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贱的权力](4)

[下贱的权力](4)


由於小芸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回高雄了,小芸的爸爸妈妈非常热情的欢迎小芸 回家,妈妈开门一看到小芸就又亲又抱的,爸爸也马上帮小芸接下行李直拉小芸 进屋 小芸的爸爸是高中老师,今年49岁已经在学校任职超过20年了,是校里 大家尊敬的好老师,不少学生毕业以后都会回来看这位又风趣又严格的老师,而 小芸爸爸在小芸小时候也给予许多严厉的教导,包括仪态、品行、学业每样都都 有一定的要求,所以在小芸下意识里的事有些尊敬甚至畏惧父亲的 小芸的妈妈美欣是警察,今年44岁的她已经提早退休了,但还在警局时可 是擒拿术跟柔术的高手,和强悍的武艺不相衬的是美欣的身材,年过40但完全 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有着比小芸二次发育以后F罩杯还要丰满的G罩杯,和有年 纪人妻特有的丰满屁股,要是穿现在年轻人流行的紧身裤,丰腴的屁股一定会把 内裤的形状印在裤子上,虽然肚子、背部、胸口有些和歹徒搏斗过的疤痕,但是 衣服穿上就是个美人妻,小芸的娃娃脸应该就是遗传自妈妈,已经44岁的美欣 脸蛋看起来还像20几岁一样,要是不说自己的岁数在酒馆还有可能被搭讪呢 「爸妈我回来了,好久没有回来了,对不起」小芸愧疚的道歉 「哪里的话阿,你那边还有工作啊,行李我拿就好,你跟你妈聊天去」看到 宝贝女儿回来了,小芸爸爸可乐坏了 「小芸来,妈妈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喔,工作还顺利吗,跟修文交往的怎么样 了啊?」美欣拉着小芸像姊妹一样的问话,一点都没有妈妈的感觉 「嗯很好啊,其实现在修文的收入就很够我们两个人用了,我工作只是怕无 聊而已,所以都是很轻松的在做,妈咪你不用担心啦」小芸做到客厅的沙发上以 后,拉着妈妈的手开心的说着,对小芸来说妈妈一直心灵上最大的支柱,不管是 课业还是感情都给予相当多的鼓励,尤其五年前阿德跟小芸分手时…… 「那就好,修文真的不错,有能力又疼你,哪天带回来让我跟你爸看看啊, 不要像之前那个阿德,糟糕透顶,看你那时候哭的难过,妈看了都心疼了」美欣 想起那是小芸有多无助地在床上哭泣,不由得对阿德产生厌恶感 「对啦,那个阿德就不要让我看到他,不然我要他好看!」把行李拿去房间 后爸爸马上跑出来插嘴:「还有那个修文虽然还不错,但你自己也要有工作能力 啊,不能只靠男人,要不然他哪天跟你分手不就悽悽惨惨」 「嘿,说什么啊你,真是无聊,小芸找到一个这么好的男朋友不好吗,小芸 别听你爸的,他在吃醋而已,宝贝闺女被别的男生照顾他不甘心,别理他」妈妈 马上帮修文说话 「妈咪你和爸爸感情还是这么好,好令人羨慕喔」小芸撒娇的说 「呿,哪里好啊,老顽固啊他」美欣一点都不承认 「哼,小芸晚上想吃什么啊?爸爸请客喔」小芸爸爸也回了一声,然后马上 转对女儿说 「谢谢爸爸,那我要吃牛排」小芸开心的说 面对好久没看到的爸妈小芸显得相当开心,一家人坐在客厅聊天直到晚餐时 间,接着一家就在欢乐的气氛中前往餐厅,一直都非常和乐融融 到了晚上,小芸爸妈已经在卧室里了,小芸一个人走到厨房,拿起早上到便 利商店拿的包裹,看着里面的药和针筒,想着阿德早上对她下的命令,心中不断 的犹豫,一边是绝对必须服从的主人,一边是…… 「小芸啊,过来一下」美欣突然从背后叫了小芸一声,小芸整个吓到,但也 随即反应过来答了一声,把包裹暂时放进抽屉里 美欣和小芸走进小芸的房间,美欣拉着小芸问:「乖女儿怎么啦,你今天心 事重重呢?」

