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11)

[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11)


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晓萍和李文一早就出发去云南旅游,其实晓萍是在躲 我。因为暐暐这几天来例假了,整天除了培训就是睡觉,让我连走后门的机会都 没有。这让久尝肉味的我如何能够忍受,于是晓萍就成了我的发泄对象,每天半 夜都让她钻进女卫生间里,然后等待我的蹂躏。 也许是为了减轻对小文的负罪感,晓萍刚开始一直比较被动,而且坚持要我 给她戴上眼罩,颇有掩耳盗铃之感。不过不同于李文毫无技巧的蛮干,我总是会 给她进行温柔而充足的前戏,娴熟的技巧再加上超强的体力和同样硕大的鸡巴, 那稚嫩的肉体每次都被肏得高潮不断。到了后俩天,晓萍虽然还是被动地迎欢, 但却似乎忘记了眼罩的事,高潮临近时更是老公、爸爸地叫个不停。 但好景不长,十一前夜。我又像前几天一样溜到了女卫生间,正准备脱掉短 裤时,晓萍却眼泪汪汪地哀求我,「刚哥,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再对不起 小文了!」 「嗯,好的。」看着那天真无邪的小脸,我鬼使神差间竟真的答应了下来。 「谢谢你,刚哥!」晓萍破涕为笑,天真烂漫的笑容绽放间,少女的青涩风 情竟让我看呆了。 而大喜过望的晓萍一头扑在了我的怀中,竟破天荒地主动起来,虽然相当笨 拙却充满了热情,一时间洗手间里淫声大作…… 疯狂过后,晓萍穿上睡衣后,又软软地躺在我怀里,扬起的小脸上一双大眼 睛直勾勾地地看着我,盯得我心里都有些发慌。 「怎么了?」我挑起晓萍的下巴,故意调侃道,「难道被哥的魅力征服了?」 「哼!才没有!」晓萍白了我一眼,却又红着脸说,「刚哥……其实……其 实你也挺帅的!」说完便钻出我的怀抱,转身就逃出了浴室,留下一脸愕然的我。 「嘿嘿,这妮子不会喜欢上了我吧!」我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自己有些熟男 的魅力,但对于这种刚出校门的小丫头,还是高大帅气的李文更具有吸引力吧, 于是也起身回了卧室。 十一第一晚,我掐指算算,按以往的经验来看离暐暐的月经过去还有两天。 唉,这下晓萍也再没有机会了,百无聊赖中便打开了微信,开始看朋友圈的 动态。 正看着却忽然发现一组女孩露胸的照片,相当性感,就差露点了,再仔细一 看原来是威廉那个黑鬼发的。 威廉是我和暐暐常去那个酒吧老板的儿子,上学之余还兼职调酒师(其实就 是酒保,调酒调得很一般),今年22岁,身材与我相仿,不过要偏瘦一点。他 父母都是尼日利亚人,而且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所以异于多数同胞诡诈的秉性, 夫妻俩来中国的三十年也是小有成就。而威廉就在从小在西安长大,一口流利的 老陕话加上天生的幽默感总能把我和暐暐逗乐。由于我们也算是常客,所以一来 二去也就熟络了起来。 这家伙虽然家教很严,但骨子里却也是个色胚,每次来都大加吹嘘他在自家 酒吧的艳遇,还时不时地偷瞄一下暐暐的重点部位(为此我还专门给暐暐新添了 一根叫威廉的黑色阳具)。有次和暐暐玩跳蛋时居然被这家伙发现了,那次临走 时他还悄悄问我暐暐能不能让他玩玩,我当然是严词拒绝了,不过最后让他加了 我微信,因为他说是有漂亮妹子时会请我一起玩。对了,就去酒吧找威廉去! 这个酒吧其实还挺正规的,里面消费的大多是一些比较有素质的年轻人,其 中又以一些大学生居多。坐在幽暗的灯光下,一边和朋友聊天喝酒,一边听着驻 唱歌手或忧伤或激情的歌声,真的很惬意。 