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妻子谈恋爱 续写](1-2)

[帮助妻子谈恋爱 续写](1-2)


随手续写,轻拍 -----------------------------------------------------------------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君君和小崔的儿子也已经一岁有余。不得不 承认,他们的生活是甜蜜的,这一点从他们每天晚上如胶似漆的房事从就可以看 出来。在妻子出了月子之后,小崔就迫不及待地同妻子开始了盘肠大战。可能是 由于怀孕期间忍耐的缘故,小崔变得更加的狂热,而君君则看起来更加的娇媚 …… 我也逐渐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每天忙忙碌碌地开展着自己律所的工作,晚 上则静静地守在电脑前。看着他们恩恩爱爱的样子,我起初心还会隐隐作痛一下: 想起妻子伴随着我走过的日子,想起她在我身边的一颦一笑,想起我们当年的情 话和约定,想起她离开我的那一天……但是作为一名律师,我还是比较理性的, 我明白有的东西失去了就不要去尝试找回来的,更何况他们的婚姻也得到了我的 祝福。我很感激妻子的是,她似乎对于小崔保留了一些只属于我们的小秘密,就 是那台远程的监控设备。小崔对此似乎并不知情,还有一次问妻子为什么总喜欢 拉他在客厅做爱。 对我而言,好消息是我的事业在珺珺离开我的两年里蒸蒸日上,我的律所不 仅在本地的城市名气日渐响亮,影响力还扩散到了其他的城市和地区,经常有外 地的客户找我们来帮忙处理业务。这其中也包括了小崔所在的城市。在业务量逐 渐扩大之后,我在几个城市也都开设了律师事务所的分所,出差的次数也多了起 来,时不时地可以去小崔的城市看看他们。每次见到这一对英俊娇媚的神仙眷侣, 我都会真心地祝福他们。当然他们也会偶尔来看看我,主要是珺珺需要看望囡囡。 但在家庭问题上,我一直觉得比较奇怪的是,珺珺一直没有主动向外说出我们已 经离婚的事实,包括对我的母亲,囡囡也不知道,更不用提其他的亲朋好友。每 次她和小崔到了A市之后,她都会装作是我妻子,而小崔就装作是她的表弟。对 此,珺珺的解释是,不想让囡囡心灵上受到伤害,让她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一个被 母亲遗弃了的孩子。对此我也表示认同,毕竟女儿的健康成长对我而言比什么都 重要。小崔似乎对此有些意见,但至少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 「大哥,你也该再找一个妻子了,这样囡囡也会有妈妈的照顾……」此次离 开A市之前,小崔在车站很认真地跟我说,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跟我谈起这个话题 了。 「谁说囡囡没有妈妈了!」珺珺有点不太高兴 「我不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好的,再说我现在比较忙,没有心思想这些问题」 我是真的暂时没有这个心思,看着小崔有回嘴的意思,我立刻把这个火给灭下去。 为了让小崔不太丢面子,我后面再补充了一句「要是真遇到合适的,再说吧」 这下他们夫妻二人都没话说了,提起囡囡珺珺似乎还多少有些不舍,这时候 小崔拉她赶紧上车「赶紧回去吧,凌凌还在家里等着你呢,孩子不能总让保姆带」。 凌凌是他们孩子的名字。 珺珺这下终于肯走了,看着他们逐渐消逝的背影,我也轻轻叹了口气,说实 在的,这样的家庭是蛮奇怪的。何况小崔和我不一样,占有欲要强烈很多,每次 在A市听着别人称呼我们夫妻,他心里应该是不好受。但是他每次都还非得跟过 来,弄得我每次见母亲和亲朋的时候,都觉得有个忿忿的目光在盯着我,让我感 到如芒在背。 送走他们的时候是中午,还有半天的工作等着我。我开车回到了律所,看到 我的秘书小睿已经把今天的工作井井有条地整理在了我的案头。 小睿大名颜睿,22岁,是A大最着名大学法律系的毕业生,一年前刚毕业 时被我招进公司。第一眼看到她时,我直觉让我感到仿佛见到了多年前的唐珺: 苗条修长的身材,削肩、细腰、柳叶眉。虽然容貌并不相同,但是近似的特征, 相仿的气质,让我在那一刹那间觉得我一定要把她招进来。尽管我对她并没有什 么非分之想,但是自第一眼看到她起心底那种隐隐地想继续见到她的期待,就开 始挥之不去了。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小美女颜睿更出众的是她的智慧:她反应迅速,做事雷 厉风行,眼里时时刻刻透露出一股灵巧劲儿。但是同人交流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的 温和,丝毫没有咄咄逼人的感觉。