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战(1-6)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1-6)


(一)這日天朗氣清,我如常上班。午飯時電話響起,拿來一看,是老婆外家的電話號碼。『翠娟這么早就過去娘家了?』我想,這陣子興因為電單車意外受了傷,老婆有時會過去幫忙。我啃著面包,態度輕浮的接過電話:「好老婆,才下午就掛念老公了嗎?」對方靜了一陣,語氣靦腆的道:「人家不是你老婆啦,我是翠華啊!」「翠華?妳怎么打給我?」我發愕了一會。翠華是我妻子的妹妹,小姨子從沒有撥過我的電話,我做夢也想不到會是她。對面再次頓了一頓,才吞吞吐吐的說:「我有事要姐夫你幫忙,星期六有沒空?」「星期六?還可以吧,是什么事?」「到時候再告訴你……千萬不要告訴姐姐喔!」翠華故作凝重的道,小姨子素來是個活寶,平日嘻嘻哈哈的,少有如此認真。我應了一聲「好吧」,莫名其妙的掛掉線,完全不明白小女孩的心思。到了周末當日,我依約而到,在星巴克內聽到小姨子的說話,幾乎把口里的咖啡都要吐出來:「當妳的男朋友?」翠華滿臉羞紅的四處張望,看到店里沒幾個人留意到我的夸張表情,才松口氣的抱怨說:「不用那么大聲啊!要公告天下嗎?」我抹抹沾滿嘴邊的咖啡,狐疑問道:「妳又搞什么來戲弄姐夫了?」小姨子垂下頭來,嘟著嘴說:「我沒有戲弄你啦,是遇上了麻煩,才找姐夫幫忙。」我看到翠華態度誠懇,于是好言問道:「好吧,那妳先說清楚是什么回事,看看姐夫能否幫妳。」小姨子點點頭,以指頭卷著發尾,臉紅紅的把原委說明:「其實是這樣,最近有個男同學很煩人的,我受不了他的騷擾,所以想找姐夫你當我的掛名男友,讓他知難而退。」我呷一口咖啡,不明問:「原來如此,但如果有男同學騷擾妳,向學校舉報不就可以嗎?用不著這樣麻煩吧?」翠華低下來頭,像是有難言而隱,隔了一會才結巴道:「好啦,我說清楚好了,其實我跟他交住了三個月……」我眼珠一轉,繞個大圈,原來是要甩掉舊情郎啊!小姨子明白我心里所想,急忙道:「姐夫你不要誤會,其實我也不是十分喜歡那個男孩子的,只是他一直死纏爛打,我沒法子才勉強答應給他試驗期,沒想到他便立刻告訴大家我是他的馬子,激得人家很生氣。」我同意說:「這種男生要不得。」翠華嘟著嘴道:「就是啊,最近他還得寸進尺,要人家跟他做那種事。」「啊?」談到這個,我立刻精神一振,小姨子知道我下流,耳根紅透的嚷著說:「姐夫你不要亂想,我當然不會跟他做,我們都是學生,又未成年,怎么可以做出令家人傷心的事?何況學生時代的戀愛根本是不會有結果的,我怎可以把女生最重要的東西隨便給別人?我要留給日后的丈夫!」我佩服的點頭,小女孩看似開放,替兄長洗雞巴也臉無懼色,想不到貞操觀念蠻不錯的。我好奇地問道:「那妳直接拒絕不就好了?這種事沒有人可以強迫妳。」翠華的頭垂得更低了,吞吞吐吐的道:「最慘是……人家答應了。」「什么?!」我再嘆一聲,明明說不喜歡對方,卻又答應把寶貴的豬豬送給人,妳這小妮子到底哪句是真?小姨子連忙道:「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天他生日,人家忘記了,才交往了一陣子,記不起也很正常啊!他有點生氣,說我一點沒愛他,我情急之下不知怎的,說了沒有禮物,最多以身相許啰!」我揚眉說:「于是他就拿著這句話,說妳答應了他?」翠華無奈地點點頭,我不屑哼著道:「小孩子的玩笑,干么要給他認真?這種人干脆甩掉不就好了,什么也不用想啊!」小姨子郁悶說:「姐夫你有所不知,那個人真的很煩的。我曾跟他說分手,甚至說有別的男友了,他總不相信,說除非親眼看到,否則怎樣也不相信有比他更好的男生。」「有這樣狂妄的男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憤憤不平。翠華垂著頭道:「說實話,他的條件是蠻不錯的,長得比較高大,亦是運動健將,學校里有不少女孩子喜歡他。」我聽見翠華稱贊對方,明白小姨子心里是有些喜歡他,不然當日不會答應給他機會。女孩對此也直認不諱:「那時候我是因為他長得不錯,才答應下來,沒想到是那么煩人的。」我搞清楚一切后,點頭道:「我明白了,那妳想我怎樣幫妳?」翠華大喜說:「就是要你扮作我的男朋友,他在學校里威風,但始終是個學生,姐夫你有經濟能力,是他沒法比的。」