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双穴霖雪](6-7)屈辱

[我爱的双穴霖雪](6-7)屈辱


我早上追着雪儿,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知道雪儿是不想我参与这个事情, 我只好回去等待,可推开门却发现王腾的妹妹坐在床边,「你回来啦?」 「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说呢?只是寂寞空虚罢了。」 我心里暗自诧异,你们没事就有那种活动,哪里寂寞空虚的起来。 「与我何干?」 「别这么无趣,你长得可比我的那个老公要俊俏的多,你就不想和我发生一 些什么吗?」 「你这样做,是不是对不起你的老公啊?」 「这有什么关系?大学那会,我可是出名的交际花,他是我男朋友也没办法, 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呗。」 「你大学被多少男人干过啊?」 「你要是帮我舔舔,我就告诉你。」 「我嫌脏,你还是换一个要求吧。」 「你放心,我今天早上特意洗了澡,就连后面屁眼都洗的干干净净,你要是 闻一闻,还有香味哦!」 这种赤裸裸的挑逗,而且是一个美女,我只好和雪儿请示,「雪儿,王腾女 儿挑逗我,我应该怎么办啊?」 雪儿回复很简单,「干她!」 收到回复,我瞬间解放了,「你刚刚说我舔了你就告诉我,我要舔哪里?」 「唔,我大学上过的男人可不少,看你舔多少,舔的越多,我说的越多,怎 么样?」 我也不言语,直接从她的脸开始,细细闻过去,有一种诱人的体香,真的是 专门勾引男人的小妖精!我一寸寸的舔过去,她笑着,「好痒啊!但是也挺舒服, 继续!」 「你说你的故事吧。」 「好,我说吧,从哪里说起呢,就从我刚进大学开始吧,我刚进大学还是很 纯洁的,什么都不知道,也只是和以前的男朋友有过接吻。」 我舔到乳房,用舌尖挑逗着两个粉红的乳头,「那还叫纯洁?」 她一手把我按在胸部,「舔你的,听我说,进了大学之后,刚好是夏天,我 穿着短裙,走在学校里面,但是刚到那里没多久,所以迷路了,我问一个年纪和 我相仿的男生,他很和善的带我去我的宿舍,可是走着走着却到了一个偏僻的树 林,我觉得不对劲,就想离开,结果他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推倒在地上,压在我 身上,强行脱掉了我的内裤,直接,把我给干了,然后,干完之后,他说我很漂 亮,他忍不住就做了错事。」 我这时已经舔到小腹了,「他,是不是你现在的老公?」 「你还真是聪明,快点,用力舔我,肚脐那里,没错,我仔细的洗过了,没 有脏东西的,他说这个事情传出去对谁都不好,我只能点头,不然一个刚进大学 就被强暴的女生会被人彻头彻尾的看不起,后来说起家人,我知道我更加不能逃 脱他的掌控了,两家关系特别好,我想你也知道为什么。」 「我哪知道啊!接下来是脚啦!」我心中一愣,她不会是知道我昨晚偷看那 一群人淫乱了吧。 「你知道的,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接着说,顺理成章的,我成了他的女朋 友,别人不知道,都说我找了个好男人,其实,他根本就是个禽兽!」 「因为强暴才得到你,确实挺禽兽的。」我捉着玉足,我虽然没有恋足癖, 但是就像我也不反感雪儿的脚,只要干净,美女的脚还是很美的,我开始一点点 舔雪白的玉足。 「咯咯咯,好痒,不是因为这个,强暴确实很禽兽,但是后面他做的事情更 加让人恶心,我又不能拒绝,因为父母都说以后就是他的人,要是我不做,他打 我父母都不会管,他在学校不学习,只顾鬼混,期末挂科,求老师也没有用,他 就让我去,说不论老师说什么,你都要答应,求老师让他过,我去了老师的办公 室,说明来意,那个老师三十多岁,听说我什么都可以做,就隐晦的提出只要和 他做一次,什么事情都好说。于是就在办公室里,我被脱光衣服,整整给那个老 师操了一个小时,那时候我还是第二次被别人干,自从第一次强暴我,我就没有 让他上我,他好像也自觉理亏,没有再用强,一个小时后,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 已经腿软,好不容易到了他面前,说搞定了,他知道我是这样搞定的,突然很激 动,把我带到了外面的宾馆,把我扒了,开始干我,还喊着贱货,让别人干了一 个小时,这一段时间都不让我碰,看我干死你!