一进酒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威廉,这家伙正在给客人调酒呢,我故意问他: 「今晚有没有美女呢?」 威廉谨慎地朝周围看了一圈,然后诡异地朝我一笑,悄声说:「当然有!看 见那个美女没?」指了指一个远处角落里独坐的长发女孩,又指了指身前的酒瓶, 「她男朋友刚跟她吵过架,这不正在创造机会呢!」 「那你的美女得让我也爽一下,不然我就向你爸告发你!」我半开玩笑半威 胁地说道,「不过我的暐暐可不能给你玩!」 「小气的中国人,让你见识一下尼日利亚人的大方!」没想到威廉居然爽快 地答应了。 「切!还大方!你们尼日利亚就是淫棍多!」我嘴上损着威廉,心里却期盼 着即将见面的美女。 威廉摊手耸了耸肩作无辜状,紧接着又神秘兮兮地说:「你家暐暐没有姐姐 或是妹妹吧?这个美女和暐暐长得可像了!」 「鬼才信呢!你们外国人眼里中国女人都长一个样!」我撇了撇嘴,又看向 那个角落的女孩,这么远看见身材还不错,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一定是这家 伙想暐暐想疯了,见个女人就说像暐暐。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威廉耸了耸肩,却没有和我争辩。 威廉说他一般是把女孩带到员工卫生间(在酒吧的最里面,离威廉的休息室 不远,因为不方便所以一般没人使用)或是自己的休息室玩,这自然是酒吧老板 儿子的特权。他调好酒后先是七拐八拐地把我带到他的休息室,说让我等等就来, 然后又拿着那瓶酒出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吧特色,休息室里的灯光同样昏暗无比,照的里面朦朦胧 胧。这休息室也就二十来个平方的样子,装修极为简单,天棚、吊顶就是白墙, 地面倒是做了深色的木地板。里面靠窗处横摆着一张大皮床,被一面落地式四门 大衣柜隔开。也不知是不是衣柜里的东西太多,柜门向外开着一条缝。 休息室中间的空地则是一条锻炼身体的长凳,约五十公分高,四十公分宽, 长度大概近两米,下面是钢管架支撑着,然后包了一层两三公分厚的仿皮面坐垫。 而门这一侧靠门口处是一米高的鞋柜和一个赤裸的仿真男模特,门对面贴墙 放着一座室内单杆,旁边还又一对哑铃散放在地上。 门口模特的原型估计是欧美哪个男星或者男模吧,脸上的五官极其精致,冷 峻而不失帅气。身高相对欧美人来说倒不算太高,也就一米八的样子,但身材极 为健壮,浑身的都是胀鼓鼓的肌肉,仿若杂志封面的健美先生。整个模特做得极 为逼真,如果不仔细看,肯定会误把他当做真人。我不由在模特身上捏了捏,手 感几乎跟人的皮肤一样,应该是高档的硅胶材质吧。再看胯间,原本是阳具的位 置开了一个黑洞,里面似乎有一根金属棒。 该不会是男同志用的性玩具吧?我恶意地揣测着。正打算再琢磨一下这玩意 儿的功能时,威廉架着一个长发女孩进了门,显然是已经得手了。还没等我仔细 观察女孩,威廉就招呼我去把门锁上。 锁好门后,我回头向威廉身边的女孩看去。这女孩个子很高,踩着高跟鞋几 乎与威廉同高,估计脱了鞋也有一米七的样子。只见她穿着一件豹纹紧身连衣裙, 仿胸罩样式的领口极其性感,使得极其雄伟的胸部露出近半,同时还挤出一条惊 心动魄的乳沟。而细细的Y型蕾丝吊带分别系在胸口和后腰上,在挤胸露肩的同 时还亮出大半个雪背。裙身则是抽褶紧身的超短裙,薄薄的布料紧紧地裹在丰臀 蛇腰上,勾勒出动人的曲线。 更性感的是,堪堪盖住臀部的裙摆前后正中处,居然是一个大于九十度小于 一百八十度的倒V形。要不是灯光昏暗,想必都能直接看见里面的内裤。再往下 则是一双异常修长的美腿,一看就让人想试试缠在腰间的感觉。