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上、下)

[夜深人静](上、下)


*********************************** 楔子 「翻过来,边缘压平,把四个角调整好,OK了。珊珊,过来。」 终于照着网络上的方法,折成乐一顶纸质的小公主冠,李建立刻叫女儿过来 试戴。 「po……pa……」 今天刚满一周岁,正在蹒跚学步的小女孩,扔掉手里的小黄鸭玩具,口里含 混不清地叫着「爸爸」,摇摇晃晃地向李建走去。 小心地将那个不太结实的王冠给女儿戴上,李建双手轻轻托着小宝贝的脸颊, 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我的小公主真是漂亮。这一年没有妈妈,跟着爸爸让你受委屈了。」 「po……pa……」 天真的孩子,听到「爸爸」两个字就跟着学起来。 「小丫头,真会讨好人。」开心地笑着,李建将女儿抱起,「你很快就要有 妈妈了。我们来学着叫妈妈好不好?」 「po……pa……」 「哈哈哈哈,不想学吗?等你妈妈见到你,你就只会叫爸爸的话,她会吃醋 的哦。你妈妈啊,最小心眼了。」 想起妻子无数次撅着小嘴撒娇的样子,李建的嘴角挂满笑意。 「不想学就算了。今天是我们小公主的一岁生日,来爸爸给你点蜡烛。」 将女儿放下,李建小心翼翼地将插着一根蜡烛的小蛋糕端过来。 「叮!」打火机发出清脆的响声,一盏火苗升腾而起…… 「什么???这个价格都嫌贵,我说,你们肯定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看着眼前这个黑瘦的秃顶老头一脸贼兮兮的表情,李建不禁 纳闷:不过是租个房子,难道还有什么必须提前知道的? 「你看你看,我就说你们不知道,不知道还能找到这里来,缘分啊,缘分啊。」 老头嘴里唠唠叨叨的,但就是不说出到底是不知道什么。 「叔叔,您一直说不知道不知道,到底我们该知道什么啊?」李建身边的于 娇看不下去了,插了句嘴。甜甜的一声叔叔,立刻让老头乐开了花。 「你看,还是人家小女娃,人长得漂亮,嘴又甜。哪像你个小伙子,上来就 砍价,也不想想我都是快入土的人了,难道还能贪你们这点钱不成?」或许是人 老了就啰嗦,虽然停止唠叨,老头的话题又转到教训年轻人上来。 「哎呀,叔叔,他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就告诉我嘛。」再撒一次娇, 老头的嘴都快咧到耳朵上了,忙不迭地点头。 「我跟你们说啊,这套房子,可是大明星穆瞳住过的,你们不知道吧?」 穆瞳!去年忽然隐退的那个天后明星!李建心里有点激动了。 他没法不激动。当今世上的女人,在李建眼里,能称得上完美的只有两个。 一个是女友于娇的前室友萧寒烟,另一个就是穆瞳。这样的看法虽然对女友不够 尊重,但是,有差距就是有差距,这点谁都不能否认。想到这里,李建心虚地扭 头看了一眼于娇——她脸上倒是没有惊讶,满满的全是不相信。 对啊,明星的住所都很秘密,他说是穆瞳住过的就是穆瞳住过的,谁来证明? 「大爷,我说您不是诓我吧?这屋子装修这么简单,穆瞳能住这地方?再说 了,您说这是穆瞳住的它就是了?那我把我家腾空了说是ENOZ住过的也行咯?」 「嗨!我说小子,你听听你女朋友是怎么叫我的,你跟她不同辈咋地?还有 听听你说那话,说出去让知道的都笑掉大牙!ENOZ从出道就跟穆瞳住一块, 就在这间屋子,你不知道啊?」李建的话明显惹得老人不高兴了,刚刚还有一点 客气,现在则全是教训儿子的口吻。 「哎呀叔叔,您别生气嘛。我男朋友不会说话,他的意思是,您总得给我们 拿点证据,如果我们租了这房子,将来出去跟人显摆也有底气不是?」 「唉,还是小姑娘说话中听,我要是早几年认识你啊,肯定把你介绍给我儿 子,省的跟着毛头小子受欺负。」狠狠瞪了李建一眼,老头招手示意他们跟过来。 毫不礼貌的话和表情让李建当场就想发作,但于娇抓着她的手握了握,示意他忍 耐一下,然后他又想到了穆瞳,默默地和妻子一起跟着老头走出房子。 「大爷,不,叔叔,您该不会姓王吧?」看到老头就住在隔壁,李建不放心 地问了一句。毕竟隔壁老王的传说太可怕,他要是真姓王,这房子可不能随便租! 「姓王?我为啥姓王?老头子姓李,李友明!」 「叔叔,您这名字挺熟啊。」于娇依稀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李是大姓,我们那年代叫这名字的又多,你再认识几个李友明也不奇怪。」 