我那个时候知道他完全没有喜欢 我,我只是他的工具,用完了就可以扔掉,他在宾馆又干了我一个小时,中间射 了,又自己撸硬了继续,那天之后,我疼了好几天,他当然是不管的了,后来, 他就把我当成办事的保险,有什么问题,都让我去处理,还告诉别人,我什么都 可以做,总算熬到了放假,我跑回家,我找我爸,和他说那个家伙对我都做了些 什么,可是我爸却不以为然,夫比天大,他让你做什么,你就该做什么,你个女 孩子,该守自己的妇道,嫁鸡随鸡。我还没说什么,父亲就把我赶走了,我已经 绝望了,回到学校,他继续让我做这些事情,有一次,他为了当上学生会的会长, 居然把所有的男部长和会长都聚到一起,让我跳脱衣舞,我在学校学舞蹈,也小 有名气,之后更是让他们轮流来干我,有个人想直接插我后面屁眼,我坚决不同 意,这才去排队等着干我,果然,他如愿以偿的当上会长,我也成为了所谓的交 际花,又一年假期,回去之后,他把我叫到他家里,房间里面准备着灌肠的东西, 说要给我灌肠,想要干我屁眼,我已经无所谓了,就由着他给我灌肠,之后,他 粗暴的顶进我后面,开始不停的抽插,我的身体有快感,我当时突然想要自己堕 落下去,就顺着他大声呻吟,他看到我配合,越来越兴奋,直把我屁眼干的出血, 最后射在里面,还让我不准排出来。」 我这时候已经舔到了大腿根部,滚烫的大腿,前面的禁区被小内裤挡住,我 慢慢的从后面褪下她的小内裤,看到了她的屁股,她也很配合的抬起腿,让我清 晰的看到菊门,和雪儿不大一样,雪儿是粉色的,她是白玉一般的,和全身的肤 色一样,轻轻扒开屁眼,再往里面才是浓郁的粉色,我犹豫了一下,把脸埋到了 股沟里面,伸出舌头,舔弄她的白菊。 「啊~等等,你不怕脏吗?我这里可是被干过很多次,也注进去很多东西。」 「本来我是不会这样的,但是我现在觉得应该舔。」 「为什么?」 「因为你需要一个人给你关怀,虽然我这样算不上吧,但是现在我也只能做 这些。」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我被他射了一屁眼的精液,走回家的时候总感觉会漏 出来,所以回到家我就到浴室洗澡去了。」 「难道是……」 「没错呢,是我那个爸爸,他跑了进来,我当时全身光着,他和颜悦色的, 从来没有对我有这么好的脸色,告诉我那些事情他都知道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让我不再受到更深的伤害,说着就把我倒过来,抓着我的屁股,直接干我的屁眼, 还告诉我,这样就把后面的第一次留在家里了,以后出去做什么也不用顾虑,还 说我屁眼好滑,好爽,我知道从小家里就不看中我这个女儿,说什么也没用,索 性迎合他们吧,于是就随着身体的感觉淫叫,父亲说我是个淫娃,天生欠操,我 每次被干之后,我都会清洗我自己的身体,不让男人的精液留在我身体里面,我 只能保证这些,其他的,我都做不了,我只能做淫娃荡妇,被男人干,后面的事 情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可以猜到了吧。」 我埋在她的小穴处,不再动作,也不说话。 「怎么啦?怎么不动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没事,那你走吧,我不拦你。」 「不是,我挺佩服你的,能这样还保持着自我,只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因为我看你觉得不讨厌。」 「仅仅因为这个?」 「是啊,就是这个,你快点舔啊,还有最后一个地方了,舔完了我就给你爽, 快点,不然打你了!」,说着,还用手抽了一下我的后背。 我的舌头又开始跳动,不断刺激着这个白虎小穴,舔弄着阴蒂和阴唇,一圈 圈向内再向外,等我舔完,小穴已经淫水泛滥了,她抱着我的头,坐在我身上, 用手把我的鸡巴摆好位置插了进去,不让我动,自己上下运动着,「你还真有女 王的潜力啊!」 「是吗?哈哈,都最后一次了还不让我主动吗?」 「什么最后一次?」 「没什么,快,快干我,快,用力,不要停,干我的小穴。」 我在下面不是很好用力,只好配合她不断的抽插,「啊~要被干死了,好舒 服,继续干我,啊~好爽,看我把你的鸡巴夹断在里面!」 「说你女王你还当真啦?看我操你!」 