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下无双绿帽版](13)

[网游之天下无双绿帽版](13)


由于北冥雪经常找借口外出,何艺当然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同时她也发现 了慕容明月也是这种情况,这就让何艺产生了疑惑,所以在一个晚上,何艺跟踪 着慕容明月,当她看到慕容明月和王栋梁卿卿我我的走进王栋梁的别墅时,她不 由得怒火中烧,但是她又转念一想,这是慕容明月自己的选择,她又不影响自己 和陆尘之间的关系,虽然她恨王栋梁,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将陆尘的心留在 自己身上,而且如果现在和慕容明月闹翻,那她们之前的事情就会泄露出来,到 时候不知道陆尘将要如何看待自己。所以何艺决定不动声色的继续装做不知道。 在天纵里一场晨曦城保卫战,陆尘守卫在晨曦城的宫殿前,陆尘颓然看着前 方,一阵苦笑,没有想到第一场国战居然就打成了这样,古剑魂梦全军覆灭,只 剩下他一个人。开启着大地变身效果,陆尘重新杀回宫殿之门外,发现古剑魂梦 的众将已经全军覆灭,只还剩下他一个人开启着返生诀茕然孑立在这个满是尸体 与鲜血的杀戮之地。 扬起脸,看着空中,大雪纷飞,一片片雪花落在脸颊上,透着一丝丝的凉意, 他的青冥剑低垂,泛着血红色光芒。前方,一群北境联盟的玩家目光阴沉,正在 缓缓近前,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沖杀过来,似乎陆尘强杀掉维也纳的悲伤和暗之 懮伤,已经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了。 国战时限还有57分钟,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杀,宰掉他!弓箭手、法师,火力齐开!」 一连串的远程攻击下,身体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痛疼,不到十分钟,陆尘整 整挂了47次,等级也降低到了70级,完全无法与对方正面抗衡了,只不过他 的攻击力实在是太高,对方也近战职业不敢近身,烈刃斩、千冰斩一出,清一色 的秒杀,使得对方不敢越雷池一步。 高举起青冥剑,陆尘对着前方,丝毫无惧的大喝道:「除非把我杀到0级, 否则你们休想踏过这片土地!」 「轰轰轰!」 连续几个星河风暴之后,又掉了一级。 「叮~!」 系统提示:玩家请注意,你的返生诀使用次数超过80次,当你的等级低于 1级时,账号将会被强行删除! 「靠……」陆尘深吸了口气,冷汗不止,完了,看来他们真的完了。 十几个嗜血兽骑兵沖了过来,每人一剑,劈得他狼狈后退,整个人颓然贴在 了冰冷的城墙上,身后,血迹斑斑的镇魂斗篷也染红了原本苍白的城墙。 仰头看着天空,他想哭,又想笑。 …… 正在这时,忽然对方的人群中一片混乱,一道青色霞光刺透人群,轰然一击 带着烈焰的冰剑坠落在人群中,那是──林逸欣的冰焰斩?! 一定是她! 陆尘心里突然敞亮了起来,果然,人群被沖破,林逸欣开启了大地变身效果, 骑乘着冰镰战马,一袭雪色披风飞扬,手里提着利剑,策动战马来到我面前,温 柔的看着他,忽然笑道:「小骗子,为什么每次看到你,你都那么狼狈?」 她撅撅嘴,笑道:「你这个样子,真的会有女生喜欢吗?」 陆尘扶着城墙站起身,青冥剑柱在地上,颤声笑道:「逸逸……」 语气里,居然说不出的委屈,奋战了那么久,把古剑魂梦的战将一个个都打 光了,连他自己都被杀成了这样,居然在看到林逸欣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感到无 边的倦意与委屈。 林逸欣翻身下马,静静的站在那里,缓缓问道:「你爱我吗?」 陆尘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呵……」 林逸欣嘴角牵动了一下,却欲言又止,美丽的眸子里蕴满了泪水,直直的看 着我,双肩微微颤抖,道:「你太笨了,你是全世界最笨最笨的那个笨蛋!」 