随口敷衍着,李老头打开了房门。 如果刚那间屋子的装修陈设是简单,那这一间就是简陋了。开始还以为两个 屋子是一样的户型,但进来后才发现这间明显小了一块,而且除了必要的几件家 具外别无长物。能在这么高档的小区看见这么破的房子,李建还真是有点惊讶。 「小伙子别奇怪,这屋子是原来穆瞳的保镖住的,简陋了点。」看李建一脸 怀疑的样子,李友明随口诌到。 「穆瞳还有保镖啊?电视上都没见她带过呢。」于娇随便在屋里打量着,看 到一扇紧闭的门,本能地伸手去推。 「嘿,丫头,那是老头子的卧室。你个小姑娘咋第一次来就往男人的卧房钻!」 「哎呀,叔叔,你怎么这样说话啊!」于娇羞红了脸,跑回李建身边。 李老头的轻佻让李建有点生气,几乎想出言呵斥的他,在看到李友明从抽屉 中取出的一沓照片时又立刻呆住了。 「呐,自己看吧。千万别说这是假的,你上一任租客都拿去鉴定过了。」 拿过照片一张一张细看,翻了几张,李建就基本肯定这些照片都是真的。 照片的内容很丰富,有穆瞳的独照,有分别和欧阳千寻和长门有希的合影, 也有三人的合照。这些照片很明显都不是摆拍,是如假包换的生活照,尤其是三 女打闹的场面,一丝做作也看不出来,背景也确实是刚才的房间。话说作假也要 有素材,穆瞳在线上的时候私生活的报道几乎为零,作为她的铁杆粉,李建收集 到的照片也仅仅是些专辑的宣传照、出席活动的照片和MV的截图,像这种生活 化的表情根本一张都找不出来。目前,穆瞳已经隐退,手里的这沓照片对她的粉 丝来说绝对是无价之宝! 「叔,如果我们租房子的话,您能不能把这些照片送给我啊?」 「哎哟喂,你可别突然这么热情,老头子受不了。」被李建一声亲昵的叔叫 的浑身起鸡皮疙瘩,李友明连忙摆手,「这些照片是我收拾房子的时候找出来的, 可能是穆瞳走得急,忘了带了。说不定哪天会派人回来取呢,不能给你。」 「那您让我复印一份呗。」 「也不行,老头子一把年纪了,但也知道这样不道德。」 「叔……」 「打住!今天看你小两口有眼缘,房租可以再少两百,但是照片的事免谈!」 「唉……那好吧,我们租了。」 「谢谢叔叔!」 「唉,说到底,还是小姑娘懂礼貌啊。要不是我儿子……算了,不提这个。 喏,这是钥匙,一会交完房租,你们就随时可以搬过来了。」 「老公,谢谢你。」 终于将大件小件全都收拾妥当,于娇双手搂着李建脖子撒娇道谢。 「谢什么,这都是我应该为你,不对,是为我们做的。娇娇,我都迫不及待 等你毕业了。」 李建是个跨国公司的小白领,薪酬很好,家境也不错,长相斯文帅气,性格 随和,因此能得到于娇这个美女大学生的青睐。两人是在一次招聘会上认识的, 李建所在的公司涉及医药行业,而于娇是下半年就将毕业的医学院学生,那次短 暂的面试中,于娇表现的睿智、犀利,但又不乏少女的天真可爱,虽然最终没有 获得那份工作,却捕获了李建的心。之后在他热烈而浪漫的凶猛追求下,两人很 快陷入热恋,并决定等于娇一毕业就结婚。深陷爱情中的男女,一天都不想分开, 李建的经济条件又允许,所以她租下这间堪称豪宅的屋子,和于娇构建起了只属 于二人的小世界。 我们的世界,只有两个人,说三个字:我爱你! 这是乔迁之喜这一天,李建为于娇贴在卧室那面大镜子上的深情告白。此刻 两人便相拥着,看着这面镜子、这句话,心里,是满满的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娇娇,我想要你……」 甜蜜的时刻最易激起情人之间的情欲,李建舔吻着于娇的耳垂,发出求欢的 讯号。 「不要啦,刚刚出了一身汗,人家要先去洗澡。」 「好啊,我也出汗了,一起洗!」不由分说地,李建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 的衣服。 「呀!色狼!!!」 …… 一番激情过后,疲惫的二人相拥着沉沉睡去。淡淡的月光从窗外洒进来,在 地上铺成一片莹白的颜色。 一具赤裸的肉体,不发出一点声音地蠕动着。 一双眼睛,静静看着这一切。 卧室里,一阵淡淡的馨香…… 「李叔,这么早就出去啊。」 早上没课,睡到日上三竿的于娇吃过李建离开前准备好的早点,才慢吞吞地 换上衣服,准备下楼去散个步。一出门,刚好遇见李友明也开门出来。 「还早啊?这太阳都快升到头顶上了。年轻人就是好啊,睡的香,哪像我这 老头子,半夜半夜的睡不着。」 李友明年老话多,一开口就是一串。 