  小芸下了一跳问:「妈咪你看的出来喔?」 「当然啊,我从小看你看到大,哪像你爸那个粗线条,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呢,发生什么事了啊」美欣这样说,但原因不只这些,在警界打滚好些年了,看 人的眼光已经尖锐无比,更何况自己的女儿 看着小芸的低头不语,有苦难言的样子,美欣主动问了:「是不是阿德那傢 伙来找你了,那么糟糕的人要早点跟他切割关系,他存在的一天就不安宁」 小芸愣了一下但马上解释:「不是啦,妈咪你说到哪里了啊,不是啦」 小芸的辩词逃不过美欣犀利的眼神:「就是!那个傢伙有多糟糕你忘记了吗? 看你从台北回来时哭得有多伤心,我现在想到就有气,那种人就像你爸说的,我 看到他就要他好看,可恶的人渣,败类………」 因为想起自己的女儿那时有多难过,美欣情绪爆发,是愈骂愈凶,平常不会 说的粗俗字眼也一并骂出,但小芸听进耳里,小芸的内心的想法,开始一点一点 地改变 『妈咪为什么要这样骂主人……我好为难啊……』 『妈咪别骂了,他不是这样的……』 『妈咪我不想听你骂主人……』 『妈咪闭嘴……』 『你……』 『你这女人……』 『你这女人……为什么要乱说话………』 『你这贱女人为什么……为什么要骂我的主人……』 『贱女人你这样骂主人……不就把身为母狗的我也骂进去了吗!!!!』 只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小芸的决心剧烈的变化,因为内心最深层的意识 『我是母狗,我是母狗,我是母狗,我是母狗,我是母狗……』 身为狗就是要对主人忠心,保护主人,服务主人,替主人完成任务…… 『当然,妈咪你说的都对,但我才没有想那个糟糕的人呢,是修文啦,他上 次去大陆,我好怕他在那边包二奶喔』小芸打断母亲的埋怨,开始说为什么心事 重重的『理由』 说到一半被中断的美欣愣了一下,看了看小芸,『这孩子没有说谎呢,看来 的确世我想错』美欣这样想,毕竟不会有人可以用如此确信的眼神说谎 『人』? 「原来是这样啊,小傻瓜,在我听来修文很爱你啊,不用担心这个啦」美欣 安慰小芸,知道女儿没有继续跟阿德来往安心了许多 「妈咪你又知道了?你根本还没看过修文啊」 「说的也是喔,那下次把他带来给我还有你爸看看啊,帮你鑑定一下」美欣 笑着说:「对了,你跟他上过床了吗?」 「妈咪你说什么!?」小芸下了一跳,没想到妈妈会这样问 「唉呦,我想现在年轻人都是这样啦,没什么好害羞的,但不能跟你爸讨论 这个喔,他会生气的」美欣坏坏的笑 「喔……有啦……有过几次」小芸小声地说 「哇,那他那边怎如何啊」美欣像是小芸姊妹掏一样的抓着小芸问 「哪有怎么样啊,就普通啊,有一点点小而已……」 「噗哧,这样啊,哈哈」美欣听到不小心笑了出来 「妈咪你好过分喔,居然笑我男朋友」小芸抗议 「抱歉抱歉,但不是我要吹牛,你爸可是非常大喔,有20公分那么长呢, 哈哈」 「妈咪!!!!你很髒欸,干嘛跟我说爸的啊!!」