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续]我和校花娇妻的淫乱性史 第51章 冰山一角

[同人续]我和校花娇妻的淫乱性史 第51章 冰山一角


找不到排版工具,麻烦帮我排下,我好不容易找到51章,和大家分享!!谢谢!!! 【同人续】我和校花娇妻的淫乱性史 第51章 冰山一角 我靠在舷侧,远远望着船首的叶子.她穿着一套白色的三点式比基尼,趴在太阳椅上,胸罩的系带解开着,大卫黑色的手背,在她雪一样洁白的背脊上滑动,涂上一层防晒油. 这里是地中海,我们正前往一个独立的小岛,去参加叶子和大卫的婚礼. 那天,从大卫的别墅回来后不久,我正在办公室打瞌睡.打扮愈加风骚入时的叶子踩着高跟鞋,扭动着丰满的肉臀,把一张粉红色的请帖放到我的桌上. "刘总,下周我和大卫要举行婚礼,想邀请你去参加."说罢,大眼睛调皮地眨了眨. 我拉住她,往我怀里拽,"你再敢叫我一声刘总试试."双手不安分地在她的小西装里游走. "饶命,相公."叶子娇嗔着. 我凑到叶子的胸前,闻了闻,一股熟悉的奶香味扑面而来.自从上次喝过叶子的乳汁,每当闻到叶子身上的奶味,我都不能控制地硬起来.很快,坚硬的肉棒隔着裤子,抵着叶子柔软的屁股,来回的蹭动. "你好坏,相公,怎么一见面就这样不正经."叶子抿着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的手从她短的已经遮不住屁股的制服裙子下往上摸,却被叶子拦住. "现在不行的,相公,你忘了?"叶子喃喃地说. "为什么?" "我没有大卫的那个,完全没有状态的."叶子脸上浮起一对红晕,低声嘟囔着. 我这才记起,那次在别墅里,叶子说过,她需要大卫的尿水才能发情. "你想带着谁来?"叶子坐在我的怀里,头靠在我的肩上,眼里充满柔情地问我说. "你想我带着谁?" "要带晓桦吗?" 何晓桦最近好似很忙,又出差很久了,不一定能赶得上,而且她也不一定对叶子即将很淫乱的婚礼感兴趣. "我一个人去吧."我说. "那样不会寂寞么,到时候我可是别人的新婚妻子了,没时间陪你的.人家还要忙着给老公生孩子呢."叶子吐吐舌头,挑逗着说. "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喜欢上大卫的黑屌了,怎么就这么期待给人家下种呀."疯闹着,"啪"地一声,叶子胸前的两粒扣子一下子崩开了. 沉甸甸,肉颤颤的一对大奶像不安分的大白兔,从衣领里跳出来. "你没穿胸罩?"我吃惊地问. "大卫不让我穿内衣." 我把手伸进叶子的裙子里,她连内裤也没有穿.茂密的阴毛里,一对肉唇干涩地敞开着.果然是这样,叶子需要大伟的刺激才会湿. 我只好忍着,看着叶子把穿着金黄乳环的奶头收起来,整理好衣物,扭着大屁股离开了. 快下班的时候,宋悦进来,提醒我晚上有饭局.我想跟她先来一下,这个小丫头说晚上有约会,红着脸跑开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一个好像故意要吊我胃口似得. 酒过三巡,我作为东道主,正准备待着大客户陈总去找个地方放松下.他却神秘地拉住我,耳语说:"每次来都是刘总招待,今晚给刘总尝点不同的."我正纳闷,他已经打起电话,好似叫了几个上门的小姐来.我推辞几下,但是喝醉的人是没法说理,最后只要顺着他. 洗过澡,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心里想着,这种上门的,也就是学生呗,技术也不一定好,有的还是冒牌的大学生.心里并不是十分期待. 迷迷糊糊快睡过去了,门铃响了,我按一下床头的开关,门打开,一个女人进来,把门轻轻合上.房间里灯光很暗,我没有看清,光看身材倒也不错,特别是一对乳房非常丰满,多少让我想起叶子. "先生要先验验我的身吗?"