「逸逸……」陆尘伸手触碰她的手臂。 可是林逸欣却触电般的向后退去,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她深深的看着陆 尘,喃喃道:「他们都说我不爱你,都说我不懂爱,可是……可是我知道,我知 道那是爱,如果……如果我爱你,这份爱就一定天下无双,因为,我一生只爱一 次!」 天下无双…… 一个字一个字的印在陆尘的脑海里,林逸欣举起雪腻的手臂,抽泣着,美目 哭得通红,周身飞舞起炫目的霞光,照亮了整个天际。 那一颗晶莹的泪水缓缓落地。 「啪!」泪水滴溅在雪地上的时候,猛然爆出了惊天光芒,紧接着,形成了 一个沖击波,以林逸欣为核心,像是核子风暴一样的席卷了一群! 北境联盟的人马瞬间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 …… 「叮~!」 系统公告:玩家风色幻想使用神将技──【神泣】,造成全地图攻击,作为 惩罚,玩家风色幻想的账号永久性删除。 …… 陆尘浑身一颤,脑海里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 看向前方,林逸欣依旧深深的看着陆尘,骤然间,她的发丝化为点点紫色光 华零落在风中,紧接着,漂亮脸蛋化为朵朵数据光华飞散风中,整个头部、身体, 尽数点点星芒的沖天而去,涣然消失,就好像她从未来过个世上一般。 「啪啪啪!」 大雪的天气,忽然下起了雨,一颗颗冰凉的雨水落在陆尘的脸颊上,抬起头, 看着天空,他悲恸欲绝,心如刀绞。 ******************************** 终于,晨曦城保住了,可是林逸欣的账号被永久性删除,接下来的日子里, 陆尘为了讨回账号,独自一人去了上海月恆公司,而这时候的何艺产生了一种陆 尘将离她而去的恐惧感,她知道陆尘对她的爱是出自于感激,而对林逸欣的爱, 却是发自内心里的,这次林逸欣为了救陆尘强制发动了令游戏账号永久性删除的 神将技,令陆尘对她的爱更加强烈,这段时间陆尘为了林逸欣的账号四处奔走, 已经完全冷落了何艺,而被特制春药改造后的何艺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得到陆尘的 滋润,内心的欲火加上对林逸欣的妒火已经把她折磨得欲生欲死。令何艺产生了 疯狂的想法「一定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现在林逸欣还没回来,陆尘已经这样冷 落自己了,如果她回来以后,那不是更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绝对不能这样, 一定要让林逸欣沉沦,要让她自己从陆尘身边离开。」 该怎么让林逸欣自己离开呢?何艺想了好几天,最后下了一个往后令她和林 逸欣都万劫不复的决定。 何艺将慕容明月叫到自己房间。 「明月,你是不是跟王栋梁在一起了?」 「EVE,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慕容明月被何艺的问话 吓呆了。 「你不要瞒着我了,我有一天晚上跟踪你,看你进了他的别墅,我想知道如 果你们没关系的话你那么晚去找他做什么?」何艺冷静的问道。 「这……这……。」慕容明月没想到何艺竟然会跟踪她,而且还目睹了一切, 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明月,我们姐妹那么多年,本来你怎么选择是你自己的决定,我无权干涉, 但是你应该知道王栋梁是怎么样的人,你还和他在一起,你忘记他曾经怎么对我 们的吗?」何艺有点声嘶力竭的问道。 「EVE,对不起……,对不起,栋梁他为了上次的事情他也很后悔,他还 说过你要怎么惩罚他都没有意见,他是真心爱我的,EVE,求你原谅他。」慕 容明月放声哭泣了起来。 「他真心爱你?」何艺当然知道王栋梁是怎样的人,但是此刻她不想掺和到 他们之间,而是她需要从王栋梁那里得到她想要的东西,所以语气也缓了下来。 「嗯。栋梁是真心的。」投入爱河的女人是盲目的,慕容明月此刻就是这种 情况。 