途中有停下来接吻,也有让我继续舔她的身体,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她都达 到了高潮,我准备射在外面,她却抱紧我,让我内射了,她躺在床上,看着我, 「你还行吗?」 「你这么说,我不行也得行啊!」 她帮我用手撸硬了,我刚准备继续插入,她扒开自己的雪白臀肉,露出屁眼, 「来~干这里吧!」 二话不说,提枪上马,这时候她就由着我来了,我占据主动,就把她放在身 下,慢慢的在肛门按摩,让她放松,然后试探性的用龟头挺进,一会之后也就安 然的进去了,我开始慢慢的抽插,完全插进去再慢慢的拔出来,往复几次之后就 加快了速度,一边操着屁眼,一边拍着臀肉,她高潮余韵还没结束,身体很敏感, 「要爽死了,操死我吧,我的屁眼好充实,快进来,干我!」 又是半个小时,她依旧坚持要我射在里面,我射完之后,突然尿急,要出去 尿尿,急忙穿上衣服跑出去,她慵懒的躺在床上,对我说了一句再见,我跑出去 刚准备嘘嘘,却越想越不对劲,赶忙跑回去,发现她打开了一个瓶子正往嘴里倒, 我连忙夺下瓶子,却是敌敌畏一样的东西,我看着她,「为什么要这样?」 「你知道的啊,我这样过得有什么意义,与其堕落下去,不如死了,一了百 了。我最后也没什么遗憾了,把最后一次都给了你这个我不怎么讨厌的人。」 「你…既然有我这样你不讨厌的人,那一定有比我更好的,你会喜欢的,只 是还没遇到,为什么就要轻生?」 「我一直都在他们的掌控下生活,哪里能遇到喜欢的人,我也走不了。」 「跟我走吧。」 「……」她不说话了,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一会儿之后,「你说的,带 我走,可不能反悔!」 「……你这前后变得也太快了吧,女王大人?你这是骗我的?」 「算是吧,当时我就是准备和你一夜欢好,我就服毒,你如果不懂我,我现 在已经死了,但是你回来救我,我就赖着你,这一辈子都赖着你。」 「你……之前都是骗我的?」 「都是真的,只是我看到你才有那么一点希望。」 「我?为啥?」 「因为你真的爱霖雪。」 「这你也能看出来?如果没记错,你只见过我们两天吧!」 「这种事情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女人的直觉,之后你听我说故事的反应也证 明我的判断。」 「总之我是彻头彻尾被你骗了。等等,你刚刚说赖着我是什么意思?」 「就是跟着你啊,放心,我不会妨碍你和霖雪的,最多,我做小三,霖雪那 边我来!」 「……女王大人你还真是深谋远虑啊。」 「当然啦,你只需要等着抱着两个美人就好啦,哦,你也可以,也可以见死 不救,让我继续喝毒药。」,说着,还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你赢了,女王大人,我是被你坑了。快去收拾你的东西,等下我们 走了,不带上你!」 「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嘛,我马上去收拾。」 「等等,这么容易就想走,耍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让她找了两个假阳具,一前一后插在小穴和屁眼里面,亲自帮她穿上小内 内,「好了,去收拾东西吧!」 「你,坏蛋!你等着,我一定会讨回来的!坏蛋!」,撒娇般的说着,扭捏 着走出去收拾去了,我也略纠结,莫名的带上了一个美女,还是王腾的妹妹,这 该怎么和雪儿解释。 收拾完了,我让她先离开这里,去村庄外面我的车里等着,她非拉着我不让 我走,说下面难受,我坏笑,就是不让她取下来,她张牙舞爪的,在车里玩闹了 一会儿,最后没办法,只好给她亲了好一会儿,才让我出来,我从小就没有妹妹, 感觉突然多出了个妹妹,虽然和这个妹妹关系有点奇怪就是了。 等我布置好一切,雪儿那边也结束了,雪儿先去了浴室清洗了自己的身体, 接着换了衣服出来,告诉我都解决了,我们可以走了,我让她先去车上,有个炸 弹等着她,雪儿抱着满满的好奇心去看炸弹去了,留下我一个人,他们三个男人 也出来了,「小白脸要走了?」 「是啊,要走了,以后雪儿和你们再没有半点关系,你们不要再去纠缠。哦 对了,那个你老婆,额前老婆也跟我一起走了。」,我指了指雪儿的哥哥。 「什么!