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强暴完作者不详

  在台湾大学椰林大道的尽头,座落着活动中心,几十年来,这里藉着多采多姿的社团活动,培养出许多优秀的人才!

  就像现在,晚上七点,在女青年社的社团办公室里,七位千娇百媚的青春编辑们围着会议桌,正在开编辑会议,大家在为下一期的刊物脑力激汤,要找出既与时事配合,又与女青年社宗旨有关,而且还要耸动的主题!采访这个怎样?国中女生受不了升学压力,跳楼自杀!好是好;可是与我们的宗旨不合啊?!为我们女性服务啊!怎麽不合?唉呀!我们应该专门针对大专女生嘛!要不然哪里管得完喔?!你们看报纸:成大女学生为情自杀... 成大在台南呢,又采访不到!你们先不要吵!我有个构想:听说大学女生被强暴的很多,要不要对这个做个专题报导?大家都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怎麽啦?你们这些时代新女性?这个问题那麽难启齿吗?难道你们都被强暴过啊!!!

  总编辑制止她:你不要胡说!这个议题相当好,谁去采访?她提议的,就她去吧!你怎麽这样嘛!照你这样说,以後谁敢提比较刺激的采访题目呢?总编辑叫做张慈芬;说也真巧,她的神情相貌酷似华视那位明艳动人的主播崔慈芬!她明快地做了裁示我看,这个题目就由雪兰来做吧!白雪兰?!大家都吃了一惊可是她才大一,不是该跟个谁先见习见习吗?这个议题具有很强的爆炸性!需要采访很多人,要花极大的时间和精力!我看你们这些老骨头,万一陪男朋友的时间少了,不怕男朋友跑了!大家都笑了!

  这是实情!这个时代啊,好的男生已经变成稀有动物!主动积极的女孩又那麽多;如果万幸有个够水准的男友,一定要牢牢抓住才行!

  雪兰,你还没有男友吧雪兰摇摇头;俏丽的马尾随着摇晃,晃动了一屋子的青春!她 腆地说:我才刚进大学不到两个月呢!

  好吧,那就这样决定!雪兰,关於这个专题,由我亲自指导,你直接向我报告!

  啊!大家又吓了一跳!总编辑从高中开始到现在,六七年来,她一直是校刊的重要人物!虽然她还在读大学,但在艺文界已经小有名气!现在已经大叁的总编辑,已经好久没有亲自指导新进的记者了,竟对白雪兰特别垂青... 慈芬对大家投以鼓励的微笑,结束了编辑会议:加油吧!让这一期的水准又超过以前!

  一) 芷如和蓓蓓的故事第二天晚上,在总编辑的指示下,雪兰联络上一位饱受蹂躏的女同学,和她约在傅园。傅园,是台大第一任校长傅斯年的坟墓。傅斯年任内,正是整个台湾风雨飘摇的四十年代!他不仅对内提升了台大的学术水准,对外更抗拒军特的入侵!在他任内,不准任何一个军人踏进台大一步,从而树立了台大的尊严!

  逝世後,台大当局遵照他的遗言,将他埋葬於校园内,盖了一个希腊神庙式的坟墓!

  他的事迹代代相传,学生晚上在傅园一点都不觉得可怕,好像有他的英灵保护似的,只觉得亲切温暖!再加上种满了花草树木,显得既旖旎又隐密,所以,傅园早已成了男女同学,晚上幽会的好场所!

  雪兰问:你什麽系的图书馆系二年级。你能不能描述当时的经过?我们要做详细的报导,好让其她女同学不会再有同样的遭遇!当然 ,您的个人资料一定是保密的!

  芷如深吸了一口气,脑海回到了那当时,眼神迷惘空洞... 你知道我为什麽约你在这儿谈吗雪兰说:不知道耶!

  因为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大约一年前吧,我刚进大学不到两个月,在登山社认识了一个男孩子。 有一天晚上,我和他到这里来约会 :正雄在草地上 上一条大浴巾,自己先坐下来,然後扶着芷如的臀部说:坐下来吧!

  嗯 !她应了一声,一屁股跌到他的怀里!

  软玉温香在怀,正雄的老二渐渐充血膨胀,说:来,先香一个!急急忙忙地亲起她的脸颊来嗯哼芷如舒服地享受他嘴唇的抚摸!正雄接下来舔她的耳垂,并且轻轻地咬起来啊!啊!啊!她呼吸开始急促 ,全身扭动,春情荡漾,嘴唇微微张开来他捧着她的脸,嘴唇吸起她的嘴唇来,舌头深进去快意地翻搅勾缠!

