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孝](第二章)

[妻孝](第二章)


思想的斗争在开始的时候,其实就是有了结果的。只是有个深思熟虑的过程, 那种结果的出现其实在有了思想的萌芽就已经定下来了。 既然有了这个有悖伦理的想法,那么最终还是用各种理由让自己同意了这个 想法。于是,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实施。 这个问题涉及三个人,一个是我,我现在是思想上有了准备了,如果真正到 实施的那一天能否有勇气接受,能否敢于让另一个男人的进入自己女人的身体, 这不光是勇气的问题,况且还是让自己的父亲,这是伦理上双倍的背道而驰了。 我坚信,在我对于父亲的孝爱和妻子的爱的根基下,在我和他们一同接受的过程 中,我可以克服这些。 第二个是妻子,她作为一个现代的女性,虽然有着开放的性观念,能够接受 我俩之间的各种性探索,但是另一个男人的占有,身体不纯的冲击,她能接受吗? 而和自己的公公有染的话,那更是会被世俗所不容,会是千夫所指。她的接受程 度与否,与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我觉得要是她接受了,作为女 人如果去「勾引男人」我想,会事倍功半的。当然,我的想法当然是让媳妇主动 去勾引父亲,因为这个要是我和他们谈,肯定是不行的,这个肯定是不行的,这 个后面再说,所以,妻子的接受程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成败。 第三个也就是父亲了,一个老人,他定然不会同意这件事的,因为世俗是他 们不干冲破的,这方面的需求他也压抑的很多年,也许他都没有了这方面的需求。 可是,反过来说,如果压抑的太久,而被开发出来的话,也许会更加疯狂,所以 还要控制好度,毕竟父亲年纪已经不轻了。他能否接受呢,这个问题现在,要走 一步看一步了。 转眼间,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屏幕很久,没动一直在思索着这些事。时间过 得还真快,到了中午。我匆忙的赶回家,准备给父亲准备饭菜。打开房门,看到 妻子正在炒菜,而父亲因为脚不方便,坐在餐桌旁帮着择菜,他们有说有笑的聊 着天。我没有出太大动静,悄悄的听了一会。他们聊的主要是妻子工作的有趣事, 父亲仔细的听着,不时的说句话迎合着。就像女儿跟父亲的交谈,让我又一次感 到幸福,有个这么懂事的妻子。 我放下钥匙,走过去,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问妻子,「怎么这么早回来啊, 去看孩子了吗?喂奶了吗?」这个喂奶我以前是不说的当着父亲的面,今天也没 有刻意,可是就是随口说出来了。说出来后,我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同寻常我的话。 妻子到时没什么反应「我今天出去办事,就没回单位直接去喂了孩子,然后回来 给爸做饭了,你洗洗手,一会准备开饭。」。我又问父亲:「你脚好点了吗?」 父亲说「差不多了吧,感觉能动了,我想试着活动活动,走走路。」妻子插话说, 「还是再等几天吧,伤筋动骨一百天呢。多静养静养。」。父亲笑着点了点头。 这样普通的家庭生活,却是那么的和谐,让我偶读不忍心破坏,也许那件事会让 这个和谐更和谐呢,我准备尽快推进这个事。三口人吃晚饭后,休息一会我们就 各自上班,父亲还在午休。 下午的时光,还是在无休止的想方设法中度过。在各种网站上瞎逛,看看淫 妻的文章,看看公公和媳妇乱伦的文章,似乎淫妻是对妻子调教的多,让妻子看 文章、看视频、图片等,然后在做爱的时候角色扮演,然后慢慢的引导者说出自 己的想法。对于公公和媳妇的乱伦文章,大部分就是超现实了,没有可借鉴的方 法。可是,要想趁着父亲还在我家住的宝贵时间,尽快完成他们的暧昧之旅,恐 怕慢慢的调教恐怕难以尽快实现。还得想方设法啊。 