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们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她去寻求自己的幸福,你 们无权干涉。」 「我是她爹,也没权利吗?」 「你也好意思说是她爹,你自己做的事情不用我复述吧?还有,她已经是成 年人,就算你是她爹你也管不着,天也不早了,我该走了。」 「哼!胆子不小,谁让你走了?」 「哦,对了,你们昨晚的活动很精彩啊!我忍不住记录了下来,你说村里的 街坊邻居要是看到这么好一场戏,是不是很开心啊?」 「你……好吧,你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哎,可惜,送我走的人少了两个啊,这买菜买了一天都没回来,也真是厉 害啊!你们说是吧?」 「这……」这一天他们都忙着干雪儿,这是才注意到自家老婆买菜到现在没 买回来。 「诶?说曹操曹操到,你们问问吧,我走了。」,我看到那两个熟女的身影, 脚步不稳,互相扶着走回来了。 发动引擎,离开了这个再也不会来的地方,至于他们怎么处理那些事情,与 我无关了。只是,车里还有个麻烦的女王大人,小颜。 我开着车,车后很安静,我压根不敢回头看,生怕看到雪儿生气的样子,一 段沉寂之后,雪儿终于说话了,「你这个家伙,到底怎么欺负人家了!」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在车窗,我哪里欺负人?分明是我被骗得团团转啊! 「但是看你把人家小颜救出来的份上,姑且饶了你,以后我和小颜就是好姐 妹啦,你可不能欺负她!」 我了个擦!才呆在一起几分钟,就已经把雪儿带的有点女王范,不行,一定 要想个办法把这个麻烦女王推销出去,心里想着主意,很快就回到了家。 到了家门口,却远远的发现欧阳那货守在门口,看那个模样,分明是想吃人 啊!我貌似没有招惹他啊,远处看欧阳,阴柔的俊俏,短发飒爽,一身黑衣,见 面的时候欧阳直接揪住我,「说今天中午就回来的!现在几点了你知道吗?不知 道我来告诉你!已经下午六点了!你会不会看表!你……」 「哎哎哎~表生气,事情是有原因的啊!」 「什么原因?」 我一时语塞,总不能告诉他,雪儿因为用了药,所以被干了整整一天吧。我 突然看到了小颜,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 「那,可别说兄弟不厚道,我这么晚回来都是为了你啊!」 「啊?」 「我给你找了个女人。绝对正点!你看!」,我指了过去。 这时小颜没办法,只好过来打招呼,小颜直接抱住了我的手,怎么也不肯放 开,还向我示威似的笑了笑,我一看欧阳脸都绿了,「兄弟啊,别误会,这个, 我和她是清白的。」 「清白的?你这个家伙整天拈花惹草,今天带回来一个,明天骗回来一个, 真是色鬼!」 诶?这货不是说我抢了他的人吗?而且这幽怨的语气,心中恶寒升起,又看 到欧阳显得幽怨的眼神,我,已然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小颜却跳了出来,跑到欧阳身边,东看看西摸摸,好像发现了新大 陆,突然直接抱上了欧阳的手,「我先和她一起去住,以后再来找你!」 看到这一幕,虽然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结果总是好的。相互告别 之后,我和雪儿就回去了,雪儿还和欧阳亲热的告别,奔波了一天,终于可以安 静的睡觉了,我和雪儿相拥在床上,就这么睡了。 几天之后我们遇到了雪儿以前认识的人,那个欧老板,他还在这个城市,但 是马上就要走了,还说谢谢雪儿,帮了他大忙,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还 看了我,对我说了一大堆男人责任心神马的,弄得我一头雾水,这一段时间都很 安详,唯一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就是欧阳了,自从他把小颜带回家之后,平时上 班也还好,可私下里越来越女人,经常有香水的味道飘散,还带上一些项链之类 的首饰,我没敢问,是不是被女王大人在家里给调教的。 雪儿最近和欧阳关系也很好,还经常去他家里玩,我有一次想一起去结果被 三个人联名拒绝,说我不适合这种聚会,有需要会通知你的,我直接哭晕在厕所。 