  唔... 她双手缠上他的脖子,也热烈地回应起来!

  他一面吸吮搅弄,手一面从套头运动杉的下摆伸进去,直接滑进她的胸罩里面,搓揉起她的乳房来!

  她更兴奋了!吸吮得更起劲了!扭动得更厉害了!

  他抚摸她的膝盖,然後手从她夹得紧紧的大腿之间硬挤进去!

  她短裙下的双腿,依然夹得紧紧的;不过那并不是抗拒,而是为了增添摩擦的快感!

  他咬着她的耳垂,说着:我的小心肝!!!手指触上了她的私处!

  她一阵颤栗,张开了双腿,好让可恶的手指头能为所欲为!

  他手指滑进内裤里去,伸进阴唇和阴道内,回旋!抖动!嘴唇对着她的耳朵不断吹着热气!

  到你的宿舍吧!

  她通体舒畅,娇喘连连,但却摇摇头,又摇摇头... 娇娇地说:不行啦!心里想着:才认识你不到一个月,让你这样已经很超过了;如果还让你... 那不是要被你看不起!你们男生啊,容易上手的就不重视啦!

  他苦着脸说:那我怎麽办?手指可毫不停留,继续挑勾她的密处!

  她紧紧地抱着他的大头,害羞地小声地说:我帮你弄嘛!

  呃... 你帮我?他有点迷糊她娇骂一声:唉呀!连这个都不懂!

  你是说和你一样,用手啦!

  说着狠狠地抓了他的小头一下!他看四周没人会注意,就坐到台阶上,张开了大腿她跪在他的面前,拉开他的拉 ,将他的小头缓缓地拉出来,用手握住,温柔地上下搓揉起来啊 --- 他快乐得喘起气来,双手撑在背後的地上,仰着头闭起眼睛,让她那娇嫩的小手,那冰冰凉凉的小手,在他的命根子上抚弄!!!

  那种快感,比起自己搞,真有天壤之别啊!!正雄边喘气,边问:你怎麽会的人家看录影带的嘛!

  那... 你好人作到底,用嘴帮我吸出来好吗不要!

  求求你嘛!轻轻的吸一吸就好!

  她坳不过他,而且也有点想 看是什麽滋味;所以就闭起眼睛,真的把他的阳具含进嘴里,舔噬起来!

  他爽得啊 --- 啊 --- 啊 --- 地呻吟出声!!!

  她受到他呻吟声的刺激,吸得更起劲了!

  第一次被女生吸呢!他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大叫一声,玉茎急速抽搐,精液喷了出来!

  她闪开了,用早就准备在旁边的卫生纸,帮他擦乾净!再亲亲已经渐渐萎缩的小弟弟,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她拉起还在一边喘气的男朋友,说:好啦,该回去了!公车最後一班快赶不上了!

  他搂着她的腰,边走边涎着脸说:送你回宿舍吧!

  少打歪主意了!末班车快来了!

  大一的少男撒起娇来:我想要你嘛!

  不行!怀孕怎麽办他看她语气有点松动,赶紧说:我用保险套嘛!

  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嘛!

  这位单纯的年轻人,看到她发脾气了,不敢再说,乖乖地坐上最後一班0南走了。

  唉!她何尝不想呢!每次被他弄得腰部以下充满了血,敏感得要死;没有高潮来宣 ,一整个晚上都会很难过的;但是,如果这麽容易就给了他,他一定不会珍惜的!她目送他的公车离去,叹叹气,准备走回宿舍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叫住了她:这位同学,请你过来一下!

  她狐疑地走近他 :有什麽事吗他把皮夹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我是学校的校警!你刚才的行为我都看到了!

  啊!!!她吓呆了!请你和我到校警室去一下!说着抓住她的臂膀,把她往大门口拖着走!

  她挣扎!

  他说:同学 --- 难道你要我用手铐把你铐起来吗?!她闻言不敢再挣扎,顺从地随他走了!

  你已经严重地违反校规,可以被记大过退学的,你知道吗!

  我... 她芳心已经六神无主不过我可以帮你!

  啊 ---?她微微张开小嘴,眼神焦虑地询问他只要你照刚才你所做的,和我再来一次,我就不向学校报告!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大门口警卫室,他向里头的警卫点点头,警卫也向他点点头。他把她又带到离校门口不远的傅园里去。

  怎样她低头不语,手指搓着衣角他冷哼了一声:少装了!一把把她搂过来,强吻下去!

