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欣母子联谊记实](1~3)作者:何风-乱伦小说



字数:8829 玉欣母子联谊记实 作者:何风 2014/06/1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文章保证原创,新手发文,请多指教。 *********************************** (一) 「妈……妈,妳到底好了没?」我站在一楼的楼梯口对着楼上大喊,过了好 一会儿,才在楼梯转角处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美熟女急急忙忙地走下楼。 「诚诚,今天真的要穿这样吗?」 我快速扫了妈妈一眼,满意地点点头说:「对呀,已经跟单男们约好,说妳 会穿这套衣服作为我们联谊相认的服装。」 「唔……可不可以再加件套衫或薄外套?我怕邻居看到会讲话……」 妈妈有此担忧也不无道理,因为她穿的衣服可说超越了一般人外出穿着的尺 度。 一件绑脖裸背的桃红色半透明睡衣,绑脖的设计,深V的低胸样式,自然裸 露出她那白皙的肩颈以及胸前那对32C的大半乳球,尤其是胸部中间那条深邃 的「事业线」,则是最诱人的亮点;另外,腰部束腰的设计也适当地展露出妈妈 姣好的身材曲线。 除此之外,几乎到屁股下缘的超短荷叶裙襬,只要稍微走动所带起的微弱气 流,那轻柔滑顺的裙襬便自然随风扬起,便可以轻易看见裙下的迷人春光。 如果说,这样还不够火辣性感,那幺透过半透明的莹亮布面,隐约可以看到 裙里的同色性感丁字裤,加上那无比显眼的桃红色,以及如此淫蕩暴露的款式, 我想,只要她往大街上一站,那些路人一旦看到后,绝对没有人还能保持「视而 不见」的淡定神色吧? 为了让今天的联谊活动顺利进行,同时享受让妈妈被路人视姦的刺激快感, 我不得不板起脸孔:「呴!林玉欣,妳是跟儿子一起出门,又不是一个人出去约 会,谁会乱说话。」 听到我的调教暗语,妈妈稍微犹豫片刻,就乖巧顺从地说:「唔……那我们 出发吧!」说完这句话,妈妈马上换上白色的平底鞋,便惴惴不安地牵着我的手 走出大门,然后由她开着银色的ALTIS轿车,离开了这间位于鼓山区的透天 厝住家,前往热闹的高雄火车站接人。 唔……说起我和妈妈的真正关係,可能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会认为我在唬 烂,但俗话说得好:信者恆信!反正你们又不是当事人,信与不信都跟我没有任 何关係。 啊!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郑弘诚,是一个过了这个暑假就升高二的高中生; 我妈叫林玉欣,今年三十七岁,是个全职的平凡家庭主妇;我爸叫郑力升,是一 名公司的中阶主管,但因职务关係,必须经常到台中出差,有时还要到香港或大 陆接洽业务,所以也称得上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社会精英人士。 这个既普通又没特色的自我介绍词,为什幺会说我在唬烂?那是因为此刻坐 在我身旁这名穿着火辣暴露、专心开车的美熟女──林玉欣,不但是我的亲生母 亲,而且还是由我一手调教出来的──淫蕩性奴! 唉~~说起这个,我其实要感谢某人。要不是他跟妈妈提过「性奴」这个名 词,又跟她详细解释定义以及主奴调教的游戏规则,我现在也无法获得如此丰硕 的调教成果。 话说,我的第一次是在国二的时候给了妈妈,然后经过我一再追问,才知道 就是那个令人不爽的狗头军师在幕后帮妈妈出谋划策,她才有勇气和我发展这段 不为世人所容的禁忌关係。 不过,也因为那个人知道了我和妈妈之间太多秘密,为了怕他到处乱说,所 以我就──杀人灭口? 当然不可能!我个性乐观开朗、活泼,而且守法守纪,在校成绩良好,怎幺 可能做出这幺阴暗、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情呢! 其实,我只不过是略施小计,要求妈妈编个故事骗他,让他生气、失望,令 他主动切断两人之间的连繫,再也不相往来而已。 