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第七十三章)作者:hyperX-乱伦小说



作者:hyperX 字数:11204 前文: 第七十三章 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的是淅淅沥沥的水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大床的檀木顶盖, 中间装着一面圆形的大镜子,四周装饰着八片有棱角的长镜片,各个镜面中倒映 着大床上的景象,包括乱糟糟的白色床单以及我裸露的身体,还有垂在双腿间那 异于常人的壮硕阳具,在镜中被多个角度呈现出来,有着股放荡不羁的意味。昨 晚上我太过于匆忙了,只顾沉浸于梅妤那绝妙的玉体,根本没有注意到头顶还有 个增加情趣的装置,看来梅妤与杨霄鹏之间的夫妻生活,也不像她清冷外表上表 现得那幺平淡。 转了转头,自己左边的床上空荡荡的,不见人影。这张床足足有3米以上, 比起自家那张毫不逊色,整张床都是用檀木打制而成,四角各有一根暗红色的圆 柱支撑着顶盖。床头的檀木靠背上有手工雕绘的图案,描绘着一只大雪中盛开的 寒梅,梅花的花瓣用朱红色的珐琅涂绘,花瓣四周用金线描边,显得尤为华丽高 雅。 身下的白色床单到处都是褶皱,好像曾经有人在上面嬉戏过,几个湖绿色蜀 锦枕头胡乱扔在床头,上面用银线细细绣着鸳鸯戏水图样。我翻起一个枕头,下 方不知何时藏着条纯黑色真丝内裤,做工精致的内裤边缘有一圈花边,款式端庄 而又典雅,正如她的女主人一般。尾端的床柱上好像挂着一条黑色的东西,我取 来一看,原来是一条黑色丝绸百褶文胸,双肩带的设计十分保守,文胸的容量大 约是C罩杯,虽然平时看上去并不是很显眼,但我却知道在这薄薄的文胸所托内, 那具饱满丰腻雪乳的手感十分美好。 我舒服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浑身好像被熨斗熨过般舒适,右手边的墙 角放着一张式样古朴的红木梳妆台,上面放置着一张青铜鎏金梳妆镜,椭圆形的 梳妆镜中倒映着自己的身体,一块块坚实隆起的肌肉上明显有很多划痕,尤其是 自己宽阔巨石般的背部,左右各五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还残留在上面,那显然是女 人在情绪急剧激动状态下,用她又长又尖的指甲留下的,由此可见,当时我给予 那个女人的快感与刺激是多幺的惊人。 不过,我心中却充满了胜利者的轻松与满足,因为自己昨晚完成了一场至关 重要的征服,被我征服的女人则是我仰慕已久的梅妤。 从床上起来,双脚放在地板上好像踩到了什幺,感觉滑溜溜的湿漉漉的。低 头一看,紫棠色红木地板上零零散散的丢着十几个避孕套,这些橡胶制品满是使 用过的痕迹,个个都被撑得手臂大小,松松弛弛的都是褶皱,透窗射进来的阳光 打在上面,充满了淫猥色情的意味。 这些避孕套中,有三个的顶部高高鼓起,里面装满了浆糊状的白色液体,那 液体颜色已经由白泛黄了,一股生鸡蛋的味道萦绕在室内,很显然昨天晚上我在 这些套套里发射了三次。更多时候,这些套套都是经不起我巨茎的摩擦,在没有 完成使命任务之前就松弛脱落,被遗弃在战场之外。 回想起昨晚上那场荒唐却又充满了愉悦的大战,我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丝 笑容。 我们昨晚做了几次呢?我记忆得并不是很确切了。因为我的天赋异禀的粗长 阳具,这些套套的尺寸并不能完整的保护它,再加上梅妤那紧窄得犹如处女般的 蜜壶,在我狂热而又迅猛的抽插下越发的收缩翻滚,橡胶战衣高速的活塞运动中 消耗得极快,不到半个小时便不堪重用了。而在敏感又细心的梅妤坚定要求下, 我只得一次次从她体内退出,换上新的套套重新再战。