「如果他是真心的我也祝福你们,只要你自己开心,我不会干涉你们的,但 是你帮我约他下,我要找他问清楚是不是真心想跟你在一起的。」何艺的目的只 是为了让慕容明月帮他搭桥,她要找王栋梁。 「真的,EVE,你不怪我们了,真的太好了。我这就帮你约栋梁。」慕容 明月见何艺竟然不怪他们了,顿时喜形于色,放下心里的一块大石,听何艺要她 帮忙约王栋梁,也只以为何艺是为了自己好而想问清楚王栋梁,内心对何艺的感 激愈加强烈。 慕容明月约好王栋梁在XX酒店的306包间与何艺会面,当慕容明月要跟 何艺一起去的时候,被何艺以单独询问王栋梁,她在不方便的借口给阻止了。 当何艺来到了XX酒店的包间时,王栋梁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看到何艺 进了门,一身合体套裙遮掩不住她的身材丰腴而不失苗条,腰肢纤细,丰硕高耸 的酥胸几乎裂衣而出,浑圆挺翘的玉臀,黑色丝袜更是显出她成熟性感的丰韵, 一双丹凤眼本来是风情万种,性感迷人。看着眼前的伊人,王栋梁马上起身殷勤 的为何艺拉开椅子,当何艺落座后。 「EVE,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约我,真的让我受宠若惊啊,上次的事情是 我不对,我愿意做出任何补偿。」王栋梁对于何艺主动约他也是感到奇怪。 「不要再跟我提上次的事情,这次我来是要问你和明月的事情。」何艺淡馍 的回答道。 「我对明月是真心的,对于上次的事情我愿意对明月负责,如果EVE也愿 意让我负责的话……嘿嘿。」王栋梁狡诈的笑了笑。 「你做梦,我就姑且相信你对明月的真心,如果被我发现以后你对明月始乱 终弃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何艺狠狠的说道。 「那是当然了,我王栋梁虽然好色,但是始乱终弃的事情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王栋梁信誓旦旦的说。 接下来的气氛还相对比较和缓,等服务生上完菜后,何艺终于提出了这次来 得目的。 「把你上次对我下的药给我,避免以后你再去祸害别人。」何艺装做若无其 事的找王栋梁讨要。 「那可不行,那药可珍贵得很,那是我托了朋友从国外带过来的,现在那家 公司已经被查封,我总共只有三粒,用了两粒,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粒了,以后再 也买不到了,你说这样珍贵得东西我怎么可能给你。」王栋梁当然不可能那么简 单的交出来。 「把那粒药给我,你要多少钱,尽管开口。」何艺接着说道。 「你觉得我需要钱嘛,嘿嘿,EVE,你已经吃过一粒了,难道还想再吃一 粒啊,那玩意一粒就已经足够了,或者你想用它干什么啊。」王栋梁听到何艺竟 然会找他要春药,当即一反原先唯唯诺诺的神情,开始嘚瑟起来。 「你管我要来干什么,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何艺不怕王栋梁狮子大开口。 「嘿嘿,要给你也成,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王栋梁阴阴的笑了下。 「什么条件?」何艺问道。 「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EVE你陪我三天,三天一道,我马上把药给 你。」王栋梁终于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 「不可能,你换个条件,我出一千万给你买。」何艺没想到王栋梁对她贼心 不死,但是为了她接下来的计划,不好直接跟王栋梁翻脸。 「一千万是很多,不过我说过我不缺钱,如果我的条件你不能满足,那就只 能对不起了,那种药估计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有钱都买不到了。」王栋梁镇定的回 答,他虽然不知道何艺为什么急于要得到那种特制春药,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他也不着急。 