没想到那个人也真好骗,我只不过要妈妈编个被迫外遇,最后沦为某人性玩 物的故事,再随便丢几张网路截图,以及一段看似妈妈出轨、实际上是一对大陆 夫妻自拍的性爱影片给他看,结果那人真的如我所愿──被妈妈淫蕩不知耻的行 径气得暴跳如雷,于是两人就这样分开了。 成功甩掉那个知情人之后,我终于可以安心调教妈妈了。 嗯,不提那些让人不爽的破事了,现在言归正传! 自从国二和妈妈发生了性关係,她又愿意成为我的性奴之后,这几年经过我 精心调教下来,她的行为变得越来越大胆,穿着也越来越暴露火辣。 当然,只有我们进行主奴调教时,她才会有如此淫蕩的表现,若是回归到日 常生活当中,她依旧是爸爸心目中──那个专心在家相夫教子的平凡家庭主妇; 除此之外,她也是外人眼中的──恪守传统妇道的保守良家妇女。只是,任谁也 想不到,这个外貌漂亮又热心助邻的贤淑女人,竟然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就像前几天晚上,当爸爸在客厅看电视,妈妈穿着一件长度到大腿一半的宽 鬆连身长版T恤,拿着我的换洗衣物进入浴室时,我一看到她那宽鬆T恤圆领的 敞开领口中露出深邃的乳沟,又看到她胸前两粒淡淡的凸点后,我的鸡巴就瞬间 硬了起来。 于是,等妈妈把衣服放好后,我就从后面抱住她,一边亲她的脖子,一边抚 摸她那没有穿胸罩的32C乳房,挑逗她的情慾。 「妈妈,妳故意不穿胸罩,是不是想和我打一炮呀?」 「没……没有。诚诚,不……不要这样……你爸在客厅看电视……」 我得理不饶人地把手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以嘲讽的语气说:「嘿嘿,妈, 可是妳连内裤也没穿,淫蕩的穴穴又已经这幺湿了呢!」 「还不是……唔……你下的指令……我现在真的不想……」 「呵呵,妳想不想都没关係,因为我想要了。」说完这句话,我马上掀起了 T恤的下襬,露出了她那没有内裤遮掩地雪白翘臀,然后就将我那粗长硬挺的鸡 巴直接从她后面一口气全插入了她那湿漉漉的淫穴里。 「诚诚……唔……不行……会被爸爸发现……」妈妈惊慌地转过头。 一想到不知情的爸爸就在一墙之隔外的客厅怡然自得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完全不晓得他的老婆和儿子就在浴室里大胆上演一齣「亲子相姦」的刺激戏码; 想到这里,我的心底不禁涌起了一股莫名亢奋的快感,以至于抽插的速度也加快 许多。 由于浴室的门没锁,妈妈一开始还害怕爸爸会不会突然跑进来,不小心撞见 我们的「好事」,但随着我的鸡巴在她湿淋淋的淫穴里快速抽插,成功撩起了她 的情慾后,她一改先前的忐忑焦虑神情,露出了激动又兴奋的神色,同时一手扶 着墙壁,一手紧紧摀住嘴巴,任由我在她身后快意地驰骋着。 看到妈妈想叫又不敢叫出来的淫蕩表情,我更是兴奋得加足马力狂抽猛送起 来,直到我感受到她淫穴传来因高潮而紧缩的吸力,令我忍不住射精后,她才迅 速清理从淫穴里倒流而出的白浆,然后红着脸匆匆走出浴室。 由此可见,妈妈其实是一个闷骚,但又非常敢玩的蕩妇痴女。 话题扯远了,回到正题。 唔,刚才提到我爸,那幺顺道一提,他其实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 我爸似乎很懂得笼络人心,经常邀请下属到家里吃饭,而且每逢一年一度的 中秋节,他还会邀请公司的上司、同事,以及他的下属们到家里烤肉聚会。每到 这一天,妈妈总是忙里忙外,一刻不得闲。 而烤肉活动结束后的几天,可说是我最无奈的梦魇,因为那几天,桌上的菜 餚都是利用烤肉剩下的食材做的;儘管妈妈已经花心思变化烹调方式,但每天吃 一成不变的食材,再怎幺美味也会觉得腻烦。 以前我非常不满爸爸的好客之举,总觉得他没事就带外人来家里吃饭,打扰 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平静生活,但自从妈妈成为我的性奴之后,我反而很喜欢爸爸 带他的朋友到家里聚会。 因为只要爸爸带朋友同事到家里,我都会要求妈妈刻意穿小露乳沟的上衣, 或是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裙短裤,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招待客人,实际要她在无意 间小露春光,以这种方式暴露她的身体,吸引那些人的目光。 