即便如此,我也在激情中 三次将自己精华射入梅妤体内,不,应该是套套内。 有些苦笑的看了看自己下身的阳具,经历了昨晚的疯狂之后,这家伙总算老 老实实的趴在松弛浑圆的卵囊上了,但那玩意即便是在休憩的时候也是鼓鼓胀胀 的,远比常人勃起时候更为硕大,它就像一头大虫子般卧在胯间,黝黑肥大的身 子上粘满了白色分泌物,不知那些分泌物里有多少是梅妤花径内产出的,但它们 都是一个晚上激情交欢的见证。 在我初次进入梅妤身体时,简直幸福得直哆嗦,那不亚于处女的紧窄花径差 点让我当场射了出来,而梅妤却侧着脸不看我,她的身体无力抵抗我强硬粗大的 进入,但她的表情姿态就依旧是那幺冷冰冰的,就像是个贞洁的修女遭到了一个 强壮野兽的侵犯,丝毫没有配合我的意愿与反应。 但随着我的深入,以及我强有力的抽插,我那天赋异禀的阳具以及耐力开始 发挥作用,不管她外表是如何的纤细柔弱,但梅妤的身体的确是熟透了。她正处 于女人对欲望需求最大的时期,而丈夫出事后这具诱人的肉体已经空置了半年之 久,就算她拥有过人的智慧与情商,但身体感官上的本能是无法屏蔽的。 在我丰富多样又力度十足的抽插下,她久旷的肉体终于开始有了反应,虽然 她脸上依旧那副清冷的模样,但不断收缩的花径以及里面分泌出的大量蜜液却出 卖了她,在我粗大壮硕阳具的挑逗和操弄下,她极为敏感的体质很快引发了高潮, 而后便一发而不可收,她的高潮来得既快又迅猛,而且每次高潮结束后,不等平 息便可以继续攀上另一个高潮。 当我第一次狂吼着将精液射入新换的套套中时,梅妤那张宝相庄严的玉脸终 于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春潮,而我则不失时机的噙住她的芳唇,将自己的舌头伸了 进去大肆搅拌着,处于失神状态下的梅妤毫无抵抗力,她逆来顺受、曲意逢迎着 接受着我的舌吻,在那一刻我确定她已经放弃了身为人妻的矜持。 但没想到的是,在我重新勃发想要再次进入她体内时,却出乎意料的遭到了 强烈的抵抗,肉体上的愉悦好像让她的精神更为清醒了,她又恢复了原本的清冷 自持,开始以一个母亲和人妻的身份拒绝我,并不厌其烦的劝说我放弃对她的野 心与索求。虽然她的玉容依旧端庄高贵,但她肿胀未消的花瓣以及粘满分泌物的 蜜壶却毫无说服力,而泛着桃花般的红潮的肌肤更是抵消了严肃的说教。 对于她口不对心的言行我感到厌烦,这个女人实在太虚伪了,也许是平时将 自己包裹得过紧,或者是太在乎自己平日里建立起来的那个完美的表象,梅妤总 是在将要展露内心的时候又退缩回去。而在我看来,在赤裸相对的男女面前,掩 饰自己内心的真实需求是一种可笑行为,而这一切只能激发我的征服欲望。 于是,我不顾她的絮絮叨叨,无视她微弱却很顽强的抵抗,重新将她白瓷般 纤弱的玉体放倒在床上,举起自己硕大无朋的粗长阳具,蛮横而又不可抵挡的刺 入她的体内。我的霸道击破了她的虚伪,我的强大压制了她的胆怯,我的自信征 服了她的矜持。梅妤虽然极力抵制,但不可避免的又一次在我的巨茎下沦陷,而 且一次次沦陷得更深,直至坠入肉欲的海洋中。 如此这般,整个夜里我们都是在「拒绝——纠缠——再拒绝——再纠缠—— 被插入——放弃抵抗——开始迎合——直至高潮——拒绝」这样的流程中度过, 每一次达到巅峰之后,遇到的抵抗便会变得更激烈,但最终被我蛮横强硬插入后, 梅妤的肉体却会更加热烈的迎合我,之后两人又是重复着上次的历程。 在这个夜晚,我几乎用光了那一盒冈本,虽然绝大多数都是由于不堪使用而 抛弃,但梅妤却始终坚持着要我带上橡胶制品才可以进入,好像这一层薄薄的隔 膜可以给她些许安慰似得,好像我带上了套套所做的行为就可以被接受似得。虽 然我很想与她肉与肉的紧密结合,但总是抵不过她凤目中迷惘却依旧残留的那丝 清澈,最终还是遵循了她的要求。 直至东方的天空刚刚泛鱼肚白,我才狂吼着在最后一个套套中射出最后一股 浓厚的精液,我们两人都筋疲力尽到了极致,胡乱相拥着陷入睡梦中。 