何艺沉默了,她也知道要从王栋梁身上得到那药物没那么容易,但是却想不 到他竟然提出这种条件。 正当何艺还在想其他办法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身子从后面被人紧紧的搂住了。 她的手顺势按在了王栋梁粗壮的手臂上面,手指下传来的那种结实的触感,刺激 着她敏感的身体,竟然产生阵阵的遐想。 被特制春药改造后的身体竟然对异性的接触有那么大的反应,由于这段时间 陆尘为了林逸欣的事情四处奔走,间接冷落了何艺,何艺的身体许久没有被男人 这样碰触过,而此时在心底闪过一种异样的刺激。她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个坚硬 的东西紧紧的顶着自己的臀部,不是第一次经人事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 的理智告诉自己应该立刻制止王栋梁的这种行为,可是那种从身体上传来的刺激 和快感却始终令她无法张嘴。 何艺惊讶得忘记了挣扎,呆愣愣的看着放在自己腰上的粗壮手臂,她突然感 觉到王栋梁的大手竟然开始在自己的腰上游移,指尖游走过的地方带起了片片涟 漪。 半个多约来没有接触过异性的身子,瞬间敏感得泛起一阵寒颤。身体上的刺 激加上心理上的刺激,何艺一下子便感觉到一种酥麻难耐的快感,顺着小腹瞬间 奔流到了体下,身子如遭雷劈一样的轻颤了一下。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竟敢挑逗我!何艺羞红了脸颊,猛然按住王栋 梁邪恶的大手。 何艺听到身后的王栋梁似乎邪恶的轻笑了一下,随后一只粗糙磨砺的手掌便 沿着她的小腹缓慢的朝下移动,在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挲着。 何艺的心头躁动不安,心脏因为他的碰触而狂跳不止,敏感的肌肤因为王栋 梁的触摸,使她忽然感觉到下身不断的有异样的水流倾洒出来,胸前雪峰上的蓓 蕾因为他的碰触而逐渐绽放开来。 何艺当然知道现在的她有多么的敏感,她有时在商场和办公楼乘坐电梯的时 候,如果有异性不小心划过她敏感的身体,她便会产生这种刺激的快感。 尽管何艺有些贪恋这种异性的挑逗,可是她却不能允许除了陆尘以外的男人 这样放肆大胆的碰触自己娇柔的身体。于是她双手拼命的开始挣扎,企图找到一 丝逃脱的机会。随即何艺便发现王栋梁的力道好大,就算只是用一只手箍着她的 腰,她也始终挣脱不开他的掌控。 何艺发现王栋梁下身的硬件随着她的挣扎一下一下的顶撞在她的臀部上,隔 着薄薄的一层布料,那种坚实的触感令她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她激灵得打 了一个哆嗦,随即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因为她猛然感觉到体内的洪水有泛滥的 趋势。 何艺感受着身体里传来的那种喷薄的紧张感,瞬间忘记了手下的动作,双手 按在王栋梁结实的手臂上,闭着眼睛压抑着内心的激荡。他必须要忍受着因为他 的触摸而带给她身体的那种沖击,还要理智的抵抗那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念头。 王栋梁轻笑出声,低沉的说道:「反正你跟我又不是没有过,陪我三天又怎 么样,眨眨眼就过去了。」 「放……放开我!」何艺被王栋梁挑逗的言语警醒,继续挣扎起来。 王栋梁的笑声有些邪恶,何艺耳边听到他细微的喘息声,男性阳刚的气息喷 洒在她的脸上、耳畔,随后钻进颈窝儿里。王栋梁在她裸露的肩窝处落下轻轻的 一吻。随后,他的身子猛然向前顶了一下,何艺立刻发现自己敏感的中心点瞬间 遭到触电般的刺激。 她的身子轻颤起来,从与王栋梁嘴脣相碰的肌肤处,传来胡茬与肌肤摩擦出 的微痒刺激,还有从她最最娇嫩的地方开始,一直向全身蔓延起一层细密敏感、 汹涌澎湃的涟漪。何艺忽然感觉到体内一阵抽搐,裙摆下的小裤裤一下子便湿滑 得紧贴在了她的敏感处。