刚开始爸爸看不过去,还会唸她几句,但在我的命令与坚持下,妈妈只能硬 着头皮执行这个刺激的调教指令,而爸爸唸了几次发现没效果后,也就不再吭声 了。当然,我还是会把握好一定的尺度,免得被爸爸发现我跟妈妈的秘密。 正因为我一直秉持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信念,所以爸爸至今还不晓得我 其实已经和妈妈维持了三年多将近四年的主奴关係。 不得不说,妈妈真的是一个令我讚誉有加的性奴尤物。以前对调教之事还懵 懵懂懂时,不管我对她下达什幺调教指令,她都会想办法尽全力达到我的要求, 而且我感觉她也好像乐在其中;等到我深入研究此道后才发现,原来妈妈是一个 有着「精神奴」属性的极品性奴。再研究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妈妈的重度奴性似 乎和她的成长背景及经历有关。 妈妈来自一个传统保守的家庭,外公外婆对她的教育就是:女人就是要乖乖 听话,遵守三从四德的良好品性。因此,妈妈的性格直爽,说得白话一点就是比 较没有心机的天然呆,以至于她对待喜欢的人可说是言听计从,很少出现反对言 论。 也因为这样,所以在她国二时,由于暗恋一个国三的学长,然后就在他的设 计怂恿下献出了宝贵的处子之身;不仅如此,她的第一次居然还让那个人直接内 射,而且事后就以「因为妳很听话」为由,愿意把她当成最佳炮友,两人就这样 交往了一段时间。 之后,他不但教了妈妈许多性爱技巧,又教她算安全期,方便他们做爱时可 以尽情内射而不用担心她会怀孕;甚至有一次,那个学长还找了他的朋友,玩起 了两男一女的3P性爱。 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因为那个烂人灌输给妈妈许多的错误性知识,以至于她国中毕业后又陆续交 了两个男朋友,而且都是先算好安全期,然后大方地让他们直接无套内射。不知 我爸算是幸运还是倒楣,因为没算好安全期的关係,就把当年才十九岁的妈妈搞 大了肚子,于是不得不奉子之命成婚,就这样娶了她当老婆。 之后爸爸也学到了教训,加上考量到当时的经济状况,所以一直做好安全措 施,以免不小心又中了「头奖」,于是我爸这一脉,至今就只有我一个独子。 第一次听到妈妈令人咋舌的精彩性史,我一方面非常气愤,但另一方面又觉 得特别兴奋。气愤的是,有点天然呆的妈妈当时居然不晓得炮友是什幺意思,就 这样让那个烂学长随意玩弄;兴奋的是,她年纪轻轻就已经尝试过3P的性爱游 戏。 我问妈妈为什幺愿意玩3P?她的回答是:「当年学长就叫我乖乖听话,不 要问那幺多。」 「妳心里不会觉得奇怪或不舒服吗?」 「唔……可是我后来有到达高潮,这样算不算奇怪?」 OhMyGod!听到这个答案,我都不知该说什幺才好。 知道了妈妈如此精彩的过往性史,以及她那温良贤淑的小女人脾性,我对她 的调教也从单纯的暴露,开始说服她尝试和其他男人做爱,给爸爸戴上一顶又一 顶的绿帽,满足我的绿母心理。 其实,一开始我不晓得这叫做绿母情结,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能看到妈 妈和其他男人做爱应该会很刺激,假如我还可以现场参一脚的话就更棒了。后来 上网看了一些色文,才知道我这种心态居然还有一个这幺特别的专有名词。 绿母的种子在心中萌芽之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想把它化为现实。当我把这个 念头告诉妈妈后,出奇地,她不仅没有出声反对,反而表示她也有非常浓厚的兴 趣。我想她会这样,大概跟她少女时代的精彩性史有关吧? 然而想归想,若要化为现实,其实有相当大的难度。原因无他,只因我当时 太年轻了。试想,一个三十多岁的熟女带着一个国二的青少年出入成人派对…… 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我们两个的关係有问题吧!一旦让人知道我们是亲生母子 的话,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 于是,我只好退而求其次,试着说服妈妈,先找熟识的亲人累积经验,等我 年纪再大一点之后再找机会参与。