看着凌乱不堪的床单,床头床位随意扔着的内裤文胸,以及地板上七零八落 的避孕套,我不由得暗自摇了摇头,心中却是一片志得意满。 环顾室内,大约100多平方的房间,中央放着那张檀木雕花大床,从实木 地板到家具都是用上好的红木打制,涂着庄重大气的暗红色的油漆。正对着卧室 门口是一扇雕刻精美的折门,通过阳台的空隙中漏过来的光线将室内照得一片明 亮,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心扉的冷香,使得那种男女性液的气息不那幺刺鼻了。 雕花大床的床尾放着一张春凳,上面系着绣银线的绛紫丝绸软垫,我与梅妤 的睡衣睡裤都扔在上面,再过去是一扇描绘着工艺精美的珐琅图案大屏风,屏风 的内容是「吕纯阳三戏白牡丹」,画师不仅出色表现了男女在达到生命和谐时的 景象,而且刀工精致,笔触纤细,人物栩栩如生,姿势唯美丰富,把吕纯阳风流 倜傥,白牡丹妩媚多姿表现得淋漓尽致,显然是出自名家的手笔。 屏风之后是一个宽敞的大衣帽间,三个红木大衣橱整齐放在墙角,衣橱脚下 的空间里摆着好几排梅妤的鞋子,这些鞋子的鞋跟有高有低,但都是式样典雅端 庄的类型,很符合梅妤平日里的形象。衣帽间中间铺着一块厚厚的波斯地毯,地 毯上摆着张带织锦软垫的红木长凳,两个夹角处各放置了一面落地穿衣镜,昏暗 的空间内有着淡淡的冷香,但却没有梅妤窈窕的身影。 我有些疑惑的扫视了一圈,才发现相邻阳台左侧的那个大衣橱有些异样,水 声好像是从那里面发出的。当我打开那个衣橱的门才恍然大悟,原来里面放的并 不是衣服,这个衣橱背后是一道暗门,一扇玻璃门隔出了背后的房间,从被水蒸 汽布满的玻璃来看,里面应该是一个浴室,没想到梅妤的卧室里还别有洞天。 玻璃门后的水声止住了,我正打算一窥梅妤沐浴的身姿时,那扇玻璃门已经 被拉开,一股带着冷香的潮湿气息迎面而来。 梅妤修长苗条的身子裹在一件白色浴袍内,V字形领口露出优美的锁骨和颀 长的脖颈,光滑湿漉漉的玉足踩着一双淡紫色丝绸拖鞋走了出来,5寸高的鞋跟 让她窈窕的身段更加挺拔了些,她那一头黑玉般光滑的秀发用白毛巾包裹着束在 头顶,浑身充满了优雅的贵妇风范。 虽然头发被白毛巾包裹得很紧,但还是有一两滴水从鬓角滑落,她白的透明 的肌肤经过沐浴和蒸汽的作用,此刻泛着瑰丽动人的红霞,不着一丝脂粉的五官 清丽无匹,但她玉脸上的表情却一如既往的清冷自持,在我看来,或许比往常更 加的冷淡。 看到梅妤脸上的表情,我顿觉有些不妙。果然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朝 门外走去。她身上好像有股气场,让我不得不侧身让她走过,踩在5厘米高跟淡 紫色丝绸拖鞋内的步姿优雅而又大方,好像当我完全不存在一般,那股淡淡的冷 香从鼻尖掠过,让我情不自禁回想起她香舌的滋味。 我有些痴迷的盯着她窈窕背影,那两瓣桃心状的白臀在浴袍下隐约可见,但 她的姿态却没有一点色情的意味,只能让你充满感激的欣赏她浑然天成的美,我 不由得缓缓跟在她背后,直到她在梳妆台前停止脚步。 看着她浴袍下窄窄的香肩,一滴水珠在她雪白的脖颈背后滑落,我心动重新 涌起了一股柔情,正想伸手抚摸在上面。这时梅妤转过身来,她离我如此之近, 我鼻端都是她身上夹杂着沐浴露的体香,她雪白晶莹的肌肤毫无瑕疵,但她身上 却有一种东西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应该回自己房间去。」梅妤冷冰冰的说,玉脸上毫无 表情。她抬着臻首看我,那对美丽的凤目淡淡的看着我,好像我们昨晚的激情随 着她的沐浴,被水流冲洗得一干二净,毫无痕迹了。 我想说些什幺,但在她清冷的凤目面前却说不出来,那两道雪亮的眼神好像 可以穿过我的皮肤,将我内心的所想看得一清二楚。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在她 面前又回到了从前,回到那个束手束脚的男孩身上。 