晚饭后,陪着父亲聊会天,然后在卧室愣神,妻子发现我这一天六神无主的 就问我「老公,老公,这是神游九天呢?」,我「啊」了一声,没听清媳妇的问 话,媳妇说「你想啥呢?」我吱吱呜呜的说「没啥。」可是脸上,有点热,毕竟 自己在想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媳妇与自己的父亲做爱。这个肉体的事情,有太多的 隐晦。 媳妇没有继续追问,在收拾着卧室,进进出出的,没有再问我。既然,妻子 这么爱这个家,这么爱我。我也是这么爱着她和这个家,有什么事,不能交流呢。 和她好好谈谈,深入的谈谈,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她能接受最好,不能接受我再 想其他的方办法。 等妻子洗漱好之后,来到床上,我把她搂入怀中,她先开口了,「看出你有 问题了,说吧什么事请?好久没这么温柔了!」 我知道,妻子肯定能看出我有事的。但是,如何开口还是不知道怎么办。 我憋了很久,终于说出了句话「我爱你,我真的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妻子吓了一跳说,坐直身体,对着我说「做什么错事了?要我原谅你?」 我说「没有啊,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过,我有个想法想和你说!你可能会生 气。」 妻子说「这样啊,知道我生气,那就别说了。」 「我,」我吱吱呜呜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是没开口就遇到挫折啊。 「说吧,哀家恕你无罪。」妻子,看我为难的样,当然是会让我说的,还很 俏皮。可是,如果我说了,还会这么俏皮吗,是不是还会生气呢? 我还是慢慢说吧,不能贸然的说出来。 我说「记得,那年在盛夏的时候,在一次大课上,我们如上天的安排,坐在 了一起。」我刚要继续说,妻子打断我,摸摸我的头说「瑞阳同学,忆童年干啥? 啥难言之隐啊,要聊这些,莫非你要和我分手?」 我说,「当然不是,你别打断我,听我说。第一次见你,被你的长发吸引, 微风出来,带着你的微香,轻抚着我的脸。我侧目看着你,一身白色百褶裙,长 发顺着肩膀披下,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樱桃小口,我知道你就是我的女神。」 妻子,听得有点入神,突然举起手来,说「瑞阳同学,你这很有诗意呢,打 了多少遍草稿,还是从哪里抄来的啊。」 我很郑重的说,「句句真心,发自肺腑,你听我说下去,我今天要和你说的 事,可能不是你能接受的了的,我也没有完全接受,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我想了 很久,想了很多次,我觉得,既然我们是相爱,爱着对方很深很深的,那么我的 想法就不怕被你知道,不管你答应与否,我对你就是透明的。」 妻子,不在嬉皮笑脸,像是感到了很严重的问题,然后点了点头,认真听我 说。 我继续说,「自从和你相识、相知、相爱,到融为一体,每时每刻,即使是 在发生小矛盾的时候,我都深信,我们相爱,相互的选择是多麽的正确,你就是 我心之唯一。」我轻轻的扳过妻子的脸,轻轻的吻上她的额头。 「从恋爱到后来结婚,生活在一起,特别是,大学毕业后的这六年我们生活 在一起,我从我的切身体会,感受到了你是一个非常漂亮、通情达理、孝顺老人, 给我无尽支持、抚慰和力量的女人,我能够得到你,是我上辈子的福气,不是应 该是几辈子的福气。我感谢上天,给我和你生活在一起的机会。我将用我全部的 爱,一生的爱守护你,爱着你。」 这时,栗莉她轻轻的抽泣了,我紧紧的抱紧她,看着她的眼睛,用我的吻, 舔舐她的泪水,虽然泪液是苦涩的,但是我感到的却是甜。紧紧的拥抱,长时间 的拥吻。 脱去彼此的衣服,那些衣物似乎隔开了我们心灵与肉体的结合。 顺着她的香唇,继续向下吻向她的玉颈,沿着她的锁骨,到达她傲人的双峰, 那么圆润,虽说是刚喂过孩子,但还是那么的涨,显得更加的圆润,我用唇攀登 着她的玉峰,直到她的乳尖,哪里比以前大了,但是还是粉色,只是比以前深了 点颜色。