没想到,之前提过那个让人不爽的狗头军师听 到妈妈向他求教的消息后,就以「勾引亲人风险高,需谨慎行事」为由阻止这件 事,以至于让妈妈有所顾忌,再也不敢找那些叔叔伯伯,表舅表叔……等男性亲 戚下手。 即使我已经用计甩开了那个碍事的藏镜人,但他之前那番言论也让妈妈有了 非常严重的心理障碍,使得她现在就算偶而冒出这个念头,也不敢轻易诱惑我们 家族的男性亲戚。这也令我「想看到妈妈和亲戚做爱」的终极梦想,有着「今生 可能无法实现」的遗憾。 既然妈妈不敢主动勾引亲戚,我只好再退而求其次,就这样边调教妈妈,边 忍到了国中毕业,顺利考上高中,感觉自己的样貌看起来比国中生成熟稳重许多 后,才开始上网寻找志同道合的陌生人。 (待续) (二) 刚开始没有经验,又找不到人请教,自然是不得其门而入。还好,有一天上 YouTube漫无目的地搜寻有什幺节目好看时,无意中看到某个节目谈论换 妻联谊的主题,我才知道,原来我想找男人干妈妈的行径就叫做──「联谊」。 知道这个资讯后我立即上网,输入几个关键字拼命搜寻;找了好久,终于找 到一些交友论坛。可是进去注册之后才发现,假如真的要进行联谊,需要经过一 堆繁琐的认证手续,有的还要缴一些会费,然后才能传相片、约见面…… 由于我们家的经济大权掌握在爸爸手上,所以我和妈妈当然不敢乱花钱;再 说,我跟妈妈的关係又不能随便曝光。考虑了好久,为了我们母子的安全着想, 我不得不放弃了这条路。 后来,有一天和同学聊天时,他们忽然偷偷摸摸说,有一个聊天室不错,可 以认识很多妹纸,如果彼此聊得来,还可以约出来见面。抱着好奇心理,回家连 上同学给的网址后,我才发现居然是一个成人聊天室,那里面除了一般的成人交 友区块外,竟然还有一个名为「夫妻交换联谊」的分区。 随便输入一个假名,故意把自己的年龄拉到成年以上,静静看着网友天南地 北地聊着,终于让我抓到了一些联谊诀窍,然后我就试着找人聊天,寻找适合的 联谊对象。 好不容易,第一次找了一对夫妻出来联谊,没想到当他们看到我和妈妈时, 竟露出了诧异的目光,而且聊不到几句就忽然找了藉口离去。满心期待的交换联 谊,最后竟换来一盆当头浇下的冷水,那种扫兴的沮丧感可想而知。

  后来又上网约了几次,但不是女方又老又丑,就是对方怀疑我们这对「性伴 侣」的真实关係,所以见面后都不了了之。 事后,我跟妈妈一起检讨得失,觉得对方可能是怀疑我的样貌与资料不符, 因而有所顾忌,才会找藉口婉拒。 连续碰壁好几次,我乾脆换个方式,直接寻找想找一夜情的单男。没想到这 个方式,竟让我的美梦成真了。 第一次看到妈妈敏感多水的淫穴被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抽插,那一幕幕淫靡 又刺激的画面,真的深深震撼了我。尤其看着妈妈像AV女优一样跪趴在床上帮 她面前的单男口交,而我则是从后面干她的淫蕩模样,我当时简直就兴奋、激动 到不行。 刺激的3P联谊结束回家后,我问妈妈有何感想,她回答我:「在你面前被 单男干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很不要脸的贱女人,觉得这样很羞耻,可是又觉 得很兴奋、很刺激,有一种很奇怪的快感……」 第一次成功联谊后,我的脑海里时不时就闪过那天的精彩片段,它就像让人 上瘾的毒品般,令我深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有了第一次经验,我终于摸到了一些门道。之后又成功约单男出来联谊了几 次,事后和妈妈一起讨论,总结出的心得是:找单男联谊是最快,而且是最安全 的联谊方式。因为和单男联谊,不必担心他们惊讶又怀疑的目光,更不用担心他 们事后会到处乱说话。 最重要的一点,联谊的主导权完全掌握在我手上,而且他们对联谊对象比较 不会挑三拣四,也不随便刺探个人隐私,而且又非常识相地负责联谊当天的所有 费用,可说是一举多得的联谊A咖。 当然,妈妈在我调教下,她的配合度与淫蕩程度绝对令单男们满意,觉得值 回票价,甚至有些单男在联谊完后还想跟我们要连络方式,希望成为我们的固炮 对象。 说真的,联谊过的单男中,有几个长得还不错,性能力很强,谈吐也幽默风 趣,出手更是豪爽大方,的确可以成为「救火队」的固定炮友,但如此一来,势 必要留下彼此的连络方式,才有办法要求他们随传随到。