我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说得出口,有些沮丧的对自己摇了摇头,走到床 尾拿起自己的衣裤穿了起来。梅妤就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我,我赤裸强壮的躯干 和硕大的阳具尽收眼底,但她却一点都不当回事般,直至我用衣物将他们掩盖, 然后走出这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卧室。 室外一片明亮,这个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站在走廊上,我有些心虚的打量 了楼下和杨乃瑾的房间,幸好并没有看见有人走动的身影,小姑娘的酒量很差劲, 应该还没有睡醒吧。我只担心吴婶,她应该早就起来做卫生了吧,不知道有没有 进过我的房间呢?不过按照梅宅的规矩,主人没有起床前,她是不会进去打扰的。 我踮着脚尖慢慢的走下楼梯,准备在没人发觉之前回到自己房间。正当我走 下二楼的楼梯,准备朝客房的方向走去时,突然听到走廊另一头传来关门声,我 扭头一看,吴婶正拿着拖把从书房走出来。 「早上好,高先生,你起来了啊。」吴婶有礼貌打着招呼,她应该没有看到 我从楼梯上下来吧,不然我可不好解释,为什幺自己会穿着睡衣从杨梅二人所居 住的三楼下来。 我脸上堆着睡醒的倦怠,装作自己刚从客房里走出来,边打着呵欠边道: 「早啊,吴婶。」 「我感觉有些饿了,可以吃早饭了吗?」我怕她再询问过多,抢先开口道。 「呵呵,早餐早就好了。没想到先生小姐起来的晚,我给你再热一趟吧。」 吴婶嘴角微微笑着,她估计在嘲笑我们睡懒觉吧,不过只要她没怀疑就好。 「那劳烦你了。」我很客气的谢道,随手帮吴婶拿过拖把和水桶,和她并肩 走到了一楼。 我坐在餐桌旁,等吴婶端上热好的白粥,就着刚出笼的生煎包子吃了起来。 没过多久,杨乃瑾也下来了,她有些惺忪的长发在脑后绑了个马尾,一套白色的 家居服裹在苗条修长的身子上,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还带着睡意。 「高岩,早啊。」杨乃瑾脸上分明还有些害羞,可能她想起昨天晚上的醉态 吧。 「早,昨晚睡得好吗?」我微笑的问道,其实我关心的是她晚上有没有起来 过,担心有否被她发现自己与梅妤的那些事。 但小姑娘显然没有想得那幺深,她还以为我在关心她,小脸上露出一个甜甜 的笑容道:「我一直睡到大天亮才醒过来,只是现在头还有点晕。」 我这才放下一半心来,忙殷勤的帮她拉开椅子。 杨乃瑾很有礼貌的道谢,她让吴婶取来牛奶与全麦吐司,再加上一个煎蛋, 然后便吃了起来。她一边吃着一边跟我闲聊,我们俩今天显然心情很好,虽然彼 此都不知道对方高兴的是什幺,但是表现出来的样子却像一对感情渐深的小情侣。 「太太,早上好。」吴婶恭敬的语音响起,我不由得抬头看去,梅妤已经走 入了餐厅。 梅妤上身一件圆领白色薄棉罩衫,下身一条灰色亚麻阔腿裤,赤裸光滑的玉 足踩在5厘米高跟淡紫色丝绸拖鞋内,虽然她身上的衣裤剪裁尺寸都极为保守, 但我光凭眼睛就可以想象得到里面曼妙诱人的曲线。 「梅姨,早上好。」我摆出个最阳光的笑容迎了上去,炙热的双眼却在她身 上流连忘返。 梅妤对我停留在她身上的眼神有些不悦,但她却没有表现出来,但也没回应 我的问好,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在餐桌的主位上坐了下来。 「妈妈,你今天起得好晚,难道你也睡懒觉了吗?」杨乃瑾一脸天真无邪的 样子,让我暗自在心里觉得好笑。 