「您精神看起来好的很,身体也壮实,哪里老了?」 一面说着好听话,于娇一面跟随着老人进入电梯。 「丫头真是会说话,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媳妇就好喽。」 李友明上下打量着于娇,一件宽大的白色卡通t恤,一条灰色的运动裤,一 双粉红色健步鞋,长发随意地扎着马尾,脸上是昨夜的激情留下的慵懒神色,整 个人,散发着青春少女独有的美感。 「您儿媳妇,不让您满意吗?」主观地将老头口中的「媳妇」当做是「儿媳 妇」的意思,于娇好奇地问道。 「满意,呵呵。满意……」 那个固执的瞎眼丫头,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她拿命换回来的,有什么不满意 呢? 跟要出门买菜的李老头说过再见,于娇随意地在小区里四处溜达。住户很多, 随处可见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她们或各自散步,或三两个凑在一起交流着育 儿经验和生活八卦,脸上无不洋溢着对幼小生命的爱意,和对生活的满足感。 这就是所谓的「人妻」的生活吧……于娇默默地想着,想到今后,自己也会 如她们一样,带着自己和李建的小宝宝,如数家珍地和别的妈妈们讨论哪种尿不 湿更能保持干燥,哪种治拉肚子的偏方更有效,心里就涌起满满的幸福感。 今年才22岁的她,比起同龄人对未来职场的雄心壮志,却更加向往一份和 睦美满的家庭生活。如母亲一样做个家庭主妇,做饭、带孩子、看电视剧,偶尔 约三五好友逛街聚餐,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她想要的。 「ma……mai……」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将于娇误认成妈妈,张开 双臂扑到她的腿上。粉嫩的小脸颊贴在大腿上抬着头,孩子独有的明亮眼睛里映 出自己的神往。 我也好想要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女儿…… 「老公,我跟你说啊,今天我遇见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女孩,她还把我当成妈 妈主动抱我了呢!」 李建一回到家,于娇就扑进他怀里兴奋地描述着。她不确定李建是否想早早 的要个孩子,可是在她心里,想要拥有爱情结晶的想法是如此迫切。沉浸在爱情 中的于娇,学业、事业早已被抛诸脑后,一心只想做个拖家带口的幸福小女人。 「宝贝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就想要生个小宝宝啦?」 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可爱女友的想法,李建笑着打趣。 「讨厌啦!人家有没有说自己想生……」 「可是你脸上写了五个大字诶,看,我要生小孩!」 温暖的手指在于娇额头上装模作样地比划着,惹来小粉拳一顿捶打。 「宝贝,我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就来做人好不好?」 虽然工作了一天有点疲惫,但于娇撒娇的样子太过诱人,李建的小弟弟很快 就蠢蠢欲动了。 「才不要!先吃饭啦,人家昨天晚上被你弄的现在腰还疼……」 「昨晚我有那么勇猛吗?」 「讨厌!不许说啦!」 吃过饭,洗了澡,两人还是来了一场亲昵的缠绵大战。不过,生孩子对此时 的他们来讲还的确太早,避孕措施还是必不可少的。于娇明白这些,所以只是把 美好的期冀压抑在心底,静静等待着自己成为新娘子那一刻,尽情地张开双臂拥 抱属于两人的幸福。 其实未必需要真的组建一个家庭,现在的于娇和李建,生活和普通的夫妻也 没什么两样。白天各自忙于事业和学业,晚上享受温馨的二人世界,这是许多人 都羡慕不来的幸福。生活中的李建,温柔体贴,对于娇呵护备至,床上的李建, 奔放狂野,每每带给于娇欲仙欲死的享受。两人几乎夜夜欢爱,导致她起床愈来 愈困难,不过虽然腰酸腿痛是常有的事,饱受性爱滋润的身体却愈发的成熟诱人, 如一颗芬芳甜蜜的果实,让任何男人看到都忍不住想尝一口。 「娇娇,今天又没课啊?」 「嗯,是呢。该毕业了,课少。」 