何艺被这种刺激搅动得险些惊呼出声,但是瞬间便被那 种沖向大脑的快感所麻木了神经,只能闭上眼睛,任凭这种麻木蔓延到全身。 「别紧张嘛,我只是感觉你的肌肤好滑啊,忍不住就想要伸手触摸一下。好 了,我们继续说吧。」王栋梁轻声细语的说完,竟然瞬间松开了对她的钳制,一 下子坐回他的椅子上。 何艺在原地僵硬着身子站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竟然陶醉在了王 栋梁刚刚所带来的刺激当中。她羞愤的用眼角偷瞄了一眼坐下的男人,只见他一 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她才猛然一个趔趄,发现自己竟然腿软了。 此时何艺的心里小鹿乱撞起来,那种偷情一样的刺激,还有久违的男性触碰, 在心底一直纠缠着她,挥之不去。 「考虑得怎么样了,要知道这可是最后一粒了,效果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 而且你想要这个药肯定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要装清高了,反正你都被我 干过了,再多干一次又能怎么样。」王栋梁出声打破了两人间的沉寂,他对何艺 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你……」何艺听到王栋梁的污言秽语,不由得惊慌起来,瞬间,她看到王 栋梁露出邪魅的笑容,突然将脑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脑侧,厚实饱满的嘴脣随即 压向她的脸庞。何艺害怕的将头转过来,双手再次抚上了他结实的手臂,企图挣 脱出他的禁锢。 何艺的鼻尖仍旧残留着刚刚闻到的王栋梁身上好闻的古龙水的香味,女性荷 尔蒙瞬间在体内沖击开来。 王栋梁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处,深深的嗅着她身上的味道,转而轻啄她的脖颈。 何艺再次感觉到从脸颊开始一路蔓延到胸口的那种燥热难耐的感觉,身子也不自 觉的再次轻颤起来。 「真敏感,你现在的身体敏感的要命,我碰触过的地方瞬间就会变成粉红色。 真想看看你衣服里面的肌肤是不是也会有这种变化。」王栋梁露骨的言辞刺激着 何艺激荡的大脑,她简直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一个男人会将这样色情的话说得那么 坦然。 「不……」何艺轻轻扭动身子,口气有些求饶的想要挣脱王栋梁对她的这种 魅惑。是的,魅惑,这是一种危险的警告,何艺似乎预感到自己心中的那丝渴望 已经随着王栋梁的举动,开始逐渐蓬勃发展起来。 王栋梁的大手根本不给何艺一丝迟疑的机会,一下子便伸进了她的窄裙下摆, 直接沿着她光滑的肌肤开始缓慢的上行。 何艺发出一声浓重的喘息声,王栋梁的嘴巴竟然吸吮住了她敏感的耳垂,而 另外一只大手竟然在她挺翘的山峰下,挑逗着她内衣边缘的钢丝托。 天呐!这是怎样的一种刺激,何艺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只感觉到浑身 犹如被浸入蒸笼,那种火烧火燎的煎熬烧得她的肌肤滚烫。 「不要……」何艺用一只手阻止着他在自己雪峰下的大手,一只手紧拽着裙 子想要遮掩自己泄露的春光,可是却从耳畔传来王栋梁浓重的喘息声,还有声声 轻咂吸吮声。臀部后方结实紧密的刺中感,令她如何抗拒得了这个充满攻击武器 的男人?何艺如何保持着一丝清灵守住自己的城池?她像久旱的大地终于得到雨 水的滋润,从身体里湍湍流出止不住的激流,在王栋梁不住的挑逗下器械投降。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脑中只残余下一个念头:我要这种刺激,我要这种抚摸, 我要男人的肉棒! 王栋梁猛然扳过何艺的身子,一下子吻上了她死死咬住的双脣上。何艺纤细 的手指瞬间触碰到了他敞开纽扣的胸膛,双手与结实的胸前瞬间贴合的触感,令 她的双手不自觉的用力抓了一下。滚烫、霸道、坚实、挺拔、诱惑,这是她对此 刻王栋梁身体的概括。 