周六的晚上,我和雪儿正在浴室里玩闹,雪儿说有一段时间没有玩屁眼了, 想今天玩一玩,我当然没有意见,开始帮她灌肠,灌肠的中途雪儿问我,「潇, 你自己有没有灌肠过哦?」 「试过那么几次吧,怎么啦?」 「没有啦,等有机会我也帮你灌一次啊?」 「我灌一次?为啥啊?」 「哎呀,总是你给我灌肠,换一换嘛!我也要玩!」 「好好好,等你啥时候想,我让你做就是了。」 「嗯嗯,等下次哈。」 「好了,灌肠结束啦,已经很干净了。」,我看着从雪儿屁眼里面流出来的 水说到。 「嗯,可以开始了呢,啊!」 我还没等雪儿把水全部排完,就直接扶着昂扬的鸡巴插进屁眼,「嗯,暖暖 的,好舒服。」 「讨厌,我还没有把水排完呢!啊~好充实,再用力,插深一点,不要停。」 刚操了一会儿,就感觉到雪儿肠道剧烈的蠕动,把我鸡巴挤出来之后,还喷 出了温热的水柱,屁眼一张一合,像是粉红的花,我又插进去开始抽插,「这样 舒服吗?」 「这样,嗯…感觉刺激大多了,嗯…再用力,插我的屁眼,潇,我的屁眼是 你的,随便你怎么搞都可以!哪怕,哪怕操坏了都没事!」 「我哪里舍得,你觉得舒服就好啦,我这是为老婆大人服务啊!」 「蜜糖嘴巴,才不信你!」 不断的抽插让雪儿呻吟不断,中途又有两次喷出了水,很快,雪儿屁眼就达 到了高潮,把我的鸡巴挤了出来,雪儿娇喘着,已经没有了力气,我直接把她抱 回房间,开始插入蜜穴中,雪儿搂着我,配合着我,小穴和鸡巴交合,发出噗呲 噗嗤的声音,我又拿出一个假阳具塞到雪儿屁眼里面,雪儿经受着双穴的快感, 我不断的抽插,最终和雪儿一起高潮,假阳具也被射出好远,而我直接射在雪儿 的小穴里面,因为这几天是安全期,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大战结束,我搂着雪 儿躺在床上,「潇,你说,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吗?」 「不行吧,我觉得我就不行。」 「是咩?那小颜呢?」 「咳咳,怎么说起她了?」 「举个例子嘛!」 「她,我觉得更加像我的妹妹吧,有点亲人的感觉。」 「你还不是和人家做了。」 「大小姐,那可是你让我做的。」 「是我倒是没错啦,只是,和自己妹妹那个,你觉得正常吗?」 「额,要是亲妹妹那必然是不行的,小颜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你说,小颜如果真的倒贴过来,你会不会就不要我了?」 「怎么可能?你是我爱的人,独一无二,哪怕真的是那样,小颜非要留在我 身边,那也只是我妹妹!额就是她如果一定要和我那个,那该怎么办?」 「我觉得,你就接受吧。」 「啊?你是这么想的那?」 「对啊,你刚说的,我就放心了,小颜和我说过,她宁愿做你的妹妹,只要 在你身边就好,对你,她更多的是依恋,和我有些不大一样啦~」 「那你是什么啊?」 「坏蛋,明知故问!你说,以后要是有一个也对你有依恋情绪的人,你怎么 办啊?」 「哪有那么多对我有好感的人啊?」 「万一啊,就例如你的异性朋友啊,你还怎么办?」 「这我真不知道,一切交给雪儿大人处置好了。」 「真的啊?这么放心交给我?」 「嗯啊,你帮我处理好了。」 「收到,不要后悔哦~唔,想你也不会后悔的。」 「额?后悔什么啊?」 「没啥,睡觉觉啦!」 第二天,我还半梦半醒,雪儿就像小蜜蜂一样忙碌起来,隐约听到在浴室有 水声,然后是厨房,接着就听到关门的声音,等我起床后,发现桌上有纸条: 「亲爱的,早饭我做好啦,你自己吃哦,乖,我去欧阳他们家玩啦,你在家里先 自己玩,下午我回来陪你哈。」 这妮子搞什么鬼,她到底去欧阳家里干啥去了,最近经常跑过去,跑回来就 一副体力不支的样子,并不是没有怀疑雪儿是不是背着我给我戴帽子,只是我相 信欧阳和雪儿比相信我自己都要多,也就斩断了这个念头,但是真的好奇,他们 究竟在做什么,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小颜女王般的面容,我瞬间决定去欧阳家里看 看,偷看也不必,从正门进去就好。 我站在欧阳的门前,按响了门铃,里面人影闪过,喊了声等会儿,就迅速的 离开了,过了有一分钟,欧阳开了门,西装革履。 「……你在家这么穿?」 「额,我喜欢啊,管我?」 「好吧好吧,这样也好,也有点男人的气概哈哈!雪儿和小颜呢?在哪儿呢?」 「哦,她们在客厅看电视呢,你去吧,我肚子不舒服,先去个厕所。」 