李友明对于娇很有好感,又是长辈,虽然称呼略显亲热,但一向大方的于娇 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也是热情的回应着。 「小女娃家天天在院子里晒太阳,浪费青春啊。」虽然是谴责的话语,但李 老头的神色,更多的是羡慕。 「哪有?这叫享受生活好不好?年轻的时候不享受,等到像您这样……啊,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啦。」说到一半便惊觉不妥,于娇连忙道歉。 「嗨,没事。老头子都一把年纪了,你说的那些道理怎么会不懂?」李友明 说着,在于娇身旁坐了下来,似乎今天也是没什么事。 「李叔,怎么没见过您儿子来看过您啊?」每次见到老人都是孤身一人,于 娇有点好奇。 「他啊,工作忙……」提到儿子,老人的神色就有点哀伤,这让于娇有点不 高兴。 「哪有工作忙就可以不看望父母的!?这根本就是不分主次嘛!」 「呵呵,丫头你好像比我还生气啊,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啊,真的不多啦。」 「叔叔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要是早几年认识你啊,一定把你介绍给我儿子 ……?」 学着李友明老气横秋的语气,两人都被逗乐了。 「丫头真淘气。」伸手在于娇脑袋上抚摸一般地轻拍了一下,好似父亲在爱 抚女儿一样,于娇愣了一愣,随即甜甜地笑了起来。 「叔叔,我平常没课时候在这也没什么事,你要是觉得寂寞了,就来找我聊 天吧。」 日子平谈无奇地过了两个多月,李建与于娇依旧恩爱的如胶似漆,李友明时 不时会来找于娇闲话家常。这个老人有着独特的睿智,总是能解答于娇一些困惑 已久的问题,虽然有些想法不免迂腐,有些又过于偏激,但总体来说还是给了于 娇很大的帮助。不知不觉间,她已对这位老人从普通的敬重变为有点类似于对家 中长辈的敬爱的感觉,而她也能明显感觉到,老人看自己的目光,由最初的略带 色欲,到现在已经不含杂质,单纯的好像在看女儿一样了。 于娇当然并不清楚李友明曾经是个多么令人憎恶的人,在他的面貌出现在教 室的幻灯片上被当做医学界败类公示的时候,她不知道翘课跑到哪里去。只是短 短几十分钟的巧合,便铸就一生无法挽回的错。也许她的善良、贴心已经打动了 李友明的铁石心肠,但有些事,做过了便无法回头。 于娇怀孕了。 填坑计划第一弹完成 *********************************** 「老公,我怀孕了,我真的怀孕了!我们要有小宝宝了!」 不知道别的男人在看到两条线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此时的李建,望着欢呼雀 跃的于娇,有着强烈的荒唐感。自己的小女友似乎对她还是个大学生的现实完全 没放在心上,自顾自地沉浸在将为人母的喜悦中。 「娇娇,我们不是一直有戴避孕套的吗?怎么会怀孕啊?」这是最让李建在 意的,毕竟除了安全期外,两人做爱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照理说不该发生这样 的事才对。 「哎呀,不是都说安全期也不是绝对安全吗?而且你每次都是要射的时候才 戴上套子,之前肯定也流进去了一点嘛……老公,你是不是在怀疑我?」 「没有啦!怎么可能!」看着于娇的大眼迅速地蒙上一层水雾,李建立刻摆 手否认。其实女友说的可能性他也赞同,不过,自己真的有准备好当一个父亲吗? 「娇娇,你觉得,我们现在有准备好做父母吗?」 「这种事情是怎么准备也不会够的啦!难道说,老公你不想要这个宝宝?他 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明明前一秒还笑得像朵花,下一秒立刻滴滴答答掉泪,对于于娇这样强大的 变脸技能,李建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她说的也对,既然自己早已决定和她相守一 辈子,也决定不让她出去吃苦受累地工作,同时亦不排斥有个孩子,那还需要什 么准备呢? 「娇娇,我只是觉得,这么早当妈妈,你会不会太辛苦?」 「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和老公你有个小宝宝了。 我不管,我要开party,告诉所有姐妹这个好消息!