?那我不碰你就是了。 「龙翾放下她的大腿,抽回手来。 如果再和这个小尤物待在一起,他会忍不住强要了她。虽然他并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但是看珍珠这么娇小可怜的样子,他若是再动粗,那和只会发情的禽兽有什么两样。 他想下床,去外面转转,可珍珠却拉着他的手哀求,「别走,求你……我好难受……」龙翾听到那凄凄怯怯的娇声,只觉得一股热气向下腹涌去,阴茎瞬间就立了起来。 「你可真是个妖精!」他回头,将女孩扑倒,极力地吸吮她的口水,舌头与之勾缠,身体互相摩擦,欲火越烧越旺。 3小女孩 珍珠是特别调养的孩子,她只要几下爱抚就可以动情,身下的小穴里流出源源不断的带着媚香的爱液。现在龙翾摸遍了她的全身,女孩身下早就湿成了一片。 但就算她被玩弄多年,甬道仍然紧窒,龙翾脱下裤子试了多次,都没有办法使自己进入。 「啊……快点啊……」珍珠翘起屁股扭动着,用自己的下体去碰撞男孩的阴茎。可是那根粗棒就是插不进去,几次都顺着股勾滑到别的地方了。 「真是要命了!」龙翾气得全身直抖,可是那个小穴真是太紧了。 他最后没有办法,只得抱起珍珠下床,让她双手撑住床边,跪在地上,双条腿紧并在一起,在她的腿根与私处之间,也就形成了个小小孔洞。他从后面进入,阴茎在她的双腿间的缝隙中摩擦着,时不时会挤压到上面的阴蒂。花穴里面充沛的液体迅速将他的巨物淋湿,那些淫水越流越多,随着男孩每一次的抽插喷溅到四处。 「啊!」粗硬的男根挤压着珍珠的私处,一波波的快感在珍珠身内荡漾。 她低头看到龙翾那粗长的前端在自己腹下腿间穿梭,顶端的圆头不时由双腿间穿过。他的性器要比死去的老头大了很多,又粗又硬,在她无比敏感的皮肤之间制造电流。 她伸出双手,放在自己的花丛下面,在那根肉茎穿过的地方圈成一个小洞。 当龙翾的阴茎插入由她那柔软的手指组成的小洞时,竟然有种进入阴道的紧箍感。 她灵巧的手指适时地按压,快感让龙翾更加地兴奋。 她只用手指就可以男人疯狂!龙翾不再忍耐,抖动地在珍珠的手中射精。精液四射,从她的指缝溢出,沾满了她的私处,还滴到腿上、地上。 龙翾终于觉得累了,倒在地上喘着大气,慢慢平复自己急速的心跳。珍珠就倚着床腿坐在他的身边,小小的白脸上双颊菲红,玻璃般透明的眼睛含笑地看着他。 龙翾的眼睛在她可爱的脸庞、小巧的胸部、白嫩的躯体、纤细的双腿这些美丽的部位来回地扫视,最后停留在沾着浊白精液的阴部。有些遗憾,没有品尝到她花穴里的滋味。 他伸出手,勾起嘴角对她微笑。珍珠会意,乖乖地移近,伸出小手与他相握。 龙翾再一施力,把珍珠拉到自己的怀里,与他一同躺在地面上。珍珠觉得冷,微微地颤抖,龙翾就让她躺在自己的胸口上,用自己灼热的体温烫慰着她。 「你太可爱了,我喜欢你!」他缓缓地抚着珍珠的背部,说出发自内心的话。 珍珠抬起头来,羞涩地笑着。龙翾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住她的嘴唇。小小的、甜甜的、香香的,是女孩最纯美的味道。难道老头子要给她起这样的名字,果然是个稀世珍宝。 龙翔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弟弟抱着珍珠在玩。他咧开嘴笑开,问道:「你还在玩吗?就这么喜欢这个小丫头。」 「喜欢啊,她太可爱了,我恨不得时时带她在身边呢。」 「哦,是吗?」龙翔几步走到他们的身边,低下头,抬起珍珠的小脸仔细地瞧着,「是挺漂亮的,现在还是嫩了点,过几年应该会变得更美。 「珍珠还记得刚刚龙翔弄得她有多疼,就算他长得和龙翾一模一样,她还是不自觉地害怕。 「你把她吓坏了……」龙翾把珍珠抱到一边,不让龙翔玩弄她。 龙翔则笑得更深了,他也一同坐到地上,眼睛盯着珍珠笑道:「我长得吓人吗?不会吧,我这张脸可是非常受女人欢迎呢。」 他又凑到小珍珠的身边,不甘心地问她:「我长得和我弟弟一样,你能分清我们两个吗?」珍珠张着漂亮的猫眼看着龙翔,总觉得他不如龙翾那般温柔。 她挤在龙翾的身边,把身体缩成一个小团,真像只小猫一样可爱。龙翔也喜欢这种小动物似的娇柔女孩,忍不住又伸手去摸她又长又软的头发。 「老头子留下来的宝贝,真好玩……」他也温柔地笑起来。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