我搔搔頭道:「但我比妳大十多年,沒什么說服力吧?」「不會呀,姐夫你看來很年輕,不說的話,還以為才比我大幾年;而且我這個年紀都是喜歡穩重的男生,如果你不是我姐夫,我也會愛上你啊!」翠華下重藥道。這幾句話聽得我飄飄然,什么理智也飛過九宵云外。哈哈,男人要到三十才最有魅力,這話今天再次得到肯定。連會愛上我的話也出動了,身為姐夫的當然沒法推辭,我拍拍心口道:「好吧,為了我家的翠華,妳盡管拿姐夫去用吧!」「真的嗎?那太好了!」小姨子喜歡的說,并叮囑我道:「但你要答應我不告訴姐姐啊,你知道這種事很羞人的。」我著女孩安心說:「妳放心,姐夫會替妳保守秘密。」「那一定喲,騙人的是烏龜!」「一定一定,還要是公的烏龜。」結果這個晚上我就食言了,因為老婆一句「老公,今天下午你去了哪里」,我就一五一十的把跟小姨子的說話都告訴了她。好吧,對我來說,翠華今天的話根本沒什么不妥,沒有隱瞞的必要。讓妻子知道妹妹守豬如玉,不是反而感到安慰?「翠華跟你說這種事?她什么時候交男朋友了?怎么我都不知道?」老婆聽了有點動氣,身為家里的大姐,是接受不了妹妹十六歲便跟異性交住。我安慰道:「少女情竇初開,荳芽戀很正常,難得翠華潔身自愛,沒有隨便跟人發生關系,妳應該感到欣慰才對吧?」老婆狐疑地問我:「怎么你好像那么高興?翠華跟你說了什么?」我人再蠢,也總不會招認翠華那「我也會愛你」的話,只是得到小姨示愛,興奮心情也難免掛在臉上,只有隨意敷衍過去:「沒有,只是想在現今年輕人濫交的年代,我家還有這樣懂事的小妹,為她而自豪。」「哼!」老婆把軟枕擲向我的頭,不理睬我。我憶起小姨的贊賞滿心歡喜。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想到,如此一個簡單任務,最后是會賠了夫人又折兵。(二)翠華得到我的答允后,立刻打鐵趁熱,致電該位男生向其攤牌。為了不讓學校里的其他同學知道,她特地相約在接下一天的星期日出來見面,把我這位「正印」男友介紹給那個男生認識。「警告你不準亂來啊!」要把自已老公借給妹妹當是男友,老婆萬個不愿,但姐妹情深,為翠華驅走害蟲,保住貞操,亦沒法說不,只有眼巴巴地看著春風滿臉的我出門,當其一天情郎。人到三十,居然還可以當上未成年少女的男友,縱然是假的,也足夠叫我雀躍。而且幫了小姨這個大忙,日后在她面前自然就更有面子,如此幫人助己,可說百利而無一害。要讓小子知難而退,在其面前顯露我作為社會人的經濟實力在所難免,這天我穿上筆直西裝,駕著愛車駛到相約地點。翠華心情緊張,比我早到,看到我風度翩翩,歡喜的說:「姐夫你很英俊啊!」「嘿,那還用說,今天是有備而戰!」我輕松一笑,堂堂大男人如果連一個小伙子都打發不了,我顏面何存?當然不容有失,我叮囑翠華說:「不要叫姐夫了,今天要叫我啟明。」小姨輩份比我小,要直呼我名字,還是感到不好意思,女孩低下頭來,含羞答答的道:「啟……啟明……」哈哈,不錯不錯,姐妹一同吃掉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到距離約定時間的五分鐘前,那位男孩也來了。就如翠華所述,長得高大健壯、樣貌俊朗。這種男生在學校里獨占鋒頭是理所當然的事,難怪他會認為沒有其他男孩比自已優勝,這份自信是建立于其不凡外表。也難怪爽朗如小姨,也不知道如何拒絕對方。我看了男孩一眼,再望望翠華,想說這種優秀的男生在學校里一定有不少女同學傾慕,他卻為妳鐘情,可見我家女孩也有非常魅力。翠華明我意思,面紅紅的嘟著小嘴,像在說:「不要被他外表騙了啦!」對,男人外表不重要,信用卡才是最重要!小姨刻意牽起我的手示威,男孩眉頭一皺,臉帶不悅道:「翠華,妳說的男朋友就是這位?」翠華挺起胸膛說:「是啊!我本來也不想打擊你,但告訴你總不相信,只有帶給你見啰!」男孩悶哼一聲,不屑道:「妳說謊也找個好一點的演員,這位大叔可以當妳爸爸了,妳會喜歡這種老頭子?」「老頭子?」我瞪大雙眼,本人行年三十,未為人父,怎么可以當一個十六歲少女的父親?在我要罵出來之前,翠華己經搶白道:「阿威你胡說什么?啟明今年才二十三歲,只不過是外表成熟了一點!」「二十三歲?三十年前嗎?」小子輕蔑道。我自問以禮待人,也禁不住要揮拳相向,我哪里像五十歲了?!我受不了小伙子的挑釁,想要從口袋拿出錢包以證真身,但瞬間想起里面放了跟妻子的合照。而翠華也害怕穿幫,不想糾纏下去的大叫著:「好吧!我男友年紀多大跟你無關,反正我就是喜歡他,總之你不要再煩著我就可以了!」