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吉也完成了太空船作最後的检查,伸一伸懒腰。看看表已是凌晨三点了,要回家也太晚了。他索性爬进卧仓,等待明天出发往金星。

他躺在床上,眼光光的望着天花板。三年了,他从剑津大学毕业已经三年了。毕业後,他老爸坚持要他到王氐公司工作,因为当年王老先生曾经帮助过他。吉也原本不想有这种裙带关系,但王老先生又实在对他一家有恩,而且他在王氐也是从事他喜欢的科学研究工作。於是他便安心的留在王氐,一呆便是三年了。

王老先生是个很有魄力的老人家,他在初移居月球时,还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但在短短三十年间,他便建立了庞大的王氐企业,是全月球最富有的人。吉也的老爸,就是和他一齐打天下的老臣子之一。王老先生也视吉也为子侄一般爱护;而吉也亦很尊敬这位世叔伯。

王老先生真的已经很老了,数十年日夜的辛勤工作所积聚的病痛,在这一两年间爆发出来,他将全盘生意都交给了他的独生子王明。王明是含着银匙出世的花花公子,他是甚麽料子,王老先生当然心知肚明,他放心不下,唯有央求吉也替他看着王明,以免他有所错失。吉也不想他再受刺激影响健康,只好勉为其难的应承下来。过去一年,花花公子王明终日沉迷酒色,吉也其实才是王氐的掌舵人。吉也虽然不喜欢做生意,但临危受命,也还搞得有声有色,头头是道的。

王明的玩意愈来愈过份了,最近更夥同损友,迷上了太空狩猎这危险的玩意。明天他就约了刚新鲜出炉的月球小姐选举的冠亚季军,一起到金星去猎金星鲸鲨。吉也劝他说危险,王明却坚持要去,还说可以介绍个女孩子给吉也。吉也说他不过,又放心不下,唯有亲自陪他前去。

金星是除了火星之外,距离地球最近的行星。联邦政府在大半个世纪前,已在金星上安装了大气改做机。预算用二百年的时间,将金星改变成可供人类居住的星球。经过大半个世纪的改做,金星表面已有海洋的出现,一些低等的动物也已急速的进化。金星鲸鲨便是其中一种。而到金星狩猎鲸鲨,亦成为了极少数富有人家的时髦玩意。但由於金星尚未开发,仍隐藏着种种潜在的危险;金星鲸鲨又异常凶猛,因此常有伤亡的意外发生。最近更有整个狩猎队失踪的新闻。

想着想着,吉也昏昏沈沈的睡着了。

「喂!快起来呀!」吉也朦朦胧胧的听到王明的声音,马上惊醒了,他一坐起来,头便撞在床顶,痛得他叫了起来。

「喂!吉也,快起来呀!看你多失礼。」王明笑着说。吉也摸着头,忽然看到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在王明身後出现,还在抿嘴娇笑。他猛然想起自已只穿着内裤,马上吓的缩回被窝里。王明哈哈大笑,拥着几个女孩子,走进了客仓。

吉也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红着脸的走到客仓。王明他们正说得兴高采烈,一见到他,又再捧腹大笑起来。吉也的面红得快烧起来了。这时,王明才慢慢的打圆场,又介绍吉也认识今次狩猎的成员。

王明是牛桥大学的毕业生,也是校中引力球的队员。对他来说,生活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他是不会输的。

和王明一起的大个子是李辉,也是王明的新相识的朋友。他也是个不事生产的富家子,人都算随和,和王明是对活宝贝。

几乎卧在王明怀里,有着一头又长又亮的金发的便是娜娜。她是今届月球小姐的冠军。她今天的装束十分暴露,和比坚尼泳衣没有甚麽分别。看她玲珑浮凸的身段,烟视媚行的神态,便知她也是一个坏女孩了。吉也心想,她在床上一定是个尤物。

李辉搂着的是莉雅,她是亚军。她有着一头短发,一望就知道是个辣妹,听说她还是个飙车高手。她的面孔挺标致的,一双凤眼,更是无时无刻的在放电。在她半露的乳沟旁边,还露出了一朵玫瑰花的纹身。

那边拿着零食大嚼的是小茜,她是今次选美的季军。看她的样子才不过十多岁。但身体发育已经很好了,身裁一点也不赖。她一见吉也出来,獽拉着他问长问短的,吱吱喳喳的说个不了,像个天真活泼的小妹妹。

吉也的目光停在那个独坐一角的女孩子身上。她叫婉儿,是今次三位小姐的媬姆,她和娜娜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她其实也十分漂亮,但面上充满了冷漠和不屑的表情,冷冷的瞧着吉也。