王栋梁狂野的亲吻着何艺的双脣,似乎想要将它们狠狠的吃进嘴巴里面。他 的双手一下子抚摸上她滚圆的臀部,隔着那层紧贴着娇嫩肌肤的底裤,狠狠的揉 搓了起来。 王栋梁忘情的亲吻何艺的脸颊、眉眼、耳际还有脖颈,何艺只能跟随着他嘴 脣变换的位置而不停的摆动着头颅。 他的大手沿着何艺的内裤边缘游走,不停的在何艺的腰际和双腿缝隙之间蜿 蜒。他的下身一直抵触着她的小腹,在两人这样紧密的贴合下,硌得何艺好不舒 服。 何艺伸手想要去触碰那令自己不舒服的源头,可是当她的手刚刚接触到那柄 神兵利器的时候,王栋梁竟然腾出一只手,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按在了上面,摆 动着她的手指,缓缓的揉搓起来。何艺被手中充实的感觉刺激得头顶的头发都好 似直立了起来,猛然呼出一口浊气。 王栋梁似乎知道何艺的兴奋,竟然一把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抓起她的手便 塞了进去。单单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来触碰那心仪已久的物件儿,何艺猛然感觉 到自己的心脏随着血液的流动快速的奔跑起来,好像随时有迸裂到爆炸的可能。 王栋梁亲吻着何艺的脖颈和耳垂,一只手控制着她的手缓缓的抚摸着那个巨 物,一只手伸进她的底裤边缘,直接触碰在了她娇嫩的肌肤上。王栋梁动情的摩 挲着,用指尖挑逗着,沿着她的臀部缝隙一直画着线条。何艺被他刺激得夹紧了 翘臀,似乎他的每一次划过都能够激起她身体无限的余温,动情的迎合。 何艺没想到王栋梁竟然敢如此对她?可是,此刻她又为什么竟然没有一丝气 恼,还从心底泛起那抹期待的遐想。 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何艺手中可以感觉得到王栋梁炙热的源泉上渗出微微 的精华。虽然有些迷醉在王栋梁的碰触当中,更加迷醉在自己手下结实的胸膛和 坚硬的挺拔之下,可是何艺知道两个人身处的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饭店。 「不……放开我……」何艺用残余的意念唤醒自己迷醉的大脑,推阻着王栋 梁令自己痴迷的结实胸膛,也扭动着被他掌控,按在那方令她疯狂的土地之上的 玉手,抵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竟然还能够抗拒得了我,你真是一个倔强的女人。 不过,就是你这种抗拒排斥的娇羞样子,令我迷醉。」王栋梁知道何艺因为服用 过他的特制春药,身体已经变得极为敏感,这次有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轻易放 过了。 不等何艺做出反应,王栋梁一下子将她按在墙壁上,一条腿支撑在她的双腿 之间,死死的将她箍在了结实的胸膛和墙壁之间。 王栋梁猛然亲吻上何艺因为惊吓过度而略微有些发白的嘴脣,在她还来不及 闭上的嘴巴里肆意的搅动允吸起来。 「哼……」这突如其来的侵犯,令何艺呆楞住了,随即开始扭动起身子和手 臂,用力的挣扎着。 王栋梁不顾何艺的反抗,两只大手一下子便攀上了何艺高耸挺翘的雪峰上, 一只手拉扯着何艺肩上细细的吊带,一只手竟然伸进了她的内衣里。 何艺惊慌的扯拽着他的大手,可是从娇嫩的肌肤上传来的那种犹如砂纸一般 粗糙的摩擦感觉,顿时令她的娇躯异样起来。 「唔……」何艺想要出言阻止王栋梁的举动,可是嘴巴被他死死的封住,许 久没有经受这样热烈亲吻的她,再加上身体上传来那种难以忍受的刺激,何艺挣 扎的力道逐渐小了下来。 她的大脑不停的想着:不!不要这样!她不能背叛陆尘。可是她的大脑对身 体下达的指令却是:对!就是这样!给我更多一些吧! 何艺逐渐感觉到王栋梁下身的变化,那个有着坚硬物件儿的地方,此时正紧 紧的抵在她裸露的大腿内侧。 王栋梁疯了一般的亲吻着何艺的脸颊和雪白的脖颈,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她的 身子,一只手却在何艺的胸前挑逗起来。