小姨子絕情的話,令這個叫阿威的年輕人臉上流露傷感,他咬一咬牙,意志消沉的說:「我明白了,原來翠華妳真的這樣討厭我,要帶一個大叔來拒絕我,我死心了,以后也不會再纏著妳。」「阿威……」阿威抬起頭來,抹抹眼角淚光,堅忍心情道:「對不起,我知道我給了妳很糟的日子,但我必須告訴妳,這幾個月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可以成為妳生命里其中一個男生,我覺得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這番深情的說話,叫小姨為之動容。我同為男人也不得不說,經典的對白由好看的男生口中說出,確實是份外動人。「那么,祝你們幸福了。」阿威說完這話,轉頭就走,沒有翠華說的難纏。能夠面對現實,我感覺這年輕人還蠻踏實的。倒是小姨子看著阿威落寞的背影,覺得自已傷了對方的心,反過來心軟的問我:「姐夫,我是不是過份了點?」我雖同情男孩,但現時大家身份對立,為保翠華那片處女膜,也只有硬起心腸搖頭道:「半點不過份。要對方死心,不狠狠地給他一盆冷水是沒效果的,長痛不如短痛,感情這種事絕不能心軟,要決絕一點。」這個阿威長得如此俊逸,給他再跟翠華多交住一陣子,寶貴豬豬定然失守!小姨子仍是擔心道:「他不會自殺吧?」我沒好氣說:「被女生拒絕就要自殺的話,世界上的男人早少了九成。」翠華感慨道:「阿威跟姐夫你不一樣,他是從來沒被女生拒絕的。」這是什么意思?難道說我早就習慣了被女人拒絕嗎?不要忘記妳那大奶姐姐也是乖乖被我追上床的!我開始覺得翠華是打完齋不要和尚,在她眼中,我是遠遠不及那小子。無論如何,我們已經達到要對手知難而退的目的。我有點失望,本來以為那位男生為了要翠華證明我倆關系,會要我當著他面前親吻又或是揉她的奶,沒想到兩句說話就打發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沒耐性。「我送妳回家吧!」我拍拍翠華的肩,她一臉傷感,慧劍斬情絲從來不是易事,雖然在過往的日子,大多是我被人斬。到達外家后,女孩獨個下車,回頭問我:「姐夫你不上來坐坐嗎?」我搖頭笑說:「不了,妳忘了今天的任務是要極秘密進行?」「也對,那今天謝謝你了。」翠華點點頭,我擺擺手:「小事,不用謝。」然后看著女孩寂寥地步入上樓的升降機。我輕嘆一聲。其實我不明白這個阿威到底逼到翠華什么程度,要她放棄這段感情,看來她明明也是很喜歡對方的。這個只能怪小男孩過份急色,嚇跑了好女孩。「算吧,翠華這么可愛,換了我是她男友,也想早早吃掉呀!」歸家途中,我獨個哼著。先打電話給老婆報告一切順利,再問問幫了小姨有什么獎勵。妻子一聲冷語說:「當了我家小妹半天便宜男友,還要得到什么?」我想回答只拿了名銜,卻沒有福利,怎么看也不是劃算的交易。(三)回到家里,老婆已經煮好飯。妻子有個優點,就是無論心情如何,也總不會忘了給老公準備晚餐,記憶中就只有替小光打手槍那兩天沒有煮飯,要出外用餐,其余日子都是享用溫馨的住家菜。「嘩,今天這么豐富。」我不忘賣賣口乖,老婆白我一眼,諷刺道:「老公這么辛苦當我妹妹的情夫,不吃好一點不行啊。」我無言而對,妻子遞起筷子質問道:「有沒接吻?有沒牽手?」我沒好氣說:「電話中不是解釋過,那男孩子說兩句話就打發走,要接什么吻?何況翠華是我小姨,牽牽手又算什么了?」老婆不甘道:「姐夫和小姨的牽手,跟男女情人的牽手是不一樣的!」我無辜說:「對我來說都是不涉男女感情,是一樣的,說來我老婆怎么這樣小器?妳替弟弟洗雞巴,疑似出軌我都沒話說了,我牽牽翠華的手,妳跟我計較啊?」然后看到妻子目露兇光、殺氣涌現,我立刻沉默收皮。從老婆這個眼神可以得知,他朝我若有幸吃掉小姨之日,亦將是命喪黃泉之時。埋位吃飯,老婆廚藝一向是沒話說的好,這頓晚餐令人滿意。我邊吃邊敘述下午發生的事,妻子聽了,亦替男孩難過:「翠華這樣做,會不會太傷人了?」我若無其事道:「情場如戰場,你不傷人傷你,我覺得翠華是很理智,沒有一時心軟被吃掉。」老婆盯著我,語帶相關的說:「是啊,我當年就是一時心軟被某個人吃掉,這樣就一世了。」我放下飯碗,不滿道:「妳意思是一時心軟,嫁了一個不濟的老公嗎?是不是要我教訓妳。」老婆慌張逃跑:「我開玩笑的,人家要洗碗,晚上才給你教訓。」「不!這種侮辱沒男人可以忍受,我現在就要給妳好好教訓!」我像餓狼撲向老婆,飽暖思淫,吃完干炮,人生一樂也。