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痴女记](七)

[淫荡痴女记](七)


「老公~~你最近越来越威猛了……唔唔唔……啊……我好像满足不了你了 呀!」小雪抱着天其忘情地呻吟。

   「还不是被小诗那小妖精害的,整天穿得那么诱惑,我却不能采摘,实在不 舒服!」天其更加卖力地干着小雪。

   「那你……哎呀……轻点……唔……唔……你去找……小莎嘛!」小雪一阵 痉挛,似是达到高潮了。

   「你呆啊?她最近不是找了份家教的工作么,整体把心思都放在那屁小孩身 上!」天其想到今天早上那道婀娜多姿的倩影,上身穿了条粉红色的肚兜,后背 仅由一根带子系住,下身一条白色的齐屄短裙,如凝脂般的修长美腿裹着一双绿 色的萤光闪丝,丝袜末段两根布带连着内里的T-Back丁字裤,上面镶着水 钻,不禁小腹一阵火热。

   「她真是去做家教的么?我看哪个家教穿成这样的啊,误人子弟。」

   「唔唔唔……据说那家很要求效果,或许这样子对小屁孩有帮助吧!啊……

   啊……」小雪呻吟。

   「不过那小屁孩也不小,都高一了。」小雪又补充道。

   天其幻想着性感的小莎在床上与那小孩交合,肉棒又胀大了一圈,不停地进 出小雪的肉穴,还不时把嫩肉带出来。

   「唔唔……小穴肿了啦……」小雪呻吟着。

   突然天其停下动作,把肉棒拔了出来,小雪突然下体空虚,不禁无力地缠上 天其渴求疼爱。「我突然想到个激情的游戏,肉便器听过吗?」天其问。

   小雪想到了AV里那些女优被五花大绑,然后在公厕里被人随意中出,不禁 把自己送上了高潮。小雪深情款款的看着天其,一只手靠在他的肩膀上,双峰贴 着他的手臂,缓缓吐气道:「婆婆愿意做肉便器。」

   天其再次一把将小雪压在身下,肉棒疯狂地抽插,「让小诗也来好吗?我想 嚐嚐她的滋味。」天其试探性的问道。

   小雪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想到能成为肉便器,於是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天其停下了动作,温柔的扶起高潮了四、五次的小雪,把手机递给她,示意 让正在大学里的小诗过来。

   小雪熟练的拨了一串数字,「喂,小诗吗~~」小雪千娇百媚的声音让天其 口乾舌燥。

   「是,小雪姐姐什么事情?」电话里小诗问道。

   「肉便器,感觉如何?来不来玩~~」

   电话里沉默了一段时间,就在天其和小雪放弃的时候,又传出了声响:「好 呀,我马上来!」小诗似乎很兴奋。

   挂完电话,小雪开始与天其缠绵,等着小诗上门。

   话说小诗挂了电话后,想起了高中时做肉便器的那段经历,不禁下体一阵潮 吹。休息了一会儿后便打扮一番,从宿舍出来,为了尽快回到屋舍,便决定抄捷 径。这捷径其实就是一个建筑地盘,地盘上除了一个由货柜箱改成的办公室外, 便只有一些建材和沙石。现在已经是晚上十时左右了,货柜箱仍然透出白光,似 乎仍然有人在工作。

   办公室中有两个人,胖的竟然是之前火车上遇到的龙总,而另一个则是个包 工头。这两人都是酒肉朋友,平时经常一齐花天酒地,今天留在办公室里,当然 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在这里等候他们的电召女郎前来为他们服务,工作不过是 他们向妻子撒谎的藉口而已。

   「该死的婆娘,都已经什么时间了……」经理似乎对迟到的电召女郎十分不 满。

   「龙总别劳气,听说这妞很受欢迎,所以才会迟一点,我这就打电话去催一 下。」

   「哼,看我一会把她干到死去活来。」

   龙总不停催促包工头打电话,正在此时他们俩听见办公室外传来响亮的高跟 鞋声音,包工头立刻打开门看看,见到工地上有一个穿着黑色短袖上衣、豹纹皮 革短裙、红色长筒蕾丝丝袜和白色皮革高跟鞋的美女。包工头立刻挥手示意她过 来,可是这人并不是他们所等待的妓女,而是小诗。

