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香君

.
李香君是明未南京秦准河畔名妓李贞丽的养女。与秦淮南曲名妓─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冠白门、
卞玉京、董小宛,等八人,被当时人称为「金陵八绝」。


李贞丽在秦准河畔的妓女群中,确实是一位出众的知名人物,她不但长着一副比桃李更娇艳;比出水芙蓉更妩
媚的美丽面孔,而且有一个天然的好嗓子,善于唱诸家传奇,市井小调。尤其是更让人钦佩的是她的为人,她使气
任侠,一掷千金,面不改色。除了许多达官贵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且更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正直豪的豪杰
名士,例如;当时复社领袖陈贞慧和他来往过从甚密。


李香君虽说是李贞丽的养女,但李贞丽对她异常爱惜,视之如己出。李香君不但长的美艳,而且聪慧过人。也
受到李贞丽的熏陶,不但是知书识礼,也精通棋琴书画;尤其是擅于演唱汤显祖的《牡丹亭》和高明的剧本《琵琶
记》。


李香君色艺超群,个性爱憎分明,分辨是非,虽然年纪不大,但她结交的却都是正直、品学兼优的名士文人。
她和他母亲李贞丽不同,她不轻易和人交往,必须和她在思想上兴趣上有共鸣的才肯为知己,否则;宁可孤身独处
也不混迹于热闹场中。故此李香君平时除了母亲李贞丽、教歌师父苏昆生经常陪着她之外,来往的人大都是复社中
的名士。


崇祯十一年,河南商贾侯方域来南京洽商,经过杨龙友的介绍,和李香君相识。


由于侯方域是河南有名的官僚世家子弟,又和复社的文人来往甚密,例如当时复社的领袖陈珍慧、吴应箕都是
他的知己好友。而且侯方域也文才出众、名满天下。


李香君初会侯方域时,就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而对他也非常倾心、爱慕。侯方域也觉得李香君不但
容貌艳丽、才艺非凡,而且高洁的品德也早有耳闻,便欣然地接受了李香君。


当夜,李香君便在香闺里摆酒设宴,与侯方域举杯对饮。两人在席中或是吟诗作对、或是琴瑟合鸣、或是情话
绵绵……直到夜深人静,方宽衣解带,搂拥而眠。


李香君因为赤裸而羞涩的把身躯卷缩,背对侯方域侧卧着,微闭着媚眼不敢正视侯方域,却也不拒绝侯方域的
手掌在她的肌肤上游走。侯方域的手从后面环抱着李香君,指尖手指正好轻触在李香君的乳房之顶,有节奏地拨弄
着那敏感的凸点。


李香君觉得自己的背后是冰凉的,而紧贴着的却是侯方域温暖的胸膛;侯方域的嘴靠在李香君的后颈呵着热气
;侯方域热烫的勃起物,也贴在李香君凉冷的股间磨擦着。极端的冷热触感,正在刺激着李香君内心的欲望。


侯方域的手似乎老马识途的,圆滑地在李香君的小腹与大腿划着大圈圈,然后慢慢缩小圆圈的半茎,让掌缘若
有若无地触着杂窜的绒毛。李香君寒颤着,享受着侯方域温柔的手指攀越阴毛,接触上湿润的阴户,所带来被抚摸
的快感。


侯方域抚着湿漉漉的方寸地,心知李香君的情欲逐渐在升高,遂轻轻扳正李香君的身体,让她向天仰卧着,李
香君半推半就的转身。『吸!』侯方域不禁吸一口冷空气,看着李香君怒耸无瑕的乳房,乳头挺硬地矗立着。


侯方域的淫欲有如溃决的堤堰,一发不可收拾!霍然地低下头,吸啜着李香君乳尖上的蓓蕾;手在乳峰的四周
捏着,舌尖在乳蒂上转着。李香君再也无法忍气吞声了,把嘴巴夸张的开得大大的喘息着,气喘声中夹杂着喉咙、
鼻腔的共鸣呻吟声。


李香君紧紧地抱着侯方域的后脑,扭转着胸部,让他的嘴唇跟乳房贴得更紧密。侯方域趁着两人身体乱扭之势,
慢慢地把李香君的大腿支撑开,试着让翘得高入云霄的肉棒,自行寻觅匿身之所。


