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萍心

(一)烟波万顷,浩翰无际,点点风帆。朵朵白云,暮春之月的洞庭湖,拂面不寒,阵阵而来的湖风,似有如无沾衣欲湿的烟雨。

朝阳约丽,金辉万道,水波清清,耀起金蛇飞舞,这时候湖边传来款乃一声,一叶小舟,正迎着渐起的朝阳,扬起半片白帆,退潮风急,乘风鼓浪,直同万顷湖心,遥对微露青螺一点的君山,疾驰而去。

这一叶小舟,在湖面上平稳如飞,船头上,并肩而立,站着一对青年男女。青衫黄衫,迎风飞舞,男的身佩宝剑,女的腰围配剑,彼此笑语低迥。恩爱异常,真像是一对神仙中人。

靠岸登陆,畏依游览君山景色,男的为江湖美男子,以神宫九式驰名,威震西湖,其俊美之貌,萧洒风度,风靡武林许多娃追逐,数年游侠,终为百花帮帮主千金征服,拜倒石留裙下。

百花帮主妙手观音,嫁夫双掌震天诸葛民,为雁荡弟子,数年前正邪大会,双方伤亡惨重,诸葛民受伤而亡,百花帮也等於瓦解,原帮主重伤将死之时,召妙手观音,以掌帮务,但她夫死,灰心意冷,结束残局,解散部份帮友,带着诸葛民遗女,隐居深山,百花帮现只有帮主及数名徒弟,可谓名存实亡。

诸葛芸在宠爱的环境中长大,长得艳丽绝伦,面如玉容,柳叶细眉,凤目桃脸,肤色如云,恍如仙女下凡。

其师散花圣女,为西南圣女峰云台观主持人,该院除圣女及师侄两人,无其他人,正邪大会之时,她展师门武学,威震群邪,即退隐江湖,五年前收诸葛芸为徒,三年期满返家奉母。

一年前以师门威望,独特武功,行侠江湖,人称绛衣仙子,与其师姐云台仙子、白云仙子,合称云台三仙:武功、美艳为江湖弟子称羡,出道未久,遇美男子之称,娄南湘。

一见投缘,并肩行道,数月即返家叩母,结为夫妻,羡煞许多人:成双游侠江湖,今登君山游历。

两人畏依亲热的谈笑,身心沉醉欢乐中,步行丛林边,忽闻震天哈哈大笑,闻声配步抬头观望,觉得笑音甚熟,猜想何人,心内一动。

心念才动,只见林中走出一人,身体奇伟,方面大耳,两目威风有神,步履沉稳,渐行一丈外,望他两人含笑不语。

娄南湘见之,突然一惊,猜想不错,今日冤家狭路相逢,然而夫妻两人,未然怕他,但暗箭难防,不得不小心,暗运功力,带着迷人微笑道:“罗大侠,久违了,令出相遇未知有何指教!”

来人是中原道上,特出人物,正邪大会後第二年,他出现江湖,为平静的武林,引起一阵骚动,人狂正邪之间,行事任性,率意而为,做了几件震惊天下大事,闯少林武当,殊杀天地两派,以其危异深厚的功力,神奇莫测行径横行武林,黑白两道畏惧,称阴阳掌罗锋,无人知其师承来历,其言谈豪爽,粗旷有大丈夫气质,行动神秘。飘浮不定,时隐时现。

诸葛芸刚出江湖,曾为中条八怪所围困,当时筋疲力尽,要失手被捕,为其路过挺身而出,数合之间为其双掌所杀,手段残忍,无一人活命,解救其危难,对其很好,追求甚力,但厌其残忍,不告而别。

今日狭路相逢,未知凶吉,罗锋对她,一见锺情,当日不告而别,因事未能追从,後闻其婚甚怒,多方打听,方知行踪,特地等候,见其亲热状,怒火拂腾,大笑而出,杀机早起,闻言一阵狂笑,道:“久闻阁下神宫九式,威震江湖,无缘得见,今日相逢,特领教益,则此生不虚。”

又一阵狂笑震耳,若不运功,实不可抗,听其语来意不善,便道:“罗大侠的阴阳双掌,黑白两道闻言为之丧胆,今日得亲领教益,乃我夫妻之幸也。”

娄南湘并不知其妻为彼所教,而发生一种错觉,今日相遇,不遇巧逢,两无冤仇,只为武功争雄,诸葛芸也末想到死神降临,本想招呼,怕他有所缠绵,其夫生疑,故作不识。

罗锋七八年江湖行道,一同任性行事,而今见到口馒头,为其所夺,有意而来,又见她对其冷淡,亲热之状,杀机早起,出手决不容许其生离,在他话完,双掌十成,大叫一声,“拿命来!”

“碰”的一声,带着半边零厉之声音,震飞之下,即时倒地。

诸葛芸速往救,都来不及,其夫已送命,神清凄厉的,以全身之力,猛碰他胸前,口中叫道:“恶贼,我同你拼了。”

罗锋掌震娄南湘,障碍除去,内心大定,对她来势,毫无顾虑,斜身伸手,以擒拿法,两指挟其脉门,右手伸指点昏穴,向怀中一带,挟着娇身,心满意足的狂笑,展开身形,以神行无影之法,隐身穿林而出。

诸葛芸醒来一望,身在室内,房中巨烛如昼,共有四枝火烛明亮亮地在四周烧着,卧床长大,四面无遮,本可容纳七八人的床铺,这时已有数人,在那里追欢寻乐,春色无边。

床上横卧三女,赤身露体,年纪有二十馀,粉臀雪股逗人遐思,那白羊似的身体、还有点轻微抖颤。阴穴及腿跨问,淫液到处流满,她们疲乏的松散仰卧,艳的面上春情荡样,充满幸福快乐的笑容,闭目休息。