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女人?"我打趣说. "怎么会,就是请你看看满意不,不满意我们可以换人的."服务还不错,说实在,我还真没有叫过鸡,陪客户也就是逢场作戏,糊弄过去,毕竟我家里的晓华还有宋悦都够了,再说也不喜欢这种交易. 我点点头,她走过来,脱下高跟鞋,赤着脚踩在棕色的地毯上,脚很漂亮,细长白皙,精致的指甲上涂着银色的亮油,微微闪着光. 不知怎的,我想起宋悦来,宋悦的脚很漂亮,那种完美无暇的脚,就连何晓桦也比不过.何晓桦的腿非常漂亮,但是宋悦的小脚也是人间极品,和她做爱的时候,我总忍不住把细小的脚趾含住吮吸. 眼前这个女人,有着和宋悦几乎一样的美脚. 她没穿丝袜,灯光照在赤裸的两条小腿上,让我有些心跳. 哗啦,一声,她的裙子滑落下来,堆在脚边,一对美丽诱人的玉足,轻巧的从裙子里挪出.大概是不想让内裤落在地上,她弯下腰,慢慢褪下黑色的蕾丝小裤裤. "先生,我来之前已经洗过……"突然她的声音停住,"是你?"我惊讶地说. 她也愣住了,连头发散开也没注意,顺滑黑亮的长发,瀑布一般从肩膀滑落,发卡吧嗒地掉在地上. 她,这个应召女郎,竟然是宋茜. 我们尴尬了一会,同时开口,又同时住口. 相视一笑,我说:"你先说,不过你怎么会?" 我的肚子里满是疑问,宋茜不是被孙总包养了,怎么会来做应召小姐? "刘总,您先别问了,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好吗?"宋茜看出我一脸问号,柔声说.脸上窘得发烫. 她说她是刚做不久,我脑袋乱乱地,顺口说我也是第一次叫. "我才不信,我们的会员是很贵的,而且也不是有钱就能办的,你第一次怎么能叫到我?""你是很高级的小姐呀!"说完我立刻后悔,怕她生气. 宋茜目光闪动,灯光昏暗,看不清她的眼神.但是马上又对我笑了笑. 我解释是陈总给叫的,我什么不知道. 宋茜掩着嘴,吃吃笑说:"怎么你好像比我还害羞."我笑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刚要开口,宋茜说:"别问那么多,少知道一点好.要不要换个人?"她风情万种地看了我一眼,眼里似乎有化开的温水,把我包裹. "当然不换."说完,宋茜已经软倒在我怀中. 我们在床上紧紧相拥,她赤裸的身体火热的缠着我,两腿紧紧盘住我的腰,我在她湿润温暖的身体里不断进出.她的胸,还是充满着乳汁,在我的按压下,不断喷涌出,几乎令我们的身上都湿透了.我从未经历过这么激烈销魂的欢爱,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凭借本能跟她做爱,射了一次很快便硬了起来,她的乳汁香浓甘甜,似乎跟叶子相似,却又不完全一样,可是喝下去都令人血脉偾张,立刻想好好操弄身下娇媚的女人. 宋茜呻吟着,喘息着,我把她的乳汁挤出来,涂在一双玉足上,再仔细地舔舐. 宋茜酸麻地直求饶:"好哥哥,亲亲老公,别弄了,茜茜受不了了."嘴里这么说,小脚却不逃脱,反而往我口中送.一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另一手在狼藉不堪的阴户抠弄,捏着自己的小珍珠,爱液哗哗地淌了一床. 我把她的腿架在肩头,用力咬着细嫩的小腿,留下一个个牙印.把坚挺的肉棒深深插入湿滑的阴道.她那仿佛小手一样的内壁,紧紧地紧紧地,握住侵入的坚硬肉棒. "啊···,好舒服,好硬,哥哥再用力,深深地操小茜,啊~~~"她娇喘着,浪叫着,两腿在我颈间交缠,使我们的交合之处深深地结合在一起. 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独特的女性香气,越来越亢奋,脑子里只想狠狠地操她. 我把宋茜两腿紧紧并拢,跟平躺的上身垂直,一面嗅着她的小腿,一面毫不怜惜地撞击着花蕊,发出啪啪地淫靡声响. 