  她羞怒地挣扎!

  他乾脆把她整个打横抱起来,放到草丛上,扑在她的身上,由下往上掀起她运动衫,再掀开她的胸罩,大大的手掌毫不客气地搓起她细腻的乳房来!

  她正张嘴要叫,校警的警车开过来了,警示灯闪烁不已他盖住她的嘴,在她的耳边威胁:你要被记过退学吗?这辆警车里都是我的同事,他们就是来找我的!

  芷若不敢叫了,只敢象徵性地微微挣扎。

  他用嘴含住她粉红色的小蓓蕾,手掀起她的短裙,就往私处摸去!

  她来不及抗拒,最隐密的地方就被他的魔掌占据了!

  他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去,发现她的桃花源早就 透了,原来刚才和小男友的激情还没有消退呢!他野蛮地撕破她的内裤,解开自己的裤带,连裤子都不褪下,掏出自己的家伙,就要强渡关山她又不敢叫,只有苦苦挣扎!

  他看她竟还敢挣扎,狠狠地就甩了她两个火剌辣的巴掌!

  她又痛又怕,不敢再挣扎,只好哀求说:请你轻一点,我还没有过他听说她还是处女,更兴奋了!哪管她痛不痛怕不怕,猛烈地就刺穿了她的处女膜!

  她痛死了!但又不敢哀叫,默默地流出眼泪来!

  他一阵冲刺,很快就快乐地射精了,射精完竟吹起口哨来!

  这时,一个大约叁十岁,身材魁梧,相貌英气勃勃的男人,走近他们,大声叱喝:干什麽!那个自称校警的男人抓着裤头,拔腿落荒而逃,留下草地上卷成一团,嘤嘤哭泣的芷如这个男人温柔地说:小姐,你不用怕,我是校警!我先送你回家休息,有什麽事明天再说吧!

  芷如在他的协助下,站了起来,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泣声地诉说刚才的经过:他还说他是校警男人爱怜地抚着她的头发,叹叹气:你被他骗啦,我们校警队根本没有这个人!再说你和男友亲热,根本没有违反什麽校规啊!

  她伤心得哭的更大声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在哪里就在对面巷子里!

  没住在家里啊和人合租的。

  你室友在吗她今天回台南了。

  喔 --- 一面走,他一面问:你叫什麽名字廖芷如。

  哪个系的啊图书馆管理学系一年级。

  家在哪里新营。

  嗯,好地方!

  很快就到了她的宿舍楼下,芷如对第二个自称校警的男人说:谢谢你,我上去了!

  不!不!不!我一定要把你送到进门为止!万一那个色狼躲在里面怎麽办你不要吓我!

  我是说真的!他催促着:送你上去吧!

  她们上到叁楼,她用钥匙打开了门,他也跟了进去,仔细检查每一个房间,确定没有其他的人,并且了解了整个房子的地形地物她站在客厅,嚅嚅地对他下逐客令:那就... 谢谢你了!

  他打量着她,突兀地说:刚才爽不爽啊她吓了一跳,你那个男人本来正气凛然的脸庞,霎时变得邪淫不堪!

  小芷如啊!刚才我徒弟提供的是只开胃点心;我现在要给你的才是大餐呀!

  芷如吓呆了!楞在当场,无法动弹他嘿嘿嘿地淫笑,向她走过去她一下有如大梦初醒,大叫一声,转身跑进房间,碰的一声,用力关起门来!并且把喇叭锁锁上,靠在门上喘气他并不追赶,东找西找,找到了几只工具,就开始拆锁,要从外面把整个喇叭锁拆下来她不知道要怎麽阻止,电话又放在客厅,急得她手足无措!他一面拆锁,还一面心战喊话:小芷如!等我喔!我马上进来了!保证让你很爽,很爽的!

  终於锁被他拆下来了!

  她看到他推门进来,大声尖叫:我不要嘛!

  男人有一百七十五公分高,抓起一百六十公分的芷如,好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的简单!他批哩啪啦一阵乱剥,剥掉她的衬衫,扯断她的乳罩,脱下她的短裙和内裤,把个一丝不挂的芷如丢到床上去!

  她卷缩成一团,战栗发抖!

  他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扳她吃痛,只好顺着他的势翻过身来,成为仰躺的姿势!