而踩着金色细高 跟鞋的小脚显然经过精心保养,不但白嫩细腻,脚趾甲还染成了黑色。 「这都不能叫女孩了,叫女人还差不多,说不定是个刚结婚不久的少妇呢!」 面对如此妖娆性感的女人,我不禁心中暗叹,同时还咽了口口水。 「Hi!刚哥,你看看像不像暐暐?」威廉一手搂在美女的腰间,一手拨开 垂在美女面前的一缕秀发,冲着我问。 「咦?还真有点像!」借着更衣室里昏暗的灯光,我凑前一看。这女人一头 栗色的大波浪长发,虽然化着浓浓的夜店妆,但眉眼间确实和暐暐有个四五分相 似,同样俊俏的瓜子脸,挺拔又精巧的鼻子,还有魅惑的大眼睛,怪不得威廉直 嚷嚷说像暐暐。 由于女人脸上厚厚的粉底加上昏暗的灯光,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不过看身 上雪白光滑的肌肤,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我又细细看去,只见瑶鼻笔直挺拔, 红润的嘴唇微微分开,略显急促的呼吸里散发着洋酒的香气,小巧的耳朵上还吊 着两个银色大耳环,长长的假睫毛下划着蓝色眼线的一双大眼水波流转,透出一 股茫然却又诱人犯罪的春意。而此刻她正慵懒地坐在长凳上晃来晃去,显然是被 人下了药的样子。 我素来都很反感女人浓妆艳抹的样子,但面对眼前这位美女妖娆成熟的模样, 却生不出半分反感,反而想着什么时候让暐暐也化个夜店妆,让我也尝尝这种烟 视媚行的味道。 「你他妈的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这么极品的美女都被你弄到手了!」我不由 感叹了一句,又问威廉:「你那什么药,能给我点吗?」 「嘿嘿,不能说,不过完了我可以给你点。」威廉一边得意洋洋的回答,一 边脱下自己的衣服,黝黑的大鸡巴挺得老高。 「没什么副作用吧?」我也跟着脱下衣服,露出不逊于他的大鸟,不放心地 又问。 「Fuck!中国人的鸡巴也能长这么大?」威廉也是被我的大屌小小地震 撼了一下,转而又得意地向我炫耀,「放心!这可是我表哥给我的进口货,强力 春药,女人被玩得时候还有一定的意识呢!唯一的副作用就是让她忘了前一天的 疯狂。」 说着威廉竟挺起鸡巴在美女的小手上拍了拍:「Hi!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嗯啊……青青……嗯哼……」美女发出了勾魂的呻吟,满脸春意的盯着眼 前的黑色大鸟,竟然双腿并住跪在了威廉的胯前,然后张开红唇舔了上去,显然 是被充满阳刚之气的巨大阳具勾起了肉体的欲望。只见她一边舔,一边呻吟: 「嗯哼……嗯啊……好大啊……嗯啊……」 「嘿嘿!骚货,先把衣服脱掉!」听到威廉的话,青青竟真的站起身子解开 了裙子。 「靠!身材这么好!」「这么骚啊!」威廉和我各发出一声感叹。 这位名叫青青的年轻女人身材确实爆好,前凸后翘不说,看那两条雪白的大 长腿都快接近一米长了,要是再穿上丝袜就更完美了。胸前估计是因为裙子有胸 垫的原因没戴胸罩,所以吊带一松,那比暐暐几乎还要大上一号的乳房就完全赤 裸地暴露在了空气中。更淫荡的是,青青的下半身居然没穿内裤,而且好像也是 刮过毛,湿淋淋的私处直接绑着一个遥控穿戴蝴蝶,而且蝴蝶还带着一根透明拉 珠消失在她的肛门中。 「真够骚的,遥控在哪呢?我找找。」说着我便在青青的包包里翻了起来, 一边翻一边说:「嘿!这女人还真有钱……包是Gucci……这么多现金应该 有几万吧……全都是白金卡啊……不会是哪个有钱人的情人吧?」 「别翻她东西!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威廉有点生气地对我说,大概以为 我要拿青青的财物,看来他父母的管教确实有效果。