一路向下,流连她的小腹,那么平滑,生孩子留下的妊辰纹还有一点点 痕迹,但是已经在悄然消失。继续就是她的敏感地带了,我绕着她的大腿,一边 吻,一边抚摸,然后又从另一条腿吻上去。没有碰触她的敏感,可是已近闻到了, 哪里有了女人分泌的爱液。一路回去,顺着她的身体周游,而她腰肢上挺,那种 享受的轻哼伴随着身体的蠕动。 回到她的唇边,印上我的唇,把舌头探入她的嘴里,去寻找她的香舌,然后 慢慢的把它引入我的嘴里,吸允住。她的哼声,略大了点。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乳 房。这种我们最常用的爱抚方式,她非常享受。 两只手,一只手扶着她的脸,另一只手轻抚她的秀发,看着她的眼睛,她睁 开眼睛,彼此心里知道要做什么。轻轻的分开腿,让我像第一次一样,在她的两 腿中间找到地方,看着彼此的眼睛,我的腰部向下弹去,用我的阴茎找寻她的阴 道口,慢慢的进入。然后慢慢的挺动,看着彼此的眼睛,那种渴望的眼神,那种 爱的眼神,那种给予彼此全身心的眼神,我们知道,彼此是真的爱着的。 「我爱你」,几乎是同时轻声说出了这三个字。我们的心似乎在一起了。她 更加紧的抱着我的腰,我知道她需要我狠狠的爱她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要 用最大力的爱,证明我对她的深爱。没有其他话语,啪啪的声响,证明我们爱的 火热。她的轻哼,变成变奏的乐曲,只是音调是越来越大。可是,当她的叫声, 变成大声的「啊」的时候,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意识到了隔壁房间的父亲。我 没有阻拦她,我现在要给她全部的爱。继续抽插着,伴随着她阴道涌出暖流,我 也终于射出了我的爱液。 在她身上趴着,两个赤裸的身体,没有都在喘息,久违的原始的爱,没有太 多的花样,也无需花样,因为此时爱着就是高潮。 过了一会,她起身,去洗了洗,然后拿回热毛巾帮我清理。 当再次躺在我的怀里的时候,她问我「好了,别老说感人的了,继续你的话 题吧,知道你肯定还有事,把你刚才那些想说不敢说的话说了吧,做了这么多铺 垫,我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你斗争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说的。」 还没从刚才回味中走出来的我,被妻子拉回现实,是啊,终究得说出口。我 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 「我父亲和我的经历,他是如何把握拉扯大的,你是知道的,我以前跟你说 过,这些我就不说了……」 当我说到这的时候,栗莉的眉头皱了一下,她似乎感到了什么。 我又有点担心,说出来的后果,可是既然都聊到这里了,现在打退堂鼓也晚 了。 我继续说「父爱如山,而父亲不但给我了如山的父爱,还有母爱。为了我他 孤独生活了这么多年,现在他还是自己一个人。记得前几天我给你看的新闻吗? 老年人也需要性生活……」 说到这里,栗莉挣脱我的拥抱,坐起来说「你想干嘛?」我知道,她可能猜 到了,或者是猜到了其他的问题,反正是她很震惊。 我感觉脸上很热,我拉起栗莉的手说「我是想用我全部的可以给与的,用我 最爱的,报答父亲的爱。我想让你帮父亲解决生理问题。」 「啊」,栗莉的惊愕之情,溢于言表,差点从床上跳下去,幸亏被我拉住。 我拉住她,对栗莉说「你先别激动,也别生气。我们一起探讨,好吗,记住 不论发生什么,不论探讨什么,都是基于我们深深的爱和永远不要分离。」当说 出了,我的想法,我却心里放松了些许,可是不知道会迎来什么,又是另一种煎 熬。 栗莉没有说话,她先是错愕的看着我,表现出很多不可思议,然后思索着, 像是组织词语。我没有说话,等着她的发问,同时也设想中着她可能的问题,和 最坏的结果。可是,她没有挣脱我,愤然离去,这说明她没有对我失望至极。 