王明拍拍吉也的肩,小声说:「看你了。」然後暧暧昧昧的走开了。

吉也尴尬的陪笑了一会,便借故走进驾驶室,他实在不擅长应付这些场面。

要出发了,吉也透过广播通知客仓中的各人。太空船的引擎发动,向着无边际的宇宙出发。
第一章 激情的金星之旅

航程非常顺利,这艘太空船是最先进的。利用王氏专利的光子引擎推动,只需要五天就可以到达金星;比普通的太空船快三倍。目前除了军部,民间只有三数艘。

船已航行了三天,吉也大部份时间都在驾驶室中,小茜最喜欢走进来缠着他说东说西,似乎对他很有好感;婉儿也有时进来和他聊一两句,她的面色好多了。她说起初以为吉也也好像是王明一般的花花公子,但後来见他的谈吐举止,知道他是个踏实的人,才对他慢慢改观。婉儿有时也替他看着驾驶室,让吉也可以歇歇。

至於王明他们则玩的疯了,除了不停的在饮酒之外,更时常兴起的到处亲热,看得旁人心痒痒的。

这天晚饭後,婉儿替吉也看着驾驶仓;吉也和小茜在客仓看电视。王明和李辉已分别搂住娜娜和莉雅走进房里去了。

小茜拿着薯片又要吃了,吉也不禁问她:「怎麽你像吃不饱似的,才刚吃了晚饭,你又要吃东西?」

小茜撒娇的整个靠过来:「人家是发育时期嘛!」把头枕在吉也的大腿上,抱着零食大嚼。

「哎呀…哎…」从卧仓中传来一阵阵的呻吟声。

吉也心想:「死王明,又没有关门了!」只有诈作听不见,专心的看电视,但要命的声音却仍断断续续的传来。听得吉也欲火中烧,胯下的小弟弟,不争气的挠了起来。只得佯装镇定,不让小茜发现。

小茜却像没事人似的,仍在吃着薯片。吉也的眼光,不其然的落在她横陈的玉体上。不要看她平时蹦蹦跳跳的像个小女孩,她的身体其实蛮诱人的。在薄薄的衣衫下,可以清楚见到她的内衣的痕迹。她的内裤是极高叉的款式,包在丰满的臀部上;修长而优美的大腿,更是晶莹剔透。吉也的眼光沿着纤细的腰肢往上移,到达高耸的胸脯。没有乳罩的痕迹!小茜是真空的!吉也的阳具蓦地膨胀弹起,他只盼小茜不会望过来。

世事难料,而且总是不如所愿的君多。小茜忽然放下了薯片。吉也发觉枕在大腿上的粉面愈来愈热了,不知如何是好。只见小茜的长腿慢慢的扭动,手横在胸前紧张的搂着。忽然间,小茜一手按住了他的小弟弟。小弟弟应声的弹了起来。

吉也吓了一大跳,连忙缩开。小茜却面红红,俏皮的抿着嘴娇笑:「嘘!我知你也听到的,我们去偷看,好吗?」不等吉也回答,已一手拉着他,静静的走到客仓。

原来没关好门的是李辉,小茜和吉也俏俏的在门蓬中,偷看房内的春光。

房内的是李辉和娜娜。吉也心想:「怎麽会是娜娜?她不是王明的女友吗?」再望清楚一点,王明原来和莉雅在房的另一角搞作一团。

李辉卧在床上,大阳具高高的竖起。娜娜爬在床边,正为他在用口套弄着。看不出她的樱桃小嘴,竟然可以容纳这麽长大的肉肠。娜娜的大屁股,刚好对着房门,花瓣同围一塌胡涂,刚才的战况一定很激烈。

吉也见到她的阴户上湿漉漉的,爱液不断的涌出。从花芯中流出的精液,流到白晰的大腿上。李辉享受着娜娜的口舌服务,但手也没有闲着。他分别用姆指和中指,插入娜娜的阴道和屁眼内,慢慢的抽动。娜娜闷哼一声,扭动屁股迎合着。

吉也的小弟弟已胀得很厉害,他感到喉乾口涸。但又舍不得不看。偏偏小茜又像捣蛋似的,硬把肥臀在他胯下顶来顶去,叫他更是难受。

那一边,王明坐在卧椅上,莉雅背着他,坐在他的膝上。红红的阳具在花瓣中不停的出入。王明一手用力的抓着她的大乳房,另一支手则伸到两人交接的地方,挑拨着她的阴核。莉雅没命的高声狂叫,美丽的面庞左右摇摆。