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拉起小包,展开空空的双手向他示意,「好好好,尊敬的 淫棍先生!」而这时青青居然已经把威廉推倒在长凳上,正分开双腿准备骑上去。 「嘿嘿,刚哥别介意,我这也是为了保护咱俩!我可先进去了!」威廉尴尬 地笑了笑。 而青青这时已经解下了身上的遥控蝴蝶,一手扶着那支黑色的大鸡巴,然后 把她湿漉漉的小穴对准鸡巴坐了下去。 「啊!」青青蹙起娥眉就是一声痛呼,即使吃了春药,可要把这么大的鸡巴 吞进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噢!Fuck!」几乎是同时,威廉也是发出一声怪叫,「真他妈的紧啊! 不知道暐暐的骚逼有没有这么紧?「干!这家伙还是对暐暐念念不忘啊! 威廉的鸡巴尺寸是在黑人里面算一般,不过已经接近李文这个怪物的大小了, 目测大概比我的长个1公分左右。不同的是根部处比我要粗上一圈,几乎快接近 嘉士伯酒瓶的粗度了,而龟头则是那种尖细型的,从头到尾逐渐变粗,像一枚黑 色的炮弹,所以青青才能够相对轻松地坐下去。 威廉的药确实厉害,没一会青青就似乎适应了那根大鸡巴,只见她双手撑在 威廉结实的腹部,两只高跟鞋踩在地上,然后绷直小腿发力,柔软的腰肢顿时便 摆动了起来。由于青青的小穴早就是泥泞一片,所以一开始发出了「咕叽咕叽」 的水声。 「威廉你不带套吗?」我发现威廉并没有戴套,不由出声提醒他道。 「开什么玩笑,这么极品的美女怎么会有病!你怕的话你带吧,噢!这骚货 的小逼里真嫩啊!」 听到这,心里直痒痒的我也打消了带套的念头。看着威廉一脸舒爽的贱样, 我不由掏出5s录起了像。 「啊……伟哥……不要啊……我们不能……啊……太大了……啊……要撑坏 了……啊……好深啊……啊……可是啊……好舒服啊……」也不知道是春药太厉 害,还是本身就够淫荡,总之青青是一边喊着不要,一边却主动扭动着身体浪叫 了起来,那蛇一般柔软的腰肢和略带苏杭糯音的呻吟充满了诱惑。 「伟哥是谁啊?」我好奇地问威廉。 「鬼知道啊!估计是刚才甩下她的小白脸吧!」威廉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还 主动挺起屁股向上顶送。看来这叫伟哥的男孩估计还没上过青青呢,却没想到和 女朋友一吵架就便宜了我们俩。 「啊……要到了……到了啊……啊!」青青毕竟是女人,在达到了一次高潮 后就软倒在威廉的胸膛上。威廉显然不满足,起身抱起青青把她反压在长凳上肏 了起来。青青的身体相当柔软,像是练过舞蹈或是瑜伽的样子,两条黑丝长腿轻 松地被压倒了她的腋下,然后蜷缩着脚趾的小脚在脑后伸出后合拢,看来威廉今 天真是捡到了宝啊! 不知道各位喜不喜欢看黑白片,反正我是比较喜欢看的。而眼前一个粗壮的 黑人挺着大鸡巴压在一个皮肤白皙的中国美女身上上演着一出真人秀,巨大的黑 色阳具在那柔嫩的肉穴中猛烈地捣进捣出。每次全根而入时,穴口都被撑出一个 夸张的圆,粉嫩的阴唇更是被挤的像是薄薄的纸片,最要命的是这位美女还长着 一张和暐暐极其相似的俏脸。看着看着,我的小腹里仿佛燃起了一轮太阳。 「暐暐你这个骚逼,老子用大鸡巴肏死你!」威廉居然还幻想着身下的女人 就是暐暐,算了,就让他幻想吧!再说想想暐暐被威廉压在身下肏干的画面,我 心中就兴奋得发狂。 「啊……伟哥……不要……啊……我们不能……啊……」青青像是被这一声 喊得恢复了些意识似得,她好像很不愿意伟哥上她,尽管被插得浪叫不已,却一 直喊着让伟哥不要,这看来也是个绿茶婊啊。怪不得吵架后那个叫伟哥的男友甩 下她走了。 「啊……啊……不行了……啊……到了啊……啊!」威廉的春药确实厉害, 没几下青青就被肏到了高潮,然而威廉却继续保持着抽插的频率,一下一下地将 粗长的黑鸡巴捣入青青的小穴深处,而且每次插入都挤得一大股淫水从穴口溢出。 