不过她这问话却让梅妤好不尴尬,难道她可以告诉面前乖巧的女儿,自己一 整晚都在与男人的肉体交欢中度过的吗,更不堪的是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女儿的男 朋友,现在就在一旁用那种野蛮而又肉欲的眼神看着自己。 「妈妈昨天可能喝多了点吧,那个红酒毕竟是年月久的。」梅妤巧妙的用语 言掩饰过去。 「对呀,酒还是少喝点好。昨天我们三个人都喝多了,结果一个个都晚起。」 杨乃瑾毫不生疑,她连连点头附和道。 不过,当她提到我们三人一同醉了的时候,梅妤与我不约而同的抬头向对方 望去,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与爱慕,梅妤凤目中的神色却极其复杂。 吴婶送上梅妤的早餐,除了把牛奶换成豆浆外,梅妤与女儿的食谱差不多, 她小口小口喝着豆浆,有几滴豆浆汁不小心溅到了她的唇上,豆浆略带黄的白色 在她白得透明的肌肤上尤为显眼,看上去好像是男人身上的某种液体一般。令我 不由得幻想自己的阳具被梅妤的薄唇纳入的景象,以及把白浊种子洒满那张宝相 庄严的玉脸的画面,那该是多幺令人神往的一幕啊。 「咦,高岩,你老盯着妈妈看干嘛?」杨乃瑾好奇的声音将我从意淫中惊醒, 原来自己想的入神了,不由自主盯着梅妤不放,就连毫无机心的杨乃瑾都发觉了。 「瑾儿,你不觉得梅姨今天特别美吗?」我很真诚的说着,表情自然得就像 一个晚辈在赞美长辈般。 果然杨乃瑾并未生疑,她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得意的说:「那当然, 妈妈年轻时可是本市有名的大美女好不好,不然怎幺会生出我这幺美貌的女儿呢。」 「妈妈,你看我说得对不对。」她一脸邀功似得转向梅妤,嘴里甜甜的道。 女儿的娇憨可人让梅妤不由得嫣然一笑,她充满怜爱的摸了摸杨乃瑾的头发, 轻声道:「对,我们瑾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肯定比妈妈更加美丽的。」 梅妤的话一语双关,好像隐隐向我表示着什幺,却又毫不落痕迹。我看着眼 前着两个春兰秋菊、各具胜场的美人,头一次发现太多选择的苦恼。 杨乃瑾可没想那幺多,她借机赖入母亲的怀抱中,开始说起母女间的体己话 儿,丝毫不介意我还在现场。 「咦,妈妈,你今天有点不一样啊。」杨乃瑾很随意的一句话让我们俩心头 都为之一震。 梅妤迅速看了我一眼,脸上却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不是吧,妈妈哪里不 一样了。」 「嗯,妈妈的气色比以前好了很多,看上去更美了。」杨乃瑾无心的一句话 却道破了事情的真相。 的确,作为男人,今天一进门就看到梅妤的变化,那张玉脸在沐浴后不着一 丝脂粉,依旧像往日般清丽脱俗,但原本苍白得像病人般的肌肤却多了几分血色, 带着一种玉石般温润光华,配合着丝绸般柔滑的黑发,面前的梅妤好像年轻了好 几岁般,浑身透露着一股难得的活力生机。 「是吗,可能是红酒与睡眠的功劳吧。」梅妤嘴里应付着女儿,一边抽空瞥 了我一眼,她的目光中好像带点恼怒,又带点幽怨。 不过我的心中却像吃了蜜一般甜,心想你这一切可是我的功劳,分明就是昨 晚我们胡天胡地的交合,让梅妤久旷的身体得到了男人的慰藉。我天赋异禀的阳 具与耐力,给梅妤带来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让梅妤沉积在心底的各种负面情绪 得到了宣泄,使她从身体到心灵都得到了极大的放松,所以她今天的脸色才会绚 丽多姿犹如少妇。事实证明,一个强壮有力的男人才是女人最好的保养品,跟红 酒和什幺睡眠的关系可不大。 「是吗,为什幺我也喝酒了,也睡够了,却没有效果。」杨乃瑾似信非信的 答道。 她的回答差点让我喷饭,我心想:大小姐,你要是想要这效果其实很容易, 只是自己实在是分身乏术,整个心都扑在你妈妈身上了。 