考量到我和妈妈的身份 与真实关係,为了隐私安全起见,我最后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 或许有人会问,妈妈难道不会偷偷和他们交换连络方式? 关于这点,由于我非常清楚妈妈那直爽无心机的天然呆性格,所以我再三告 诫她,不要轻易把我们的连络方式及关係告诉别人,以免被人抓到把柄,所以找 人及连络方面,都由我出面交涉;另外,妈妈经过我长期调教下,已经变成最听 话的性奴,只要我说不可以做的事,她都会乖乖听从,绝对不会有阳奉阴违,表 里不一的行为。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妈妈和我都这幺喜欢联谊,是不是每天上网找炮友? 答案是否定的! 一方面我还是在校的高中生,所以白天要读书,晚上要补习,根本没有那幺 多时间上网找人联谊;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出在爸爸身上。 爸爸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很少在外面应酬,所以下了班之后,没事就会直接 回家享用妈妈精心烹煮的可口晚餐,要不然就是带朋友到家里聚会。换句话说, 除非他到外地出差,否则晚上几乎都待在家里,更别提会在外应酬,搞到三更半 夜才回家,或是乾脆在外面过夜的情形。 有联谊经验的人都知道,如果要联谊的话,大部份的时间都在晚上。联谊双 方在网路上有了初步认识后,感觉不错的话,就会先约出来先聊一聊,如果气氛 融洽,就会找旅馆或摩铁开房间玩通宵。即使没有整夜荒淫,大多数成年人白天 都要上班,一般要等到晚上下了班才有时间从事其它活动。 週末假日更别提了。每逢假日,只要爸爸没去出差,他要不是待在家里看电 视,偶而和我打打电动,就是开车载我们一家三口出门,到处走走逛逛,这样一 来,我和妈妈当然没有办法举办联谊活动了。 还好,爸爸平均一至两个月就要到台中出差几天,如果这个时间正好遇到星 期五六日三天,而且恰好又是我考完期中、期末考的话,我就会在考试前几天, 先上聊天室找联谊对象,尽快敲定时间地点见面,之后就把联谊当成是──考试 完后,放鬆身心的休闲活动。 至于我怎幺知道爸爸什幺时候出差? 当然全靠妈妈这个「良家妇女」提供的正确情报啰! 就像今天约好的联谊活动,我早在两个礼拜前就从妈妈那里知道,爸爸会在 我考完期末考当天到台中出差四天,所以我在期末考的前三天就找时间上了经常 找寻单男联谊的聊天室。 考虑到妈妈早上要忙家事,加上我星期五才考完试,所以我就把联谊时间订 在星期六中午。我原本只想找一两个单男联谊,但不知什幺原因,那晚刚发出想 徵单男的讯息没多久,就一堆人私密我。 选了几个感觉还不错的单男,经过层层评估与筛选后,我最后选定了五个可 以完全配合的单男,跟他们约中午十二点到一点之间,直接在高雄火车站大门口 外见面,并给他们相认时的通关密语,以及我们当天会穿的衣服。 为了避免事后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我不会留下任何连络方式,只跟他们说那 段时间不见不散;如果超过约定时间还没看到人,那幺联谊自然就取消了。 这种方式虽然安全,但之前也曾被放过几次鸽子,所以我现在都会多约几个 人,以免到时候没有人出现,让我觉得既扫兴又浪费时间。 思绪流转间,我看着身旁两颊微微泛红,但仍从容操控方向盘的妈妈,似乎 期待着即将到来的联谊。 一想到她待会儿在单男们的胯下,婉转承欢的淫蕩行径,我忍不住出声调侃 她:「妈,妳开车好像不专心喔。是不是前天晚上被爸爸干到腿软?还是想到等 一下可以被很多人干,所以兴奋到穴穴里的淫水,已经流到大腿上了?」 「……没……没有啦!」 看着妈妈心口不一的臊羞神色,我猜她应该也期待这一次的联谊,于是我故 意问她:「妈,我今天约了五个人,妳希望等一下出现几个?」 「……不知道。」 虽然妈妈这幺说,但从她呼吸瞬间变得急促的小动作来看,我知道她已经开 始发情了,于是我故意追问:「那妳今天希望被几个人玩?」 「嗯……呼呼……不……不知道……」 「嘿嘿,妈,妳又开始发情啰!」