宋茜也出奇地投入,每一声呻吟喘息,都恰到好处地激发我的征服欲望. 我有些坚持不住,想要放慢一下节奏.宋茜感觉到我想退出来,蜜穴里的嫩肉猛得紧了起来,花蕊像是小嘴一样,吮住我的龟头,猛烈地抽动,顿时让我浑身颤抖,魂都要飞了. "啊,你这个小骚货,吸死我了."我叫了一声,精关已经失守,噗噗地又满满地射了一次,量也是特别地多. "啊,射给我,射给我,让茜茜给你生个宝贝,啊···,好热···,嗯···还没停,好多,老公你真棒······啊····要上天了."宋茜浪叫着,阴道不停蠕动,让我把每一滴精液都射进身体里,才波地一声松开. 我像是喝醉一般,软倒在她身上,脸埋进软软的乳沟之中,大口喘着气. 宋茜把我的身体翻下来,伏在我胸口,红唇俯就,香舌滑进我的口中,纠缠着,我在下面,吞咽着她度过来的香津. 我们深吻了一阵,宋茜便把一颗浑圆高挺的乳头塞进我的口中,一股温暖甘美的乳汁顺着喉咙流进我的胃中. 那奶水带有奇妙的力量,我仿佛恢复了些体力.直到把两只充盈的奶子都吸得差不多,她才坐起来,一直手捂着往外溢着白沫的下身,不让体内的精液倒流出来,纤纤玉指在我疲软的肉棒上温柔的抚弄,我的身体似乎更听她的话.刚刚软下去的肉棒,开始有了起色. 宋茜移动身体,因为一只手总捂着下体不方便,她拿起自己的小裤裤,揉成一团,另一手扒开湿哒哒的阴唇,把内裤塞进去. 我的眼前是一对美丽诱人的屁股,两腿之间一片狼藉,沾满了两人的分泌物,中间粉嫩的小洞,塞着一团浸湿了的小裤裤.菊花随着她的身体一张一合. 下身的肉棒被温暖的小嘴含住,香舌细致入微地吞吐着,几乎把每一个皮肤的褶皱都仔细舔舐,蛋蛋被吸得一缩一缩,好舒服. 胃里的奶水,化成一股热量,直冲下腹.肉棒在宋茜的手口抚弄下重新挺立起来,似乎比前一次还要坚硬. 我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从宋茜的下身发出的淫靡气味引诱着我,我抱住她的屁股,使劲地舔着,把舌头伸进她的屁眼,用力地吸着. 没有一丝不好的气味,宋茜的屁眼仿佛也流出甜蜜的汁液,我吸着,咬着,像发情的公兽一样,扯出塞住小穴的内裤,吸吮着她下身两个洞里的汁水.宋茜喉咙里塞着我的肉棒,含糊不清地叫唤. "唔唔····,别这样,····痒死了,好酸·····嗯嗯·····唔唔····"肉棒涨得她的喉咙已经放不下,吐出来,一手扶着我的胸口,一手扶着坚挺的肉棒,慢慢做下去.肉穴噗嗤一声吞下坚硬的肉棒,挤出好多白色的泡沫. 夜已经深了,宋茜的细腰水蛇一般扭着,我瘫在床上,把最后的精液射进去.在昏睡之前,我仿佛看到了她的子宫张合着小嘴一样的宫颈,贪婪地吸收着我的精华. 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好黑的梦,浑身大汗淋漓,在梦里,仿佛无数只手在拽着我,绝望之中,一张脸浮现出来,叶子,我喊着,喉咙却干哑发不出声. "叶子"我大喊一声,惊醒过来. 我依旧身处酒店的房间,床上一片混乱,充斥着男女交欢的气味.宋茜已经走了,我的头还混混地,甚至不敢确信是跟宋茜欢爱过. 坐起来,手边缠着一个东西,拿过来一看,是条黑色的丁字裤.上面白的黄的沾满了好多,还夹杂着几根卷曲的毛发. 洗个澡清醒下吧,我想. 下床才感到浑身要散架了一般. 把水温调至最低,冰冷的水从头上浇下,缓解了身体的燥热,也清醒了些. 宋茜到底是怎么回事,变得技术这么专业,真是个销魂的尤物.我倒是真想好好请教下孙总,怎么调教的. 忽然,从房间的某处,我好似听到了女人的呻吟,这吓了我一跳.仔细找了也没找到.最终,发现是屋顶的通气孔,透过来的声音,隐隐约约好像是有人在做爱.应该是隔壁的房间的. 本来我可以置之不理,可是总在心里想着,最终,我竟然搬来椅子,摘下格栅,爬上去. 通风管道倒是很宽阔,像是CS游戏里的那样,就是灰尘比较多.不远处有亮光,我慢慢挪过去,有水声,应该是浴室. 