「老公,真的不要,我認錯了!人家煮完飯身上都是汗,不要弄我!」就在妻子被我半推半就脫光衫褲,正要舉旗南下,直搗黃龍之際,那不識趣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老公,電話響啊!」老婆像得救般催促我道。「不用理,都是銀行推銷。」我殺得性起,懶去理會,老婆拍打著我胸口嚷叫:「星期天晚上哪有什么銀行推銷,快接I能是重要事。」我說不過老婆,只有半途而廢,悻悻然拿起電話,看看號碼,是來自小姨子的手電。「是翠華?」按下接聽,對面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慘了姐夫,阿威真的要自殺啊!」「自殺?」這句話可不是說笑,彌漫的春情被這一嚇頓時消散,翠華咽嗚著說:「我晚上有點擔心,發訊息跟他說,世上還有很多好女孩,我們不做情侶也可以當朋友,沒想他只回了一句永別了。姐夫,我好怕啊,現在怎么辦?」我安慰翠華道:「也許他只是一時之氣,又或是嚇嚇妳。」「不!他這個人很認真的,說出的事一定會做到,不會拿這種事嚇我的,我打他的電話也不接。」翠華愈想愈怕,哭出淚來。我亦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在安全起見下,著小姨穩住心神:「好吧,妳先冷靜,妳知道他住哪里嗎?」「知道!他住在我家附近,但我不敢去找他,怕會更刺激他的情緒。」「好吧,這種事男人安慰會比較好,岳父岳母知道嗎?」「爸媽在外面看電視,我怕他們擔心,躲在房間里打電話。」「妳做得很好,我現在立刻趕來,這種時間不會塞車,半小時后在妳家樓下等!」「嗯!」掛線后,旁邊的老婆亦擔心問道:「你說什么自殺?發生什么事?」我嘆口氣說:「妳家小妹的情郎要殉情了。」「什么?」人命關天,我與妻子連忙穿衣,趕緊下門,開行車速,沒大半小時便到達老婆外家。阿威跟翠華份屬同窗,同一校網下住處也距離不遠,迎了翠華上車,我按著她說的地址而行。「大姐也來了?」看到老婆,翠華有點害怕,妻子沒有怪責,柔聲安慰道:「我什么也知道了,這種時候多個成年人開解會好一點。」到達阿威住所,連泊好車的心情也沒有,隨便放在路邊,就往男孩家里沖。「是這里了!」翠華指著前方木門,我上前按下門鈴,迎門的是位中年婦人,看樣子應該是阿威的母親。「抱歉打擾,我是阿威同學的兄長,我妹妹找不到明天上學要交的功課本,說可能上次來溫習時忘記了,想過來找找。」我知道這種借口很爛,但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可以說出算是合理的解釋,我覺得自已的急才是很不錯了。「這樣嗎?你們問問小威吧,他在房里。」男孩子的家總是比女孩子的易進得多,伯母沒多懷疑便讓我們進門,從她一點不認識翠華的樣子看來,小姨子應該是還未拜會過對方父母。翠華率先走進小走廊,而從其對位置的熟悉,斷不會是首次進入這間屋,父母不在,孤男寡女單獨共處一室,看來他倆的關系頗為親密。「在嗎?我進來了。」小姨敲了兩下,推門而入,只見今早的男孩坐在計算機前打著電玩,哪里什么自殺了?「是翠華?哎呀慘了!被敵方擊落,我給妳害死了。」我們兩個大人加一個未成年少女沒話對望,臉上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四)阿威的父母算是開明,懂得尊重兒子私隱,讓我們幾個關上門自已傾談。四個人擠在男孩房間,吃著伯母拿來的蜜柑,阿威若無其事的說:「自殺?誰說要自殺了?」翠華生氣嚷著:「你不自殺為什么要發那種訊息啊?電話又不接!」「打電玩聽不到嘛。」阿威想了一想,恍然大悟道:「妳說那個訊息?妳誤會了啦,我打算轉校,所以跟妳道別。」「轉校?」阿威點點頭說:「是啊,最喜歡的女孩都不要我了,試問還有什么面子留下來?想著以后都要看到妳可愛的臉,卻已經是別人馬子,心情就很低落啦,不如轉校好了。」翠華斥責道:「你讀書就是為了泡女啊?泡不到女就要轉校么?以前跟我說的理想,原來全部是騙人的。」阿威擺擺手說:「我從來沒有騙妳好不好?我的理想沒有改變,只不過是想轉換個環境。」「轉換環境你以為那么容易?立刻可以找到愿意接收你的學校嗎?你知道新學校一定好嗎?什么也不考慮,你這個人總是沖動。」小姨子繼續罵著,阿威作個投降狀:「好吧好吧,我不轉就是了。其實我也只是說說,剛才想清楚還是舍不得翠華妳,想著不能一起,可以見見也是好的。」