小芸尖声的抗议 「好啦好啦,不闹你了,没事就好早点睡喔」美欣起身准备出去 「………等等,妈咪」小芸犹豫了一下把美欣叫住:「我……我有买一些保 健食品买给你跟爸的,爸还没睡吧,我弄给你们喔」 小芸走到厨房,拿出抽屉的包裹,看了看药罐像是下定决心了,端了两杯水 跟拿着药走进爸妈卧房 「唉呦,我家闺女长大了,还懂得帮我们两个老人家准备保健食品啊」小芸 爸爸开心的说,心中感受到女儿的关怀而非常开心 「你才老人家,小芸这是吃什么意思的啊?」美欣接过杯水问 「爸爸要吃两颗,是补气跟顾肾的,妈妈吃这颗,是吃皮肤保养的,我特别 去买的喔,每天都要吃喔」小芸边讲解边叮咛爸妈 「这么正式啊,好!爸爸一定每天记得吃」小芸爸爸很开心地吞掉药丸 「我会提醒你爸的,睡前吃对吧」美欣也把药丸吞掉 「恩对啊,那爸妈早点休息了喔,晚安」说完,小芸就拿起水杯往厨房走, 顺手关上房门 小芸把杯子放好以后,走到客厅稍座了五分钟,又走回爸妈的卧房,轻轻地 推开门,看到爸妈很安稳地躺在床上,小芸走到床旁边,推了推了美心的肩膀: 「妈咪你睡了吗?妈咪?」,美欣一点反应都没有,又走到爸爸旁边,大力地摇 了摇,也是完全没有反应,小芸心想『主人给的安眠药真有效,就按照主人的计 画行动吧』 小芸从包裹拿出针筒跟透明的液体,液体里装的是一种很特别的药,慢性春 药–和一般春药不同,效果不会立刻显现,但会累积在人体里,慢慢地改变一个 人的体质,而让当事人一点都没有发觉 小芸把药用针筒大进美欣的肩膀,美欣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小芸伸出手在 美欣的头上摸啊摸,像是安抚小狗的头那样,对着美欣的耳朵说:「乖乖,乖乖 喔」 过了10分钟后,小芸轻轻地踏出房间,心想『不知道主人的计画会不会成 功?我………我希望成功?还是不成功呢?』徬徨间,小芸回到床上,沉沉的睡 去 小芸回到高雄打算住一个月,其中这一个礼拜间,小芸每天都在爸妈睡觉时 做同样的动作,但美欣在被注射春药时的反应越来越明显,从皱眉到现在第7天 已经会微微地扭动屁股 今天是第七天,小芸依照阿德说的用笔电架起视讯打给阿德 「主人好久不见,母狗好想你」在阿德接通电话时,小芸已经跪在电脑萤幕 前,身上只穿着淡蓝色的内衣裤,背后的床上是睡得不省人事的父母,已经一个 礼拜没有看到阿德跟声音,小芸内心比思念修文还要更想念阿德,看到阿德的瞬 间原本揪在一起的心瞬间铺平了 「母狗好久不见啦,计画如何呢?」阿德其实也很开心见到小芸,但还是板 着脸问小芸 「是,效果很好,母狗妈妈每天都有注射春药,母狗爸爸也每天都有吃药」 「母狗表现很好,先在去把你爸的裤子脱掉」阿德对小芸下令 小芸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马上把自己爸爸的裤子脱掉,露出不算小的阳具, 但小芸看到时愣了一下,并没有像妈妈说得20公分阿,但随即想起是因为每天 吃的药的关系 小芸爸爸每天吃的药是一种退贺尔蒙激素,也是一种慢性药,原本是帮助男 性特徵如胸毛、鬍子,太过旺盛的而减少药物,但如果吃多了就会开始将体内的 男性贺尔蒙排除,而小芸的爸爸已经吃了一个礼拜,不但阳具短了5公分左右, 连脑中的雄性激素也会开始退化…… 「把你妈的衣服也脱了」 小芸迅速的脱掉美欣的衣服,只剩下内裤,因为美欣睡觉时不穿胸罩的,而 露出的巨乳像麻糬一样瘫软在美欣胸膛,令人血脉喷张 小芸把爸妈的衣服脱了以后就马上回萤幕前跪着 「母狗,把爸妈衣服脱给别人看感觉怎么样?」