反正还有三个月就毕业 了,到时候我穿多一点,学校也看不出我怀孕的。」虽然平常脑子不太灵光,但 此时为了保护小宝宝,于娇倒是把一切都计划好了。 「好吧,既然这是上天恩赐给我们的礼物,那我们就开心的接受吧!」 「吔!老公好棒!」 既然已经决定要孩子,便没什么好再犹豫的。李建特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举 办party,邀请于娇的同学好友前来庆祝。但考虑到怀孕的事情不便公开, 只说是延迟庆祝乔迁之喜,并借机向大家宣布两人的订婚计划。难得的是,不仅 姐妹好友悉数到场,连平常不参与此类场合的萧寒烟也被于娇拖来。对寒烟,于 娇有着难以解释的亲近感,又知道她绝对能做到守口如瓶,所以仅偷偷将怀孕的 秘密告诉了她。而寒烟也果然够义气,party中所有向于娇贺喜的敬酒都由 她和李建挡下,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被灌的大醉,被带回于娇房里住了一夜。 第二天,李建于娇相挽着出门买早餐,回来时寒烟已不见踪影,只当这个内 向的丫头羞于酒后见人,早早逃跑了,两人也没有在意。毕竟要做的事情还有很 多,要一件一件开始处理。当然,这些事情大都交给李建,而于娇只需安心待产 即可。 怀孕待产的日子其实十分无聊,甚至可以说是痛苦,虽说于娇本身便是学医, 有很多方法可以减缓自己的妊娠反应,但她固执地觉得即使是晨吐也是为人母者 幸福的一部分,所以自虐一般硬挨着受罪。奇怪的一点是,李友明再没来找过自 己,或者说,他根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忽然消失无踪了。而萧寒烟也没来看过 自己,甚至在自己去办理毕业手续的时候,她对自己有很明显的逃避的感觉。粗 枝大叶的于娇以为那只是寒烟承受秘密的心虚感作祟罢了,没怎么往心里去。但 若当时她能够逼问一下,很多事情也许还来得及阻止。 九个半月匆匆过去,于娇在预产期前三天诞下一名女婴,取名李霂珊。此时 的她,已经于李建登记结婚,并在市区买好一套新房装修完毕,只等过个夏天, 甲醛散尽,一对夫妻和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就可以共享美满幸福的生活了。 于娇家在外地,父母过来多有不便,况且两位老人对她此次的自作主张十分 不满,仅来看望过两次就很少再来,而担心刚刚生产完,于娇的情绪不怎么稳定, 婆媳相处易出问题,所以李建也没有让自己那个不太好相处的母亲前来帮带,仅 请了一个月假,同时雇月嫂将于娇伺候出月。然后娇妻便坚持自己带孩子,不愿 劳烦他人。李建深知此时的于娇对孩子的独占欲望强的可怕,也便由她去。 白天工作,晚上回家逗孩子,李建的小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直到有一天 回到家,看到于娇眼睛红肿,像是大哭了一场的样子,赶紧慌慌张张地询问。 「没什么,就是宝宝早上有点不舒服,我带她去看病了。」 「那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一点小事嘛,干嘛让你担心。而且大夫已经说了,没什么事。」 「是吗?」狐疑地看着于娇,李建问道,「那你怎么会哭成这样?」 「呜呜呜……」一听到发问,于娇又大声痛哭起来,旁边珊珊听到母亲的哭 声也开始嚎啕大哭,将李建弄得不知所措,只得两边安抚。过了好一会,于娇才 平复下来,抽噎着讲出原委。 「那个护士……好凶……给宝宝……打针的时候……弄得她……很痛……」 原来只是这样的事啊。李建松了口气,嘴上好言安慰着,心里却觉得当妈的 女人果然是够大惊小怪的。 「老公,我也是学医的,而且打针的课程学得很好,以后宝宝的预防针由我 来打好不好?」 「啊?那不行吧?」被娇妻忽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李建本能的立刻反对。 「你不爱我,也不爱宝宝。你就是想让我难过,让她痛苦……」 女人的必杀技一出,李建也只好乖乖投降,暂时答应下来。 「那你先让我试验一下,我已经好久没摸过针筒了。」 「啊?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你现在多痛一下,将来宝宝就会少痛一下!」 