  他用另外一只手,摩擦她的大腿内侧!他的手掌非常粗糙,被他抚摸,竟有着触电的感觉!他抚摸的路线和按压的地点,好像依循某种经络和穴道,让她起了强烈的快感!!!他的手越摸越往上走,眼看快要探到阴户了她一挣扎,脚踝就剧烈地疼痛;停止挣扎,脚踝就不痛了!她只好任由那奇异的怪手,在她的大腿内侧不断巡逡;任由她全身的快感,不断上升,不断增强!

  他的恶魔之掌终於到达了她的下体,甫接触,就引出了她 的淫液!!!他的手指头技巧地拨弄她的大小阴唇,在阴道口进进出出,仔细地寻找到G点,温柔地刺激它,让它膨胀凸现,使她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愉悦当中!那种快感啊... 远远不是自慰所能比拟的!更不是那毫无经验的男朋友,所能想像得到的境界!!!这时他已经不用抓着她的脚踝了,因为她已经爽得不想挣扎了!他接下来使用口技,舌头温柔地回旋翻搅,竟然这样,就让她到达了高潮!

  她对自己身体的反应非常羞耻,所以咬紧牙关,就算是到达了高潮,也忍耐着绝不呻吟出声!

  他脱下衣裤,露出了阳具!它好像自己有生命似的,昂然翘首,巍巍颤动!通体布满粗粗的血管,竟足足有他男友的两倍粗!!!

  芷如一看之下,魂飞魄散!

  但在他的强力压制下,动弹不得,只好闭起眼睛,任命地接受命运的摆布!他非常温柔地进入,进去了叁分之一後,又抽了出来;然後再进入叁分之一,又抽了出来!这样非常轻柔非常缓慢地进出了九次,第十次,他慢慢地将整个阳具塞进去,停留在里面不动芷如一点都不痛苦,只觉得饱饱涨涨的,身心都好像很满足似的,嘴角竟然起了一丝丝的笑意!

  他停留了好一阵子,看她咬紧的牙关旁边的嘴角,起了微微的笑意,他也微笑起来!把阳具缓缓地全部抽出来,很有耐心地重头再来一次:九次浅浅的,一次满满的;循环不断!他老是只进入叁分之一就抽出来。

  她渐渐感到空虚,感到不耐了!渐渐希望他每一次都送到底!

  但是他怎麽可能现在就满足她呢?!不调足她的胃口,怎能完全地掌控她呢!所以他一共作了整整十个循环,害得她几乎要抛弃一切的羞耻和矜持,出声要求他满足她!

  终於,她的煎焦阶段结束了!

  他用他那巨大的肉棒,冲刺她那已经彻底被唤醒的阴道,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猛烈地又全部塞进去!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猛烈地又全部塞进去!让她爽到飞上天去,又飞到太空,又飞到宇宙的尽头!高潮就是这样,一次比一次还要刺激,一次比一次还要爽快!淫液流满了两人的私处,流到了两人的臀部!每一次的冲刺,都发出液体唧叽吱吱的摩擦声!

  欲死欲仙的感觉让她以为:今天一定要死了!

  他让她爽够了,就把没有射精的阳具抽出来,自顾自地走到浴室清洗,把她茫然若失地留在床上!

  他清洗完之後,回到她的房间,开始翻箱倒柜,把她的生活照拿了好几张,又取走她的学校同学通讯录,还趁她不留意的时候,拿走了她的钥匙!然後丢给她一千元新台币,留下一句话就扬长而去去告我吧!我马上公布给你的父母和所有的同学知道!

  第二天,她足不出户地躺在床上一整天,让疲累不堪的身心好好地休息!心理实在是五味杂陈:他们到底是不是校警?该不该去控告他们?他怎会有那麽棒的技巧?让我 到无边的快感...... 一直想,想到傍晚五点... 有人用钥匙在开门...芷如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出声问蓓蓓,你回来啦?!

  没有回答!

  蓓蓓还是没有回答!

  只听到脚步声向自己的房间走过来! 她紧张地心都要跳出来了!赶紧下床这时,房间门被打开了!是昨天那两个男人!

  芷如脸色惨白,向後直退,歇斯底里的喊着:走开!魔鬼!走开!

  叁十岁的男人对年轻一点的那个说:照我教的作,绝对不可以猴急,懂吗?年轻的必恭必敬地回答:是,老大!