从山峰处的至高点开始,何艺感觉到一 股急速的电流瞬间朝着自己全身的毛孔蔓延开来。 「不……」何艺因为他的亲吻和挑逗,身子一下一下的贴着墙壁抖动起来。 这种刺激感简直令她疯狂。 何艺的双手放在王栋梁裸露的胸口上,手下那灼热的触感令她一阵迷惘。不 自觉的,何艺伸出手指,在王栋梁轮廓分明的胸肌上缓缓的滑动起来。 王栋梁似乎看出何艺的动情,动作逐渐缓慢下来,放在她身后的大手也滑到 了何艺的裙摆下方,一下子便触摸到了她不着寸缕的臀部。 王栋梁好像有些诧异,停下了嘴边的亲吻,似乎有些不确定的用手在何艺的 臀部上揉搓了几下,又抚摸了几下,随即兴奋的再次露出那抹邪恶的笑容。 「EVE,没想到你这样渴望我,你这敏感的身子刚刚一定没有得到满足。」 何艺被王栋梁露骨大胆的言辞羞红了脸颊,瞬间想起自己下身此时是一片空 旷。 王栋梁根本不给何艺回神的空隙,大手手指猛然沿着那深深的沟渠边缘轻轻 的游移开来,那种轻到随时可以离去的触碰,那种九曲回肠的悠扬逗弄,一下子 令何艺的臀部紧绷起来。 下身的春潮早已经激情荡漾,何艺感觉到王栋梁紧紧抵在自己最私密地点的 裤子上一片潮湿,紧贴着自己的敏感点是那样的难受异常。她忽然想起自己下身 那块似乎可以滴出水来的纱质布料。 这块美妙的私密处被王栋梁仿佛带电的手指划过,令何艺本就敏感的身子更 加的敏感起来,她猛然感觉到从小腹处窜出无数条火龙,叫嚣着便沖向了下身唯 一的发泄口,积压了半个多月的欲望都一起爆发了出来。 何艺痛苦的扬起了脑袋,紧咬着牙齿的面部表情有些狰狞可怕,双手死死的 抓在王栋梁肩膀处高高隆起的肌肉上,身子瞬间僵硬起来。 王栋梁似乎了解何艺的身体比她自己还要多,他一把拉下何艺低垂到肩膀处 的内衣肩带,内衣应声垂到了何艺的胸部以下,那一对雪白的玉乳瞬间便暴露在 了空气当中。 王栋梁低头猛的凑向一只玉兔,伸出火热的舌尖,灵活的跟随着手指一起, 将这种极致的挑逗进行到底…… 当何艺逐渐将那种麻木的感觉回神的时候,却回不去清明的状态。 王栋梁的一言一行都透露出极致的暧昧,将她一直压制着的蠢蠢欲动的心撩 拨得更加火热。 何艺的大脑里明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强奸过他的人,但是何艺的身心却完全沉 溺在他的这种言辞和举止之中。 「真敏感。」王栋梁感受到何艺逐渐放松的身体,抽出一点忙碌的空隙说道。 何艺全身热得滚烫,似乎羞涩又似乎有些满足的瘫软在王栋梁的肩窝处,将 娇俏的脸庞藏起。王栋梁灵活的手指一直在她挺翘的雪峰山尖上抖动,期望何艺 与自己都获得身心的最大满足。 何艺咬紧牙关,忍受着从胸前某一点处带来的那种状似升腾的触感,大喘着 粗气高昂的头颅,表明自己很是享受。 「EVE,这么难忍的刺激,你竟然连声都不出,你究竟是怎样忍受的呢?」 王栋梁犹如催眠师般的暧昧言辞在何艺的耳边回荡,那粗俗的语言总是令何艺的 身躯娇颤。 「不要在这里好吗?」何艺的声音婉转,没有一丝力气。经过刚刚的刺激, 她已经彻底的瘫软了,虽然她已经欲火焚身,已经彻底臣服在自己的欲望之下, 忍不住渴望着王栋梁将他的巨物插进自己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里。但是她还是不 敢在酒店包厢里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毕竟酒店的包厢隔音不是那么好,万一传出 什么声音出去被人听见,她就不要活了。 「EVE,我带你到上面开间房间,让我好好的爱你,好吗?」王栋梁也同 样有这个顾忌,见此刻何艺已经服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立即提出开房。 「嗯……。」已经欲火焚身的何艺低着头满脸通红的回应着。 王栋梁帮何艺整理了下散乱的衣服后就搂着双腿发软的何艺出了餐厅,到大 堂迅速订了一间高级套房,此时的何艺宛如妻子般的任由王栋梁摆布,她在自己 的浴火和王栋梁的挑逗下,加上为了要得到她计划中关键的药物,她已经完全顺 从了王栋梁。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