「啊……不行了……要被啊……被肏死了……啊……啊……」青青被干的放 声尖叫,被威廉架在空中的两只小腿不停地晃荡着。 「威廉!慢点!你把她的屄肏松了我怎么玩!」虽然是玩笑,但看着那被巨 大的黑鸡巴撑得快变形的小穴,我心底还确实有这么点担心。 「嘿嘿!这算什么!什么时候让你见见我表哥奈拉,那鸡巴才叫大!」威廉 一边凶狠地摆动腰部,一边回答,「有次他带一个学生来我这玩,一晚上愣是让 他把屄给肏松了,第二天那女孩走都走不动!」 威廉的父母一直不让威廉接触其他尼日利亚人,甚至是自家的亲戚,显然也 是知道自己同胞们的德性,不过唯独奈拉是个例外。因为奈拉是西安某所高校的 外教,威廉的父母觉得能在中国当大学教授自然应该品性不差,所以让威廉处处 向奈拉学习。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奈拉却是个衣冠禽兽,玩女人的毛病就是奈拉给 教会的。 「Fuck!Fuckyou!」威廉压住青青一边揉弄那双大奶,一边发 狂一般地肏干。在身上的黑人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下,短短七八分钟,青青就尖 叫着来了三波高潮,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那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尖叫,让我都担 心外面的人会不会听见。威廉又干了七八分钟,显然是有些累了,这时看见我挺 着个大鸡巴在那干站着打枪,于是招呼我过去替他。 看着那张仿佛暐暐一般的俏脸,我忍不住亲了上去,双手握住巨大的乳房, 蘸了蘸穴口的淫水便挺枪而入。里面依然很紧,都快赶上暐暐和晓萍了,而且层 层叠叠的媚肉紧裹着鸡巴不停地蠕动,说不出地舒爽。 「啊……好哥哥……啊……大鸡巴……干死青青了……啊……到了……啊… …又到了……啊……要死了……啊……「成熟的女人到底要耐肏多了,刚刚 还一滩烂泥般的青青又开始浪声淫叫了起来。 为了在老外面前露露脸,我也是开始展示自己多年的肏屄经验,时而九浅一 深、时而温柔、时而粗暴。不一会青青就被干得尖叫连连,高潮一波接着一波, 小穴深处一股又一股的热流不停地击打在我的龟头上。 「Fuck!你们中国女人就是好肏,逼里面又嫩又紧,水还那么多,肏进 去简直太爽了!这个妞更是极品啊,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你家暐暐的嫩?」威廉凑 在我跟前,一脸贱笑的问我。 「当然没有了,暐暐的逼里可比她水嫩多了,大鸡巴插进去以后,那感觉真 是太爽了!噢!」凭心而论,其实青青的小穴里真的不逊于暐暐,只不过是我故 意馋了一下威廉。但威廉显然被勾起了色心,他让我把青青平移到长凳尽头,让 青青的头刚好垂下凳面,然后骑在青青的面部将大鸡巴插进小口中。 「唔……唔……」威廉握住两只雪白的小脚,挺腰一送,整根黑鸡巴竟然全 部都插了进去,这估计都进了喉咙了吧!我看不到青青的表情,但明显感觉到她 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只是面对两个强壮的男人,青青的挣扎显得那么的柔弱无力。 就这样我和威廉的两支大鸡巴各插一张小嘴,连续干了几十下,正享受着紧 缩温软的感觉时,却感到身下的青青一阵剧烈的抽搐,然后没有了反应,我连忙 喊住威廉:「快下来,别弄出事了!」 威廉显然也慌了神,连忙拔出鸡巴探了探青青的呼吸,「还好,只是晕过去 了!」 「Fuck!臭小子,不会温柔一点吗!先歇一边去!」我瞪了一眼威廉, 他也自知理亏,怏怏地现在一旁撸起了鸡巴。 