說著又高興道:「不過想不到原來妳這樣關心我,聽我要自殺,就立刻趕來了。老實話,難得給我認識翠華妳這么漂亮的女生,我又怎舍得死?」好小子,這種時候也不忘口甜舌滑,果然是泡女神人。小姨臉上一紅,拍打男孩的肩:「你臭美啦,我只是不想有人因為我而死。還說喜歡我,分手不夠半天就有心情玩電玩了!」「我是要以光線和聲音來麻醉自已。」阿威滿有道理的解釋,然后望著老婆問:「這位是?」「我姐姐,她和姐夫好心跟我一起來,看看有什么能幫忙的。」翠華忘了介紹,順口溜著,阿威作個奸笑表情:「呵呵,是姐夫啊?」「喔?」小姨子一時語塞,人世間大部份的謊言,都是由本人說破的。我跟老婆相視一眼,想說不如先回家繼續剛才的大戰,小孩子的事,大人很難管。「唉,什么第三者原來是假的。其實我也不知道翠華妳生什么氣,要找姐夫來扮男友跟我分手。」阿威知道我倆關系,作一個極之失望的表情,氣難下的問道:「妳要劈我腿沒關系,但至少讓我知道原因吧?我對妳不好嗎?我做錯了什么嗎?理由也不給一個,我很不甘心耶。」「這…」小姨子有口難言,這時輪到老婆忍不住說:「翠華不好意思說,讓我來告訴你吧!是因為你強迫她跟你上床,你們還是學生,怎么可以做這種事,我妹妹要跟你分手,絕對是合情合理的!」「我強迫她跟我上床?」阿威瞪大眼叫:「翠華,我什么時候強迫妳跟我上床了?」翠華耳根紅透,答不出話來,阿威抱頭嚷著:「我認我是很想跟翠華上床,也有問過她,但從來沒有強迫,甚至她答應了一次,后來又反悔,我也沒說半句啊?」阿威的答案令我跟妻子摸不著頭腦,事情陷入羅生門,大家各執一詞。他看來沒有說謊,翠華亦沒有冤枉對方的必要。終于因為受不了大家的質疑,小姨子說出真話:「好吧!是我誣蔑他,他沒有逼我,但今天不用做,早晚一天也要跟他做呀。」阿威拿出真心說:「翠華,我對妳是認真的。妳不愿意,那種事結婚以后才做都可以。我知道大家求學時期,是會有很多憂慮,但我保證跟妳一起不是為了妳的身體,妳一天不答應,我發誓不會碰妳。」一個十六歲的男孩能夠說出這樣的承諾,先不論是否真能做到,已經叫人贊賞。老婆到此亦心軟下來,向小姨子開解道:「學生談戀愛我的確是不贊成,但如果阿威是懂得尊重妳,那當個普通朋友也無不可。」阿威立刻誠懇說:「對,當個普通朋友也沒關系,只要翠華妳不故意避開我,不找那些中年大叔來氣我,我什么也答應!」中年大叔?說得好好的,怎么又提起這個?翠華被我們逼得慌了,紅著臉不發一言,阿威激動的問道:「真的連當普通朋友也不可以嗎?我到底做錯了什么?要妳這樣對我?」「嗚…」翠華的耳根紅得發紫,最后在走投無頭下,大聲嚷叫:「我們當不了普通朋友的,我喜歡你,想當你女友,想當你老婆,繼續跟你交往的話,我是一定會嫁給你的!」阿威大喜過望,從椅上爬起來說:「那不是很好嗎?我會努力讀書,以后努力工作,給我妻子最好的生活!」「但…」小姨子咽嗚著,老婆奇怪問道:「翠華妳到底還在擔心什么?」「我…我…」翠華咬著下唇,看到大家都在期待她說出心中郁結,女孩知道避無可避,只有認命地說出擔心事情:「阿威那里太大了,人家會受不了的!」「什么?」我們一同驚訝,做夢也沒想到,原因會是這個。小姨子低著頭來道明一切。原來前陣子跟小光抹身,小女孩口里輕松,其實亦被兄長的大雞巴所震撼。翠華嘰哩咕嚕道:「我一直以為男生的那兒是小小的一條,沒想到看到二哥的,才知道原來是那么大的一根,又粗又長,硬東東的嚇死人了。人家那里連塞入綿條都不舒服,怎么可以插那種東西?」翠華愈說愈急,語帶半泣:「我安慰自已,不是每個男生都這樣子,不必太擔心。于是上次到阿威家里玩時,從門隙偷看你換褲,心想一定是很小的,怎知道比二哥那根還要大,我不跟你分手,是一定會給你插死的!」我跟老婆十分尷尬,雞巴太大會嚇走媳婦的故事,在現實中原來真是有的。阿威沒好氣說:「我以為妳害怕什么?每個男人都是一樣好不好,妳會知道怎樣的男人才適合自已嗎?」翠華抹抹眼淚,伸手指著我道:「姐夫那種,我應該沒問題。」我牽著老婆的衣角,確定小孩子的糾紛,大人不宜參與,我們先回家吧。(五)「太無聊了,害我們白走一趟。」回程路上,我滿口怨言。身邊的老婆鐵青著臉,不發一言,我就知道好心沒好報,以為幫幫小姨,卻害慘了自已。我自知難逃大難,早有心理準備,果然未入家門,妻子已經半帶怒意的質問我:「翠華怎知道你是哪種,你到底跟他做過什么?」