由于没有指引扶持,加上两人忘情的扭摆着身体,以致于侯方域的肉棒只在李香君的下身、胯间乱磨乱蹭,甚
至好几次都过门而不入。李香君的被胯下盲撞的肉棒逗得既恨又爱,顾不得女性的矜持,连忙地抓扶着肉棒,往青
草栖栖的芳泽洞口而去。


侯方域肉棒前端刚接触到柔嫩的蜜穴口时,突然变得很敏感,很清楚的感觉到丰厚湿滑的阴唇,因为受到大龟
头的推挤而向两边分开,窄狭的洞口也似乎随着李香君的呼吸而开开合合的。侯方域忍着急躁慢慢的挺进,他要借
着敏锐的触感,细细的品味着李香君穴里的每一个角落。


李香君虽然身处平康柳巷中,各种淫秽狎事也历多见广,但却从未像今夜般如此淫荡;也从未尝过像今夜般的
交欢美味。李香君在哼叫的呻吟中,夹喊着要侯方域用力、快点……的淫呓,但李香君也不知道自己在叫喊甚么,
因为她早已昏沉在连续高潮的快感中了!


当李香君慢慢回过神来,才发觉侯方域已瘫软地压着自己。李香君甚至不知道侯方域在甚么时候射精的,她只
觉的穴里的肉棒慢慢的在泄气;穴内的充胀也慢慢在消退,流出的热液沿着后臀濡泄床单……远处传来司晨的鸡鸣,
李香君带着性福的满足感,闭上眼……阮大铖!曾经在天启年间依附过魏忠贤,甘愿做魏忠贤干儿子的无齿文人,
戏曲作家阮大铖,被崇祯皇帝贬官正避居在南京。


由于南京当时的政治气候,复社文人的正义力量,在知识分子中占着主导的地位,因此作为魏阉的余党阮大缄,
在公开场合及知识分子聚会中经常被批判、被打击。阮大铖在南京就仿佛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处境十分的尴
尬。


而阮大铖又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他千方百计的想结交复社文人,以便在政治上得到一个出头露面的机会。他
听说侯方域和复社领袖陈贞慧、吴应箕关系非常密切,他想通过他的朋友扬龙友结交侯方域,以便希望侯方域为他
在陈、吴二人面前说情。


当阮大铖知道侯方域要和李香君结婚的时候,他就拿出二百两银子,请杨龙友帮他替李香君买衣服、首饰、家
具…作为装奁,送给侯方域。


李香君和侯方域定情之夕,由于侯方域客居南京,无物送给李香君作为定情礼物,因此他当着众人面前在白绢
团扇上题了一首诗:『夹道朱楼一经斜,王孙初御富平车。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送给李香君作为
定情礼物。


在众人欢乐声中,李香君郑重地接受了侯方域的绢扇,并且把它当成比生命还要珍贵的纪念品,保存起来。


第二天,刚起床,杨龙友即来庆贺侯方域李香君的新婚之禧。李香君发现杨龙友置办的衣物、首饰,遂不解的
问明原由。


扬龙友解释的说:「我是阮大铖之托,求侯方域在复社领袖陈贞慧、吴应箕面前说情缓颊。」这时,侯方域也
说道:「阮大铖曾是有名学者赵南星的弟子,过去虽结交魏党,但也掩护过东林诸君子。现在魏党一倒,他却成为
东林、复社的敌人。近日复社之人对他大肆攻击、殴辱是不有些过火了!?就算他是魏党,要是能悔过来归,也应
原谅他的。」李香君一听,立即杏眼圆睁、双眉倒竖,对着侯方域气愤地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阮大铖过去趋
权附势,因为当了魏忠贤的干儿子,所以无恶不做、廉耻丧尽。妇人女子、贩夫走卒无不唾骂他,这些正直的复社
诸生对他揭恶、攻击、辱骂也是他罪有应得。现在你却要同情他、援救他!你想想,你是天下有名的名士,你却要
用你的名声,来协助小人脱险,你不是让自己走上危险的绝路吗?请你三思。」李香君顿了一下,看了礼品一眼,
继续说:「若是因为我接受了他妆奁,所以你才不好拒绝他,那么,我现在就脱下他送的衣服、首饰,并且退回他
送来的全部装奁。我宁可穷死,也不接受这个奴才小人的礼物。」说完李香君脱下新婚的衣服,摘下头上的钗锾和
手镯扔在地上。