她经常把每一项工作都完成的非常完美,让我 不得不在心中默默地对她赞叹。时间长了,我们除了像老板和员工之外,更像是 朋友。她常开玩笑说:「这个世界可真不公平,女人需要thinklikea man,worklikeahorse,却偏偏得actlikealady」。 我一次开玩笑回她「至少在公司里,你可以自由地当一个女汉子啊」。她却撅起 嘴可怜巴巴似的看着我「人家才不是女汉子呢,天性就很温柔好不好」 在今天小睿给我整理的工作内容中,我猛然间看到一个案子:有个老人在g 市珠宝行购买珠宝为给子女结婚,结果后来发现是假货,上门要求退货的时候被 拒绝,而且售货人员冷言冷语致使老人心脏病发作,当晚就过世了。老人的子女 不依不饶,坚持要起诉g市这家珠宝行——而这家珠宝行,就是小崔的那家! 我倒吸一口凉气,犹豫了起来,作为律师的职业操守,我应该为客户保密。 但是我又为小崔的事情担心。要不要提前跟小崔打个招呼?我紧急把其他几个案 子处理了之后,犹犹豫豫了一个下午。 下班时分。颜睿收拾好东西向我道别:老板,我要下班了啦!我还盯着那一 份案子,心不在焉地回复了一句「哦」。 这回小美女不干了:「老板,你这也太不重视员工了吧,辛辛苦苦干一天就 为了你这不冷不热的一个字啊!」 我赶忙道歉「不好意思,在想案子的事情」 「咦?老板你这是怎么了,以我对你的了解,这几个案件似乎都没有棘手到 你应该皱眉头啊?」她有些不解 「没……还有些其他事」我忙岔开话题,并不想解释太多「不过真不是忽视 你啊,你这么重要的大人才我怎么敢怠慢呢,呵呵,给你赔罪」顺便赔笑了几句 「那赔罪只说说可没有诚意」她撅撅嘴 「那我请你吃晚饭吧!」 「欧,好耶!哈哈」她开心地笑了起来,那一刻我只想起一个词语可以形容, 就是「笑靥如花」 她并没有让我请吃大餐,而是在一个还看得过去的饭店里面吃了一顿便饭。 小半杯啤酒下肚,她的小脸红扑扑的:「说心里话,你真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老 板了,从毕业起开始教我很多业务上的东西,肯带我成长,更重要的是:你没有 架子,愿意和我像朋友一样相处,想想我真是太幸运了!」 面对她的赞美我也回应了下:「你也是很理想的员工啊,学得快,做事又认 真努力,我原以为像你这样的大美女不愿意那么努力地工作,没想到我彻底的相 错了,相比你的美貌而言你内在的品质让我觉得更加闪光!我也觉得我很幸运, 呵呵」 「嗯,谢谢老板」听了我的夸奖她也笑了,不过声音小了下去。一小会儿的 沉默之后,她突然开口说「你的妻子也很幸运,你们一定很幸福吧。」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小睿没有见过珺珺,但是律所的老人们都知道我 有家庭。一些人甚至还知道她「去g市工作」的消息。我心里纠结了一下用词, 最后只冒出一句「额……哈哈,过奖了」和几下干笑声。 「听说她在g市工作?为什么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还一定要去外地工作呢?家 庭孩子可都在A市啊。」 「我在那里入股了一家珠宝行,她顺便帮我打理下」我只好继续用这套谎话 蒙混下去「看不出来啊,我以为你是个工作狂呢,没想到你还有居家的一面,哈 哈」 「那当然,我看起来像工作狂只是因为我还没找到我的Mrright」, 她面带得意的说「等我找到了,我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贤妻良母的」 「那你想找什么样的?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 「理想中的就是老板你这样的咯,哈哈,别紧张,我不会对你这样的有妇之 夫下手的,我只是说我心目中的择偶标准拉」她看我脸上有点尴尬的情绪,赶紧 解释道。不过最后还嘟囔了一下「为什么你这样的好男人就结婚了呢……」 「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好了……」我发现这个话题也有点行不通了,但是没想 到下面我又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看到她开始瞪着眼睛看着我 「珠宝行……老板,我终于知道你下班的时候为啥皱眉头了,今儿还是我请 你吧……」 我借坡下驴地承认了这个事情,顺便表示希望她帮我保密一下,因为大家虽 然知道我妻子在g市工作,但是还没人知道她在那个珠宝行。 「老板,这些江湖规矩我懂的」颜睿的脑袋点的和鸡啄米一样,「其实我也 觉得珠宝行的行为有些过分,但是老板我相信你的人品的!」 