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了下老婆手机的位置] (3-4)

[刚看了下老婆手机的位置] (3-4)


现在本是秋高气爽的时节,今晚却意外的闷热。估计一会儿会有雷阵雨吧! 能早点下就好了,下起雨来肯定会散了吧!要是当初把手机放进衣服里关机 就好了,要是当初直接告诉小雪我有女朋友,也就没这麻烦事了,当时果断地打 电话跟小琪说分手的话……不行,怎么能辜负人家。 唉,擦,这时候还他妈瞎想。感觉每往前走一步,脚下都沉甸甸的。现在往 回走还来得及?不行,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跑了的话丢人不说,估计逮到我 结果会更傻逼。总之明知道这是主动去挨揍,却感到背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着 我前进,双腿怎么也停不下来。我一直认为这才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 之后的事,说起来也有点意外。就是小琪有一个非常要好的闺蜜的男朋友也 在这学校和我一届,女胖子找的人中就有他。小琪那天偷看了我手机后,本来是 以为遇到了第三者,在电话里把小雪数落了一顿后,把这事跟闺蜜说了。闺蜜说 他男友也在那学校,正好帮忙打听打听。后来得知女胖子要找人教训我一下,叫 了不少人,其中正好有闺蜜的男友,结果中间也有「我们」这边的人,我也莫名 其妙的成了「熟人」,这事就这么结束了。 说说当时让我一辈子难忘的场景,我走近之后和小琪对视了一下,我俩都没 开口说话。之后旁边的小雪过来对我说:「你过来,有话和你说。」小琪没有跟 过去,估计她俩已经「谈过」,至於谈的内容就不得而知了。 小雪站在台阶上,我在台阶下,她正好高我一头,感觉很有压迫感。当时天 虽然很黑,但我还是能清楚的看清小雪白嫩的脸上那不协调的哭红的眼睛和红肿 的眼袋。我不知道说什么,一时语塞,最后还是小雪先开口了。 雪:「你倒挺逍遥的啊,周末回家也有人陪是吧?」 我:「我错了。」 雪:「你当初怎么跟我说的,这叫没女朋友?」 我:「我错了。」 后面说了什么不太记得,我不是回答对不起就是我错了。然后小雪抬起手猛 对我的脸搧了过来,我下意识的一闭眼,脑袋侧了一下(本能反应躲的,但是现 在回想都觉得丢死人了),发现小雪的手到我脸前停了下来,「我真想打你。」 小雪说。「你打吧!」我说。之后小雪小声愤恨的说了句:「我这辈子再也 不想看见你。」就抽泣着往宿舍方向跑了。 之后小琪的那个闺蜜的男朋友对我说:「好好对她啊!」还轻拍我一下后脑 勺。 我:「嗯……谢谢啊!」 我走过去对小琪说了句:「没事了,走吧!」小琪:「嗯。」之后路上小琪 问我:「跟她分了?」我说:「嗯,分了。」之后就打车把小琪送回了芍药居。 一路上没怎么说话,也不知道这种尴尬的场合该说什么,总之我是轻松了很 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唯一记得很清楚的是从昌平科技园打车到芍药居然 花了150多块钱……我连錶都没看就把钱付了。 到地方之后本来想找个小旅馆住一宿,在小琪身体上来一发,但最后还是没 说出来,小琪也没有什么表示。就这样送小琪回宿舍之后,我就直奔13号线, 到龙泽后还好赶上公车回了学校。心想这回脚踏两条船会不会给小琪惹生气了, 看小琪一路上都没什么表示,真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到底要不要哄哄她?就 这样想着,一晚上辗转反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的。 第二天一起床看到小琪的问候短信,里面老公长老公短的,就跟没发生过这 事一样,反而更嗲更粘人了。我心里的最后一块石头也落了地,心情大好,可以 用雨后天晴、拨云见日来形容。原来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早知道昨天就在芍 药居开房了…… 后来从聊天中能感觉出在小琪的心里把小雪当成了第三者勾引了我。女人真 是奇怪的动物,不但没有责怪我,居然还无视了的我的错误,每天给我发的短信 量增加了一倍之多。 之后那女胖子也没再找过我麻烦,小雪也没再联系过我,和我选的同样的课 都不来上了(除了二百人那种阶梯教室大课)。 这事后来在女生楼也传得挺开,刚开学一个多月我就被冠上了脚踏两条船的 渣男恶名(一定是那俩女胖子传的)。在食堂吃饭,去上课的路上稍微留意就能 感觉到异样眼光,偶尔路上也会被我听到屌丝男小声讨论我,内容无非就是,我 在校外面有不少女的什么的,好多女的倒贴给我花钱。总之谣言传得有点离谱, 也让本来能成为「哥们」的一些同班屌丝对我敬而远之,可能从心底里觉得我跟 他们不是同路人,以至於我直到大学毕业后都没几个朋友相互来往。 当时我也比较无聊,就迷上了网络游戏,整天闷在宿舍里打劲乐团,还成立 了一个战队自己当队长,偶尔也跟舍友上浩方联机打星际,经常打到关键时刻会 收到小琪讨好的短信,如果不理她,一会还会打来电话,要是不接的话就会一直 响。 