  说完就向芷如走过去。芷如穿着宽松的连身睡衣,里头什麽都没穿。这时已经被迫退到了床边,一屁股坐到床沿,露出了整条青春光洁圆嫩的大腿!

  年轻的吞了一下口水说:芷如,你好漂亮啊!

  芷如往床上缩,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快要哭出来了。年轻的学着昨天老大的手法,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扳;芷如脚踝一阵剧痛,不得不仰着身体躺了下来!

  年轻的分开她的腿,依照昨天他老大的步骤,手掌摩挲起芷如的大腿内侧来,芷如全身立刻泛起了快感!

  他的手掌没有他老大那麽粗糙,所以触电的感觉没有那麽强,但是因为是第二次了,芷如的身体自己知道:好康A马上就要跟着来了!春水就自动分泌起来,下体渐渐麻痒!当他肥厚的手掌抚上她的阴唇,芷如心里天人交战,眼泪像泉水般,静静地从紧闭着的眼角流了出来!但是同时,她的的身体却愉悦地颤抖起来!他改用舌头卖力地服侍芷如,他的老大则坐在旁边,随时指导!

  名师指点之下,芷如很快就获得了今天第一个高潮!

  年轻的看到芷如全身抽搐,脸上春潮泛滥,就脱掉自己的裤子,进行九浅一深的房中术!

  芷如耳朵听着他老大不断的叮咛:慢一点!温柔一点!深呼吸!快抽出来!忍住,忍住!只如的下体,则舒舒服服地享受着他的服务!

  他的阳具没有老大粗,但已经给予她相当大的饱足感了!最後,他也开始猛烈地冲刺,但冲不到几下就 了,留下芷如满满的遗憾,和他老大严厉的责骂声!

  老大又丢下一千元和两句话:明天晚上八点,乖乖地在宿舍等着;准备保险套!说完就走了。芷如开始痛哭失声!痛恨自己为什麽这麽的爽!害怕自己将会从此沉沦下去!唉!芷如才进大学两个月呢!还是个娇滴滴的闺女呢!

  隔天下午,蓓蓓从南部回来了,匆匆忙忙赶去夜间部上课,没有注意到芷如的异常;芷如也不晓得该不该告诉她,或者要怎样告诉她,所以乾脆什麽也没有讲。晚上八点,年轻的又来了!这次他一个人来,除了技巧又进步了些之外,还加上了淫声秽语,让芷如脸红耳赤,却又增添了许多刺激和快感!

  今晚,她为他带上了保险套!

  接下来每天八点,也就是蓓蓓上课的时候,他都准时来,走的时候也总是丢下一千元!

  两个礼拜後的一天,老大和年轻的一起来了;芷如非常怀念老大的技巧,心理偷偷地希望:今天是老大上;但是事与愿违,老大的金身哪是轻易出动的!只有在第一次,为了打开女孩的身体,让女孩 到甜头,使她们不由自主地,习惯於张开双腿迎接陌生人,那时老大才会献宝!今天还是徒弟上罗!看到徒弟已经能够完全掌控:芷如的生理和心理的反应,两人做起爱来缠绵悱恻,淫乐无穷;老大显得非常满意!

  当芷如在洗澡的时候,老大对徒弟说:验收通过!暑假快到了,可以叫她出去卖了!名门大学的学生呢,长得又这麽标致可爱,每次最少可以收两万元!

  徒弟问:为什麽每次都要给她一千元老大深沉地笑着:一来让她拿钱拿得习惯;二来如果他告我们强奸,可以辩说是性交易啊!

  喔 --- 原来如此啊!老大,你手头上掌握了几个这种货色嗯,像这种国立大学的女孩子,还要脸蛋儿漂亮,身材好的啊,可遇不可求,培养又不容易!到现在为止只有十几个!

  哇啊!!!徒弟吞一大口口水!

  芷如就交给你管理了!你要每个月交给我十万元,如果达不到,你自己知道後果老大越说越阴狠,徒弟怕得混身发颤:是!是!是!

  不料这些对话,通通被躲在门边偷听的芷如听到了!她吓得腿都要发软了:原来他们不只是控制我来 欲而已,还要逼我去卖淫,替他们赚钱啊!

  等他们一走,等她的室友回来,她马上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她和盘托出!芷如抓着蓓蓓的胳膊猛摇,哭丧着脸说着:怎麽办啦?要怎麽办啦?蓓蓓气急败坏地数落她:你怎麽让他们奸淫你这麽久?怎麽不早告诉我?你到底怎麽搞的吗你!真不想理你了!但是看到芷如慌张惧怕的模样,蓓蓓心软了下来,冷静地为她分析:每次的一千元你都收啦?你还帮他带保险套?而且又被她们奸淫了这麽多次?!告他们强奸一定告不成了!