看到妈妈浮现两朵酡红的臊羞脸颊,视线 不经意扫过她身上的衣服,随后又越过她的脸,瞥见了迅速飞掠而过的便利商店 招牌,我瞬间心生一计,于是连忙转移话题,「唔……妈,我们好像忘了买东西 耶,要不要到前面的便利商店买一些,待会可以在摩铁里面吃?」 「……好。」 银色的ALTIS随意停在7-11的门口,打了警示灯后,妈妈正要开门 下车前,我立即出声:「玉欣,把内裤脱掉吧!」 妈妈看了我一眼,随后就低下头,乖巧地回答:「是,诚主人。」之后就在 我的注视下,在驾驶座上缓缓拉起了迷你裙的裙襬,露出了同色的火辣又性感的 窄小丁字裤,然后双手勾住了裤头上的细绳,边扭屁股边脱下了内裤。 随着性感的丁字裤一寸寸地滑下腰际,她那经过细心修剪的耻毛也随之出现 在我的视线里。除此之外,我在妈妈充满诱惑的挑逗动作下,恰好瞄到了她右侧 屁股下缘的一颗痣,这颗痣不大,但位置却很显眼。 以前不觉得有什幺,但某次联谊时听到某个单男说,妈妈屁股上的那颗痣大 有名堂。他说那颗痣叫做──淫蕩痣!顾名思义,身上有这颗痣的女人有可能是 水性扬花,容易红杏出墙的淫娃蕩妇。 我不晓得外面真有这种说法,或者是单男当时说这些只是故意撩拨妈妈的性 慾而已,但以我这几年的观察,这种说法好像又有几分根据。 等到妈妈脱下了丁字裤,我直接抢过来,并随手往后座一丢,才露出满意的 笑容说:「好了,我们下车吧!」 我和妈妈一走进便利商店时,立即感受到无数道投向妈妈身上的惊疑目光, 还好,她经过我这几年的露出调教下来,早就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的淡定功夫,因此当店里的客人发现她竟只穿这件暴露的半透明睡衣买东西时, 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惊惶失措的表情;不过只有熟知她真正情绪的我,从她胸前 那两点明显的激突,就可以知道她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害羞又兴奋。 我故意叫妈妈到柜台,在工读生目瞪口呆地诧异目光下向他要了一个提篮, 然后我就提着篮子走在妈妈身旁,小声地下达要求她弯腰拿饮料、零食、微波食 品、御便当,关东煮……等食物的指令,然后我就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欣赏其他客 人视姦妈妈那对没穿胸罩,呼之欲出的雪白乳球,以及身体前倾,屁股自然向上 翘起时,隐约露出那没穿内裤的「穴沟」的火辣春光。 「嘿嘿,妈,妳看那个阿伯,他一直在妳后面偷看妳的屁屁呢!」 「……嗯。」 「妈,刚才有一个小朋友拿多多时,好像看到了妳的乳晕吶!」 「……嗯。」 「呵呵,玉欣,妳穿这件衣服没穿内裤,如果有人走近一点看的话,从后面 可以看到妳的股沟,从前面看的话,也可以看到妳下面那片性感的黑森林唷!」 「……呼……诚主人,不……不要再说了……玉欣会受不了……」 「是吗?唔……哇!淫水这幺快就流出来啰?妳真淫蕩呀!被人看也会兴奋 成这样。」 「诚主人,玉欣这样是不是很下贱?」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没错,妳就是不要脸的贱女人!」 「唔……哈……呼……主人……玉欣……」 「怎幺?想要了吗?」 「嗯。」妈妈微不可察地点点头,而我则故意装傻地追问:「想要什幺?」 妈妈低着头,红着脸嗫嚅说:「……肉……肉棒。」 「嘿嘿,妳真的很不知羞耻耶!竟然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幺淫蕩的话。」 「嗯。诚主人,可不可以先给玉欣……」 看着妈妈媚眼如丝的骚浪模样,我深深吸一口气,压下满腔的慾火,摇摇头 说:「现在不行喔!妳先忍忍吧,等一下就有很多肉棒满足妳了。」 「……是。」 在面积不算宽敞的便利商店里来来回回逛了好几圈,提着一整篮的东西到柜 台结帐时,我刻意要求妈妈离柜台大约一步的距离,这样才能让工读生结帐时看 清妈妈若隐若现的乳头以及下面的黑森林,满足我让妈妈被陌生人视姦的快感。 结完了帐走出便利店大门,回到了车上后,妈妈立即拿出面纸,清理从淫穴 里流淌出来的淫水,穿上了性感的丁字裤后,她才发动车子,开往我们联谊见面 的地点。 (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