走到客厅,看到她两半躺着在看电视,正小声说着什么,可能是躺的时间长 了些,衣服有点乱,看到我来了,雪儿坐了起来,「你怎么来啦~也不说一声。」 「是啊,小奴隶,女王大人也好准备好好招待你啊!嘿嘿嘿。」 我抬手给了小颜一记栗子,让她在旁边捂着头叫着,坐到雪儿身边,「我为 啥不能来啊?你们这么多次活动都不让我参加,我当然要来考察一下你们在干啥 啦!」 「哪有干啥啊,就是,就是找小颜玩啊。」,雪儿好像坐的很不舒服,扭扭 捏捏的。 我习惯性的抱住她,手放在她大腿上,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假阳具家里也有, 和雪儿做的时候也常用,那种震动我再熟悉不过,而雪儿的身体就有这种微微的 震动,「妮子,你今天衣服真不错诶,站起来走两步给我看看呗?」 「哪有啊,就平时穿的啊。」 「你站起来走走嘛,真的很漂亮。」 雪儿没办法,只好站起来,两条圆润修长的腿像是在夹住什么东西,这个时 候,小颜突然坏笑了起来,雪儿也回头瞪了她一眼,「潇,能不能不走了诶?」 「当然不行,快点走吧!」 看到我这个语气和表情,雪儿知道我一定是知道了,索性直接坐在我腿上, 我也确确实实的感觉到小穴和屁眼处有两处微微的凸起,不断的震动着,这时候 雪儿撒起娇来,「你欺负我,你欺负我,讨厌!」 「我哪有啊,谁让你不告诉我的?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不然家法伺候!」, 我捏了捏雪儿吹弹可破的脸颊,半吓唬她。 「好啦好啦,我说就是了,都是小颜!」 「嗯?怎么又是小颜?」,我伸手捏着小颜的脸,水灵灵的,顺着我的力道, 小颜也爬了过来,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表怪我,我可以解释的!」 「嘿嘿嘿,你要是解释不了我就……」 「就怎么样啊?我怕你不成,你来吧,你来吧,就怕你不敢!」 「……快说吧,你赢了。」 「是我啦,总是拉着雪儿姐过来玩,就是玩那个啊!」 「……有个欧阳你不玩,非要拉着雪儿干啥?难道你,开始喜欢女人了?」, 我下意识搂一搂雪儿。 「当然不是啦!只是两个女人玩比较放的开嘛,也可以讨论一下。和你们男 人怎么讨论?」 「真的?」 看着两个人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无奈的放过了她们,「姑且相信你们吧。」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我们在房间里玩的时候,欧阳都在外面看电视呢, 虽然知道我们玩,但是从来没参与过啊,你看,他现在还在厕所呢!」 「我没有怀疑欧阳,我只是担心你这个小妮子把雪儿带坏了。」 「不会的啦潇,我很乖的呢~」 我用手按了按两个插在里面的阳具,「你要是不乖,看我不收拾你。」 雪儿啊的一声,叫了一声讨厌。 这时候欧阳才出来,「你们解决完啦?」 「欧阳,厉害啊,穿西装看电视,你也是独一份啊!」 「她两忙着穿衣服,我就也换了一套,一时紧张。就穿着这个了。」 这时候那两个小妮子说要去厕所处理一下,就急吼吼的跑进去了,听着里面 雪儿低低的嗯啊声,我和欧阳也不自然,过了一会儿,总算结束了,雪儿也蹦蹦 跳跳的钻到我怀里,事情总算结束了,中午四个人一起去吃饭,吃完之后分开时, 我又敲了小颜的头一下,「让你下次再想这些鬼主意!」 「你!大坏蛋!你等着,要不了多久,我就让你尝尝女王的厉害!」 说着就要冲上来,还是欧阳最后拉着她走了。 「潇,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吧,我相信你,只是好奇你们干了啥,下次要告诉我知道不?」 「嗯,下次告诉你哈~」 「额…怎么觉得这句话怪怪的?」 「哪有啊,回去睡觉觉啦~今天好累诶~」 第二天,雪儿缠着我,一定要我灌肠,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帮我,但是确实 挺舒服,那种排泄的感觉很畅快,而且灌肠的途中,我的鸡巴是勃起的,雪儿还 笑我说这样也能勃起,难道是想要试试肛交? 这是因为灌肠的时候会刺激到前列腺,所以才这样的,我和她解释了之后, 雪儿冒出了另一个问题,「这么说,男人其实也可以肛交,也会高潮啦?」 「额理论上是这样的,你问这个干啥?」 