  蓓蓓问芷如:他们明天还会再来吗年轻的八点会来。好,明天我请假,不要去上课,躲在床上假装是你,等他进来我就把他痛打一顿,然後抓到警察局去,告他企图强奸我!

  芷如惶恐不安地问:这样安全吗放心,我跆拳道初段不是白练的!

  隔天晚上八点,徒弟依然准时到达。今天他心事重重:他已经渐渐喜欢上芷如了,要怎样逼芷如同意卖淫呢?他走进芷如的房间,叫着:芷如!

  说着掀开棉被...... 蓓蓓跳下床,对准他的下体一个前踢 * 哇喔!!!徒弟哀嚎出声,痛得弯下腰来!蓓蓓穿着跆拳道的服装,披肩的秀发绑成马尾,英气勃勃!一个抬腿下压,准确地压在徒弟的头上!徒弟头晕目旋,跪了下去!

  蓓蓓脚跟用力一蹬,徒弟人仰马翻躺了下来!蓓蓓这才喘喘气,走到客厅要打电话,赫然发现:老大闯进来了!!!

  原来老大正在楼下压阵,他听到楼上的打斗声,猛觉不妙,跑了上来,正好和蓓蓓打了个照面 * 老大阅人多矣,但看到玉树临风,英气逼人的蓓蓓,竟不禁心旌神摇,魂为之夺!浓的眉毛,大大的丹凤眼,黑白分明:黑的地方呀,好像暗夜的明星闪烁发光;白的地方呀,洁白纯净,一点杂质都没有!挺直的鼻子小巧可爱,樱桃般的小咀儿,微微翘起,充满了诱惑;青春活泼的胴体,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活脱脱是奥运跆拳道金牌陈怡安的翻版!又帅气,又娇美,又甜蜜!

  蓓蓓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也受到了震撼!端正的五官,线条分明:眉宇间正气凛然,瞳孔深不可测;壮硕的身体,渊停狱峙,全身散发出不可一世的霸气!好一个阳刚的男人!!!因为芷如曾经仔细地描述过他,所以蓓蓓一看,就知道他是那个大坏蛋了!但没料到他会来,一时之间还想不到对策但是老大没给她时间思索!他眼角一瞥,看到躺在房里地上,呻吟扭动的徒弟,心中雪亮,毫不犹豫地向蓓蓓走过去!

  蓓蓓双手握拳站着叁七步,出声警告:你不要过来!

  老大哈哈一笑,双手探出,就要擒拿蓓蓓的双拳!

  蓓蓓翻拳为掌,切开他的手腕,趁他中路门户大开,中段前踢结结实实地,踢中他的胃神经丛!踢中之後,她立刻缩腿後跃,双掌握拳,恢复戒备的姿势!一般人胃神经丛受创,必然痛彻心扉,弯腰呕吐!

  但是老大巍然不动,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呼了出来,就把那万钧的前踢力量给化解了!他喝采一声:有胆识!再继续向她逼近蓓蓓看准他的脚步:当他一脚抬起的时候,脚跟 向他 --- 在地上的那只脚的胫骨!这下如果 实了,要叫他痛澈骨髓,暂时失去战斗能力!

  想不到他脚掌一垫,竟向前滑行了一步,一只脚插进了她的双腿之间,右手就搂住了她的腰!

  她有点慌乱,右脚膝盖向他的下体狠狠顶过去!

  他用左只脚勾住她右脚弯处,两个膝盖紧紧的夹住了她的大腿,左手抓住她的马尾,把她的脸压向他的脸焦急了!眼看两个脸快要凑到一起,她的头拼命闪躲,手在他的胸膛上用力捶着,脚拼命挣扎,腰死命地扭动,但是完全无法撼动他分毫!徒然激起他更盛的性欲,使他的阳具巍然竖立起来!!!他叫着她的闺名,口气喷到她可爱的鼻子和甜蜜的小咀里:蓓蓓!喔亲爱的小蓓蓓。

  说着舔了舔舌头,脸颊贴上了她甜美的脸蛋 * 一百七十五公分高的老大,搂着一百七十二公分高的蓓蓓,这麽的结实,这麽的有弹性,扭动这麽的有力,老大获得从未有过的新鲜感和刺激感!老大又说话了:可爱的黑带高手啊,蓓蓓!看我解除你的武装!