虽然对妻子的区别对待有点微词,但李建最后还是苦笑着被抽了一针筒血出 去——连设备都买好了,于娇根本是势在必得,自己怎么也逃不了的。 第二天,李建的主要工作就是在网络上搜集各种不赞成自行为宝宝注射行为 的专家观点,预备说服于娇,让她打消念头,同时也停止自己试针的命运。但这 些想法说出来,她却只是一笑置之,也没有再提出要拿李建做实验的要求,与其 说是忽然放弃了这个想法,倒不如说是整个人都浑浑噩噩、心不在焉的,根本不 知道在想什么。 一连五天,都是如此…… 李建开始担心,他请了一天假,专心在家陪伴幼儿娇妻。而这天的于娇似乎 也恢复了正常,两个人相依偎着坐在床边,看着婴儿车里的孩子晃动着小手,发 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老公,跟我讲讲我们的未来吧。」于娇靠在李建肩上,小声地道。声音听 起来没有期待,只有疲惫。 「我们的未来啊。」虽然有点奇怪妻子的反应,但怀孕以后她的情绪便很容 易反复,李建也没有特别在意,专心地描述着,「我们的未来,有一间漂亮的大 房子,装修的特别豪华。我们的卧室,是你喜欢的粉红色,有一张大大的公主床, 还有你想要的3D电视,宝宝的卧室墙上都是卡通壁画,活灵活现的。然后宝宝 还有一个游戏室,里面堆满各种各样的玩具,能让她从一岁玩到十岁。那个时候 啊,我每天上班,你就在家里陪宝宝玩,哄宝宝睡觉,给宝宝和我做饭,等我回 来了,咱们一家三口开开心心地看电视、看电影,然后等宝宝睡着了,我们就过 咱们的二人世界,你觉得好不好?」 「真的……很美好呢。老公,你觉得珊珊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长大吗?」 「当然会啊。她可是我们的孩子呢!」 「是吗?呵呵,听你描述的好好,真想……赶快到那一天去啊。」 「傻瓜,日子总要一天天过的嘛。」 看着妻子在怀里沉沉睡去,李建舒了一口气。抚摸着怀孕时剪短的秀发,他 在心里默默发誓:那一天,我一定会带给你的。 又过了一天。下班回家的李建一开门,听到的就是珊珊大哭的声音。 「我的乖乖宝宝怎么了?娇娇,孩子怎么哭的那么厉害?」一面喊着一面换 上拖鞋,他推开了卧室的门…… 于娇安祥地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珊珊被她抱在怀 里,已经不知哭了多久。地上是掉落的水杯,空空如也的药瓶,散落着被风吹下 来的纸张。 「娇娇……」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李建觉得自己的声音仿佛从另一个世界 传来,一步一步挪动着双脚,缓缓靠近那具已经冰冷的身体,痛哭的孩子看到亲 近的人,伸出寻求保护的双手…… 「娇娇……」没有任何人答应。昨天还在与自己讨论未来的女人,那个让自 己一见钟情的女人,想要和她共度一生的女人,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死去了。 抱起孩子,麻木地捡起地上的两张纸。 一张是亲子鉴定结果,清楚明白地告诉李建,怀里的这个女婴,和他没有一 点血缘关系。 另一张是于娇的遗嘱,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再面对你。你描述的未来,我也没有办法参与了。真是 十分抱歉,到最后还是任性地把问题丢给了你。我想杀了那孩子,可是我下不了 手,对不起…… 为什么??? 根本无法看懂妻子的话语,李建一遍一遍问着自己为什么。环顾了一下屋子, 他才暮然发现,那面巨大的穿衣镜不知何时从中间打开,露出了另外一个房间。 一步步踏入这间屋子,陈设很简陋,除了镜子背面架设的数码摄像机外就只 有一张床。拉开紧锁的门,李建立刻认出这是李友明的房间。与那天见到的不同 的是,一处原本该是墙壁的地方,像是电梯一样打开着,里面是一间密室,安装 着一些机械设备。整间屋子落满了灰尘,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过。算起来, 李友明失踪已经快一年,应该就是从那时候空下来的吧。 地上、墙壁上有一些已经干涸的暗红血迹,似乎有人在此搏杀过,会是李友 明吗? 李建重新走回到摄像机前,旁边的架子上摆放了不少内存拓展卡,电源也连 在插座上,看来曾有人在此长期录像过。