侯方域一见李香君如此,忙对扬龙友说:「像李香君这样刚烈正直女子我真少见。他不但是我的恋人;而且是
我的良师益友。杨兄!请你不要怪我。我所以能见重于世人,在学界朋友中有点名气,因为我平生讲名节、别贤愚。
如果我现在接受了阮圆老的礼品,我等于丧失名节,好坏人不分,连李香君这样一个平康女子都不如,那以后能怎
样呢?假如因此而让复社、东林诸君子唾弃时,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我那还有什么力量去帮助圆老呢?所以还是
请龙友兄把这些东西,退还给圆老。」扬龙友也别无办法,只有按着侯、李二人意思,把东西钱物退还给阮大铖。


崇祯十六年十月,李自成起义军已兵临北京城下,武汉左良玉的军队,由于缺粮,兵心不稳,故宫左良玉有挥
兵南上,带兵就食南京之意。当时,统帅熊明遇就召集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凤阳总督马士英、闲员杨龙友、阮大
等商议如何应付局势。


由于侯方域拒退了阮大铖送给他的礼物,致使阮大铖耿耿于怀,所以在会议上诬蔑侯方域私通左良玉,想在南
京为左良玉攻城作内应,唆使熊明遇能够逮捕侯方域。


杨龙友到媚香搂给侯方域报信,叫他跟随史可法离开南京,到扬州前线督兵以避危机。在临行前李香君在竹叶
渡为侯方域设酒饯行。在酒席宴上李香君为侯方域高唱一阙琵琶词,唱完后对侯方域说:


「你的文章才华不低于蔡中郎,但蔡中郎的品行道德却不如他那出众的才华。


不管怎样,他曾依附过董卓,并为这个残民以逞的屠夫贼子出谋划策,这不能不说是他做人上的一个污点。希
望你今后能够自爱,在这乱世之中,分清是非,坚持名节,洁身自好,不要走上歧途。你的才华品行在当今社会确
是屈指可数的名士,虽然现在失意,未来前途是不可估量的,望你前途珍重。」李香君叮嘱再三,才和侯方域分别。


李香君从送侯方域回来,就深居在媚香楼上,再不下搂接待客人,李贞丽爱惜李香君,同情李香君与侯方域的
情份,也不强迫李香君做她不愿做的事情。


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打进北京,崇祯皇帝吊死煤山。


同年四月,南京王朝由马士英、史可法迎立福王由崧建立弘光王朝。马士英由于迎驾有功被任命为内阁大学士
执掌朝政,史可法派往前线督军备战。侯方域一直在史可法军中做幕后参谋军事。


由于马土英的提拔,扬龙友任礼部主事、阮大铖复出为光禄卿,并任命他的亲戚同乡田仰为漕运督抚。


弘光即位以后除了选美听歌以外,不理朝政,他的生活信条则是:『万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几见月当头。』南
京小朝廷在昏君、权臣统治下,又陷入争权夺利、树党营私、歌舞升平、阿谀谄媚的腐朽气氛之中。


漕督田仰是南京小朝廷中头一个有经济实权的人物。他能谋得这个职位全靠他的同乡和亲内阁大学士马土英的
提拔。因此将要上任之际,在家摆下酒席,酬谢马士英,并请他的好友杨龙友和阮大铖作陪。


在酒席宴上,田仰提出要用三百两银子,在秦淮河畔有名的妓女中娶一个才艺突出的妓女做小妾。他刚一露出
这个意思,马土英就表示支持,杨龙友和阮大铖表示为他去完成这项任务。