  说着一把推开她,手一抽一扬,拉掉了她绑在腰间的黑带,让她的衣襟敞了开来,坚挺的胸部露了出来!

  蓓蓓一咬牙,趁他扬扬得意之时,使出她最拿手的回旋踢!快!狠!准!正中他的头部!

  这次他有感觉了!他蹲起马步,双掌引导着一口真气流往腹部,再往上输进头部被踢的地方,然後把气吐出来!行完功,精神奕奕地站起来,对蓓蓓笑了笑!!!

  蓓蓓越看越寒心!这个男人不仅是技击高手,更有着卓越的气功;更可怕的是,英俊的外表下,恐怕还有慑惑人心的邪术!如果落到他的手里,恐怕永远难以超生!她偷偷地往大门移动,准备溜了!

  老大英俊的脸换成了狞笑,邪恶淫秽的神情打量着她,又伸出了魔掌!

  她又故技重施,挥掌要斩他的手腕他霎时竖指成刀,狠准地击斩她的上臂,使她两条手臂又痛又麻,立刻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他擒住她的双手一带,蓓蓓整个人被拉往他的身上,贴了过去!

  她又抬起膝盖他一个手刀,往她的大腿劈下去,那巨大无比的击力,让她几乎流出泪来,右腿麻得几乎站不住了!他再次把她抓进怀里,右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左手伸进她的跆拳服里,拉掉她的胸罩,用那粗糙无比的手掌,抚摸起她的背部来!

  她有如遭到电击,全身战栗起来!

  他的牙齿像吸血鬼似的,咬着她的脖子咬一下,她不由得就全身颤抖了一下!

  他一面咬,还一面吸吮;每咬一下,就又吸吮一下!吸吮着她的脖子,让她既兴奋又痛苦地呻吟起来!

  她的颤抖!她的呻吟!有如不断地回馈,持续地增强刺激他的淫欲,让他更细致更小心地,噬咬她那柔嫩细致又香甜的颈子来!她的腹部被他那巨大的阳具顶着,炽热的温度不断地传过来,心里不禁大为恐慌,因为她发现:她的身体已经对他起了反应!!!蓓蓓听过芷如详细的描述,知道他的挑逗手段很厉害!所以暗下决心,万一最後逃不过被凌辱的命运,也一定是因为力不如人,绝对绝对要保持精神上的贞洁!不能主动敞开自己的身体和芳心,而投怀送抱,让他享用!

  而让蓓蓓心甘情愿地臣服,却正是老大的唯一目标!他也下定决心,一定要用情欲的力量,来征服怀里这位甜美又帅气的女大学生!老大已经把蓓蓓的脖子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咬遍了,留下了无数个清晰的牙齿痕!他心里有这样的盘算:要使这麽坚强这麽有价值的女孩彻底臣服,可能必须连续地控制她好几天!连续奸淫几十次才行!到那时,她脖子上的牙齿痕也该消失了!老大 起她的秀脸,要侵入她的小嘴里蓓蓓虽然全身仍然无力可使,但是还可以咬紧牙关,坚决地拒绝他!老大嘿嘿一笑,迅速地脱掉蓓蓓的跆拳服,再扯掉她的胸罩;然後脱掉自己的上衣,让两个裸体的上半身紧紧相贴!粗糙无比的手掌,在她背後的敏感穴道爱抚着,很快地,两个人都已经汗流浃背了!老大再次 起她的下巴,要进入她的嘴里。

  蓓蓓又坚守住了!

  老大不愠不火,脱下了她的长裤和内裤,又脱下了自己的长裤和内裤!这时,是两个完全裸体的人紧密相贴了!老大开始用粗糙的魔掌,抚弄起她的臀部来;同时他的巨大阳具,也和她的甜蜜阴户相接触了!

  老大身高一七五,蓓蓓身高一七二,两人站立相贴,几乎全身每一个地方,都贴得连一点缝隙都没有!

  蓓蓓舒爽得快忍不住了,就再这时,老大的嘴第叁度叩关了!蓓蓓不知道还可以忍耐多久,只是死命地咬紧牙关!这已经变成她唯一可以主动作的事了!