而床沿上,有一个赤条条,全身肌肉结实,身材健伟的男人:正压着一个裸体的女子身上,做那风流事儿,它的两只巨大毛掌在肥臀腿腰和玉乳上,不住揉差摸弄,更用嘴在她的粉脸娇客上,乱嗅乱吻着,不时运用着健腰挺动抽插,行动自如,任情任性驰聘着。

身下的女子发出阵阵呻吟,舒适快活婉转娇呻不已,四肢紧紧夹着健身,死命的抬挺摇摆着玉体,极力承迎。急紧有力的攻势,只听她淫哼浪叫:“爷!你舒服吗?啊!我不行了…,你的……”

“乖乖!还早呢!喜…她们几个浪货,都痛快了,。我还没有过足瘾,快将功夫拿出来:也让我舒服。”

诸葛芸见之,又羞又怒,恨不得一刀杀死他,但因身体精光,手脚被分开吊着,脱身都难,心有馀而力不足,紧闭双目,不愿见其淫浪之状。

眼不见但耳闻其声,那淫哼浪态,阵阵袭进心田,回想婚後生活,每次寻欢都满觉乐,但好像末能解决性,刚到乐趣之时,他已满足射精。而少女尝到其味,已经足够快乐,便况不了解其中之情。

今日听着其欢乐之情,才如欢乐之中,还有极乐,想不听已不可能,更增加恨意,夫死未知今後怎样过活,眼似张似闭。飘望动人之态,终於事了,他稍息即起,“海”!全身都是劲,阳具粗壮长大,赤头玉茎抖颤,约七八寸长,粗如酒杯,比其长若一倍,那粗旷雄伟气息与姿态,令人迷惑,满带着自得笑容,慢慢行近,阳具与腿跨之淫液,也不擦去,感觉情形有点不对,自己命运已经凄惨无比,夫死失贞,怨根末报,只有听天由命。

罗锋早知她醒来,现在垂首闭目,假装昏迷而已,刚才寻乐是给她看,使其知性能旺盛,技巧高明,引其欲念,达到自愿的目的。

近前手托其部,对其凝视,虽没有少妇成热之味,但另种风情,也很动人,何况早已欣赏。

乌头黑发披肩,白中透红的娇容,鼻隆小巧的嘴,紧闭大眼带有怨恨之色,全身肌肉白洁光亮,透出阵阵幽香,玉体娇媚软若无骨,丰满结实,玉乳高挺,腰细腹隆,稀黑的阴毛,盖着迷人的洞,露出阴唇,红黑白相互交辉,玉腿修长,骨肉均称,无处不美,见之消魂,抚之柔软,滑溜异常,爱不忍释,真是人间的尤物。

罗锋爱之,见之魂飞魄散,欲火猛涨,双手环抱,猛吻不停。

诸葛芸为其骚扰,张目怒视,猛扭身体,怒骂不停:“恶魔!淫魔!不得好死,有一日定得惨报,我恨你得要命,快放了我,不然我要叫。”

罗锋闻之,狂笑不止,一手抱着细腰,将阳具抵着阴穴口,另只手握揉玉乳,望其羞怒之容,言道:“宝宝,不问你对我如何,我爱定了你,叫也无人来救,天下任何人都没有这巨阳,使妇女能满足,你尝到其乐,那时恐怕你舍不得离去呢,快听我的话,不要想那死鬼,我们过着甜蜜生活……”

言到一半:警铃忽响,因其生平杀人如麻:不问黑白两道,只要犯其手,决不容许活命,当时少林、武当、华山,衡山五派掌门,连合阵线决定除去他,本因无法追寻其踪,因其挟持诸葛芸,奔驰目标过大,为衡山门人发觉,一面通知其师,一面追踪,才知隐居南岳。

各派得知消息,联合各派精英,跟踪而来,将其居处,四面包围,才由少林监跟大师,公开叫阵。

该处为休息处。平时行道江湖,孤身单形,从来没有合作人,此地只有四女,及仆人两人,因其天性与众不同,决不采花,要对方自愿,两女性和他接触後,都死心爱他,而向诸葛芸还是十年来第一次。

传警之後,诸女连忙穿带,他先穿好,点其软麻穴,将其穿好,背其身上,收拾细软,围在腰上,对她等说道:“强敌来临,大家奋力冲出,各自东西,有缘再见。”

诸人知道,只要稍抵抗,分散敌方,凭其功力,才可冲出逃命,来人对诸人并无深恨,决无生命之险,大家奔出暗道,四面拒敌,闷声不语,死命攻敌,他乘机以黑暗之处,徒个冲出包围,落荒而去。

等领头的人,知道他向西南奔去,才急传令向西南方围攻,勿给他逃去,各门派人等,向西方追去。

罗锋武力高强,轻身功夫超人一等,加上地势熟悉,终於追踪之人,失去目标逃至十万大山中老家。

十馀日昼伏夜行,再经千辛万苦,一路上对诸葛芸爱惜倍至,饮食卧眠照顾周到,但荒山丛林中逃跃之间,披径历险,两人衣服破了,时在惊魂中,直至十万大山旁才嘘了口气。

诸葛芸每想逃走,而无机会,他监视严密,行背坐卧,为其点住穴道,软绵无力,任某轻薄,连大小便也要亲自照应,忍者极端悲恨,但见不眠不休,奔逃隐藏,对其锺爱之情,也曾感动,在恨爱心情下,闷声不响,为其背着逃亡,假若不是有她,他也用不着如此,可凭其武力机智,反身一战,未知鹿死谁手,可见其爱之深切。为她冒着辛苦凶险,吃尽辛劳。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