   「请问有什么事?」小诗看见有人招手,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走近去。

   「来得太迟了,我的下半身快忍不住了。」小诗被包工头拉进办公室,眼前 便是一个充满色邪眼神的龙总。

   「你们到底是做什么……啊?」小诗还一头雾水时,包工头便突然从后抓紧 她的双手,「交易时说好了我们要玩强奸游戏的,麻烦小姐你配合一下我们龙总 吧!」包工头从后说。

   「不……不要……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要强奸我!」小诗虽然性子很浪, 但也知道轻重,所以不停挣扎,但一位少女的力量又怎么敌得过一个中年的包工 头。

   「好逼真的演技,害我都忍不住要辣手摧花了。嘿嘿……」龙总当然不听劝 告,强行让舌尖伸入了小诗的樱桃小嘴中。

   龙总也不心急,一边啜饮着小诗口中的香津,一边把他的手移到小诗的丰腴 微翘美臀,用力将她的下体压向自己,让火热的阳具即使隔着西裤也能与她的小 腹磨擦。

   「嗯嗯……嗯……啜……嗯……」两人的口中传出嘴唇吸吮的声音,龙总越 吻越兴奋,小诗倒是憎恶到极处,但舌头已堵住了她的柔唇,两手又被抓实,根 本无从挣扎和抗议,龙总的手又乘机握住了她的乳房,指尖揉动着她微微发硬的 乳头。

   「竟然不戴乳罩,还真是淫荡的妓女,但想不到乳房这么有弹性,和我以前 玩的两个尤物伯仲之间嘛!」龙总一握之下,实在忍不住离开小诗的香舌赞赏她 的美乳,并且扯下小诗的上衣和乳贴。

   「不……不是的……求求你,放过我!啊啊……」小诗为了美观,便没有穿 胸围,只贴上乳贴,怎知今天不知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便被人占了个大便宜。

   龙总用他的大手捏住小诗的乳房,又拉起乳头,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一起, 再张开大口将两个乳房都含在嘴里。小诗敏感的乳头被男人的舌头袭击,在这样 的刺激下,她不由自主地将整个身体向后仰。

   「啊呀……不要吸得这么大力……呜……啊!这是什么?不要……」小诗突 然感觉到屁股上有一根又长又热的棒子顶着,回头一望之下,原来包工头已经脱 下了裤子,从内裤中掏出了一根男性性器,并在小诗的丝袜上磨擦。

   「小姑娘,你的丝袜质地真好,磨得我很爽……」包工头仍然抓着小诗的手 不放,但是却能扭动下身磨擦着她的丝袜。

   「好脏……求求你,不要再擦了……」小诗心疼着自己最喜欢的名牌红色丝 袜正被包工头的精水染污,而且竟然是一根外表狰狞的阳具,但她没有太多空闲 去理会自己的丝袜了,因为龙总不知何时拿来了一颗药丸,强行塞进了小诗的口 里,并且要她吞下。

   「小美人,你有福了,这是从黑市买回来的媚药,要十万元才买到一颗,这 是让圣女也变成痴女的药。」

   「不……不要……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小诗运用最后的力气挣扎开包 工头,立即冲到办公室外面,可是身体却渐渐乏力,最后便跌倒在地上。

   「身体……怎么回事……好热……啊啊……」

   「小美人,看你往哪里逃!」后上而来的包工头又再将她抓住,不同的是, 今次是从后抓着她的乳房。

   龙总示意包工头继续宠幸她的乳房,包工头刚刚看龙总玩弄小诗的乳房,早 就想参一把,现在当然十分乐意照做,他甚至从后用阳具玩弄着小诗被丝袜包着 的屁股。

   药很快便产生效力,小诗的挣扎渐渐减少,并且全身感到一阵阵酥软,身体 准备迎接高潮,「啊呀……不要……胸部……怎么了……嗯……好敏感……啊啊 啊啊……啊啊!」小诗双脚一软,接着下身喷出大量淫液染湿了红色的丝袜。