我轻轻拍了拍青青的脸,又稍微动了几下鸡巴,这时青青咳了几下悠悠醒来。 看她没事,我又开始了抽插,一时间青青又是浪叫了起来。干到兴起,我索 性一把抱起青青站在地上玩起火车便当,正干得青青欲仙欲死时,瞅见威廉一手 拿着一罐润滑液,一手把鸡巴抹得乌黑发亮,「你在干嘛?不是准备进后门吧?」 「那当然,你看那骚货的肛门里刚还不是插一根拉珠吗?后门肯定早都开发 过了!」说着,威廉手上手上也抹了把润滑液,然后伸出中指插入了青青的肛门。 也许是前面的小穴被干的太激烈,青青居然没有感觉到后面的异样,直到威 廉的手指又加了一根这才反应了过来。 「不要……啊……求你……啊……肛门会啊……会坏的啊……求你啊……啊 ……」青青苦苦哀求着,却被我肏得话都说不完整,说起来威廉这药还真是神奇, 青青竟真的还有一些意识。 「刚哥,都不用灌肠了,屁眼里是干净的!」威廉插了一会便拔出两根油腻 腻的手指向我示意,说罢就把鸡巴对准青青的肛门慢慢挺入。 「啊~」随着青青一声长长的哀鸣,威廉的鸡巴全根而入。这家伙的鸡巴简 直就是爆菊神器啊,那尖尖的龟头像是钻头一样,想必一定爆过不少无知少女的 菊花吧。 这是我第二次和别人双插一个女人,和上次醉倒的李文不同,威廉的主动配 合显然要更爽,两根巨大的鸡巴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在前后两个肉洞中进进出出, 而且威廉一边干还一边喊着暐暐的名字,让我真有种和别人一起肏着暐暐的错觉, 这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啊!啊!啊!啊!」青青就这样被一黑一黄两个健壮的男人紧紧夹在中间, 然后像个性玩具一样被肆意肏弄。一双雪白的大长腿被我和威廉一人一根抱起, 而两根大鸡巴时而同进同出,时而一进一出。雪白的肉体在巨大的刺激下不停地 颤抖,诱人的小嘴里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语,只是随着源源不断的高潮疯狂地尖 叫! 大概连续干了十几分钟,青青小脚上的脚趾痉挛地蜷缩成一团,小嘴大大地 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紧接着双眼一翻,眼见又晕了过去,我和威廉赶紧把 青青放在凳子上休息。 「Fuck!这骚货简直就是水做的!看那逼水流了多少!」威廉指着地上 的一大滩水对我说,我也这么觉得,简直比暐暐、晓萍那样敏感的体质水都要多, 真不知道是原本就这么敏感还是春药带来的效果。 之后,威廉从柜子里拿出几个黑色皮子的手铐、脚铐,说是奈拉的东西,于 是我俩把青青拷起来挂到单杆上摆弄成各种姿势玩弄。说起来,青青确实是个性 爱尤物,美貌性感不说,单是那柔软的身体就让人欲罢不能,很多只在A片和小 说里的姿势被我和威廉不断尝试,断断续续地竟然玩了两个多小时。 期间我射了两次(当然是体外射精,我和威廉都一致认为不能在陌生人体内 留下证据)就再也没有体力了,而威廉射了三次居然还有体力,黑人果然是牲口 啊!青青更是被干得又晕过去两次,干到后来那不停流出的淫水让我都怀疑她会 不会脱水了。 爽完之后已是凌晨两三点,我拿到威廉许诺的药后便离开了酒吧。临走前威 廉居然还贼心不死地问我暐暐让不让他干,而这次我改口骗他说,再让我玩几个 这么漂亮的女孩就让他如愿以偿。 至于青青多少让我有些不放心,但威廉再三保证并强调他玩女人的原则,他 说这种陌生女人即使再漂亮都只会玩一次,然后拿女人的身份证开间房就走,这 也是他自保的秘诀。等到回到房间后,我顿感筋疲力尽,不一会儿就昏昏沉沉地 睡着了。 (未完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