我小心翼翼地挪过去,身上的浴衣已经蹭得灰不溜秋的. 通气口冒出蒸汽,显然下面的人在洗浴.少顷,水龙头关掉,我凑过去,看到一个女人苗条的背影,她吹干长发,擦拭完身子,转身走出去,一瞬间,我差点叫了出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宋茜!她竟然是宋茜! "还没清洗干净吗?茜茜?你妹妹都要承受不住了."一个男人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主人,茜茜这就来,您就别再为难悦悦了."宋茜嗲声嗲气地撒娇,就这么光着身子走了出去. 悦悦?难道是宋悦? "啊,别,啊~~~,呜呜,我···,好难受,···啊···姐姐···,孙总,小悦要被你玩弄死了,啊···"另一个女人在房间里叫着,声音里带着哭腔. 这个那人,我知道了,是孙总. 没一个屋子都有通风口,我沿着管道爬到卧室里.下面灯光开得很大,两个赤条条的男女滚在床上.女子娇小的身体大字型张开,手脚被丝袜牢牢捆在床上. 光洁的肌肤布满了汗珠,不安地扭动着. 宋悦的眼里满是泪水,孙总在哄着. "乖乖,不怕,不怕,你看大卫的妻子海伦都穿了,多好看,让亲亲老公给你也穿一对呗?"说着,揉捏着宋悦赤裸着的嫩胸,拨弄着小巧的乳头. "不要,我不要,孙总你放过我吧."宋悦哀求着. 宋茜走过来,赤着身子,好不羞涩地坐在床边,抚摸着宋悦的俏脸,安慰说: "小悦,听主人的话,一点也不痛的." "姐姐,你究竟是怎么了,就算要出卖身体救妈妈,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吧."宋悦看着宋茜,无助地说. "主人是真心对我们好的,我们应该听主人的话."宋茜像小猫一样偎依在孙总身上,神情地说. "不是,不是这样的,姐姐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快醒醒呀、"孙总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宋悦奇怪地看着他. "被你说中了." 什么?我和宋悦一起说了出来,还好没人发觉我. 孙总当着宋茜的面,毫不避讳地讲了起来. 原来,自从大卫带着被金教授用药物改造过的叶子回国之后,孙总就对大卫手里金教授的神奇药物非常感兴趣,金教授开发的各种奇异药物,是每个男人的终极梦想. 原本以为大卫会不舍得,这种违禁的药品一定很难得,不料大卫竟然一口答应给他药,还给他引见了金教授.这些事我都不知道. 正好,他手里有这么一对美丽的小姐妹,于是便拿着姐姐做起了试验.刚开始,同叶子一样,只是对宋茜进行肉体改造,喂泌乳药,缩阴药按照他的喜好,对宋茜年轻的肉体进行改造玩弄.宋家姐妹迫于母亲的医药费压力,只能忍着屈辱被欺负. 孙总为了哄宋茜,约定了不会对妹妹下手. 不久之后,金教授有给了他另一种药物,"爱情迷药".这种药物大卫还没有给叶子吃,因为对于女性生育有很大影响.这是一种具有类似催眠效果的药,服药时需要用男人的精液吞服,之后那名女子会产生一种心理的变化,简单地说,类似于,爱上喂药的男人的感觉. 这世界上爱,也有很多种,所以药物产生的爱意也有各种不同的效果. 孙总给宋茜的药,名为"性奴". "你明白了了吗?"孙总问宋悦. "性奴?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姐姐在心理,会把我当成主人,死心塌地爱着我,服从我.不过这种药的神奇就是,会让服药者其他的部分保持正常,她自己也会接受自己的身份."孙总摸摸伏在腿上的宋茜,"茜茜,你后悔吗?" "茜茜不后悔,主人的药让茜茜找到了今生的所求,就是当主人的小乖乖."孙总拿出一个小药盒,在宋悦面前晃, "看,这就是爱情迷药,针对不同性格的女性,选用不同的人格塑造药物,哈哈,金教授真是太伟大了.""