   「噢……龙总的药真厉害,只是揉抚乳房就已经让她高潮了。」

   「这还用说,这种药是军队用来拷问女间谍时用的,很难才弄到手,吃下的 女性身体的比平时敏感十倍,而且还会分泌大量荷尔蒙,今晚她没男人一定活不 成了。若不是见这妓女这么酥,我才不会用上,今晚要好好玩过够。」

   包工头很通情达理地让开,由龙总把小诗推倒,且隔着她的丝袜爱抚阴部。

   「嗯……不要……啊……好舒服……喔喔……」由於药力的影响,小诗的身 体正传来无与伦比的快感,龙总每碰一下阴蒂,就像被电流过了全身一样,加上 两条丝袜美腿左右摇晃,相当诱人。纵使理性仍然想守护贞操,但生理上的反应 却是催促她要跟眼前的男人性交。

   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包工头无奈地暂时离开眼前的光景,而龙总却逐步 玷污小诗的身心,他已经把阳具从裤中掏了出来,挥动阳具拍打着小诗的下体, 另一边又贪婪地来回扫抚小诗的玉腿。

   「我上过这么多女人,你是最美丽的一个,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你。」说 完,还把小诗的脚趾含得津津有味,明明是穿了一整天丝袜和高跟鞋的脚掌,却 是传来了令人想人非非的香气和阵阵皮革味。

   「啊啊……啊……不……嗯啊……啊……」小诗因为淫药的缘故,就连被龙 总抚摸大腿和吸吮脚板都感到莫名的兴奋,何况一根肥大的阳具正压在她的阴户 上,她的身体已经被快感侵蚀得一乾二净,心中已无法抵抗生理的反应,只有顺 着快感呻吟。

   龙总见状,便撕破小诗的红色丝袜。原本他的身体已经亢奋得不可收拾,现 在小诗的下体飘出女性特有的荷尔蒙,让龙总急得更是无法忍耐。

   「龙总!不好了……」包工头从办公室气急败坏地走出来。

   「真扫兴,有什么事等我插进去再说。」蓄势待发的龙总被包工头喝住,感 到很没趣,但他仍然拨开小诗的内裤,打算插入去。

   「糟了,这个女孩原来不是电召来的妓女,那个女的刚才打电话来,说不能 来了。」

   「那这个女孩是谁?」龙总的心也慌了,刚才原来不是在玩耍,而是真的在 强奸了。

   「我记起来,这个女的好像是东大的校花。」

   两人互望了一眼,又再望着躺在地下的小诗,怪不得这么漂亮的女孩会沦落 到做妓女,原来是误会了。但是两人看着小诗的脸蛋泛着红霏,一边喘气一边呻 吟,敏感的乳头因刚才的刺激而变硬,从这校花身上散发出淫欲的气息使两人的 阳具并没有因为惊慌而变软。

   「嗯……求求你……啊呀……我……嗯……不住了……啊……」在两人都变 得寂静的同时,小诗竟然发出娇媚的呼唤。在龙总停止爱抚的这几十秒间,小诗 的身体经已忍受不住寂寥,女体的本能竟然在呼唤眼前的男性。

   「龙总,是她自己在要求,不干白不干,操校花的机会难得啊!」

   「对,你看她穿成得这么淫乱,也不会是什么正经女人。」龙总摘下了小诗 的系带内裤,稍微碰一下她凸起的阴核,便使她整个人都抖颤起来。龙总终於下 定决心,把阳具插进小诗的阴道内。

   「啊!呀呀呀呀……好粗……呜……啊呀……」小诗的阴道因媚药的缘故, 敏感得整个龟头的形状也感觉得到。

   「噢……想不到这妞这么淫荡,今天真的赚到了。」龙总兴奋地用力抽插小 诗紧密的阴道。「啊哈……好舒服……啊……嗯……」大量的快感竟然完全盖过 了小诗的良心,让小诗没空去难过自己被一个其貌不扬的胖男人抽插,反而顺着 插抽的节奏在浪叫。