阿德故意问 「那女人既然生出我这只母狗,自己肯定也是一只母狗,只是她还没发现而 已,既然主人收留我这只小母狗,那我当然要把我家这只老母狗献给主人,而旁 边那傢伙占用老母狗这么多年,只是让他变成性无能,母狗觉得很合理」小芸条 里分明的说出下贱的话,好像生她养她多年的父母是陌生人一样 「说得很好母狗,在你爸完全变成性无能之前,去让射出来最后一次吧,用 你的嘴巴,还有把过程录下来」 「是,主人」小芸起身架起录影机,然后走到爸爸旁边,脚跨在爸爸脸上, 用穿着内裤的阴部磨蹭爸爸的鼻尖,然后对着镜头笑了下,「我要开动了」说完 一口含住爸爸的阳具,已经含习惯阿德25公分的肉棒,爸爸已经变小的阳具更 不是问题,轻松地就让它没入在小芸口中,一上一下的努力心吮,下身隔着内裤 碰爸爸鼻子的骚穴也开始湿润,小芸脑中浮出好多声音 『我在干嘛……在舔爸爸!?……』 『他是爸爸欸……这样不对吧……』 『但是……是主人要求的……』 『其实……爸爸的肉棒还蛮好吃的……』 『我在说什么啊……连修文的我都还没……』 『其实……爸爸的……这样感觉……很好……』 虽然脑袋思绪很混乱,但嘴巴动作一秒都没有停懈 「母狗看镜头」 小芸听到主人的命令马上抬起头看着镜头 「你在干嘛?」 「我……我在舔我爸的肉棒……」 「那是肉棒吗?怎么看都是小鸡鸡吧」 「不……母狗爸爸以前是大肉棒的……」 「那怎么变小了?」 「是母狗……母狗下药让爸爸的肉棒变成小鸡鸡的……」 「你为什么这样做?这样你就不只男朋友是废物了,连爸爸也不是男人了」 「因为主人命令的,主人要母狗的男人全都不能像男人一样,好让母狗不会 被主人以外的男人碰,母狗必须听主人命令」 「那你爸又不是你的男人,为什么连你爸也要这样?」 「因为主人决定再多增加一只母狗,就是这个男人的老婆、母狗的妈妈,老 母狗美欣,所以也要让母狗的爸爸变得不是男人」 「很好,跟你男朋友说帮自己爸爸舔感觉是什么」 「修文宝贝,对不起我没帮你舔过你的小鸡鸡,那是因为主人不准,今天帮 母狗爸爸舔也是主人要求的,所以我没有做错喔,我很乖所以你不能生气,而且 就算爸爸吃药鸡鸡变小,也还是比你大很多,所以要让我自己选我也是会选帮爸 爸舔,是你自己废物不能怪我喔,爱你」小芸最后还给了镜头一个甜甜的微笑 「很好,母狗我明天晚上会下去高雄,记得帮我开门」说完阿德就关上视讯 了 小芸看着已经被没有影像的电脑,头低下继续帮自己的爸爸舔 小芸越舔越卖力,最后爸爸好像是高潮一样,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半身顶起, 射出一点点的精液在小芸嘴里,小芸轻轻地吞下『爸爸对不起,以后你就是个性 无能了,妈咪以后也会变成主人的母狗,你的老婆跟女儿都要去给别人玩了,不 过你也不会太难过的,主人说这个药会让你对「性」没有概念,也就是说……, 反正爸爸你也射在你女儿嘴里过了,开心点』,小芸对着没有醒来的爸爸心想 隔天早上,小芸起的比较晚,走到饭厅时爸妈已经在吃早餐看报纸了 「我们家宝贝大闺女终於醒了啊,太阳都晒屁股了」爸爸边看报纸边说 「你这个小丫头,最近我跟你爸都睡得很好,可能是你买的保健食品吧,帮 我们顾健康,结果自己晚起阿,小笨蛋」美欣边洗碗边念 「爸爸妈咪,我最爱你们了」小芸微笑地说