经常打到关键时刻被小琪的一个电话导致游戏被对手逆袭,奋斗半个多小时 的战斗没有得到回报,还会受到舍友的责怪,让我非常生气,回短信的内容也越 来越敷衍,经常用「嗯」、「累了」、「歇会」等字眼来应付小琪的短信。 当然最期待的还是每个周末,小琪会在芍药居开好房等我。憋了一周的我, 一进门就一边和小琪舌吻,一边用手抠她的骚屄,能感觉到小琪的屄也是期盼了 一周鸡巴,不用爱抚就已经把内裤都湿透了,摸着滑溜溜的,跟果冻似的。 我赶紧脱掉裤子把小琪的脑袋往下按,小琪很顺从地含入口中就开始快速的 深喉,操她半分钟嘴炮,然后就让小琪跪在床沿撅起屁股,直接暴操到射精。小 琪的屄虽然不紧,外阴也有点黑,但毕竟是18岁少女的下体,让憋了一周的鸡 巴出精还是很容易的。 和小琪爱爱完之后躺在床上,小琪跟我说她请了两天假,想来我学校玩玩, 我说:「那你跟我回宿舍住吧,宿管发现不了。」小琪微微一笑同意了。 (四) 前段时间有点忙,这篇好久没写了。 回忆有点断档。 就简单叙述一下吧。 因为当时学校的宿舍是男女生一个楼,从宿舍大厅进入后男生走左边的门, 女生走右面的门。 中间是宿管小房子。 为了让小琪成功混入男生宿舍。 我让小琪穿上了舍友的男士大羽绒服,头发都紮起来耶到帽衫里,之后在我 和舍友们的掩护下,成功混入了男生区。 我们宿舍是4人一间。 下面电脑上面床的那种床,每间配套有独立的阳台和干湿分离的卫生间。 我每天把饭买回来,小琪基本就不用下楼了。 就这样在宿舍住了4天(周四,周五,周六,周日)当然除了每晚的ml外, 没发生所谓的4p之类的情节。 要说刺激的事也有,因为小琪在宿舍一直穿的是浴袍。 系带的那种里面空空的啥都没穿。 有次宿舍人少的时候(都在各自玩电脑),我让她坐我腿上,抱着她,前面 衣服敞开……我俩一起看电影。 基本看十分钟小琪浴袍下面就是一滩水,很清澈……摸起来黏黏的。 小琪看到自己也吓了一跳。 还有一次放置play,就是晚上8点多宿舍里就我俩的时候,把小琪扒光 锁在阳台。 我在屋里等着。 但我敢保证我当时比小琪还紧张哈。 因为随时会有舍友提前从晚自习早退……不到5,6分钟就听到小琪蹲在阳 台猛砸阳台门的声音。 开门后小琪说快冻死了。 但我摸了下她下面,还是很湿的。 小琪真是个色女。 对了,还有一次,我俩做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当然穿的还是浴袍),一个 sb舍友回来不关门。 正巧宿管从门前经过。 往里看了一眼就走了。 吓了我一身冷汗。 我猜想由於我的位置是背对着宿管。 加上小琪也是短发,以为是好基友在一起玩游戏吧。 总之那次差点吓尿了。 还有件事得提下……就是小琪这3天可能在宿舍没事干,趁我们上课的时候, 居然把我和我舍友全部的脏衣服全给洗了……对,包括舍友的裤衩袜子啥的。 宿舍没洗衣机,全部手洗的……那堆积了几个月没戏的臭袜子,和快结嘎巴 的内裤……舍友们拍手称赞,我独郁。 真不知道小琪是勤快,还是有受虐心理,还是想遭到我或其他男生的表扬… …愉快刺激的4天就这么平凡的结束了。 之后就是每个月芍药居小旅馆见几次面,滚滚床单,也没啥什么别的事情好 回忆的……因为那时我的精力正在投入另一件大事。 泡我的徒弟,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小倩。 之前提到过我在玩当时比较火的网络游戏o2jam劲乐团(不是AU劲舞 团,当时还在公测阶段,还没流行起来)。 经常去新手区开15级的歌【%5的爱情】(一首歌的名字),虐待新人。 直到遇到一个妹子说我是挂……我一般都无视这种人,不过妹子除外。 后来妹子说除非你在我面前玩一次我才相信。 我说那加我qq好友吧,以后有机会让你看。 就这样加了妹子的好友。 后来玩的比较熟了,妹子肯定了我的实力。 中间的过程就不说了。 最后我顺利的把妹子拉入了我的战队,并且妹子认我当了师傅,并且告诉我 她叫倩。 我们每天互相踩qq空间,倩跟队员们也都打成一片。 大概是9月的某天,倩情绪低落。 我问她怎么。 她的原话是「我受不了了,我想老公了」 我顺势问了,她是不是处,她很快的就回复我了「不是」。 当然作为师傅的立场不便多问这种问题,但经过耐心倾听和陪聊安抚的漫长 工作后,还是打探到了一些她的事。 简单说下就是,她被她男友给甩了。 她男友北京本地的,男友妈嫌弃她是外地人。 那天去那男的家干完分手炮之后,他妈回家就说了点难听的话把她哄出门了 (真是一家子败类啊,后来我才知道都干了快一年了才来这一出)。 当晚她在前男友家门前跪了半个晚上也没能挽回前男友的心,那男的一晚上 都没出来说半句话。 后来倩说也不能全怪他,肯定是她妈不让他出来的。 只能怪她不能讨前男友妈欢心。 后来我在倩qq空间上经常看到她还发一些什么「今生只爱你一人」 「一生为你守身」 之类的中二感言,希望男友回心转意。 但是她前男友应该是铁了心分手了。 依然不为所动。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