李辉已经翻过身来,他抓着娜娜的美臀,从後将阳具插进她的阴户。娜娜伏在床上,气喘喘的呻吟起来。

突然间,吉也发觉在裤裆里多了一支手。他低头一看,见小茜面红红的,小手已抓着他的阳具。她红霞满面,莺声呖呖的说:「吉也,我很幸苦呀!快来吧!」

吉也也已欲火焚身,便顺手把小茜搂住,走回自已房中。

两人一面紧紧的拥吻着,一面已手忙脚乱的为对方脱去身上的束缚。吉也倒没有忘记锁上房门,他可不想被人窥看呢!转眼间,两人身上已经一丝不挂了。

吉也贪婪的吻在小茜充满青春气息的肉体上,她才只有十九岁。小茜紧闭着一双大眼睛,享受着吉也的温柔爱抚。吉也含着兴奋得颤抖的嫣红乳蒂,像婴儿索食似的用力吸吮。小茜娇躯剧震,淫水如潮涌出。刚才的春宫戏早已撕毁了她的少女矜持,肉体上的强烈快感更令她愿意随时将身体奉献。

小茜已经不是处女了,她的处女是上个星期失去的。她用宝贵的处女膜,交换了月球小姐第三名的名衔。想起那个评判阿伯,挺着大肚腩,将污秽的阳具阳具插入她纯洁无瑕的花芯时,她就想呕吐。虽然痛楚只维持了几十秒,但已成了她一生的遗憾。

小茜喜欢吉也,她知道这次狩猎,其实是选美会将她们出卖给王明泄欲的交易。幸好王明他们被冶艳的娜娜和莉雅迷住,她也乐得清净。趁着刚才情欲激荡的偷窥,她情愿将身体交给吉也。

吉也的手,抚上了小茜的微隆阴户。在湿淋淋的茂密森林中,寻找溪水的源头。小茜的娇美呼声,正好提供了最好的路标。当手指翻开柔嫩的阴唇,按在颤抖的阴核上时,小茜几乎昏倒了。初夜的不快经验已经烟消魂散。她忘形的抬起屁股,迎接侵入者的狂热攻势。

小茜一手握着吉也的阳具,他比那个肥伯伯大得多了,又长又硬的。小茜心中有点害怕,但强烈的空虚,又使她恨不得马上将它塞进自已的小妹妹内。吉也像听到她心里话似的,移正她的身体。火热的龟头,「卜」的一声已陷入了两片花瓣之间。

龟头却没有马上深入,只在洞口上下左右的撩拨。强烈的刺激,令小茜失声大叫起来。她将屁股猛向上挺,但吉也却轻巧的避开了。小茜急得眼泪也挤出来了,她情急地嗔道:「死人!快来嘛…还等甚麽…」吉也却偏开她玩笑:「快来甚麽?我不明白呀!」小茜重重的在他胸膛上拧了一把:「死人,快把你的…插进来呀…」娇憨的媚态,叫人又爱又怜。吉也也憋得很辛苦了,虎腰一挺,将整条大阳具,完全插入小茜的阴道内。

阳具一插入,吉也感到紧窄无比,已知小茜经验不多。只见她张大了嘴,却叫不出声来,眼泪如泉的流了满面。吉也吓了一跳,抖声说:「小茜,难道你是第一次?」小茜咽过口气:「死人!那麽大力,想杀死人麽?」吉也一面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是处女…」小茜扑嗤一笑:「你倒想得美,我已经不是处女了。不过…」她又羞红了面:「…请你温柔一点,好吗?」

吉也怜惜的吻去她的泪水,开始缓慢的抽出阴茎。随着阳具的退出,小茜发出甜美的喘气声。在痛楚中夹杂着阵阵美妙的快感,她知道这才是做爱的感觉。她紧紧拥抱着怀中的男人,将埋藏的情欲完完全全的爆发出来。

吉也的阳具在紧窄的蜜洞中左穿右插,每一下重插,都激出大量的爱液。连吉也也感到大腿凉凉的湿透了。耳边小茜的销魂喘叫是最佳的催情剂。吉也忘形的在初熟的少女身体上践踏着,蹂躏着。温柔已经不合时宜了,小茜需要的是猛烈的攻击。

高潮一次比一次强烈,小茜快要昏迷了。终於她感觉到阳具顶在阴道尽头剧烈的跳动,牵动着她灵魂深处,带出最强烈的快感。在最高潮的同时,阴道受到炽热的精液冲击,吉也拚命的将阳具插入,像想把全身都挤入花芯内似的。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感受着性爱的顶尖美感。

第二天早餐时,王明、李辉都暧昧地,目灼灼的瞄着吉也和小茜。娜娜更逗着小茜说:「小茜,吉也很厉害吧!昨晚我隔着房门,也听到你的叫声。甚麽「好舒服…我要死了…」你一定很畅快了,是不是?」

莉雅也撒娇说:「吉也!看你正正经经的,原来你早看上了小茜。早知让我先上了你,试一试你的能耐。」吉也吓的红着脸的连忙缩开。王明和李辉哈哈大笑的完全没有吃醋的表示。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