當日在老婆家廚房里的意外荒謬絕倫,實話實說,只怕妻子亦不會相信,我裝作什么不知道:「老婆大人,這個妳應該問妳妹而不是問我,我也不知道她為什么會這樣說,也許剛才一時情急,房間里又只得我一個男人,隨便拿來作比喻吧。」妻子仍不相信:「真的?會不會是你跟她做過什么,所以她才知道得那樣清楚。」我豎起三根手指,作發誓狀:「老天爺在上,我周啟明有碰過謝翠華一條毛的,不得好死。而且妳妹妹都表明自已是處女,妳還用懷疑什么?」老婆的疑心直達三萬海床,鍥而不舍的追問:「沒碰過,也可以讓她看啊,男人最喜歡向小女孩露體,你一定曾經給翠華看過,不然她怎知道你是短小姐夫。」「沒有啊,老婆大人,妳都說我短小。翠華又剛替小光洗完大雞巴,我就是再下流,也不會自取其辱,拿小雞巴出來獻丑呀。我身為姐夫的,總想在小姨面前留一些顏面。」我呼冤道。妻子聽了,也覺得有理,嘟起小嘴沒有話說。我看到老婆靜下,悶哼一聲,反客為主的纏著她說:「好了,妳沒話問到我問妳,妳說我短小?即是很不滿意老公了嗎?」「我只是說說,你怎么要小器?不長有什么關系,人家喜歡就可以了嘛。」妻子知道說了傷人的話,態度登時軟化下來,我知道是反攻機會,于是打蛇隨棍上,裝作痛心道:「還在說?男人最介意這個,妳就總拿來打擊我。」老婆被我騙到了,撒嬌的轉個話題說:「老公不要生氣啰,你知道我是開玩笑的。對了!我們還有做了一半的重要事呢,現在一起去洗澡,然后愛愛唷,至多今晚人家給你用口。」我揚起嘴角道:「老公小雞巴,操得妳舒服嗎?」「舒服啊,我老公最好了,每次都弄得人家好舒服。中等是最合適的尺寸,太大的才是不正常,你看我妹妹那么怕就知道了,大雞巴討不到老婆的。」妻子好話說盡,不敢再提剛才的事半句。這晚床事上又擔又抬,服侍周到。所以說男女相處就像角力,關鍵往往在于一個機會,只要懂得拿捏分寸,隨時反敗為勝,小雞巴也可以享盡大溫柔。「唷…唷…好舒服…老公你操得我好舒服…」「是嗎?還是小光的大雞巴舒服點?」「人家不知道…我都是騙你的…我沒有給小光插過…就只給老公一個操…」「妳不用害怕,妳知道我沒生氣的,就乖乖的認了嘛。」「人家真的沒有…可以怎樣認…如果我給別人操過…我一定告訴老公…給大雞巴操的感覺…」老婆口密如鎖,自那天之后,無論我如何追問,軟硬兼施,她總不作承認。疑似出軌,到現在仍是疑似。「好吧,就當妳沒給弟弟操過。剛才翠華說那個阿威的雞巴比小光還要利害,妳猜有多大?」「人家怎么知道?你就自已去問翠華呀。」「哼,我問翠華這些,我那吃醋老婆會不抓狂嗎?不如這樣好了,妳跟翠華姐妹情深,找天問她借個情郎一用,試試大雞巴的滋味,翠華最尊重大姐,應該會答應的。」「你這個人有病啊,以為老婆這么想男人嗎?弟弟可以干,連妹妹的老公也可以干!」「阿威還不是妳妹妹的老公,小情人借來一用無傷大雅。」「我明白了,于是到時候你就可以找個借口,去欺負我家妹妹了,就知你一直盯著翠華。」「老婆妳說到哪里去了,不過翠華又真的很嬌俏。她肯給,我敢要!」「死鬼,真的夠膽在我面前說出來了,你敢碰我妹妹,我就給你綠帽戴,戴得你除也除不掉。」「好啊…翠…翠華…姐夫干得妳爽嗎……」「爽…爽唷…翠華不喜歡大雞巴…最愛姐夫你干我…啊…啊…用力點…你的小姨子給你操得好舒服!」「我不是姐夫…我是阿威…雞巴很大的那個阿威!」「噢…威哥哥…我妹妹太嫩了…受不了你那大雞巴的…你來操我吧…姐姐經驗比較多…什么雞巴也受得了…啊!用力點,人家給威哥哥操得好舒服唷!」夫妻間床事的角色扮演,我倆樂此不疲。這晚我一時是姐夫,一時是妹夫,而老婆亦一時小姨,一時大姨,操著操著,連大家也搞不清了,反正夠爽就好。然后事情平息,無風無浪的很快又過了一個多月,這段日子老婆的弟弟手部傷員經已大致康復,不必再打著石膏渡日,妻子亦終于放下心頭大石。這天為慶祝小光痊愈,兼且慰勞兩姐妹這段日子的辛勤,在翠華提議下特地在他們家里的天臺辦了一個小型的燒烤餐,一同取樂。「小光以后要聽姐姐妹妹說話,報答她們幾個月的的悉心照顧啊。」我拍著小光肩膀,他望我時神色生澀,不知道是羞愧于我老婆曾替他打飛機,還是因為插了自已大姐。妻子死不肯招認,找天向興埋手,套些口供也是辦法。「知道,我一定會好好感激大姐和翠華的恩惠。」小光傻呼呼的笑著,臉上重現青年人的陽光笑容。三個月的休養令小伙子看來成熟了不少,亦更懂珍惜親情的寶貴。那一邊廂翠華見我,開始時還因為當日的事顯得尷尬,但小妮子平易近人,很快便再次姐夫前,姐夫后的蹦跳到我身邊。說來老婆替小光抹身才半個月,便又打槍又疑似出軌,小姨子洗了兩個多月,到底有沒什么香艷事呢?找機會一定要問個清楚。