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爵迫爱-校园激情




. 这家伙究竟想怎样啊?就算被她撞见他半夜出来吸人血, 她流流处女之血、打发打发他也就小命得保了吧? 怎知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咬她一口当余「性」节目! 这下可她!他人也要了、脖子也咬了、血还吸了不少, 却仍旧不知满足的死缠她不放,搞得她四处被人威胁不说, 还必须时时提防他的「性骚扰」,生怕一个不注意, 就被他连人带骨地「吸干摸尽」! 怪的是她虽心怨愤却渐渐不敌他所带来的「性」福滋味, 即使人人都说吸血家族的成员个个没血没眼泪, 她仍恨不得让他一咬再咬三咬,变成他永远的枕边人。。 第一章 念园,位在南圣学园西边最安静、最浪漫的一个地方,小桥流水、假山凉亭伫立在优雅的百花之中,翠绿的竹 林相映成一片迷人又充满梦幻的景色。 它因此成了南圣学园男女同学谈情说爱的最佳去处。 黄昏时分,李海儿独自一人站在念园的凉亭中。 她正全神贯注地沉浸在画画之中,想要趁着夕阳还没有西下时捕捉那美丽绚烂的余晖,完成她已达最后阶段的 作品。 当最后一笔终于落下时,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终于完成了,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老怪物骂了!」只听她喃喃说道。 当她大为放心之后,却发现天色不知何时已变暗了! 「天怎么黑得这么快?刚才还很亮的啊!」 海儿望了望四周,黑漆漆的有些可怕,从小到大她就是最怕黑的。 因为小时候她曾被粗心的妈咪弄丢过,害得她在无人又漆黑的街道上走了一个晚上。 尽管事后着急的父母找到了差点要宣告失踪的宝贝女儿,但是在她心中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如果可以,她绝对不要一个人独处在黑暗之中。 每次出门她都会赶在天黑前回到自已温暖的家中,今天则是失算了! 而且……今晚怎么都没有情侣出来的会?! 海儿小心翼翼的伸手拨开四周草丛,想要看看有没有情侣躲在草丛后互种草莓?可惜并没有任何发现。 「真是奇怪了!大家说好的是不是?」她一边收东西一边咕哝着。 这太反常了吧! 再说……海儿停了一下,一阵令人忍不住全身发麻的晚风轻轻柔柔的朝地吹来。 搞不好这里会有……那个?! 海儿全身打了个冷颤! 如此反常的气氛令她心底多少有些不自在,她连忙收拾好东西,急匆匆的要离开。 走到念园的竹林里,一根根直耸天际的翠绿竹子是学校为了美化校园所花的心血,平时当然是非常的诗情画意。 可是现在阵阵怪异的夜风吹拂过竹叶沙沙作响,那种声音听在耳中却反而令海儿感到害怕,而且今天晚上的月 亮特别奇怪。 海儿停下脚步看着天空,漆黑的夜空之中完全看不到任何星子灿烂的光芒,只有一轮月亮! 诡异的是那月亮竟然不是她从小到大所见的皎洁无瑕,反而有着如血一般的红色! 「怎么月亮是……是红色的?!」她错愕的低语着。 就在此时,有一个十分奇怪的声音在海儿的右侧响起,令她猛然转头观望。 「什么人?」她小心翼翼的问着,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当她再次往前走了几步时,又有声音传来,这次海儿更加确定有人。 好像……是女孩子的呻吟声?! 海儿不禁好奇的走近一瞧,却被一幕不可思议的情景所震慑住。 她小口张得大大的,眼眸圆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对男女。 红色月光下,森冷幽暗的竹林中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伫立着,他一身黑衣,海儿因为位置的关系,所以只有看 到他的一头黑色长发在夜风中飞舞着,带点狂野的味道。 男子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抱着依偎在他怀中的女子,只见他的唇不断的在那女子的颈侧吸吮着,大手覆在女子的 胸上用力的揉捏着。 他怀中的女子不停嗯嗯啊啊的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是情侣在亲热吗? 如果是的话,那刚才她就是自己在吓自己喽。李海儿,胆小的个性要改一改了!她在心中暗暗责骂自己。 不过这个男的未免吻得太狠了吧?!她不由自主的想着。 如此狂烈又充满霸道的热吻,令从未交过男朋友的海儿看得脸红心跳。 接着,她听到那男子发出了一声如野兽般骇人的低吼声,在他怀中的女子似乎也不太对劲。 