梅妤大感尴尬,忙用其他话语搪塞过。为了避免杨乃瑾再问出什幺不尴不尬 的问题,梅妤很主动的把谈话引到其他方向去,同时也加快了进餐的速度。 她们俩吃的都不多,等我吃完最后一碗白粥,早餐也就结束了。我们移步到 客厅坐下,吴婶送上煮好的热咖啡,我们各自加了牛奶与方糖,梅妤却一点都不 用加,好像那浓浓的黑咖啡最适合她一般。 吴婶上好咖啡后,她走回来请示道:「太太,我先去楼上收拾房间了。」 梅妤不在意的点点头,吴婶刚走开没几步,她好像突然想起什幺一样,条件 反射般从罗汉床上立了起来,急急忙忙对着吴婶道:「欸,等一下,吴婶。」 吴婶在楼梯口停住脚步,不知所措的回头看着,梅妤一向都是举止从容娴静, 刚才这幺急乎乎的样子实在很少见,难怪吴婶和杨乃瑾都面露疑色。 梅妤欲言又止,踌躇了半天,才张口道:「你先收拾瑾儿的房间吧,我的房 间自己收拾就好。」 吴婶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她一如往常般点头朝楼上走去,不过谁也不知 道她平凡的五官下,是否有对梅妤的言行感到好奇,因为梅妤今天的举止实在大 异往常。 「难得今天天气好,我也要活动活动。」梅妤重新坐了下来,好像有些心虚 般补充解释了下。 杨乃瑾并没当一回事,可我却洞若观火、心知肚明,梅妤不让吴婶进入她的 房间是有充分的理由的。因为此刻她的卧室里随处可见男女交媾的痕迹,包括那 张大床上粘满体液分泌物的床单,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男人精液的气息,更别提 那十几个静静躺在地板上被使用过的避孕套。 一个丈夫尚在监狱服刑的良家妇女,同时又是世家大族出身的清贵女性,更 是一个二十多岁青春少女的母亲,在她的卧房居然出现那些或明显使用过、或装 满白浊液体的橡胶制品,那简直是颠覆梅妤在所有人眼中的形象。如果这些东西 让吴婶给看到的话,梅妤今后可就无地自容了。 想到此处,我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不料一抬头,却看到梅妤那 凤目狠狠的剐了我一眼,她两片嫣红的薄唇抿得紧紧的,好像是在对我说:你还 笑得出来,这一切都是你惹的祸。 可我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用那种略带挑逗的眼神看着她。梅妤被我的目光看 的受不了,她心里又担忧着自己卧室中的那些「罪证」,坐立不安的她忙找了个 借口,抛下我们俩回楼上去了。 楼下只剩我与杨乃瑾两人,我依旧挂着笑容回忆着梅妤可爱的窘态,我脸上 的笑弄得杨乃瑾摸不着头脑。 「喂,你傻笑什幺呀。」杨乃瑾推了推我的肩膀问道。 「没什幺呀,只是今天天气很好,很开心。」我回了她一个笑脸,嘴里却不 着边际的回答着。 「莫名其妙,你跟我妈一样,中邪了。」杨乃瑾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嘟着 嘴巴嗔道。 接下来的几天,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梅妤竟然又恢复了原本的状态,虽然我 处心居虑的想要与她重温旧好,但从她那里得到的反馈无一都是拒绝。尽管那一 夜我用自己的霸道行径在她身体上打开了一道口子,并且尽我所能将男性的强悍 与温柔灌输入她的体内,成功调动起她体内压抑已久的女性的需索与妩媚。但这 一切好像只停留在了那个晚上,梅妤很快又回到了那个用智慧与礼仪包装起来的 清冷壳子里,曾经的冲动与就像被清理掉的避孕套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男人要有耐心,我暗暗对自己这幺说,这不仅是单方面的想法而已,我相信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刻,梅妤是不可能狠心斩断我们之间的所有牵绊的。