「我要试一试嘛!」 这妮子居然想帮我肛交,我极力的反抗了,当然,结果是我安静的躺在床上, 像个受害的花姑娘。 我研究过肛交的诸多事宜,却没想到有一天会用到我自己身上,雪儿先用手 在我的肛门按摩,一会儿之后就拿起假阳具,涂上润滑油,慢慢的试着插入,我 也放松肛门括约肌,不一会儿就进去了一部分,雪儿又来回抽插了一会儿,不断 的深入,最后居然基本都进去了,雪儿还说我天生适合肛交。 开启了震动,我感觉到直肠一阵阵酥麻,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不像是阴茎的 舒爽,却更加柔和,应该就是前列腺被按摩的感觉了,不知不觉,我已经插了有 十分钟,这时候我的肛门也和雪儿的肛门一样,流出了肠液,雪儿开始帮我慢慢 抽插着,直肠的快感和前列腺的舒爽加在一起,几分钟之后,我高潮了,前列腺 高潮和射精不太一样,感觉上更加全面,更加舒爽。 我躺在床上,雪儿在我怀里,「潇,感觉怎么样啊?」 「感觉,还不错啦。」 「是吗?你说,要是有个男人来……」 「打住!我的取向是不会变得!」 「那如果女人来干你呢?」 「女人怎么能干我?」 「傻~我就可以穿上专门的内裤啊,到时候也可以干你的,你还没说女人怎 么样啦!」 「女人,应该可以吧,如果是你我就考虑下。」 「嘿嘿,以后就不只是你插我了,我也可以插你啦!」 「一定又是小颜教你的对不对?」 「耶?被发现了,是的呢,她说这样能让男人更加听话,好像是有效果呢!」 「……那个妮子,服了。」 「哦对了,下周末小颜说到我们家里玩,你有啥想法没有?」 「我要有啥想法?话说,你丫一点都不吃醋啊!」 「我吃醋做什么,你我又不是不知道,没啥好担心的呢~就这样啦,到时候, 一定要听从指令哦~」 「我觉得周末要被你们玩死了……」 很快,周末就到了,早上雪儿就拉我起来,帮我还有她自己灌肠,等九点的 时候,小颜过来了,果然看着我一脸坏笑,我预感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五分钟之 后,我被蒙住眼睛,像小狗一样被绑在床上,她两穿上了特殊的内裤,这种内裤 里外都有假阳具,里面两个,外面一个,她两穿上之后,小穴和屁眼就已经被填 满了,只要外面的假阳具有什么动作,就会刺激到里面,他们让我半趴在床上, 就要开始干我,涂抹上润滑油的假阳具很轻松进去了我的屁眼,先是小颜,迫不 及待的开始快速的抽插,一边操着,还一边拍着我的屁股,「小奴隶!我就说本 女王会讨回来的!看我今天不把你干到高潮!!」 不过小穴和屁眼都插着假阳具,不一会儿她自己就娇喘连连,快要撑不住了, 内裤里面也湿的一塌糊涂,这时候,小颜大喊了一声接力,雪儿开始了,往返几 次之后,她们解开了我的绳子,让我做出其他姿势给她们干,但是并没有拿掉我 的黑色眼罩,听到小颜说话,「接下来这个鸡巴可是仿真的哦!小心啦!」 接着我就感受到一根火热的鸡巴插入了进来,和之前不一样,真的有种肉感, 我惊讶于仿真的真实,这个鸡巴开始不断的干我,不断的摩擦着我的直肠,刺激 着我的前列腺,渐渐的,我的高潮来临了,后面的鸡巴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事 情在这个时候有了变故,就在我高潮的时候,被紧紧夹住的鸡巴不停的抽搐,居 然在我的直肠里喷射出滚烫的液体,这完全不是一个仿真阳具能够做到的事情! 我拿开我的眼罩,转过身,却看到一个短发美女,身材高挑,两个玉兔挂在 胸前,柳腰,肥臀,修长的白玉色的长腿,一切都很美,只有中间还在不断跳动 的鸡巴给我以强烈的冲击。 「你,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吗?」 我仔细看了看她的面容,「你,你,你不会是欧阳吧!」 「噗嗤,还不傻嘛!」 「你,你到底是男是女啊?你这,我还被你……我,你,到底……雪儿,小 颜!出来解释!」 「你可以把我当做女人。」 「什么叫当做!雪儿,你说,怎么回事?」 「老公,对不起啊,我们串通一气骗你,但是都是为了你能接受欧阳,欧阳 其实和小颜一样,对你很依恋的。」 「……怎么能和小颜一样,她,他是个男人啊!」 小颜到欧阳身前,用手抬起欧阳的鸡巴,让我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鸡巴下面 居然是个阴户,「欧阳其实身体是个双性人,但是她自己内心都是女孩子的,为 了工作,她装扮成男人的样子。」 