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的回忆](1)

[心理咨询师的回忆](1)


再一次来到娜姐的小别墅,这是一个每两周都会固定来一次的地方,给娜姐 做心理咨询。这个离婚后心理极端不适应的女人,有种她自己的疯狂——群交。 她喜欢成为男人的中心,喜欢被一群男人围着,众星捧月一样,这让她感觉 到了满足,得到了被男人重视的感觉。 这次来不只是,或者说不是为了给娜姐做定期心理咨询,而是受邀请参加她 新组建的俱乐部的成立仪式。本来她也邀请了我的助手——小婧,不过这个丫头 因为陷害老板,正在接受处罚中。具体的来说,就是被禁止出去打野食,外带戴 着贞操带整理各种资料,直到整理完成为止。 当然,我不会告诉她,我把心理咨询室半个月的资料和我参加评审会议的准 备资料都放在了一起,足足够她干半个多月。相信,对这个小骚货来说,半个月 没有肉棒的日子一定会让她记忆深刻的。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诡异的俱乐部的成立仪式,甚至我完全不懂, 这为什么是个俱乐部,为什么还需要一个仪式。难道不是几个人凑在一起就可以 了么?难道还要跟什么俱乐部一样,搞接待业务?揉揉脑袋,我决定不再思考, 昨天晚上跟小婧生气太伤脑筋,以至於现在还在头疼。 按下门铃,很快,娜姐就来开门了。一身大红的晚礼服,一对爆乳几乎要挣 脱出来,晃瞎我的双眼。话说,不过是Ccup,怎么突然有E的感觉?肯定是 衣服的原因,我才不相信是做爱太滋润,让她直接飞升了两个罩杯! 「呃……」我突然有些语塞,难道要我这时候说「祝贺你群交俱乐部成立」? 那接下来总不能是「恭喜发财」吧? 「哎呀!」娜姐一把把我拉进屋里,「每次都这么墨迹,不脱光了就不会好 好说话吧你!」 我顿时更无语了,话说姐姐,是哪位不脱光了做爱就不会好好说话啊!我还 没问你要身心放松的治疗费呢好不好!进到屋里,几个男人在一起聊天,旁边沙 发上坐着略显局促的一男一女,居然是莉莉两口子。 莉莉的老公叫大满,挺俗挺老实的一个名字,却是个重度淫妻爱好者。还好 两人最后可以沟通,不然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虽然我对他们沟通以后的结 果也相当无语……老婆居然成了老公公司里的秘密放松项目,项目名称就叫「射 满老大的老婆」,好吧,用老婆犒劳手下,总觉得有献妻的嫌疑,大满居然对此 乐此不疲,淫妻之毒果然无药可解。 本着先跟熟人打招呼的原则,我走到了莉莉夫妻俩身边。 大满双手紧握在一起,偷眼看着对面的三个陌生男人,局促紧张又有点兴奋, 不时的搓着手。莉莉双手紧握,微微发抖,看来是有些紧张。 也难怪,对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跟她老公的那群宅男部下简直是一个天 使一个恶魔,这样的一群妖魔鬼怪,让乖乖的人妻怎么能不担心。 看我坐下来,莉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真是应了那句话,笑的比哭还难看。 我拍拍她的手背,转身对着娜姐打个了招呼,「喂,先介绍一下吧,不然我 们都干坐在这里啊?」 娜姐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她这个粗神经我已经没有吐糟的力气 了。 「这个光头是大炮,JJ又粗又硬,是我俱乐部未来的主力!这个小子别看 瘦,JJ硬并且长,是专爱走后门的老手,主要配合大炮的就是他,绰号竹子。 最后这个是眼镜,别看他看起来猥琐,其实人更猥琐~」 娜姐这一句话,让现场气氛不那么紧张了,就连莉莉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眼镜最厉害的是持久特别好,最少都是半个小时,又特别会舔,是串场的 主力!」 好吧,连串场都有了……这是要开演唱会是如何? 「好吧,好吧……」我很无力的接上话,「为什么要叫俱乐部?为什么要邀 请莉莉夫妻?不介意先给我个回答吧?」 「哦,当然!」娜姐一身晚礼服,突然爆发出商业女强人的气场,让我双眼 又被晃了一次。「我们女人总是受到各种束缚,就连性爱都要顾及太多!为了让 和我一样的女人重拾信心,释放自我,享受生活,我特别建立了这个俱乐部!