  老大改变了战术,他在蓓蓓的耳朵旁轻轻地说:一个吻,就放你走!这句话听在蓓蓓耳里。有如大海里的一根浮木,带给她一丝丝的生机!明知和这种恶魔谈条件,不太可能有结果的,但,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她能不冒这个险吗?所以当老大的嘴,第四度入侵时,她温驯地张开了嘴,让他的舌头长驱直入!

  这下惨了!!!!!他的舌头有如猛虎出闸,游龙入海,尽情地挑弄她的舌头,刺激它!教育它!引导它!让她的唇,让她的齿,让她的舌,获得前所未有的愉悦!

  老大离开了她的嘴,两只装满笑意的眼睛,直直地看进她的眼里,双手把她搂得更紧了!

  蓓蓓红着脸,娇羞地说话了:你不是说,一个吻,就放我走吗老大开怀大笑:我是说,你给我一个吻,不是我吻你!

  蓓蓓撒起娇来:你骗人!唉!这就是亲密接触的魔力啊!本来蓓倍对他极为惧怕痛恨,当她有如寇仇似的;但就只因为一个吻,两人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润滑,甚至有了旖旎的味道了!

  老大露出正经八百的神情:真的!如果你主动吻我一下,我就放你走!

  蓓蓓别无选择;更何况吻都吻过了,口水都交换着吃了,舌头都交缠过了,再一次又有什麽关系呢?她终於主动献上了她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去寻找刚才从这个麽鬼的嘴里获得的甜蜜!

  这次老大才真的使出了浑身解数!除了舌头,嘴唇,牙齿,的 杀外,他的手掌专攻她的臀部,不仅大肆游动,更将指甲掐进她屁股的肉里,逼得她将阴部紧紧地贴住他的阳具,搞得他的命根子啊,上上下下的抖动着,简直就要登堂入室了!

  蓓蓓终於被他融化了!她疯狂地吸吮他的唇舌,她的乳房,她的小腹,她的私处,都积极地回应他,向他用力顶回去;摩擦!压挤!终於,他的阳具驶进了她的桃花源!

  蓓蓓郁积体内十九年的情欲,在他无与伦比的情挑下,如火山熔岩般地爆发了!她的一切心防完全瓦解,一切束缚完全解除;她搂紧他的脖子,双腿夹在他的腰间,随着他阳具的抽送,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地摇晃着,阴道更是一下紧一下松,管制着他那巨大的命根子!

  老大一向视女生为赚钱工具,从来不曾对任何女生动情,但这一回,在蓓蓓惊人的魅力下,他发现他管不住命根子啦!什麽八浅二深,什麽九浅一深,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只知道全力抽送!抽送!抽送!当她到达高潮的时候,阴道急遽地收缩又颤抖!好狠地一箍啊,把老大的阳具给箍得射精了!生平第一次,老大在做爱时射精!两人同时攀登情欲的颠峰,两人这才知道为何叫做欲死欲仙,因为那种极乐,和随之而来的虚脱感,就好像死而复生,生而复死呀!

  接下来叁天叁夜,老大在蓓蓓的房间里,疯狂地奸淫蓓蓓!他非常害怕,怕蓓蓓在这场情欲的战争中取得优势,让他成为她情欲上的奴隶!所以他一定要彻底征服她,使她死心蹋地,伏首贴耳!否则日後怎麽逼她去卖淫呢?!

  老大一共用了叁十种技巧:叙绸缪,申缱 ,曝鳃鱼,麒鳞角,蚤缠棉,龙宛转,叁春驴,叁秋狗,鱼比目,燕同心,翡翠交,鸳鸯合,空翻蝶,背飞鸟,偃盖松,临坛竹,蚕双舞,凤将雏,海鸥翔,野马跃,骥骋足,马摇蹄,百虎腾,玄蝉附,山羊对树, 鸡临场,丹穴凤游,玄冥鹏翳,吟猿抱树,猫鼠同穴,每当蓓蓓想要挣扎,想要反抗的时候,老大就马上换了一种姿势!

  到了後来,只要老大露出要奸淫蓓蓓的表情,蓓蓓就自动地张开大腿,甜蜜的秘穴自动地分泌出大量的淫液,来迎接老大硕大无朋的玉茎!看到男人就张开腿,这就是妓女最基本的条件了!

  徒弟则在芷如的房间奸淫着芷如,并且把老大的秘技现学现卖,让芷如也享尽了淫乐,习惯於张腿了!在这叁天当中,两个邪恶的男人还轮流拍下了大量的照片和录影带,以便日後控制这两位大学女生之用!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9:12 关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