「等等,其他装扮也就算了,欧阳以前也一直很中性,但是这个……」,我 看着欧阳胸前两只大兔子。 「欧阳用的是裹胸,平时都裹的紧紧的,最多也就是胸肌发达一点罢了。」, 小颜解释。 「还有呢,那个欧老板,其实他姓欧阳,就是欧阳的父亲,这次过来就是来 看看欧阳,顺便也拿走欧阳的研究回去继续生意。」 「欧阳的研究?」 「就是用的药丸啊,那个欧老板用的就是欧阳改进过的那个,效果变了嘛~」 「好吧,我大概知道了,可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让欧阳来,来上我……」 「这是我们想到的让你接受欧阳的最好的办法。」小颜一副我就是故意这么 做的表情。 「接受什么?」 「欧阳早就对你芳心暗许,只是由于这个东西一直没有敢和你说。」小颜用 手抓着欧阳的鸡巴。 「潇,欧阳和小颜都商量过了,我也同意了诶~」,雪儿也来加把火。 我看着雪儿,有一种自己被卖掉的感觉,「你们……这样必然是不行的啊, 我只能娶雪儿一个,你们同意有什么用?」 「我们早就定好了,既然你不肯全都收下,那我们就认你做哥哥,妹妹有什 么需要当然要来找哥哥了!」 「那你两以后不准备嫁人了?」 「当然不是啦,欧阳的身份证写的是男,我可以嫁给她嘛!」,小颜算好了 一切。 「你们…早就串通好了来坑我是吧?」 「早就?也不算啦,也就我到了之后才开始的。」,还是小颜在说话。 我一把抓住小颜,把她拉过来,扯下她的内裤,也不给她准备的机会,直接 把鸡巴插进屁眼,「啊!坏哥哥!不和人家说一声就要干屁眼!继续插我,不要 停,嗯,好爽,哥哥在干我的屁眼啊!」 「那个,哥哥,我刚刚觉得那样很舒服,我们继续吧?」,欧阳不用装作男 人,嗲嗲的声音冒出来,在旁边哀求。 我下意识的答应了,刚想反悔,可欧阳的鸡巴已经插到我屁眼去了,我插进 小颜屁眼的时候,欧阳就拔出来,我拔出来,欧阳就插进去,这时候雪儿带着之 前的假阳具,走到欧阳后面,开始干欧阳的小穴,四个人在一条线上,却出奇的 默契,你进我出,你出我进,渐渐的,我也感受到一边操着一边被干的舒爽, 「欧阳,我们再快点!」 「哎呀,这里洞太多,鸡巴不够用啊!」,小颜在我身下用手插着自己的小 穴,这么说着。 仔细算了算,确实如此,两个鸡巴,却有七个洞要填。 保持着这个姿势干了一会儿之后,四个人分开了,小颜和雪儿去一起玩,留 下我和欧阳,欧阳抱着我,身上的味道销魂,「哥,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 的,刚你的屁眼已经是我的了,我的鸡巴也是你的,但是我的小穴和屁眼,还没 有试过呢!」 「好,今天就把你操个遍!」 我插进了欧阳的小穴,用手帮她套弄着鸡巴,「哥,你知道吗?你上次去我 家,其实当时我也想和她两一起玩的,结果我还在灌肠,你就敲门了,所以后来 我才去厕所的。」 「大概猜到啦!你们三个女人真的是……」 「哥,再干我屁眼,快,屁眼那里好痒啊!」 「好,你说你身上一个鸡巴两个洞,一个男人怎么能满足你啊?」 「不是还有雪儿小颜他们嘛!」 「有机会我们四个一起去参加那种聚会吧,就不怕你没有人操了,怎么样?」 「可是那样不是会影响感情吗?」 「不会啦,平时就我们四个人互相干,大概也就半年一次,我们去参加聚会, 好好爽一下,行不?」 「好呀,以前我自己手淫的时候,小穴鸡巴和屁眼同时高潮,让我躺在床上 好半天都不能动弹,爽到极点了!我们平时也可以这么玩啊,就是聚会有好多人 连着操我,被我操,一定特别爽!!」 「是啊,但是有个要求,不准和别人接吻,还有口交,知道不?」 「嗯,知道,我和她们早就商量过了,我们的吻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好,看我干你!」 「啊,好舒服。哥你弄得我鸡巴好舒服,我的屁眼被操的好爽啊!哥,操我 骚穴,用力,再操屁眼!」 操了一会儿之后,我和欧阳都到了高潮,我射在她的屁眼里面,而她非说要 交换,只好让她射在我的屁眼里面,小穴和屁眼也接连高潮,最终,她让我就这 么插着,搂着我,睡过去了。 到了晚上,四个人一起做了饭,一家人愉快的度过了美丽的夜晚,由于第二 天不用上班,晚上大家看电影看到很晚才睡。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