阮大铖为要向侯方域、李香君报退奁之仇,而向田仰推荐介绍说李香君是最为合适的人选。酒宴结束,扬龙友
找到老乐帅丁继之和卞玉京找李香君说媒。


丁继之和卞玉京见到李香君之后,李香君向他们叙述自己独守空楼,感到万分寂寞。


丁、卞二人劝她:「何不找一个新婿?」李香君答复:「我已嫁给侯郎,岂能半途改志?」丁、卞二人只得明
确答复:「有一位大官田仰,肯出三百两银子娶你做妾,不知你是否愿意?让我们来问一声。」李香君笑笑说:「
当初我嫁给侯郎,你们也曾参加婚礼,当时他曾经在白绢扇上写过定情诗做纪念,这扇恰如一根鲜艳的红丝,把我
和侯郎拴在一起永不分离,它如万两黄金难买,三百两银子怎能买动我这颗衷于侯郎之心呢?秦淮河畔妓女人家中,
有许多美丽如画的女子,可以去做官太太,我这没福命薄之人享受不了这种福份,请你们二位到别人的家再找合适
的人吧!」丁继之、卞玉京没说动李香君,杨龙友又找妓女郑妥娘、寇白门去说服李香君。他们见到李香君首先威
胁说:「如果这次不嫁人,要被官家拿去学戏,一辈子在官戏班里见不着男人,想嫁人也嫁不了,到那时不更痛苦
吗?」李香君坚定地回答:「我愿终身为侯郎守寡,也不愿再嫁人。」郑、寇二人进一步恐吓李香君说:「三百两
银子买你不愿去,明天礼部派官把你拿去用刑逼你嫁,看你嫁不嫁?」李香君斩钉截铁说:「我宁可死,也决不改
嫁。」杨龙友看一时说服不了李香君,也就把这事暂时略下了。田仰等不得这事办成就去上任了。因此,李香君还
暂时能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一天,马土英设席万玉园中请客饮酒赏梅。酒足饭饱之后,想找歌姬唱曲。当大伙谈到找哪个歌姬最好的时候,
扬龙友又提到李香君。于是,马土英立刻派人去请李香君前来献唱。


此时,阮大铖故意问着杨龙友:「李香君,她不就是前日田仰想用三百两银子买去做妾的那个人吗?」杨龙友
答:「正是她。」马土英问:「为什么没娶去呢?」杨龙亥答:「这个傻丫头,要为侯方域守节,坚决不从,我曾
派人去说两次,她断然不下楼,使我也没办法。」马土英听了很生气地说:「有这样的大胆奴才,她还不知道相府
衙役的威风。


可笑这样一个娼妓还如此自大高做,真是灯蛾扑火,自找灭亡。」阮大铖也添油加醋地说:「这都是侯方域那
小子惯的,他以前对我也侮辱过。」马士英听后更恼怒地说:「不得了,不得了,一个漕抚花三百两银子也买不来
一个妓女,这不是笑话!」阮大铖说:「田漕台是相爷的乡亲,如此被他羞辱,应该想法治一治她。」马士英答应
说:「好!等她来了再说。」这时去请李香君的人回来说:「李香君说有病,坚决不肯下楼!」马土英说:「即然
这样,也不用去找去请,直接去几个人抬一顶小轿把她抬来,不管她同意不同意,直接送到田漕抚船上叫他们结婚,
不就完了。」回头对杨龙友说:「老妹丈,你熟悉李家的人,硬娶李香君这件事就由你领着干吧!」杨龙友领着相
府管家、兵丁,抬着花轿拿着三百两银子又到李家娶李香君。他们敲着门,李贞丽出来开门,杨龙友进到屋中,和
李贞丽说出马士英要代替田仰强娶李香君的经过。


杨龙友对李香君说:「那马士英知你拒嫁田仰,动了大怒,差一班恶仆登门强娶,我怕你吃亏,特地来保护你。
依我看你嫁个漕抚,也不算委屈你,你想你有多大能耐,能抗住这豪臣的势力。」李贞丽也说:「扬老爷说的有理,
看这局面,拗不过去了,你不如趁早收拾下楼去吧!」李香君这时看着杨龙友和李贞丽说:「你们这说的是什么话!
当日杨老爷做媒,妈妈主婚,把我嫁给侯郎,满堂宾客,谁没看见。现在定情之物还在我这里。」说着从桌上拿起
白绢扇,并说:「这首定情诗,杨老爷是看过的,难道你们都忘了吗?」李贞丽说:「那侯郎避祸逃走,现在不知
在哪?难道说他三年不回,你等他三年?」李香君说:「别说三年,就是三十年、百年,我也要等他到底,决不改
嫁。」这时外面吵嚷:「夜已深了,快些上轿吧!还得抬到船上去呢!」李贞丽非常着急地和杨龙友说:「事情到
这地步也顾不得了,快帮她梳洗打扮吧!」李香君拿着扇左挡右挡,不让梳头打扮。李贞丽、杨龙友强给梳洗打扮,
草草打扮完了,二人就要抱着李香君下楼。这时李香君一边哭一边说:「我宁死不下此楼。」说完,李香君以头撞
柱,晕死倒地。