  到了晚上,小芸爸妈一样的昏睡在床上 小芸走到大门口,转开门锁,压下门把,赤裸着全身,跪在地板,迎接主人 「母狗,含进去」才刚把门打开,阿德就直接掏出裤子里的肉棒往小芸嘴巴 送 「嗯嗯嗯………嗯嗯………」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含主人的肉棒,小芸显得有 点吃力 来回抽差一会儿后,阿德推开小芸问:「卧房在哪里?」 「是,主人请往这边走,母狗已经把老母狗跟性无能爸爸的衣服脱好了」 「别理你爸了,以后让他吃药就好了,不用管他,废人一个」 「是,那主人要怎么玩老母狗」 「跟玩你一样」 走进卧房,看到小芸爸妈躺在床上,阿德大步走向床,一手把小芸爸爸推到 床下,把裤子脱了以后上床,并对小芸说:「母狗你也上来阿」 小芸顺从地爬上床跪在阿德身边待命 阿德摸了摸美欣的阴部,感觉乾乾的,没什么湿润感,转头问小芸:「我叫 你做的是你每天都有做吗?」 「当然有,主人的命令母狗不敢违背」 阿德伸手摸美欣的头,想摸狗的头一样,没多久美欣开始扭动身体,双腿微 微张开,就像是刚打春药以后的反应,阿德手往阴道一摸,摸出不少水来之后把 手放到小芸面前,小芸顺从地伸出舌头舔着自己母亲的淫水 「这药最好的地方就是像这样,用钥匙打开受用者的淫荡,只是开久了也会 永远开着哈哈」阿德对着小芸说 小芸一边把阿德的手舔乾净,一边听阿德解说,心想『主人没有对我用过这 东西,可见主人有多保护我多重视我,跟眼前这只老母狗可不一样』,不知不觉, 小芸已经不把美欣当妈妈看了,当作未来可能跟主人争宠的另一只母狗 看小芸舔得差不多,阿德收回手扶着美欣的么,肉棒对准肉穴,向前挺进, 直接插到最深处,美欣在身体本能的反应下叫出声音,阿德开始快速抽差,「母 狗,我现在干你妈,你有什么想法?」阿德把小芸拉到身边问 「她是老母狗本来就应该被主人干,只是这么容易就被主人干上,我觉得她 很犯贱」小芸把自己的乳头送到阿德嘴边,希望自己的主人可以舔舔它 「你就不犯贱啊?」阿德说完后把小芸的乳头含进嘴哩,下半身没有停止干 美欣,还腾出一只手揉捏美欣的阴蒂 「啊……我当然也……也犯贱………谁叫我是主人的母狗嘛!!……」小芸 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这个晚上,阿德仅靠着吸小芸的胸部就让小芸高潮,靠着20分钟的抽差跟 揉捏阴蒂让小芸的妈妈美欣有了睽违10年的高潮 天亮前阿德就离开小芸家到附近的旅馆休息 入夜后就让小芸打开家门,干小芸的母亲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20多天,到小芸回修文家住的前一晚,小芸按照阿德的 指示,把美欣的安眠药换成一般的维他命 而夜里,阿德一样干进美欣的穴里,但没有安眠药的效果,美欣马上就醒了, 模糊之间,好像有人在对自己的下体…… 感觉实在太怪异了,顶着一阵酥麻,美欣用力摇了摇头,终於清醒了,定神 一看,浮现一张讨人厌的脸 「阿阿……阿德!!你怎么在这里!?你在干嘛!?阿啊!!!!」回过神 来发现自己竟跟女儿那该死的前男友在做爱,美欣放声尖叫 阿德没理会美欣的尖叫,继续高速抽动,笑着说:「欢迎醒来,老母狗」

  -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