他打开机器,调回最初录制的视频,按 下播放。 「老公,谢谢你。」 「谢什么,这都是我应该为你,不对,是为我们做的。娇娇,我都迫不及待 等你毕业了。」 这是自己夫妻搬进来第一天晚上的画面,从含情脉脉地互相低语,到晚上热 情如火的性爱,全部被收录在画面中。直到两人相拥而眠,视频才播放了一半。 李建知道现在不是继续观看的时候,妻子的尸体就躺在床上,孩子还在怀里大哭, 无论如何也该先处理事情。但他的心里仿佛插了一根刺,强烈的痛楚迫使他站在 这里,一分一秒地将视频看下去。珊珊的哭声让他心烦意乱,去卧室拿起桌上的 奶瓶,也不管里面的奶是否已经冷掉,堵住了哇哇大哭的小嘴。 两人都熟睡后不久,镜子打开了。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一块玻璃从镜头 前缓缓移走,没有一点声音,仅能用目光捕捉到一丝痕迹。然后戴着口罩的李友 明出现在画面中,他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蹑手蹑脚走到床边,用手里的一 瓶喷雾在李建和于娇口鼻处喷了一下,几秒钟后,两人的身体完全松弛,一点反 应也没有了。 掀开被子,露出两具紧紧相拥的赤裸身体,李友明把缠在一起的手脚分开来, 李建被推到了一边,于娇则被四肢大张地摆在床中央。 日光灯被打开,卧室的一切都被照得无比清楚。李友明仔细打量着于娇的身 体,满意地点了点头,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 李建目瞪口呆地站在摄像机前,看着那难以置信的画面。看着那个猥琐的老 头从头到脚地抚摸舔吻着毫无抵抗能力的于娇,而自己就躺在他们的身边呼呼大 睡。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李建拼命地想否认,但眼前铁一般的事实没有给 他任何否认的机会。 李友明布满老茧的大手和粗糙的舌头在于娇身上游走,虽然昏睡着,但身体 诚实地给予了外来刺激最直接的反应。于娇饱胀的乳房泛起粉红色的光晕,嫣红 的乳头卓然挺立,沾满了腥臭的口水,在灯光下莹莹闪耀。双腿被分开,不久前 才刚刚承欢过的花瓣仍未完全合拢,小小的粉红肉洞微微张开着,被李友明两根 手指缓缓插入、搅拌,没一会就有一缕蜜汁淌下,顺着会阴处流往娇嫩的褐色小 菊花。 看到旁边躺着的自己肉棒也高高耸起,李建明白刚才李老头下的药不只是普 通迷药,还带有强烈的催情作用。于娇本就敏感,加上春药刺激,此刻只怕早已 欲火焚身。 果然,随着李友明手指动作的加快,于娇嘴里溢出梦呓般的呻吟,玲珑的小 脚丫也不安地紧握着,胯部微微挺起,迎合着手指的侵犯。李友明一面用手指更 加深入地挑逗花穴,一面含着一边乳头大力吮吸撩拨,于娇的花蜜越流越多,将 分开的臀沟也染得晶亮一片,小菊花一张一合,犹如吮吸乳汁的婴儿小嘴,将流 经此处的甘冽淫液吞入,形成一个浅浅的水涡。 前戏已足够充分,李友明跪在于娇双腿间,将粗大的吓人的肉棒缓缓推入紧 窒的蜜穴。硕大的紫色龟头一路开疆拓土,一点点侵占了原本只属于李建的幽静 小道。毫无意识的于娇不知反抗,淫靡的嫩肉只懂出自本能地紧紧包裹住侵入者, 收缩蠕动着赐予奸污着自己的男人无上的快感。 「真他妈爽!」全根尽没,感受着那腔壁中湿热紧窒的嫩肉,李友明痛快地 大呼一声。充足的满胀感让于娇无意识地满足呻吟,而旁边的李建,依旧对一切 浑然不觉,沉沉昏睡着。 李友明黝黑干瘪的屁股耸动起来,乌黑的肉棒拉扯着粉红的娇肉尽情地大力 抽插,于娇充满年轻活力的雪白肌肤与他垂暮之年的松弛肌肉形成鲜明的对比, 好似美女与野兽的两人在身为于娇未婚夫的李建的咫尺之间上演着激烈的交骈大 戏。没有意识操纵的身体展现出来的是完全的配合,健美修长的双腿紧紧箍在苍 老松弛的腰上,粉嫩的脚后跟紧贴着垮塌的屁股,脚趾紧握,小手在老头背上胡 乱地抚摸,此时的于娇,就好似无尾熊一样纠缠在那个猥琐老人的身上,挺动着 腰胯配合逢迎。 「嘿,丫头这么热情,我可有点不好意思了。」李友明说着无人能听到的猥 琐话语,抓着于娇的一只手放在了旁边李建的胯下,「给你老公也弄一弄,不能 亏待了他。」 抚摸到一根高耸炙热的大肉棒,白嫩的小手本能地紧紧握住,上下套弄起来。 床上的李建立刻舒服地轻哼出声,而摄像机前的李建已经睚眦欲裂,想不到才住 进这间房子的第一晚,妻子就被那个猥琐老头如此玩弄而自己夫妻全然不知,对 那个强奸了于娇的禽兽,自己竟然还屡次为了观赏穆瞳的那些照片对他巴结示好! 