接下来小美女话也不多了,低着头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还是喝的有点晕 乏了,我也没管那么多,就顺道送她回家了之后,就直接回去了。 到家,刚好九点。 近乎是习惯性地,打开了电脑和监控,没想到看到的不是床戏,是口角。 「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都离婚了为什么还要装作在一起?你有没 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小崔有点恼火 「咱们可不可以不要在主卧吵,去客房吧」珺珺刻意地压低了声音跟他说 「为什么?!每次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都要去客房,难道主卧里面有什么见 不得人的东西吗?」小崔爆发了 「你……好吧,我是囡囡的妈妈,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就这么简单;我跟 你解释过无数遍了」珺珺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让自己保持着平静地说 「是不是你还对他余情未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小崔明显不相信这个反 复说过好多遍的理由「你是我的,怎么还可以挂念着他!对,还有他,都离婚了 还总是来g市看我们干什么?自己也不愿意找再找个对象。我真后悔借给他钱了, 连分所都开到g市来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这两年囡囡都很少见到了,我为你付出的还不够多吗?」珺珺有点难受 了,她的身子仿佛在颤抖,声音也是,仿佛还在抹着眼泪。「你怎么可以怀疑他! 他当初是心甘情愿地把妻子送给了你,难道你当年借给他钱只是为了得到我吗?!」 看到珺珺的眼泪,小崔立刻就软化了下来,忙抱着她宽慰,表示自己只是吃 醋了「珺珺,那只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啊」,小崔申请地说 珺珺开始有些抗拒,后来逐渐在他的上下其手下身子软了下来,没一会儿两 人都赤条条地倒在了床上,在小崔粗大的阳具的冲刺下,珺珺娇媚地声音又响了 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沉默了,原来我还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疙瘩,只不过以前吵架 都躲着我而已。那珠宝行的案子看来我是不该接了,省得被误会。 但是不告诉他们的话,万一他们知道了,岂不是又得误会我?看到刚才珺珺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我真的于心不忍。 还是推了案子,跟他们说吧。我心里叹了口气。直到小崔换了好几个姿势, 最后从后面又抽插了半个多小时,在珺珺体内爆发了之后,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小崔,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小崔一听到这个事情就急了,一方面让我不要那么快推掉这个案子,一方面 要自己明天来一趟。 整通电话里,我看珺珺几次似乎想说些什么,仿佛是想跟着过来,后来还是 沉默了,因为她听到小崔说「珺珺明天在家带孩子,大哥我自己过来吧」 小崔果然很着急,第二天一大早,我刚在办公室坐下不久,他就冲了进来, 一脸愁眉不展:「怎么会这样……」 「老板,这是你今天的材料。」颜睿并不知道今早要来客,拿着材料直接进 来了,但是看到小崔的时候她楞了一下「老板,对不起,不知道你有事情」 我发现小崔也楞住了,半天没缓过神来。 (二) 颜睿在门口迟疑了一下,准备掩门离去,我喊住了她:「小睿,都来了,就 把东西给我吧。」 于是小睿又再次进屋,走到我的书桌前,把整理好的材料仔细地放在了我的 桌上。 「这位是我秘书,颜睿。」我做了下相互介绍,「这位是……崔瀚」。我只 介绍了他的大名,其他的信息,我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小睿点头示意,倒是小崔很热情,主动微笑着递上名片,「你好,这是我的 名片和联系方式,我和你老板好兄弟,他是我大哥」。那个笑容,正如当年见到 小珺的那一刻,干净、阳光,富有魅力。 小睿本是淡淡地一应,但是接过名片后看到上面所印珠宝店的名称,顿时又 变得热情了些:「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小崔对于颜睿的热情似乎想要更为热烈的回应,他「蹭」地一下站起来,正 准备伸出手与小睿来一次握手时,我打断了他们:「好了,小睿,没什么事你先 出去吧」。 