目 的就是给她们不一样的体验,来帮助她们,跟我一样振作起来!」 好吧,冠冕堂皇,你敢摸着你的大奶子,不是,摸着胸口说不是为了追求性 满足和性高潮么?我心里暗暗腹诽,不过当然不会明说出来,毕竟,跟女强人争 论这种问题,无异於作死。当下最流行的不就是「不作不会死」么,我可不想当 众作死。扭过头对着莉莉夫妇,「那么……你们已经知道了?」 「是!」大满推了推眼镜,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头上隐隐渗出汗水。 「娜姐就是让莉莉和我来感受一下,作为首次的嘉宾。」 莉莉脸色微红,手更加发抖,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我张了张嘴,还是放弃了,有些话,还是找个更合适的时机说吧。 很快,活动开始了,娜姐放上一首激情的曲子,拉起莉莉,跟三个男人跳在 了一起。很快,大炮和眼镜就围在了莉莉身边,手开始在莉莉身上上下抚摸起来。 随着两人的抚摸,莉莉开始激动了,脖子上慢慢泛起了红晕。 大满目不转睛的盯着妻子,双手紧握在一起,我眼中,他已经化身了一头喘 着粗气的公牛,眼睛通红的盯着眼前不断勾引着自己的红布。 眼镜果然够猥琐,在莉莉脖子后面轻轻舔了起来,大炮则紧紧抱着莉莉,让 她无法反抗的被固定在怀里。眼镜的舌头顺着脖子移动,慢慢,舔到了莉莉耳朵 上面。我知道,那是她的一个敏感点,果然,莉莉身体连抖了几下,腿也开始发 软,忍不住双手抱住面前的大炮,狠狠亲在了大炮嘴上。眼镜趁胜追击,伸手解 开了莉莉的上衣,纯白色的内衣暴露了出来。大满的喘气声更加粗重起来。 很快,莉莉就被扒光了,浑身白嫩的肌肤透出红晕,已经动情了,在灯光下, 小穴已经隐隐泛出水光。我们都知道,那是什么。 竹子接替了眼镜,开始安抚莉莉,他细长的JJ顶在莉莉屁股上,莉莉喘息 着,回手抓住竹子的肉棒,用力套弄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大满用力的倒在沙发 靠背上,手不由自主的抓在自己的JJ上。娜姐已经解脱了所有束缚,挺着一对 胸器,来到了大满身边,沖我抛了一个媚眼,三下五除二就从大满裤子里把凶器 释放了出来。大满根本顾不上看是谁在解自己裤子,只是盯着自己的妻子。 很快,莉莉周围就围上了三个裸男,他们七手八脚的在莉莉身上抚摸,眼镜 还不时在某处舔上一下。真不愧是猥琐男,每次几乎都是舔在莉莉的敏感点上, 莉莉总是忍不住发出销魂的淫叫声。她已经顾不上看自己的老公了。 突然,旁边发出一声低吼,我扭头看去,娜姐已经把大满的肉棒含在了嘴里, 看大满浑身紧绷的样子,想来娜姐已经吃了满满一嘴的「牛奶」了。可是娜姐还 没有停顿了多久,就又再次舔弄起来,而大满的肉棒,也神奇的依然坚挺。 那边,莉莉已经被推倒在沙发上,面前是竹子的JJ,莉莉正用力的「品尝」 着,舌头不断在龟头打转,不时的吞吐。莉莉背后,大炮粗大的JJ正在撑开少 妇娇嫩的小穴。 因为大满有舔阴的癖好,莉莉的小穴常年都是光溜溜的,大大方便了我们观 看粗大的肉棒是如何撑开小穴,插入其中的。硕大的龟头,撑开充血的,布满淫 水的阴唇,将小穴撑成一个圆洞,慢慢的挤进小穴里。因为太过粗大,小穴几乎 被撑开到了极限,感觉小阴唇都被撑的透明起来。 随着大炮的插入,莉莉双手紧抓沙发,低声叫了起来。有些痛苦,有些颤抖, 有些兴奋。随着最粗大的龟头没入莉莉的小穴,肉棒几乎一下顶到了底。莉莉被 一桿到底,恐怕都直接顶在子宫口上了,一下子弓起背,张嘴咬在沙发靠背上, 低声呜咽起来。 看到妻子被如此粗大的肉棒贯穿,大满满眼都是血丝,兴奋地已经说不出话 来,但是胯下的JJ坚硬的挺立着,诉说着主人的兴奋和激动。娜姐看的有些眼 馋了,用力的吞咽起来。说实话,大满的资本不算差,一根肉棒略微上弯,怎么 也有16CM,看这硬度,也绝对是平均水平线以上。 莉莉被大炮和竹子一前一后,两根JJ贯穿两张嘴,仿佛穿在了肉棒上。眼 镜也没有闲着,不是舔着莉莉的奶头耳根和后背。莉莉已经放弃了对肉棒的吞吐, 任由两根肉棒在上下两张嘴里自由进出,口水和淫水顺着肉棒不断低落。 这淫靡的一幕,让大满兴奋到了极点,随着娜姐不断加快吞吐,眼看又是一 发要射在娜姐嘴里。就在这时候,大炮和竹子开始换姿势了。 大炮反身坐在沙发上,把莉莉抱在怀里,粗大的JJ轻车熟路的插入少妇满 是骚水的淫穴。