那女子像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样垂下了双手,仿佛是昏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有人会吻到昏倒?! 就在此时,那男子缓缓的抬起头,下一秒他的面容全都落在海儿的眼中,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口才得以不叫出声。 宫司昊?! 他有着一张混合了美丽、野性,与邪恶的面容,如墨一般的黑色长发及腰,此时正被强烈的狂风吹拂着,散乱 的发丝衬着他俊美的脸庞,令他有如出没在黑夜之中的恶魔,显得邪恶可怕,完全不像白天在校园中那样风度翩翩, 一派绅士模样。 他一向是班上女生喜欢的对象,事实上全校女生对四位贵公子都很喜欢,不过她个人则比较喜欢宫司昊。 因为他的气质很英国,这也许跟他来自英国很有关系吧! 可是今晚却被她见到他这副样子…… 好恐怖喔! 这会儿令海儿惊讶的是他的眼睛! 宫司昊的眼睛在此时居然冒出红色的邪光,一排白森森的牙齿沾满了血迹,宛如地狱来的恶魔一般,邪恶却又 俊美得令人不可思议…… 他这模样活生生就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嘛! 宫司昊会是吸血鬼?! 可能吗?不可能吧!可能吗?不可能吧!海儿的心中天人交战着。她用力的甩一甩头想要让自己的脑筋清醒一 点。 身为南圣四公子之一的宫司昊,在校园中和其他三个优秀的家伙感情不错,而且他长得又帅、成绩又好,家世 背景极为优秀。 他来自英国一个古老却享有盛名的贵族家庭,自已本身还具有伯爵的身分等等! 英国?!贵族?!伯爵?!吸血鬼?! 天啊!海儿万万没想到她今晚会发现这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宫司昊他居然不是人! 他不是人,而是一个吸血鬼?! 是那种半夜会晃出来到处吸人血的蝙蝠类的东西! 海儿的心狂跳到像是快要心脏病发,而她的神经喔!不,该说她每一根微血管、每一个毛细孔都处在不敢轻举 妄动的状态之中。 她一定是在做梦!又或者是她眼花了! 可是,她又没有睡意,怎会做梦,眼花?! 李海儿,快回去吧!有一个好心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声劝说着。 如果被他发现有人知道他不想让人发现的秘密,那个人就有可能会变成一个不会被人发现的、干干扁扁的尸体 …… 想到此,海儿感到浑身一阵酥麻无力,连膝盖都软了。不过,她仍然咬住下唇强迫自己移动,就像机器人一样 僵硬的转身离开。 谁知老天爷似乎是有意在捉弄她,在这要命的时刻,她的背袋中有几瓶颜料却不小心地掉了出来瓶罐落地的声 音响起,在寂静的夜晚中宛如催命铃一般惊心动魄。 糟了!海儿闻声愣了一下。 而另一边男子的动作也突然停止。 「是谁?」 「啊!我只是路过的!」海儿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大叫一声,想也没想拔足就跑。 而此时的宫司昊发现真有偷窥者,赶忙放下怀中的女子任由她瘫软在地上,一脸杀气的随后急急追赶海儿。 天上的月亮被重重的乌云给遮住,竹林之中突然吹起一阵阴凉又古怪的风,树叶沙沙作响,海儿只感到四周鬼 影幢幢,好可怕! 真的好可怕喔!妈妈,爸爸,救命啊!海儿边跑边在心中暗叫着。 当海儿差一步就可以跑出念园时,她感觉到自己光明的未来就出现在眼前,心想太好了!她有救了! 然而,人生不如意之事通常都是十有八九,海儿今天就亲身验证了这句至理名言。 只见一个高大的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空中扑向海儿,宛如大鹰扑兔一样的将她便生生的扑倒在地。 「啊,救命啊!」她用尽吃奶的力气死命的尖叫着。 「再不闭嘴,你死得会比较快!」 一个优雅平静却带着不容置喙之意的声音在她的头真上传来,海儿闻言迅速闭上自己的樱桃小口,连哼都不敢 哼一声。 在海儿吓得全身颤抖得活像电动娃娃时,宫司昊也近似粗鲁的将她拉到一处无人的地方。 「不要……」她无力的反抗着。 这个地方更加隐密,根本就不会有人过来,这下子她真的死定了! 「你」海儿正要开口便被宫司昊推倒在绿草如茵的地上,他二话不说的将她按在草地上,令她动弹不得。 事实上,海儿想动也动不了!她早就吓得脚软手软,活像是一摊烂泥一样地赖在地上。 「请……你放开……我。」她用颤抖的唇说着。 他的眼神散发出猛烈的红色火焰,按着她双肩的大手有如钢铁一样沉沉压住她。 海儿大大的美眸闪着害怕、畏惧、不安……等等情绪,直盯着宫司昊。 