你要不要来一个粒,海枯石烂,完全爱上我呢?"孙总作势要喂宋悦,吓得小姑娘只尖叫. "呵呵,逗你玩呢,你的份,早已准备好了,留给别人喂你吧.""谁?"宋悦担心地问. "刘伟." 这下我和宋悦都吃了一惊. "伟哥不会这么对我的,他都不舍得要我的身子."宋悦倔强地说. 孙总笑得不行,得意地说:"那个傻小子,对着小鲜肉不舍得,还便宜了我.本来好心留给他的,居然没有吃.我只好自己来了."宋悦咬着嘴唇,眼泪落了下来. 我心里疼了一下,看着她可怜的小脸,暗暗自责,想不到我的不舍,居然让孙总霸占了她的处女之身. 宋悦还在喃喃地说,我不会给她吃这个药.孙总竟然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关于我拿叶子交换的一切. 我躲在屋顶里,脸上发热,不知道再怎么面对宋悦了. 宋悦听完,嘴巴张的大大的,一脸不可思议.大概我的形象彻底完蛋了,会被当做一个出卖女友,换取金钱地位的变态男人么? 宋悦呆呆听着不说话,孙总说完了,笑眯眯地看着她. "哎呦!"宋茜忽然捂着肚子卷缩起来. "姐姐你怎么了."宋悦关心的问着,想要挣扎着起来,"快放开我,姐姐她怎么了."孙总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宋茜,眼里闪出兴奋的光,"来了,来了,金教授说的爱情迷药真正作用来了."宋茜开始痛苦地哼着,手紧紧抓着床单,两腿紧紧并拢,脸色越来越白. "到底怎么了?姐姐!"宋悦叫着. "啊···,肚子,肚子好痛,"宋茜疼得直打颤,眼里一颗颗沿着俏脸滚落下来. 孙总兴奋异常,喊着:"真的来了,悦悦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姐姐去当应召女郎吗?不是因为我贱,像刘伟似的,喜欢自己的女人给人操."我脸上火辣辣的,奶奶的,又补我一刀,你这个老东西,吃了我的还不说好. "因为爱情迷药需要大量的精液.哈哈,生命的精华!"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宋茜怀孕了? 孙总继续说:"时间差不多了,也快一个月了.今天让我见识下真正的乐园吧,茜茜,加油."宋茜已经开始尖叫,她咬着被角,跪坐在床上,两手捂着肚子,脸上的痛苦中,夹杂着些许迷乱的神情. "啊···,这是什么感觉,···啊···,好痛,却又好舒服."她高亢地发出一声类似高潮地声音,背一下子弓了起来,长发散乱,被汗水打湿的部分粘在脸上.眼中却是一中类似做爱的朦胧. 哗啦哗啦,大量清澈透明的粘稠液体,从大腿内侧流淌下来,在床上积了一滩. 宋茜用手撑开自己的阴部,小穴变成一个圆洞,不停地留着说,房间里开始有一种异常的香气,令人仿佛如临仙境,心情大好. "啊~~"宋茜开始浪叫着,又夹杂着用力的声音. 孙总把两手放在宋茜的腿间.有什么东西,从圆圆的小洞口慢慢挤出. 一颗卵,晶莹剔透的卵,透明的卵,有正常男人的拳头大小,椭圆形的卵. 如同水晶一样的卵,撑开宋茜的阴道,慢慢滑落在孙总的手里,伴随着,是大量的黏液. 宋茜竟然产卵了! "姐姐,你怎么下了一个····蛋?"宋悦迷茫地说. 没给她再说的机会,产完卵的宋茜,跨在妹妹的头上,把小穴对着宋悦张开的嘴巴. "唔唔,咕咕···"猝不及防的宋悦被迫大口吞咽着姐姐下身的黏液. 孙总眼里闪着光,像吃生鸡蛋一样,把宋茜产的卵打开,喝了下去.宋茜已经倒下,躺在一边喘着气,看起来很虚弱.喝了一肚子姐姐分泌物的宋悦,脸上还是黏糊糊的,眼睛大大地睁着,有些失神. 渐渐地她开始嘟囔着,哼哼着,两腿不安分地磨蹭着,皮肤涂上一层红晕. "啊···,好热,好热···"看来,那分泌物是很强力的催情剂. 喝下卵的孙总,整个人似乎都在发光,散发出一种青春的活力,下体的大肉棒青筋凸显,狰狞可怖.身上的肌肉似乎也变得结实. "呵呵,你好帅啊,快来,妹妹的小穴好饿,好渴."