   「糟……糟了……这女的……啊……太舒服了,我要把精液……啊……灌进 去了……啊呀!」龙总抽插了没多少下便感到浓烈的射精反应。

   「啊啊……嗯……里面……好热……啊……又要……嗯嗯……去了……呀呀 呀呀呀呀呀呀……」小诗的淫水和龙总的精液同时喷出,两股暖流在窄小的阴道 内相遇,为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好舒服……啊……小诗……还要……啊……」小诗的阴道因为龙 总拔出后的空虚而变得好难过,竟主动要求要再被充满。

   在旁观看的包工头当然更是兴奋,因为当龙总把阳具拔出来的时候,自己终 於能一嚐香泽。包工头把小诗转过来,使她的姿势像只母狗般,然后强行挺起她 的屁股,从后放入自己的性器。

   「啊呀……噢……里面果然很舒服……」包工头之前看到龙总插进后不久便 射出来,本来心中暗笑他早泄,但现在自己跟小诗交合时,却又多少有点明白龙 总的感受了。

   「啊啊……啊呀……插……插到底了……嗯……呜……啊……」包工头的阴 茎虽然不像龙总那般肥大,却是比较长身,故此小诗每一下被抽插时,子宫口都 承受着龟头的撞击。小诗高潮后不久便被另一根阳具所填满,极度敏感的身体如 何能抵受性器的蠕动,这种快感是她人生所未承受过的。

   被强奸的意识已经忘记了,她被药力所影响,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极度饥渴的 痴女,纵使现在被两个猥亵的男人所侵犯,口中仍是不顾羞耻地浪叫。突然眼前 出现一根又黑又肥大的阳具,原来是龙总示意她口交,已经被抽插得情迷意乱的 小诗没有多想,便把这根丑陋的性器放进口中吸吮。

   「肉棒……嗯……好好吃……嗯嗯……啜……嗯……啜啜……」小诗的身体 大概是因为在发情中,就连散发着精液和男性荷尔蒙气味的阳具也感觉成极香的 珍宝。现在的她,对性的渴慕已远超过应有的羞愧心,又或者是,她作为女性、 体内淫荡的本质全部被激发出来了。

   「舌头……呜……好会转……」龙总的阳具射精后本来有点发软,但被小诗 稍为舔了数下之后,又再度变得强硬,把小诗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但小诗仍然坚 持不吐出阴茎。

   虽然是第一次,但小诗从色情电影中看过女优替男优口交,所以也略懂一点 窍门,但恐怕连她也没想过,自己真的像女优一样,背后被人狂插,前面则把染 满男人和自己体液的阳具吃得津津有味。幸好对小诗来说,这样的快感稍为满足 了她的身体,於是自然地摆动身体,迎合两个强奸犯的抽插。

   在抽插的包工头见小诗这么淫荡,便更落力地抽插,发出「啪啪」的声响, 「哦……噢……我忍不住了……啊……啊6…呀……射了……」小诗的体内这就 被包工头的精液灌满。由於刚刚才被龙总内射过一次,大量的精液被逼从小诗的 子宫中济涌而出,沿着丝袜流到大腿上。

   包工头射了一半,把阴茎拔出来,把余下的精液射在小诗的娇躯上,让她被 腥臭的精液覆盖了。「太漂亮了,粉嫩的阴道灌满了精液……」包工头将手指伸 进小诗的阴道,把精液挖出来,份量比他想像的要多了。

   包工头的指头越动越快,小诗的身体开始不规则地扭动:「呀……里面……

   嗯……好舒服……再……再快一点……噢……啊啊……」小诗全身被快感充 满,完全不像刚刚丧失处女般的少女,反而真的像妓女般要求男人。

   龙总有点不满意小诗吐出自己的阳具,又再强行抓实小诗的头,塞入自己的 肉棒。包工头掌握了小诗G点的位置,稍为施压,竟然喷出一股潮水出来,连同 精液全喷到包工头身上。

   「好淫荡的妞,竟然还会潮吹!」包工头只好抓起小诗的丝袜美腿,用她的 丝袜来清洁自己身体。高潮中的小诗,身体在抖动,口中只能发出「嗯嗯」的叫 声,反而龙总被她这样的刺激下,忍不住再射出了阳精。