此时,月光从乌云中缓缓散出,银白色的光芒逐渐将海儿的面容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宫司昊的面前。 天使引他的心在一见到她那宛如天使一般无邪又精致的脸蛋时,如被人狠狠的揪了一下,平静的心湖漾起了一 波涟漪。 他抓到一个小天使了!宫司昊英俊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邪气的笑,看样子还是一个快被他吓死的小天使呢! 「你叫什么名字?」 海儿想要编个阿珠、阿花之类的假名,或者是将班上对她不好的同学抓来当替死鬼。 「别想要骗我!我若知道你骗我,你的下场我可不负责。」他一出口就打掉她小小的坏心眼。黑暗中,他那两 颗又长又尖的虎牙闪闪发光,显得锐利而吓人。 「我……我叫李海儿。」 「看你的制服……你是高中部的,对不对?」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她柔白的纤手,并在她的掌心不停的画着圈圈, 海儿全身肌肤因而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他在做什么?海儿不解的想着,却不敢轻举妄动。 「我……不……」海儿感到心脏不断的跳啊跳的,就好像下一秒钟就会跳出来似的。 在宫司昊深邃冷冽的眼神逼视下,她只能呆呆的点点头。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他的身子大咧咧的压在她的身上,火热的体温透过衣服传来,他那独特又纯净的男性气息传入她的鼻中,令她 怎样也忽略不了他那结实强壮的胸膛正紧紧的贴在她柔软的乳房上,两人此时的动作看起来是多么的暧昧啊! 「我如果说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你会相信吗?」她小声的问着他。 宫司昊摇摇头。 就知道他不会相信!因为连海儿自已都觉得这句话没有什么说服力。 宫司昊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海儿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你知道自已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吗?」 他轻轻的说。 他的眼中倏地射出一道危险的目光,令她全身发麻!但是海儿却顾不了那么多,她只能将自己的小脑袋摇得活 像拨浪鼓一般。 「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我可以发誓!」她急急的说,目光刻意不去看向宫司昊嘴角的血渍。 天啊!他吃完东西也该有擦擦嘴的好习惯吧!这可是一个有气质的人用餐的基本知识等一等! 李海儿,你都快要没命了还管人家有没有擦嘴干什么!海儿在心中暗骂自己。 而在这同时,她眼前的男人正仔细的观察着她。 她好美!好……可爱!宫司昊伸出手摸上海儿的脸,他不禁着述于她那如婴儿般滑嫩又细致的触感,真好摸! 细长浓密的睫毛在她苍白的脸上形成了一道诱人的阴影,还有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及……他的目光落到 她的唇上,不禁露出一抹兴奋又着迷的光芒。 他找到可以打发无聊的新宠物了! 「小天使,你的唇红润如血一般,让人真想要咬你一口。」 听见他沙哑的低语,恐惧涌上了海儿的心头,她感到自己就快要昏死过去。 「我的血不好吃!」她抖着声说。 「可是你看起来是那么甜美!」光是看着她美丽无邪的模样,就令他体内感到一阵饥渴难耐。 「我有……我有贫血的现象,非常严重,你吸不了几口的!」海儿快要哭出来了。 「是吗?你让我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 「啊!不可以」她大叫一声,一切都还来不及反应时,他便俯下身将唇落在她的颈子上。 天啊!她死定了!她会变成干干扁扁的女尸…… 「不要,我不要死!」海儿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想她年纪轻轻、努力读书、孝顺父母、乖巧听话、有善事 一定会做,怎么老天爷竟然不疼她,让她早夭呢? 她怎么会这么命苦?! 宫司昊抬起头望向惊骇万分的海儿,俊美的脸上缓缓露出一抹恶魔般的笑容,海儿看在眼中,心想自己如果可 以现在昏死过去的话,就不用眼睁睁去面对这一切,无奈她的心脏太有力了! 「谁说你会死的?」 「你不是要咬」 「怎么会呢?