竹子来到莉莉身后,占满口水的肉棒顶在了莉莉的屁眼上。 大满一下坐了起来,死死盯着自己妻子微微翘起的屁股。就在大满的註视下, 竹子坚挺的JJ,在莉莉自己口水和淫水的帮助下,一点一点,消失在莉莉的屁 眼里。 莉莉紧紧抱着大炮,不断低声呼叫,却也毫无抵抗的任由竹子穿刺了自己的 屁眼。很快,竹子就全都插进了莉莉的屁眼里。 仿佛知道已经完成,莉莉仰起头,颤抖着来了一个高潮,屁眼和骚穴紧紧的 夹住了深深侵入的肉棒。 看到莉莉仅仅因为插入就来了一个高潮,大满再也把持不住,翻身把娜姐推 倒在沙发上,狠狠插入进去,凶猛的疯狂抽插了几下,就狠狠顶到最里面,低号 着射出了今天第二发。这一次他没有再重复之前的强悍,而是狠狠几下之后,就 拔出了JJ,瘫倒在沙发上。 娜姐看大满已经软了,一双媚眼看向我,却只看到我衣冠整齐的坐在那里喝 咖啡,她顿时杏眼圆瞪,像是要吃了我的母老虎。我耸耸肩,指指那边的战团, 娜姐哼了一声,起身去找眼镜来帮她「深入」按摩去了。 我看了大满一眼,刚射完的肉棒已经缩小了,正软软的耷在腿上。 他双眼无神的看着在两人夹击下不断高潮嘶叫的妻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给他端过去一杯温水,示意他喝下。这才看着莉莉的方向,开口说话。 「感觉怎么样?」 「……刺激」 沈默了一下,大满才开口说道,声音带着嘶哑。 「你觉得,她快乐么?」 大满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为什么不快乐?女人在性高潮里难道不快乐么?」 我扭回头,盯着他的双眼,「你,难道就没问过她?」 大满张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不要总是自以为是,你喜欢的,未必是别人喜欢的。莉莉是个女人,她自 然会喜欢高潮时候的刺激,自然会愿意享受高潮。但她更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最 需要的不是肉体的欢愉,而是心灵的归宿。她需要在高潮后有个温暖的怀抱,这 比高潮更让她迷恋。」 大满沈默了,慢慢坐直了身子,低下头,盯着手里的杯子。 那一边,莉莉已经不知道来了第几个高潮了,声音完全嘶哑,但还在歇斯底 里的叫着。一对不大的奶子在大炮胸前挤成了薄片,胯下早就泥泞不堪,在两根 肉棒的抽插之下,阴道和屁眼都成了大洞,扑哧扑哧的声音连淫叫声都遮掩不住。 我和大满没有再交谈。大满看向妻子的双眼也不再充满了欲望,而是多了一 些温情。我知道,他不笨,一个IT精英不会蠢到满脑子只能放下精虫。 可能大炮和竹子配合太好,莉莉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性爱,十多分 钟后,莉莉颤抖着倒在大炮身上。大炮和竹子轻轻把她放在沙发上,转身去找娜 姐了。大满飞快的起身,沖到妻子身边,将她拥入怀中,轻轻的在妻子耳边耳语 起来。我没有凑过去,远远看着两人拥抱在一起,深吻在一起,莉莉翻身趴在大 满身上,将老公的肉棒纳入自己身体,在老公耳边低语着什么。眼看着大满的J J又一次硬了起来,开始轻轻的在莉莉已经被撑大的骚穴里抽送起来。没几分钟, 大满就紧紧的按着莉莉的屁股,一边射精一边和妻子深吻起来。 我想,以后他们两人的感情会更加好吧。或许偶尔还会来娜姐的俱乐部玩儿 玩儿,但绝对不会太频繁,毕竟,他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幸福,而不是简单 的性福。 端起咖啡,我欣赏着娜姐的激情性舞蹈,竹子在娜姐身下,想来肉棒也在娜 姐的屁眼里。娜姐坐在竹子身上,任由竹子和大炮分开自己双腿,让大炮狠狠的 轰击在自己骚穴上,嘴里还不忘吃着眼镜的肉棒,不知道上面是不是沾满了她自 己的骚水和大满的精液。 我有些感慨,或许,娜姐真的是做了一件好事,真的可以让很多女人在得到 性快感之上更得到自信和自尊。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说……比如我一开始 绝对不会想到,我会在想,如何跟眼镜分娜姐的骚屄和屁眼……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