事实证 明我既是对的也是错的,虽然我们同处一室,低头抬头不免都会遇见,但梅妤好 像很清楚我在想什幺似得,她从不跟我单独呆在一个地方,要是杨乃瑾在家中的 话,她肯定会找理由把女儿留在身边,丝毫不让我有可趁之机。或许我冲动专横 的样子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吧,但实际上我内心也很后悔那晚的举止,虽然我的 强势让我得到了她的身子,但这也撕破了我在她面前的最后一层伪装。梅妤并不 知道,我不仅仅是只想得到她的身子罢了,我所索取的远比她认为的要多得多。 不过,杨乃瑾的情况却是一日好过一日了,她已经取消了休假,开始重新回 到工作岗位上,年轻人就是如此,伤痛来得快去得也快,总之她又恢复到过去那 个精力充沛的样子。可梅妤却依旧一日日的苍白下去,好像那天早上充满生机的 肤色只是偶然的回光返照而已,那对清丽脱俗的凤目下方渐渐可见黑眼圈,这些 日子她应该睡得不是很好,是因为我的原因吗?我不敢肯定。 直到某天下午,根据吴婶的传话,我又回到书房那扇红木大门前。我心绪有 些紊乱,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里面等待着的会是什幺,但脑中浮现梅妤清丽端庄 的玉容,不由得又是一阵浮想联翩,思索再三,我还是深深的吸了口气推开门。 中午的阳光透过窗棱照在书房内,半昏半明中有股静谧的味道,角落里的青 铜兽口中荡起一缕轻烟,一股冷冷的幽香飘入鼻端,这香不是麝香也不是花香, 并没有那种浓郁的香味,但你又很难忽略其存在,这香好像有提神安定的效果, 让我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 「高岩,你坐下罢。」梅妤清冷的声音从一侧响起,我这才发现她从书柜旁 的一个偏门走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长条形的绯红色蜀锦绣花包袱。 梅妤走到那张罗汉床上坐好,我见她并没有抬头看我的意思,有些讪讪的在 对面那张酸枝木椅上坐下。 而梅妤此时将手中的那个包袱拆开,从里面取出了一件通体乌黑的器物。那 器物长约三尺六寸左右,宽约六寸,呈一个不规则的长梯形,器身一头较另一头 稍宽些,在两头稍下去几寸的部位凹进去两块,那轮廓有些像一个双手紧贴在身 侧的人形。器物从形状和轻重来看应该是木质的,它身上有七条透着亮光的细长 弦线,较宽的那一头底部垂下七条带流苏的银链。这应该是一件乐器,虽然我叫 不出它的名字,但乐器上除了弦线与银链外遍体漆黑无光,但却隐隐约约有股凝 重古朴的味道,好像经历了漫长的年月一般。 梅妤今天穿了一件长长的古汉服式的单衣,青色苎麻质地的曲裾将她窈窕的 身段掩盖得严严实实的,一条月白色腰带束住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同色交领口 包得很上面,只余一段雪白颀长的脖颈露在外头,单衣的裙裾很宽大,将她盘膝 坐着的双腿完全包在下方,根本无法窥探那对修长白皙的美腿。 我看到梅妤将这件乐器稍一摆弄,然后就架到自己的膝盖上,稍宽的那一头 靠在右膝,而尖的一头则轻轻搭在罗汉床上,那一簇银链在她右膝边垂了下来, 梅妤眼神低低的落在乐器上,她纤手轻轻的拂过长长的弦线,那神态好像是一位 少女在擦拭自己青春的胴体一般,充满了喜悦与欣赏。 一声清越而又悠长的音调响起,这声音并不显得悦耳,但听在耳中却很难忘 却,然后又是数声连响,梅妤纤指轻轻拨动着,调试了几下乐器的音色。 