你这么可爱,我舍不得让你变成干干扁扁的女尸的!」 说完,宫司昊将掌心贴在她粉嫩的脸颊上,感到自己的手也随着她的颤抖而微抖着。 「是吗?那我可以走了吗?」海儿不确定的问着。 他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种眼神像极了要吞噬掉她一样。 他的沉默令海儿心中更加不安。 「你怎么不说话?」她的声音有如蚊蚋一样的问着。 「小天使,你知道了我真实的身份,所以我无法放你走。事实上,我是不会放你走的,毕竟我是一个夜间的魔 鬼、没有人性的家伙,这是你现在心中所想的念头,不是吗?」 这下子海儿眼睛瞪得更大了,她刚刚心里想的就是如此! 「你怎么会知道?!难不成你会读心术?」 宫司昊伸出手撩起海儿迷人的秀发到鼻间深深的问着,十分满意她身上纯净又特别的香味。 「读心术是身为一个吸血鬼必备的法术,事实上,我所拥有的能力要得到任何东西都是容易的,而且……」他 停下话来,抬起她毫无血色的脸,「我要杀死或摧毁任何东西也是易如反掌的!」 「啊……杀」海儿张开口却怎么样也说不出那个字眼。 可怜的小东西,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宫司昊心中坏坏的想着。 「那……那……如果我说……说……」她吓得连说话都不禁结结巴巴起来。 「说什么?把话说好,我才听得懂!」他出言纠正她。 如果可以的话还用得着他说吗?海儿不悦的想着。 「快就啊!我在听呢!」 他的手又缓缓的挑逗她颈子上如天鹅绒般的肌肤,海儿心中恐惧依旧,却也有另一种怪异的情绪搜获住她的心。 撇开她的害怕情绪不谈,她无法否认眼前的他是一个出色的俊美男子! 校园中,多少女生为他疯狂,连她也觉得他是个超级年轻俊美的偶像级天王帅哥,是个优秀的领导人才。 尤其是他身上那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令他一投足、一举手间都有着优雅的姿态,他出现的地方,四周的气流 都会特别不一样。 平常她也会在梦中拿他当男主角,幻想他温柔的吻着自己,或是静躺在他怀中的美好感觉。 然而在五分又三十秒之前她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此时此刻她的脑子可是再也想不出任何好东西来…… 「说啊!」宫司昊的口气有些不悦了。 他将俊脸刻意的贴近海儿,白牙森冷的露出来,还闪烁着死亡的光芒,吓得她连忙闭上双眼。 「如果你可以不杀我,我什么事都听你的!」她拚了命的大叫道。 时间顿时停留在这一刻,她原本紧闭着双眼,却因为感觉脸上被人落下了有些冰凉的亲吻而惊讶的张开。 「你在干什么?」她疑惑问道。 「考虑一下你的提议值不值得!」话一说完,她的唇就被他冷不防的封住,他湿润火热的舌尖乘虚而入。 她吻起来的感觉更好,他心想着。从一开始他就想要这样子吻她,尝尝她的味道是不是就如同她的外表一样甜 美没想到却是更甜! 她竟然可以甜得令他只想要更深、更热切、更加贪婪的用舌尖探索着她的每一个角落,汲取她甜蜜的津液,邪 恣的逗弄着她小巧又可爱的小舌头,逼得她不得不跟他纠缠不清。 「嗯……」她的双手不断的推着他的胸膛,不让他靠近。 尽管海儿很害怕眼前这个男人,不过他的吻却是那么热情、那么渴望、那么狂野深切,还充满了令人无法抗拒 的诱惑力。 这是她的初吻! 她曾想过千万遍有关她的初吻会是怎样的?会献给哪个她喜欢的男生? 但是她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吻会是如此狂烈,而且吻她的还不是人! 为什么她的心会跳得那样快?她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能动了! 可怜的小天使!他可以感到她在颤抖……宫司昊不由自主的将她娇小的身子抱得更紧。 「你好甜美,我从未尝过这么甜的小东西……」他渴望的低语着,然后缓缓将唇往下移。 「不要这样子!」海儿感到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 当他的唇来到她细致如天鹅绒般的颈项时,他停了一下,而她整个身子则僵硬得像木板一样。 他要咬她了!她终于要死了! 「不要……求求你!」她轻声颤语地哀求着。 宫司昊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缓缓的抬起那一张邪美的脸庞看着海儿,男性的气息直扑海儿的鼻,令她不由自主 的发热。 「你说你什么都听我的,对不对?」 他轻轻柔柔的问着,然而这种过分温柔的语气更加令海儿感到可怕!不过,她还是轻轻的点点头。 宫司昊整个人不客气的压在她娇软的身体上,他可以感受到她柔软的乳峰正贴在他的胸膛上。 