不忍再看,李建快进着画面,李友明一干就是快半个小时,在最后冲刺的时 候,于娇的下体已经如雨后花田般泥泞一片,在高速抽插中噗噗作响,花肉在肉 棒的进出间不断缩入翻出,滚滚白浆源源不断地滋润着两人的交合处,李友明低 沉怒吼着快速操干了上百下,将龟头顶在于娇最深处射出浓精。他的精液量完全 不像个老人,李建盯着他背对着自己的屁股收缩了十余下,每一下收缩,都代表 着妻子纯洁的子宫被肮脏的精液玷污一次。最后,直到乳白色的精液从花瓣的缝 隙中溢出,李友明才停止射精,拔出肉棒,蹲到于娇脸旁,将白花花黏糊糊地鸡 巴插进了樱桃般的小嘴…… 发泄过兽欲,李友明去卫生间拿来毛巾,替两人将痕迹擦拭干净——在于娇 的套弄下,李建早就将精液射在了自己的肚皮上。收拾完残局后,那条第二天李 建就用来擦脸的毛巾被放回原处,李友明回到自己的屋里,关闭了镜子。这段视 频,结束了。 之后的十几段视频,每一段都是记录李友明如何潜入卧室,迷晕李建夫妇后 对于娇大肆奸淫的。老头的变态花样层出不穷,于娇青春逼人的肉体被他玩弄个 彻底。第三天的时候,从未对人绽放的菊蕾被粗大的肉棒开发;第五天的时候, 于深深内射后,于娇的娇躯被用为婴儿把尿的姿势抱起,阴道中未被子宫完全吸 收的残精滴滴落在昏睡的李健脸上;第七天的时候,于娇被一边干着屁眼,一边 无意识地为李建口交;第十天的时候,于娇伏在李建身上,坚挺的肉棒套在花穴 里,而李友明站在她身后,粗大的鸡巴深深插入已被完全开发的后庭……无论采 取何种方式的玩弄,最后的结果,都是李友明用一泡精液将于娇的子宫填满,连 续十几天…… 摄像机被砸得粉碎,无视被吓得嚎啕大哭的珊珊,李建双目赤红,心脏快要 从胸腔跳出来。此刻的他,心里只有复仇两个字。可是李友明已经失踪很久,视 频的日期也只到于娇怀孕前的几天,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李建的目光,投射到 了啼哭的婴儿身上…… 不!孩子是无辜的!被自己一瞬间的想法惊出冷汗,珊珊在自己的双手中即 将停止呼吸的时候,李建清醒过来。 珊珊没有做错什么,她是于娇的女儿啊…… 李友明死了。 李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没有报警,但依然有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官专程前 来告诉自己这个消息,还带来了李友明躺在地上大张双目,咽喉被割开惨死的照 片。 那个叫苏琳的警官没有多少什么,留下这张照片就离开了,自己再也没有见 过她。 「翻过来,边缘压平,把四个角调整好,OK了。珊珊,过来。」 终于照着网络上的方法,折成乐一顶纸质的小公主冠,李建立刻叫女儿过来 试戴。 「po……pa……」 今天刚满一周岁,正在蹒跚学步的小女孩,扔掉手里的小黄鸭玩具,口里含 混不清地叫着「爸爸」,摇摇晃晃地向李建走去。 小心地将那个不太结实的王冠给女儿戴上,李建双手轻轻托着小宝贝的脸颊, 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我的小公主真是漂亮。这一年没有妈妈,跟着爸爸让你受委屈了。」 「po……pa……」 天真的孩子,听到「爸爸」两个字就跟着学起来。 「小丫头,真会讨好人。」开心地笑着,李建将女儿抱起,「你很快就要有 妈妈了。我们来学着叫妈妈好不好?」 「po……pa……」 「哈哈哈哈,不想学吗?等你妈妈见到你,你就只会叫爸爸的话,她会吃醋 的哦。你妈妈啊,最小心眼了。」 想起妻子无数次撅着小嘴撒娇的样子,李建的嘴角挂满笑意。 「不想学就算了。今天是我们小公主的一岁生日,来爸爸给你点蜡烛。」 将女儿放下,李建小心翼翼地将插着一根蜡烛的小蛋糕端过来。 粉红色布置的卧室里,60寸的3D电视悬挂在大大的公主床对面。 画满卡通壁画的小卧室里,到处悬挂着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温馨照片。 一间小小的游戏室,堆满了能从1岁玩到10岁的各种玩具。 屋子里,呛人的煤气味道弥漫着…… 「叮!」打火机发出清脆的响声,一盏火苗升腾而起……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