李贞丽和杨龙友却也着实慌乱了,杨龙友指着掉在地上的扇子说:「你看,头额都撞破了,连这诗扇都溅满鲜
血。」他拾起诗扇,和李贞丽把李香君扶到后房休息。


杨龙友对李贞丽说:「你看怎办?」李贞丽说:「求扬老爷救我,想个办法吧!」杨龙友说:「只有一个办法,
就是你打扮打扮,替李香君嫁到田府。」李贞丽说:「他们认出怎办?」杨龙友说:「只要我不说,他们谁能认出?」
李贞丽无可奈何地说:「也只好这么办了!」于是李贞丽打扮一番,替李香君嫁到田府去了。


虽说李贞丽年近四十,可是却天生丽质,又保养得宜,所以代嫁也蒙得过去。


不过,为了保险不露破绽,李贞丽盘算着要以拿手的床上功夫,把田仰的心先迷住了,让他在床第间得到痛快,
那即使露了馅,说不定田仰会因为迷恋自己的美穴而不加追究。


因此,洞房之夜,李贞丽可以说是使出混身解数,不惜代价的为田仰服务着。


一上床,李贞丽就使出拿手绝活──吹、吸、含、舔、吞,逗弄得田仰舒爽的满床翻滚,哭爹喊娘的。


跟据李贞丽自己的记忆,从她练就这项绝技后,就没有男人能挨过四循环的吹、吸、含、舔、吞,十个当中有
七个在第三循环中就泄甲弃兵了。像田仰这种有色无劲的角色,李贞丽一循半就将他解决掉了。


田仰的洞房花烛夜,爽个通宵达旦,总共泄了四次。很可怜的,其它的时间都浪费在哄「小弟弟」站起来;更
很可怜的,田仰都是被李贞丽的嘴弄出来的,他的肉棒连她的阴道口都没接触过。


不过,田仰倒也不顾日渐消瘦,而乐在其中……桃花扇-个月以后,杨龙友和教戏先生苏昆山都来看望李香君。
正好李香君在屋里睡觉,溅血的白绢诗扇摆在桌子上。


苏昆山说:「李香君几天来,因为想念侯方域,也惦记母亲李贞丽,都愁出病来了,我们不要惊动她,让她好
好休息,我们先在这坐一会。」杨龙友拿起诗扇说:「好一把诗扇,可惜让鲜血给污了。苏老!李香君这里有颜料
吗?让我帮它加一加工!」杨龙友备妥笔墨,便用黑笔在扇子上血渍空隙中画一枝梅花树干,又用绿色的颜料在血
渍上添了几片绿叶,于是,扇子上便呈现出一幅盛开的梅花图。


这时李香君听外屋有人说话,从梦中惊醒,对镜化化妆,从里屋走出来。看见杨龙友、苏昆山便行了礼,坐在
桌旁。


她忽看见桌上的诗扇已经变了样,错乱的血渍变成一树鲜艳盛开的梅花,她很喜欢,谢了谢扬龙友对诗扇的艺
术加工。


杨龙友很关心地问李香君:「你今后打算怎办?如果侯方域一去会不回来怎办?」杨龙友继续说:「不如请托
个人,到江北前线找一找他!」苏昆山在旁说:「几天后我想回家看看!刚好我老家就在河南,沿途会经过江北前
线,这个事就交给我办吧!」杨龙友说:「那么李香君,你写封信请你师父带去吧!」李香君想了想说:「我的心
中有千言万语,写信是表达不出来的,不如苏师父把这诗扇带着吧!因为着扇子是侯郎给我的定情之物,这首定情
诗表达了他对我的深厚感情;诗上的血渍又像征了我为他守节之心;杨老爷画的梅花,又把我未来的志趣告诉他。
所以这把扇子表明了我千般苦、万般情,也表达了我对他深厚的思念、万种情怀,更表达了我宁死不改的坚强意志。
……这把扇子又是他熟悉的旧物,因此看到扇就等于看到了我。」于是,苏昆山就带着诗扇;带着李香君对侯方域
的思念出发了!苏昆山要在战乱中,在长途跋涉中为李香君寻找侯方域……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