小睿乖巧地说了句「好的,老板」。同小崔礼节性地颔首示意后,推门而出, 顺便掩上了房门。 小崔目送了小睿的离去,他今天一早在我办公室里的表现让我很不高兴,珺 珺不在你身边你却盯着别的美女看个不停,虽然我知道这是男人的天性,但心里 还是隐隐的不爽。 这毕竟是小事,男人之间开口还是得谈正事:「这个案子的大致情况就是这 样,你也做好准备,放心我们律所不会接这个案子……」 「不,大哥」小崔急忙打断我,「我来的目的,是想让您接。」 「什么?!」他这个要求让我吃了一惊,一时间没反应出来,但是随后秒懂: 「你是想让我故意打输这个官司?」 「为了我和珺珺,你就帮我们这一把吧。」 一瞬间我更气不打一处来:「小崔,每行有每行的规矩,你这是让我坏了一 名律师最基本的职业操守!更何况,这个案子对于你而言是赔偿的问题,对于我 却是赌上职业生命的事情!你自己觉得你提这个要求合理嘛!」 「这个对我而言,不仅仅是赔偿的问题」,小崔略迟疑了一下,但没有继续 往下说,而是换了种更为恳求的口吻:「大哥,求求你,帮帮我吧。」 「小崔,不是大哥不肯帮你,你还是找别人吧」,我心底冒出一丝失望, 「我不能拿自己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一切来做这样一个我看起来没有意义的赌注。」 「大哥……」小崔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我坚决的眼神,又忍了回去,叹了 口气「好吧……」。 他起身就要走,谢绝了我留他午饭的邀请,径直回了g市。 下午,小美女来替我收拾材料的时候,冰雪聪明的她似乎预料到了我不会做 这个案子:「我想呢,你喊他来是出于道义告诉你的生意伙伴这件事情,但是这 种有关联关系的案子当然不能接了,传出去岂不是丑闻?」她真以为我在那个珠 宝行有股份,认真替我着想了一番:「珠宝行赔点钱嘛当然可惜,但是律所毕竟 是你的主业啊,赚钱和事业还是得分开的是吧。」 我无法解释,只好笑着夸了她猜的准。一天下来,相安无事,回绝了小崔虽 然让我觉得情感上有点歉意,但是心底的踏实感还是非常的充盈。 晚上,九点,电脑前。 一开电脑,依然不是床戏,是小崔在和珺珺商量:「珺,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这个案子对我很重要!」 「崔,咱们还是主动道歉赔偿吧,这样对几方都好。」珺珺反过来劝他, 「更何况,一个老人家就这么过世,让一家人喜事变丧事,我也挺过意不去的。」 「怎么可以!」小崔大声道,「这件事情原本也不能算是我们的错,为什么 要我们主动道歉赔偿?!更何况,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小崔不说了,「珺,你答应我,一定要帮我给他打这个电话,我求求你了。」 「崔,你这样会害死他的」,珺珺还是不愿意,「更何况我是你的妻子,我 还有什么立场要求他……」 「胡说!你就是替他着想,不为我考虑!」小崔声音又高了几个分贝,「别 忘了,我们才是一个家!你胳膊肘往外拐是什么意思!」 珺珺忍不住又哭了,这个样子看的我又有些心疼,一时间有些冲动想通过监 控冲到他们之间去指责小崔,指责他到底是怎么履行的爱护珺珺和照顾珺珺的誓 言。 但是珺珺的话又提醒了我,我们已经不是两口子了,人家夫妻的事情,我又 有什么立场呢? 所幸的是,小崔又开展了安慰攻势,珺珺的哭声又逐渐被他的亲吻所掩盖, 不一会儿,吵架又变成了床战。 这次是珺珺在上面,半蹲着,小崔托着她的屁股上下移动。随着珺珺小穴对 小崔大棒的吞吐,小崔不停地轻声说着「珺珺,我爱你……」 珺珺也情动了,热烈地回应「老公,我也是……」 小崔半急不缓地动作抽插了一会儿,珺珺的快感在逐渐积累中慢慢接近高潮。 正当珺珺想主动加快吞吐以完成一次完美的性爱的时候,小崔在珺珺小穴刚吐出 肉棒的时候用铁钳般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了珺珺的屁股:「亲爱的,给他打个电话 吧……」 珺珺有点意乱情迷了,但是心智并没有失去「崔,不要这样,这样不好,给 我……给我……」 小崔并没有松手,而是用肉棒慢慢地研磨,又慢慢地问了一次「亲爱的,给 他打个电话吧……这是为了我们俩,为了我们的家……」 珺珺有点无法忍受了,纠结着发出了几声呜咽似的呻吟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给我吧,我打!我打!」 小崔闻言,双手立刻松开,让珺珺重重地坐了下去,在珺珺发出长长的一声 吟唱之后,他又再次把珺珺托到了半空,从下方如打桩机似的向上击打,发出了 清脆响亮的「啪啪啪」的响声。 