「怎么了?沒邀請小男友來嗎?」我一面吃著蜜糖雞腿,一面不忘調侃這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那次之后兩個人很快又走在一起,本來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對,什么分手都是耍花槍而已。翠華臉上一紅,嘟著嘴道:「他不是我男友啦,我們只是普通朋友。」我撕下一片雞皮,吃得津津有味:「普通朋友,需要介意對方的那話兒太大的嗎?」翠華羞紅臉的用力捶我肩,我實時叫停,要是給老婆看到我倆有親昵動作,水洗難清呀。回頭看看,妻子正與岳母在遠處倚著椅子聊天乘涼,我抹一把汗,這時翠華又臉紅紅的低聲跟我說:「姐夫,我有事想你幫忙,你星期六有空嗎?」我心中一愕,暗想又來?這小姑娘想法多多,一不小心,隨時天使變惡魔。寫的很入理也很精彩值得一看,其中描寫小姨子的內心獨白很真實剛開始搞對象的未成年少女的內心活動期待下文樓主加油謝謝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六)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作者:jkcyc2012/11/16發表于:春滿四合院(六)「獻身?」跟上次同一間星巴克內聽到小姨子的說話,我再次幾乎把口里的咖啡都要吐出來。翠華神色慌張的四處張望,并拿起桌上的紙巾盒用力拍打我的頭,滿臉羞紅的罵道:「又那么大聲!給所有人都知道好不好?」我抹抹嘴角的咖啡,莫名其妙地說:「上次才因為不想跟他做要分手,今次卻來獻身啊?」小姨子垂下頭來,臉帶慚愧的默默道:「經過那天的事,他沒跟我提起這種啦,還對我很好,令我覺得很內疚。我不但冤枉了阿威,更侮辱了他的人格。」我沒好氣道:「內疚想報答,方法有很多種,對他好一點、不經常發脾氣、煮點吃的都可以,不必用這種方法。」翠華羞得無地自容,小聲說:「好啦,其實是人家想……我好喜歡他……想把第一次給他……」我呼了一口氣,婦解運動經過幾百年前人的努力,終于發展到連十六歲少女也獻出自己的年頭了。那些什么未成年、怎么可以做出令家人傷心的事、學生時代的戀愛不會有結果、要把最重要的東西留給日后丈夫等等的話全是假的,女人在發情時愛字行頭,理智早早置之腦后。翠華也明白自已的話實在過份,戰戰兢兢地抬頭望我,輕聲問道:「你肯幫我嗎?姐夫……」小姨從來是姐夫的天敵,女孩想法荒唐,換了女兒跟我說這種話,只怕我會即場掌摑,罵她不知羞恥,但對著翠華,卻是氣不上來。我搖搖頭說:「我很想幫妳,但真的幫不到。上次只是假扮男友,已經惹得妳姐不滿,今次還要親自下場,翠娟一定殺了我。」翠華不明問道:「你說什么親自下場?」我想當然的說:「妳的意思是怕阿威的雞巴太大受不了,所以想我用小雞巴先來操,操順了再給他接棒吧?」「你變態!」翠華二話不說就把手上的熱咖啡直潑向我,我眼捷手快,閃身避過,只苦了背后那男人的芯絨西裝全濕一片。猶幸對方是位善男,沒有追究,我倆賠過不是,繼續研究小姨子的獻身大計。「原來妳不是這樣想嗎?那妳有什么辦法?」我對翠華只打算把我利用、而沒想過給予好處感到失望,態度有點差勁。小姨子沒有在意,自說自話道:「人家第一次,當然只跟阿威做,姐夫你不要亂想。我最近上網查了資料。說女生興奮時,那里會分泌出一些液體,有潤滑作用,可以幫助男生進入。」那就是淫水嘛,翠華在學校好像沒學到長話短說的道理。說到這里,小姨子的臉又紅起來:「我洗澡時也有實驗過,發覺真是有的,所以我想自己應該算正常。」我揚起眉毛,裝模作樣問:「實驗?是怎樣的實驗?」翠華臉更紅了,嘟著嘴道:「姐夫你不要問這個啦!」我無恥到底,心想既然妳找得我幫妳,估計不會有膽告訴老婆吧?此時不調戲,更待何時?于是搖頭說:「我人比較呆板,有些話要說清楚才明白。」翠華脹起紅臉,小姨子是聰明女,明白求人總要付出代價,也就無奈地道出私隱:「就是洗澡時伸手摸……上面和下面……之后會流出一些滑滑的水……」翠華的頭垂得很低,半眼不敢望向我。我聽得十分興奮,同時也憶起當日女孩驚鴻一瞥的完美裸身,淫笑問:「呵呵,那有沒試過插進去摸摸?」女孩拼命搖頭,小姨子身為處子,要她在大庭廣眾說這種私房話,早已羞得想哭。我心腸一軟,也不讓她太難堪:「好吧,我明白了,妳不用害羞,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每個女人都有。」