她想了好久,终于用颤抖的声音说出来了,我想到了她可能提出的问题。 「你是怎么想的啊?你的脑子有问题了吗?刚才说的那些话,原来是为了说找个, 哎,你说的那些即使天花乱坠,我也不会因为那些话,原谅你的,但是我现在没 有太生气,没有立即离开,首先是你爱我,是我生活中的切身体会。其次,你对 于你父亲的孝顺,我也是认可的,我做的也不差,所以我也不生你的气。可是, 你想让我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我无法接受,你知道吗?如果我做了,就是是不 守妇道;还和自己的公公,那更是乱伦?是会被世俗淹死的!你能接受我和别的 男人,还是自己的公公?我都不敢相信。」 我握着她的手,对她说出我的想法,把我之前思想斗争的事也跟他说了,包 括想给父亲找妓女。 她被我说的,差点笑出来,她说,「你还真有才,还要给爸找妓女,我觉得 给他找个老伴是正经的,能解决真正的问题,比你想的这些乌七八糟的强多了。」 我对她说「老伴的问题,不是跟你说了,父亲不愿意。即使找了,能保证她 对爸好吗?能保证,那个女人能给父亲很好的照顾,包括生理方面的。」 「可是!」栗莉,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又陷入思考。 我觉得我得趁热打铁,只要有讨论的机会就有成功的机会。 「你刚才问的问题,我都想过了,说实话,让你接受别的男人,我也很难接 受,而且是自己的父亲,我更难接受。可是我觉得,父爱伟大,我们的爱也伟大 啊,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我们伟大的爱,让父亲更加的快乐。再说,咱俩对于性是 开放的,我们就把这爱当做是我们爱的升华。如果,更通俗的比喻,你和父亲有 过身体接触啊,比如说递东西,我们就把那个接触,当做平时的身体接触就好啊。」 栗莉反驳说「你刚才说的这两点,前面那个还有点道理,后面的比喻太不合 理了。」 我继续说「好吧,既然你同意让我们的爱更伟大这点,那么我们就再说性的 问题。咱俩对于性的探索这么多年了,尝试过了所有可以尝试的,你觉得对于性 有什么不可以尝试的吗?我们把这个体验当做一个性的体验好吗?你看过那些色 情小说吧,夫妻交换、多人、乱伦类的,那些体验不是没有吧?报纸、新闻,各 种论坛,你也接触过类似的新闻吧?你看到的时候,难道没有点想试一试吗?」 栗莉没有说话,因为在性的讨论上,我们以前进行了无数次,我们没有讨论 的底线,也不用藏着掖着,因为我们就是要探索性的快乐。 我继续说把我想到的可能的问题说出点来,免得她想起来,随时打退堂鼓 「你和父亲发生了关系的话」没等我说完,她就要打断。 我赶紧补充「我是说,假如!」她才又低下了头,可是感觉脸好像有点红。 「假如你们发生了关系,可能存在的尴尬,对我的背叛感,以后这么生活等 等,这些是都可能存在,但是就看我们怎么处理了。比如说,你觉得背叛我了, 即使是我同意的,也许你会更加的爱我,因为你的背叛感。」。 栗莉插嘴道「你还真会对自己好啊!」 我见有戏,就笑嘻嘻的拉过栗莉,然后抱在怀里,对妻子继续说「假如发生 了,我会因为你为了我的孝,而付出了身体,我会更加爱你,父亲也会因为,得 到了你的身体,更加爱你。你得到了两个男人的爱,这不是对你更好吗?而且, 你还多了一份性体验呢!」 栗莉的呼吸有了变化,我知道,这个事情估计是通过了,因为,那些调教的 文字也是这么说的,只要女人的反抗不强硬,只要她的身体有了反应,也就接受 了调教的内容。 又跟栗莉说了,很多关于做的问题和好处。当然有些事有点道理,有些是强 词夺理,但是。栗莉,始终没有太强烈的反对,所以,我这次冒险的谈话,也许 就真的成功了。 谈到了凌晨,终于,把该说的都说了,最后问栗莉可以吗? 她给我的答案是「明天晚上给你答案,现在睡觉,罚你这个变态今天抱着我 睡,不准松手,如果松了手,被我发现,那么一切都免谈了。」 我笑着抱紧栗莉,并对她说「我爱你,亲爱的老婆。」 【未完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