我默然了,如果说此前看到他们的欢爱我充满了无比的兴奋的话,现在我满 心的感受只能是……绞痛。 珺珺在小崔的攻势之下很快就招架不住了,瘫软着被小崔变换了好几个姿势。 等到小崔释放的时候,珺珺已经有点快睁不开眼了。 小崔并没有给她太多的休息时间,而是把电话递给了她。 珺珺拿着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缓慢地给我拨了过来。 我立刻就接了,电话里传来珺珺有点怯怯的有气无力的声音:「你睡了么?」 「还没有」我尽力地让自己颤抖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 「小崔说有个案子……」 「没事,我接。」我忍不住了,我怕一会儿我实在无法将我自己掩饰好,顺 手挂掉了电话,看着手机沾满水气的屏幕,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泪流满面。 屏幕中,珺珺对着电话楞了一下,扭头同小崔说了些什么。小崔接过电话, 亲了珺珺一口,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满足地睡去。那一晚,我盯着屏幕不知道看到 了几点,我仿佛看到珺珺似乎也睁着眼,我仿佛看到珺珺似乎抹着泪…… 当我在电脑前醒来的时候,电脑的那头已经空无一人。我昏昏沉沉地来到律 所,当我给颜睿宣布我还是要接这个案子的时候,小睿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老板,你疯了!」小睿的脸色从来没那么严肃过,那瞬间的气场仿佛一头 母狮子,「你到底给那个珠宝行投了多少钱,又能赔多少啊,你怎么就这么鬼迷 心窍了!」她显然是立刻就猜到了我的打算和必输的结局。 「小睿,」我无言以对,只能说,「我发誓我不是为了钱,但是有些事情, 你真的不懂……」 小睿嘴唇动了动,仿佛想和我抗辩,但是嘴唇动了几次之后,吐出来的话却 是无比的温柔:「老板,我想你应该也是有苦衷的吧,看你这疲惫的样子应该也 痛苦地思考过……也罢,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你的……」 说罢,叹了口气,转身出门。 我也叹了口气,回到办公桌前处理案子,但是过于身心俱疲的状态,让我很 快又沉入了梦乡。 当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律所的人近乎已经走光,小睿坐在我桌子 对面,撇着嘴数落我:「老板,不带这样的啊,来上班的地方就这精神状态,你 还怎么带队伍啊」 我手边一张纸,是小睿为我准备的关于这个案子的一些分析和准备。我心中 一阵暖流涌起,「谢谢你,小睿」 「谢什么谢啊,又什么都不肯跟我说,就知道说我不懂,假惺惺」 「呵呵,不假,有干货,走,吃饭去。」 我执意将她拉到了一个高档饭店,点了我认为最可口的饭菜,她一个劲儿地 抱怨我浪费之外,只好无奈的陪我任性。 「胖死我你养啊……」她皱眉的样子,那一刻,珺珺的影子又在我眼前浮现。 「服务员,给我再来几瓶干红」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后面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了,虽然我知道自己酒量差,但是没想到红酒都把我 放的不省人事。 第二天醒来我已经在家里,穿着干净的睡衣裤躺在床上。我挣扎着爬起,走 出卧室,努力地想回忆起前一晚的各种细节,但是一幕景象让我止不住地笑了出 来。 小睿穿着我宽大的衬衫和西裤在准备早饭,虽说有人总形容一个美丽的女人 穿着男人的衬衫做早饭是一幅非常性感的画面,但是若是连裤子夜穿上了且过于 宽大,则显得异常的滑稽。 小睿听到了我的笑声,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还笑!昨晚你不仅吐 了一整个出租车,还冲着我身上吐了好几回!为了你一顿饭我一套衣服都报销了!」 「我说咱俩」我指了指我们俩,笑着说「没发生点啥吧……」 我自然知道什么都没发生,就是想逗逗她玩儿,她果然更加来气了,咬牙切 齿地说:「还发生点啥,要发生只能是我差点想把你给灭了」。看着张牙舞爪的 样子,在清晨的阳光下,我觉得异常的可爱,心底涌起了一股久违的温馨的感觉。 听她噼里啪啦地数落了一通,我也乖乖地坐下吃饭,听她说两人的衣服都给 洗掉了,她至少是上午没法出门了。 「我说老板」,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你真的有家室么?为什么我在这个 屋子里面看不到一丝女人的痕迹?连套我能借用的衣服都没有。」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