一阵处女独特的体香传人宫司昊的鼻间,更加刺激了他体内的血液急流,他感到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分越来越 坚硬…… 「真的?不后悔?」他低下头在海儿颈间说着。 海儿感受到他火热的气息,她用力吞了吞口水,「真的,你别吸我,我不想变成吸血鬼!」 听到她颤抖的声音,宫司昊心中忍不住一阵好笑。 想要当吸血鬼可没那么简单啊!只有被同一个吸血鬼吸第三口后,她才会变成吸血鬼! 被吸血鬼咬了一口时只会身体虚弱,但是休养几天就够了!除非那个吸血鬼想置人于死地才会吸干那人体内的 血液,不过,他可从没有做过这种事。 他才不会那样没风格、没原则! 一个人他只吸一次血,但是他专爱找年轻美丽的少女。 其实他是舍不得她们失去了美好的生命,变成干扁的枯尸,才没有「置人于死地」的打算。再说,还没有哪一 个女人的血液会好喝到令他想要一尝再尝的。 看着身下这个清纯又漂亮的小天使,宫司昊的心中突然不想告诉她这些,他想让她保有对他的害怕感觉,这样 她才会乖乖的听他的话,任由他摆布! 一想到她柔顺得任由他摆布的情景,宫司昊竟然感到自己体内的情欲正蠢蠢欲动…… 「你……你放我走好不好?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把你的身份泄漏出去的!否则我就被……被天打雷劈,我全家 死光光……或者生儿子没屁眼也行!」 爸爸、妈妈及未来的老公和儿子,原谅我为了活命拖你们下水…… 我也是不得已的!亲情诚可贵,但是生命价更高啊! 宫司昊突然笑出声,那抹笑容竟然令他邪美的俊脸看起来有些孩子气。 他的笑容令海见一下子忘了睛前男子其实是个可怕的吸血鬼,还一直紧盯着他俊美的脸宠不放! 「就算你全家死光光或是生儿子没屁眼都跟我没关系,对不对?」 她以为这样说可以保证些什么吗?她以为他是笨蛋吗? 他的智力可是全校第一名,也是整个吸血鬼家族中最优秀出色的! 「那……那你想怎么样嘛?」都拖了她那些无辜的亲人下水了还不行吗? 海儿急得眼泪都不禁涌上了眼眶,不知如何才能让他放过她? 就在此时,宫司昊的手突然覆上她的胸部,大手隔着校服用不大不小的力道揉搓着她的双峰。 海儿被他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花容失色! 「不要……你想要做什么?」 「摸你啊!」 「不要这样!」她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却又感到被他大手摸着的身体产生一种怪怪的却又带着舒服的快感。 「我要你也有不可告人的小秘密落在我的手中!」他不怀好意的望着她,活像是一只狡猾的猫在算计着眼前无 辜的小老鼠似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不明白她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可以落在他的手中? 从未谈过恋爱,也从未接触过异性的海儿自然无法体会出他话中的含意。 直到她看到了他眼中闪动着火热的光芒,那几乎是想要将地吞噬了才罢休的模样,她才恍然大悟!难道他想要 强暴她?! 「不要!放开我……禽兽!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她使尽吃奶的力气反抗他! 「叫吧!大声叫,我最喜欢看女人在垂死前的挣扎狂叫了!」他的神情及口气都透着一丝兴奋的味道! 垂死前的挣扎?!海儿闻吉马上停止挣扎,只张着害怕的大眼睛望着他。 「怎么不叫了?」他语气温柔的说。 她怎么敢叫?如果惹火他,她可是会没命的! 可是……要她就此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失去她最宝贵的第一次,她真是不甘心! 「我可以听从你其他的命令,但是可不可以不要」 「我只要你的身子!」他坚决的语气摆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想到此,海儿委屈的咬着下层,恨恨的别过头去,盈盈的泪光无声无息的从她的眼角落下…… 「要乖乖听话了吗?」 「我是绝对不愿意的!」她的口气充满哀怨,好像这一切都是他逼迫的,事实上也是如此! 「我知道!」他将她娇软的身子抱起来,口气充满宠溺,仿佛这一切他都可以谅解似的。 海儿颤抖着身子无力的闭上眼,宫司昊的大手则将她的上衣打开,露出她可爱的小内衣。 他的双手瞬间停在半空中不动。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