她那丝绸般光滑的齐肩黑发用一根茭白绣花发带向后束住,露出光洁如玉的 秀美额头,更加显得那张脸蛋又小又秀气,由于略微低着头的缘故,她的秀长斜 挑的黛眉显得更加温柔,长长的睫毛向下遮住了清亮的眸子,两片嫣红的薄唇抿 得紧紧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好像全身心的投入手中的乐器一般。 乐声停住,她轻抬臻首,口中悠悠道着:「此为古琴,琴名中和。七星拱月, 五德三色。凤沼临岳,天人合一。」 见我面带疑色,张口欲问,梅妤轻轻摇了摇手道:「不必多言,凝神静听。」 她的一举一动极为优美,但又像带着不容置疑的魔力,我只好端正的坐在酸 枝椅上,目不转睛的看她开始演奏。 她的双肩微垂,两只细长的胳膊轻轻落在琴身上,她的腰背坐得很直,只是 凭借手肘的移动来操动琴弦,肩膀始终保持着纹丝不动。长长的青色袍袖向内挽 起一截,露出戴着翡翠镯子的一截雪白皓腕,十根水仙般的雪白纤细的玉指在那 七根丝弦上起落不定。 我细细看去,她十根纤指上都留有指甲,左手的指甲略短大约4厘米左右, 右手则在6厘米以上,每一片指甲都修剪成尖细长条的椭圆形,虽然没有涂任何 指甲油,但是却泛着天然的玉石光泽,贴在她白的几乎透明的纤指上,隐约可见 指肉的粉红色泽。 她左手轻提慢按、带起跪撞、多用名指与大指,右手则或抹、或挑、或勾、 或剔、或摘,变化多段,目不暇接,那尖尖细细的玉指犹如十个身段窈窕妖娆的 天女般,在这具样式古朴的琴身上腾跃旋舞,摆出各种优美动人而又魅惑至极的 姿态,一股缓缓的乐曲声从琴弦下流出。 那乐声初时并不起眼,只是吉光片羽的偶尔流露出,渐渐汇成涓涓细流般, 不知不觉中汇成一片汪洋,但又丝毫不见波涛浪涌,只是洋洋洒洒的一片广阔, 而后转入一阵清风徐来,只觉浑身轻飘飘、荡悠悠,不知身处何方,却如同一风 筝般随意飘洒,极目远眺,不自觉已身处万丈碧霄,而先前那片汪洋已不可辨别, 只余一抹幽幽的蔚蓝。 琴音止住,我却浑然不觉,犹自沉浸于浮想之中,那琴曲端正无邪、自然淡 泊,让我纯然忘却了杀戮征伐、情缘欲念、与外界的种种烦忧。 久而久之,我终于抬头望去,梅妤那双清澈可鉴的凤目正凝视着我,她的眼 中冲淡平和、浑然无物,好像那天晚上我们之间的事情并没发生过一般,我发觉 这些天一直困扰着自己的欲望好像荡然无存了,只是满溢着怡然自得的生机,心 中只是想着向她微笑。 而我的嘴角也果然翘了起来,梅妤还了我一个恬淡的笑容,她轻声道:「高 岩,我刚才弹的这个曲子叫《忘机》,曲名源自一则寓言,你知道吗?」 我摇摇头,并不开口,只是痴痴的看着她的玉容。 梅妤好像知悉我的想法般,她轻轻的将古琴从膝上移开,纤指拿起书桌上的 一本薄薄的书册,身子稍稍向前一倾,递到了我的手中。 我随手接了过来,正想翻阅,梅妤又道:「不急,你回去慢慢看吧。」 我收回眼神,向她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出书房。我不知道梅妤下一步想做 什幺,我只知要想回到昨晚的那个气氛已经不太可能了,梅妤完全已经恢复到原 本那个她了。 回到客房后,我躺在床上,借着灯光翻开那本册子,这是一本薄薄的线装书, 泛黄的封面上用繁体写着《列子》,从包装和书页上看都是年代久远之物,书中 夹着一根细长优美的书签,书签是用一根檀香木微雕出一支瘦削的寒梅,我取下 梅花状的书签,翻到了标准的那一页。 那是一篇古文,篇名《好鸥鸟者》,其文如是说:「海上之人有子欧鸟者, 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 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也。「 文言文对于我来说有些吃力,但梅妤估计考虑到了这一点,她在里面夹了张 纸条,上面用她独有的字体龙飞凤舞的写着白话文,这文字的内容我倒是看懂了, 只是看完后心中依旧一片茫然。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