   「噢……啊呀……你这个淫荡的女大学生,害我把精液射出来了。」龙总不 把肉棒抽出小诗的嘴巴,要她强行把所有精液吃下,精液一直从龟头射进她的喉 咙里,这变成了小诗第一次吃的精液。

   「嗯咕……射……射在嘴里了……咕哝……啊啊……」小诗边吞口水边说。

   「小美人,还想继续要大肉棒吗?」

   「嗄……要……小诗……想要大肉棒……」小诗的身体长期处於敏感状态, 又被两人搞到多次高潮,累得躺在地上休息,但身体对性的渴望却丝毫不减。

   龙总和包工头都射过了,对小诗这要求其实也有点为难。这时,刚好有一个 少年经过工地附近,「你……你们在做什么?快点放开她!」少年经过工地,发 现一位少女正被两个中年男性压倒在地上,脑内第一个想法很自然就是强奸。

   「不……不是的,你误会了,是这女的走来勾引我们。」包工头见这个少年 长得有点胖,而且呆头呆脑,便作了一个谎话。

   「对,一个女生穿着短裙和红色的丝袜晚上走过来,真是淫乱的女人。」

   龙总也打量一下这个少年,一身流氓的打扮,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囊,脸上半 信半疑:「真……真的吗?」

   「是真的,刚才她还是要大肉棒,对不对?」

   刚刚高潮后,小诗躺着,边喘气边休息,三人的对话她是没有留意的,但龙 总这时又再抚摸小诗的乳房和下体,敏感的身体又再产生反应,「啊……啊……

   对……请你……让……小诗舒服……啊……」龙总的手指伸入阴道时,小诗 感到像被蚁咬一样又痒又难受,急需要求一根阴茎插入。

   少年见眼前躺着的女少,身材浮突,容貌清纯漂亮,却是赤裸裸的女生,对 於这个十七岁的处男来说,实在有点刺激,「咕噜……」少年吞了一下口水,眼 睛看着小诗的美乳,视线却又离不开她穿着丝袜的美腿。

   流氓还是有点半信半疑,样子这么可爱的女生,竟然会三更半夜走到地盘上 被丑男操?或者她是个痴女也说不定,但AV以外,现实真的有痴女吗?

   流氓再看真一点,姣好的身段上布满男性体液,私处一收一合极为诱人,假 若一个女性真的是被强暴的话,现在应该哭得不似人形,怎么还会再要求男人的 肉棒?

   「怎样,要是你喜欢的话,也可以跟她来一炮,反正是她自己要求的,机会 难得。」包工头从旁鼓动。

   但流氓从来没有过性交经验,一直以来都是靠色情电玩来满足性欲,突然要 他跟一位美女交媾,实在是令他感到怯场,但从来没有异性缘的他,今晚可是极 度难得的机会。

   龙总一直爱抚小诗的私处,却小心翼翼的不让她高潮,使她越来越难受。终 於,小诗自己主动要求:「求求你们……快插进来……嗯……小诗受不了……」

   听到一位女性这样的呻吟还不作反应的人,还算是男人吗?流氓终於冲破心 理关口,一口气脱下了裤子,露出一根充血已久的阳具。「那……小诗小姐……

   那么,我要插了?」流氓心情十分紧张,几次都对不准洞口,可是当龟头进 入了少许时,他发现阳具很快便被吸进阴道里去了。

   「嗯……啊呀……呀……」小诗以呻吟迎接流氓的肉棒。

   「啊……好舒服……这就是女性的阴道……噢……太棒了……太棒了……呜 呜呜呜呜……」流氓一插进去,竟然就泄出了储存已久的精液。

   「哈啊……好暖……精液……跑进来了……啊呀!」小诗今天已经是被第三 个男性注入精液,但自己似乎已经爱上了被精液灌满阴道和子宫的感觉。

   「想不到这么快就射精了。」包工头似乎想挖苦流氓。

   「这也难怪,对方是个美女,恐怕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尝试。」龙总说。

   「不……不,我还可以的,请让我继续!」流氓初时害怕,但现时已经深深 爱上了跟女人做爱的感觉,一点都不想拔出来。他享受完在女体内射精的美妙感 受,便抓紧小诗的美腿,又再开始抽插。