宋悦发出从未有过的媚声,招呼着孙总. 孙总低哼一声,扑上身去,用暴涨了几倍大小的肉棒,对准宋悦的娇嫩小穴,慢慢挤进去,小穴被撑得快要撕裂,血管都凸显出来,但是宋悦却丝毫没有痛楚. "好涨····,啊····,好哥哥,快来操我,小悦的那里好痒,好烫,····啊····,进来了,···好大····,啊·······,"孙总一边笑着一边抽插,干得宋悦腰肢瘫软,都要化在床上了.小穴里进进出出的大肉棒,带着许多白沫,把两人的阴毛纠缠到一起. 孙总的实力完全换了,丝毫不费力地全力抽送,整个床铺都晃个不停,每次都抬起屁股,全力插到底,宋悦像是一个充气娃娃般,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摧残. 手脚被捆着,她只能承受着次次穿心的抽插,嘴里越叫越疯狂,口水都顺着嘴角淌了出来. 咔嚓,一声,孙总竟然把床给干塌了,宋悦尖叫了一声,摔在木板被褥里,孙总干脆把她抱起来,提到床边,如同让小孩撒尿一样,对着阳台外的万家灯火,大力地干着宋悦的小穴. "啊,好美,好舒服啊,啊,我看到仙境啊,····仙女姐姐···"宋悦已经语无伦次,瞳孔散开,身体像是面条一样. 眼见可怜的宋悦就要被活活插死了,孙总似乎清醒过来,看看几乎昏死了的宋悦说:"别把你弄死了,组织还要用的身体收买那小子呢,不过,我的多少留点记号."他一边插一边找,拿起那个穿环的机器,夹住宋悦的奶头,停止了抽送,把肉棒抽出来. "别,别走,悦悦还要,"宋悦的小手去摸大肉棒,迷糊地说.这个小丫头,自己都要被干死了还不满足. "你要是穿上乳环我就给你,不然就不给了." 宋悦摸到穿孔器,毫不犹豫地按下开关,咔嚓. "嗯···,嗯···"轻哼了两声,挺立的小乳头便被穿了两个银色的金属环.孙总竟然还不满足,又各穿了一个,这样,宋悦伸出的小乳头上,便多了两个亮晶晶的小环,显得格外淫靡. "真乖,那么你今天应该也是排卵期了,我在你肚子里也留个纪念吧."说罢,孙总大力一顶,大龟头猛的突进,整个肉棒没入到宋悦的身体里. "啊,啊,,啊,好深,好里面,悦悦要疯了,飞了,,,啊···.""怀上我的种吧,宝贝,"孙总吻了一下宋悦的耳垂,大力抽送几下,屁股一抖,猛烈地喷射进宋悦纯洁的子宫里. "啊·····啊·······啊·····"宋悦一声比一声高,大声尖叫着. 孙总射了足足5分钟,当他拔出依旧坚挺的肉棒,宋悦红肿不堪的小穴倒是立刻合拢起来,把精液裹在里面,只是在小缝李忠,不断流出那些子宫里承载不了的弄弄精液. 一颗健康,年轻的卵子,正从她的卵巢排出,走到布满精子的阴道里,被这些孙总的亿万子孙围攻,最终,一个强壮的小蝌蚪抢先突破卵,钻了进去,卵受精了,继续游走,来到被精液浇灌的子宫中安置下来,开始慢慢发育. "伟哥?"一声呼唤,让我回过神来,我回头,看到穿着长裙的宋悦,像花一样的笑容. 我冲她招招手,她便跑过来,挽着我的手,我们就这么看着大海,不说话. 叶子和大卫回到舱里,看到我俩,叶子还冲我眨眨眼,一切都想还一样蓝,一样平静. 可是,宋悦的侧脸,却在阴影中,似乎有着一丝忧郁. 她是在担心我会给她吃药吗? 从那天以后,过了三天,我们便一同来到这里,将去参加叶子的婚礼. 我从后面抱住她,手放在小腹上,温柔地说:"小悦,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宋悦诧异地回过头,"干嘛呀,说什么呢?"她脸上有伪装出来的坚强. 可是我知道,这个姑娘,经历的一切,背负的一切. "我说真的,我想保护你哦."我笑着. "真是的,坏人,想哄我开心么?"宋悦娇嗔了一声,回过头去.在我看不到的眼睛里,仿佛湿润了. 我真的不想再伤害你们了,我心想. 叶子,晓桦,小悦,我一定要把这一切纠正回来!!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