翠華繃緊的表情放松下來,反過來好奇地問我:「即是姐姐也有?」我點頭道:「當然,有時候玩得夠爽,還多得像流出來一樣,滑溜溜的,清香中帶著騷味。」「這么好啊?」翠華露出羨慕神色。我發覺好像說多了,把話題撥回正軌:「然后呢?」小姨子也收拾心情,點頭說:「然后我在想,如果我一樣很濕滑的話,也許可以做到的。」我同意道:「這個當然,只要陰道夠濕,再大的雞巴也可以進入。但那個阿威看來沒什么經驗,能否把妳弄濕是一個問題。」翠華不安說:「阿威跟我一樣,是處啦!」我危言聳聽:「那么糟了,他本身沒有經驗,年輕人又比較性急,到時候胡亂的干,說不定把妳干到鮮血長流也未成事。到時候入又不成,出又不得,還真是痛不欲生。」小姨子像被我一語中的驚慌道:「我就是擔心這個。」我托著下巴思索說:「這樣看來,還是只有用我那個方法,先找個有經驗的人把妳弄爽,再交給這小子實干,并從旁指導。那個人必須是可以信賴的,我認為最理想人選是……」話沒說完,已經看到翠華手上那快要潑向我的冰水準備就緒,我實時變陣:「當然不可能有這種事,第一次是情侶間最甜蜜和神圣的日子,怎能有第三者參與?這種想法真是要不得。」小姨子放下手上「武器」,繼續小聲說:「后來我又看了一些網站,說有種藥會令女生分泌大量潤滑液,所以我想如果我吃了,應該會順利一點。」「妳是說催情藥?」我吃驚不已,沒想到十六歲的女生,會狠到服食春藥來破處。我有點快要暈倒的教訓她說:「翠華妳想得太多了,女生主動獻身已經不應該,還要吃藥?給妳姐姐知道一定氣死。」小姨子聽到老婆名字,一臉慌張:「姐夫千萬不要跟姐姐說,她會打死我的啊。」「給姐姐打死,總好過給藥毒死。妳不知道那些東西多危險?萬一身體受不了會死的!」我厲聲警告。翠華從小包里拿出手機解釋道:「不會的,姐夫,我上網查過了,有些藥是專門給體質不好的女性服食,有醫生處方,很安全的。」我拿來一看,是醫治性冷感的廣告,小妮子連這個都查了數據,看來是非常認真。隨便讀了一遍,我把手機交還,臉帶不悅道:「既然妳連資料都找全了,自已去買不就好了嘛,還用我幫什么?」翠華低下頭說:「我未成年,藥店不會賣給我的。」我開始感到不耐煩:「就是啊,既然法例規定不能賣給未成年人,就即是證明妳還沒到可以做這種事的年紀,多等兩年吧!」小姨子直盯著我,眼定定的問道:「姐姐跟你好的時候,是什么年紀?」我理直氣壯的回答說:「十八歲!我們可是很守規則的!」翠華揚起眉毛道:「是嗎?但我記得大姐十八歲生日前的一晚,好像沒有回家睡覺。」小妮子,九年前的事,當時妳才七歲,居然記得那么清楚?我一陣心虛。翠華彷佛看穿我的心意,語氣冷冷道:「耶穌說過:你們當中誰沒有犯過罪,誰就先拿石頭擲她。姐夫你跟姐姐做過的事,今天倒來責怪我。」我沒好氣說:「才早了一天好不好?」「殺人刺了一刀或十刀,一樣是殺人。」小姨子的聲線彷如鬼魅,接著更幽怨道:「還有那時候姐夫你答應我什么也不告訴姐姐,但她全都知道了,說話不算數,不是大人所為唷!你這樣不但是欺騙翠華、出賣小姨、背叛老婆妹妹、傷害稚女、詐弄處子、凌辱未成年……」「夠!夠了!不要說得那樣夸張!」連這個也拿出來跟我算賬,試問還有什么好講?我說不過女孩,舉手投降。這時翠華看準時機,來個致命一擊,亮麗的眼眶溢起水珠,淚眼汪汪的說:「這種事我連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說,世界上唯一可以相信的,就只有姐夫你一個。」這招連消帶打、軟硬兼施、剛柔并濟,試問我還有什么反抗余地?只有嘆一口氣的敗陣下來:「好吧,是我欠了妳,是我食言,我認輸了,什么也無條件的幫妳幫到底。」此話一出,翠華立刻表情一轉,喜形于色的握起雙手歡呼:「謝謝你!翠華就最喜歡姐夫!」算了,我什么也不會相信,女人哀求別人時和事成后不理睬你的前后兩張嘴臉,我已經領教不少。答應翠華如此荒唐的要求,若被老婆知道,我是難免一死。但回心一想,小姨子斗志沖天,就是我不幫忙,她自已也必定會再想辦法。與其任她胡來,倒不如由我監理還更安全一點。(待續)寫的非常的好內容非常細膩 由淺入深 快點更新啊先回了再看,感謝樓主分享lZ好厲害!前來頂幾下還有呢好期待啊哈哈小女孩好笨 啊寫的不知所云。羅嗦描寫的不錯,樓主加油啊,希望能寫完。還有呢好期待啊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