   「啊呀……好舒服……嗯……又要……呀……要去了……嗯嗯嗯……呜呜呜 呜……」

   流氓并不知小诗现在的反应是高潮,只感到抽插中的阴道越来越湿润,但正 因为磨擦力减低,他才能稍为抽插多几下,不然很快就又要射精了。但这却苦了 小诗,其实也不是苦,只不过身体在高潮时变得很敏感,在这时还是被流氓快速 的抽插,身体差点儿抵受不住。

   小诗的下半身在快感当中,上半身也闲不下来,两只纤手被龙总和包工头强 行用来手淫,两根青筋暴现的阴茎又慢慢变得巨大。另外,小诗还感受到流氓正 不停抚摸自己的丝袜,这些淫靡的触感也让她性欲高涨。他甚至大胆地脱下小诗 的高跟鞋,把被丝袜包着的脚趾深深的含在口里。

   「啊……这就是丝袜的质感……啧啧……好吃……啜……竟然……啧……可 以碰到女生的美腿……」流氓似乎对女性的丝袜美腿很感兴趣,边抽插边吸食着 小诗的双脚。从来没有异性缘的流氓竟然可以碰到东大的校花,当然是做梦也没 想过,故此流氓贪婪地爱抚着小诗的全身、美腿、乳房,又不时跟她湿吻。

   「嗯……啜……啊……啜啜……」流氓厚厚的嘴唇完全盖住了小诗的嘴,舌 头伸进口中乱舔,双手因兴奋紧紧捏住小诗的一个乳房,捏得乳房都变形了。

   两人满口都是对方淫秽的口水,小诗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跟一位其貌不扬的流 氓湿吻得如胶似漆,但因为淫药的反应,就连口腔也传来愉快的性感,让小诗享 受不已。

   「啊啊……小诗小姐……喔……我又要……又要射了……」流氓并没有忽略 下身的抽插,一边接吻爱抚,又一边进行疯狂的活塞运动。

   「呀……嗯……又来了……热……好热的精液……啊……小诗……要舒服死 了……喔……」小诗不知羞耻地浪叫着。

   这次流氓射出来的精液更浓更热,满满的灌进小诗的子宫中。倦透了的流氓 本来想躺在小诗身上休息,但立即便被龙总推开:「闪开,到我了!」

   龙总推开流氓,立即把自己的阴茎塞进高潮后的阴道中,「不……这么快又 插进去……太大了……小诗……会死的……不要啊……嗯啊……」快感又再掩住 了小诗的口。

   因为淫药让她分泌出大量的荷尔蒙,麻痹了痛楚,不然阴道被多次抽插,小 诗这个处女不被操坏才怪。但现在,她现却不停体验极乐的快感,有三个男人正 在满足她无尽的性欲.

   「啊……这淫娃……里面都是男人的精液,看看今晚咱们谁让她怀孕……插 啊……呀!」让美女怀上自己的孩子,是每个男性的梦想。龙总大喝一声,便开 始他的生殖过程。包工头则把肉棒塞进小诗的口中,享受着口交;流氓也贪得无 厌的抚摸、舔弄小诗身体其它部份,过了这一晚,他大概一辈子也无法再碰上像 她一样肌肤美好的少女了。

   三人轮流着使用小诗的性器官,这个插累了,下一个再上,就算是三人同时 休息,也要求小诗用舌头屈辱地为他们清洁身体。小诗因为荷尔蒙反应令她不能 亦不想抗拒男性体味,就算他们没有要求,也要为他们舔遍身体每一寸,乳头和 性器就不用说,连屁股肛门等,小诗都嚐过。

   三人每次被小诗这么淫秽的舌头服侍,不一会又再重振雄风,以性交抽插来 奖励小诗。三人继续侵犯小诗的行为,在三小时内,三人在她体内射入了十数次 精液,还有几次是被射在脸上和丝袜上,直至再射不出半点精液才停下来。

   龙总离开时,丢下了十万元,并且让小诗签了一份协议书,证明是她主动为 他们提供性交易,十万元是报酬。可怜的小诗,药力过后身体接近虚脱状态,在 毫无抵抗之下被逼画押,及后带着满身精液臭味昏睡在建筑工地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